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六十六章 袁术也来凑热闹?

第六十六章 袁术也来凑热闹?

    颍川,许县。

    也许现在称之为许都,更能合时宜。

    许县原本坐落于管城以南,甚至算不得上县。可由于曹操挟汉帝迁都而来,一下子闻名天下。

    破败的城墙,需要重新修缮。

    县城的规模也要增加,更不要说城中的房屋设施,也都要进行翻修。

    随同汉帝前来的,还有大批官员。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像钟繇那样懂得急流勇退,也不是每个人都能看清楚时局,以至于大批官员滞留许都,也给这座百废待兴的都城,平添许多负担。

    不过,曹操并不在意。

    重要的是他占居了政治上的优势。

    当然了,迁都虽然未曹操带来许多好处,奉天子以令诸侯,使得他可以占居道义上的高度。但同样的,曹操也遭遇到不少人的眼红。他虽然掌控两州之地,但实力在诸侯中并不算强大。

    八月,汉帝迁都后,便拜曹操为大将军。

    这是一个令人眼红的位子,位高权重,声名显赫。

    可如此一来,却激怒了河北袁绍。虽然曹操受封之后,便立刻派人前往邺城传旨,拜袁绍为太尉,邺侯。可是,袁绍却耻于位在曹操之下,非但不肯接旨,甚至将使者赶出了邺城。

    为此,曹操非常不满。

    可面对坐拥冀州,雄踞河北的袁绍,即便是再多不满,他也只能忍下来,再次派人前往邺城,表示愿意将大将军之位让与袁绍。他甘愿在大将军之下,表现出足够的谦卑,总算让袁绍平息了怒火。可这份怨恨,曹操却牢记在心中。只待时机成熟时,就会爆出巨大能量。

    眼见,仲秋将至。

    许都城内,弥漫着桂花芬芳。

    曹操手里拿着一份奏疏,眉头紧蹙一起。

    “玄德公,可听说过刘闯此人?”

    刘备奉命前来许都,一方面是为了表示忠诚,另一方面则是希望能够从曹操手中获得资助。

    当然了,他内心中还有一个小算盘:希望能够与汉帝相会。

    他逢人便说。是中山靖王之后,汉室宗亲。

    但那毕竟年代久远,中山靖王子嗣多不胜数,甚至根本没有相关的记载。若没有汉帝的认可,他就等于拿不出足够的证据。这所谓汉室宗亲,始终无法坐实。刘备的情况,和刘闯不一样。刘闯祖辈清晰可循,而他父亲刘陶,非但配享中陵侯爵位,更是闻名天下的名士。

    而刘备呢?

    父亲刘宏是一个落魄小吏,根本无人知晓。

    所以。刘闯只要返回颍川就可以坐实身份,但刘备却必须要汉帝的认可,才能够成为汉室宗亲。

    在此之前,他这一支根本不在刘氏族谱中现实。也就算不得光明正大。

    可惜的是,到目前为止,曹操还没有把他引介给汉帝的想法。

    “刘闯?”

    刘备听到这个名字,面皮就一阵剧烈抽搐。

    “怎么。玄德知道此人?”

    刘备阴恻恻道:“备知此人久矣,乃一介背主家奴。”

    “哦?”

    “此人原本是麋竺家中僮客。却与麋家三娘子暗通曲款。

    后麋子仲现,此獠穷凶极恶,竟勾结黄巾贼大开杀戒,抢走麋家三娘子,更令子仲蒙羞。”

    说到这里,刘备猛然抬起头,“曹公为何提及此人?”

    曹操浓眉跳动两下,旋即笑道:“方得满伯宁传讯,此獠率部攻占汝阴,并派人下书,意图归附于我。

    我正犹豫,该如何处理此事,不想玄德竟然认得此人。

    嗯,一介背主家奴,岂能容他嚣张?既然如此,我这就命伯宁提兵征伐汝阴。到时候拿下此人,必将他缚于子仲,以消他心头之恨。”

    总体而言,曹操是个很开明的人。

    历史上,他启用寒门士子,更出招贤榜,开启了不拘一格用人才的先例。

    可即便如此,他说到底终究是官宦出身。

    这尊卑长幼分辨的非常清楚,加之他对刘备颇为看重,所以对刘备的话,自然也是深信不疑。

    此外,还有一个原因让他根本无心理睬刘闯。

    袁绍在河北,势力日益庞大;刘表在荆州,与张绣结盟,并将宛城交与张绣,令曹操感到万分忧虑。宛城距离许都,实在是太近了。张绣也是个极善于用兵之人,曹操怎能没有提防?

    他现在正筹划着出兵宛城,又哪里会在意一个小小的刘闯。

    刘备闻听,也极为兴奋。

    他连忙起身道:“备得曹公厚爱,委以豫州牧之职。

    近闯贼祸乱汝南,备愿为曹公一战,诛杀此獠……只是,备而今无一兵一卒,还望曹公给予援助。”

    曹操笑道:“玄德公既然对此人熟悉,那就把此人交与玄德公吧。

    我助玄德公三千兵马,到时候再让伯宁在平舆配合。到时候两下夹击,何愁此獠不死?”

    刘备大喜,连忙道谢。

    曹操与他寒暄几句之后,刘备便起身告辞。

    目送刘备的背影消失,曹操拿起满宠的奏疏,看了两眼,脸上露出一抹不屑之色。

    “刘闯!”

    他冷笑一声,把奏疏随手就扔进一旁的火盆里。

    对于曹操而言,刘闯不过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小人物,怎可能真个引得曹操的重视?

    +++++++++++++++++++++++++++++++++++++++++++++++++++++++++++++++

    建安元年九月,袁绍听说曹操愿意把大将军之职让与他,这才心满意足,接受了邺侯之封。

    然而,远在汝南的刘闯,却感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

    “叔父。你是说钟繇没有见你?”

    刘勇脸上带着一抹怒色,气呼呼道:“钟元常实乃小人,亏得当年老主对他多有照拂。

    我到颖阴之后,便找到钟家。可钟家人却说,钟繇身染重病,无法见客,让我在留下名剌等候。我在颖阴等了六天,却始终不见人影。本打算再去拜访,不想听到曹操要对汝阴用兵的消息。我不敢继续滞留,便把孟彦的书信交给钟家人,而后急急忙忙赶回来助孟彦一战。”

    钟繇,不肯相见?

    这的确是一个出乎刘闯意料之外的结果。

    在他想来,即便是当初刘陶拒绝了钟家让他续弦的好意。可是钟繇至少会看在往日情分上,给予一些帮助。可这家伙,居然做的这么绝,刘闯心里也格外恼怒,甚至有些恨意。大母终究不是自己的母亲,若不然,他钟繇又岂能袖手旁观。坐视自己遭难,而无动于衷吗?

    刘闯心里非常生气,可是又不能表露在脸上。

    相反,他还要尽力安慰刘勇。“叔父,不必担心,没有他钟元常,我们不照样活到现在吗?

    这年月。求人不如求己。

    什么都是假的,咱们拳头才是真的……既然曹操决意要与我动兵。那我也只能和他拼死一战。”

    刘勇点头表示赞成。

    不过他脸上还是流露出一抹忧虑之色,轻声道:“可我听说,那汝南太守满宠满伯宁非等闲之辈,他已下令镇威中郎将李通率五千兵马,自新蔡逼近汝阴,想来只三五日内,必将抵达。”

    满宠,李通!

    都不是容易对付的主儿……

    这李通原本是游侠儿,闻名于江汝地区。

    后与汝南人陈恭起兵于郎陵,很多人前来归附。他手下有一个人名叫周直,手下有两千家丁,对李通陈恭并不服气。李通知道后,便设计请周直前来喝酒。酒席宴上,李通将周直斩杀,而后率部吞并了周直部曲。后来他生擒黄巾大帅吴霸,却遇上一场饥荒。于是散尽家财,换来糟糠与士卒共甘苦。故而李通手下士卒,遇战极为悍勇,大都甘愿为李通舍命。

    建安元年初,曹操征伐豫州,李通率部来投,被封为镇威中郎将,镇守汝南西部。

    这可是一块硬骨头!

    “看起来,满伯宁还挺看重我。”

    刘闯做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微微一笑。

    事实上,不禁是李通要来,他还听到消息,曹操给刘备三千兵马,刘备已赶赴下邑,准备和简雍等人会合之后,挥兵参战。刘备手底下,至少还有几千人。再加上曹操给他的兵马,以及陈到招揽的人手,估计近万之多。一旦刘备和李通形成夹击之势,刘闯也就麻烦许多。

    他沉吟片刻,轻声道:“叔父没回来时,我也正在考虑对策。

    曹操刘备如今联手,要置我于死地……如果单凭一个李通,我还能抵挡一下。可若是加上刘备,我不免力有不逮。所以我想到了一个办法,却需要叔父出面,方可以将刘备兵马牵制。”

    “哦?”

    刘勇一怔,愕然看着刘闯。

    刘闯道:“叔父可还记得,之前曾与我说过一件事……就是谯县葛陂许家庄的许老太公。”

    “当然记得!”

    “那叔父和许家的关系怎样?”

    刘勇道:“孟彦当时年纪小,可能已经忘了。

    我那时候助许老太公击溃一波流寇,故而许老太公对我也颇为友善……如果这么说的话,关系也算不错。”

    那肯定是不错!

    否则以刘勇的性子,怎可能传授许褚武艺?

    刘闯站起身,从桌子上拿起一个盒子,双手递给刘勇。

    “叔父,这是咱家族谱。”他深吸一口气,轻声道:“我与叔父三百人,连夜待三娘子她们离开,前往许家庄避难……叔父别急,我话还没有说完。避难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我希望叔父能够说服许老太公,助我等一臂之力,牵制住刘备兵马,我这边可能从容应对李通。”

    记忆中,许家庄是一个大寨子。

    许褚投奔曹操的时候,可是带了三千庄客前去。

    刘闯让人打听过。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曹操身边,而今并没有许褚此人。

    也就是说,许褚如今很可能还在许家庄,并未投奔曹操……所以,刘闯这脑筋就动到许褚身上。

    但是他也没有把握,刘勇是否可以把许褚招揽过来。

    有一件事,他觉得应该可以……如果刘勇和许老太公关系不错的话,让许老太公牵制一下刘备的兵力。倒也不是不可能。再不济,也能收留麋缳等人……刘闯心知,接下来必有一场大战。若麋缳留在身边,难免会让他分心。若是能在许家庄被保护起来,刘闯也可放心。

    在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罗贯中。

    三国演义实在是太过深入人心,以至于刘闯在不经意间,混淆了一件事。

    三国演义当中,许褚是在曹操和吕布进行兖州之战的时候,和典韦生冲突,而后归降曹操。

    可事实上,谯县位于沛国。距离兖州甚远。

    典韦和许褚,是怎么都不可能生交集,所以也就不可能出现许褚被俘,而后归降曹操的桥段。

    三国志中有明确记载。许褚是在建安二年,也就是公元197年才率许家庄庄客投奔曹操。而在这一年,曹操方经历过宛城之败,痛失长子曹昂。侄儿曹安民和心腹爱将典韦。否则以曹操那谨慎多疑的性子,带典韦怎可能不带许褚?若许褚当时也在宛城。说不得能保典韦不死。

    也正是因为典韦的死,许褚来投才让曹操格外看重,并让许褚留在身边,着他组建虎卫军……

    刘闯前世看过三国演义,也看过三国志。

    奈何三国演义的影响实在太大,让他在不知不觉中也被影响,误以为许褚已经归顺了曹操。

    刘勇凝视刘闯,而刘闯也不回避。

    半晌后,刘勇突然一笑,轻声道:“孟彦已经长大,已经能拿定主意。

    既然如此,我就听你的安排,保护三娘子她们前往许家庄。但有一件事,你必须要牢记住,活着来许家庄和我汇合。如果你出了意外,我就算是豁出去这条命,也会去许都为你报仇雪恨。”

    刘闯面颊抽搐一下,旋即笑道:“叔父放心,我还没有归宗认祖,还没有和三娘子成亲,更没有为我刘家留下血脉。在做完这些事情之前,我绝不会死。再者说,我这边还有子义他们,足矣助我击溃李通。”

    “那好,就这么说!”

    刘勇站起身来,便大步走出书房。

    目送刘勇的背影,刘闯心中流动着一股暖流……这,才是我在这世上,至亲之人!

    ++++++++++++++++++++++++++++++++++++++++++++++++++++++++++++++++++

    只是,局势并不如刘闯想的那么乐观。

    他好说歹说,总算是说动麋缳同意他的主意,和甘夫人小豆子,以及吕岱妻儿一起,前往许家庄。

    刘勇等人前脚刚走,后脚就传来一个坏消息。

    “汝南太守徐璆,命苌奴领兵八千,攻取慎县,正逼近汝阴?”

    刘闯听到这个消息,顿时目瞪口呆。

    步骘连忙问道:“苌奴而今,有何动作?”

    “据斥候回报,苌奴兵马正屯驻慎县休整,预计明日会命其部将李茂为先锋官,兵进汝阴。”

    “那李通兵马,有何动作?”

    刘闯还没有开口,步骘已抢先问道。

    萧凌道:“李通前锋军正逼进汝水,大约后日其大军就会渡过汝水,兵临汝阴城下。”

    而今,萧凌是刘闯手下的斥候官,掌控着刘闯军中五十名斥候。

    刘闯听罢,直撮牙花子,忍不住连连摇头。

    “我与徐璆素无恩怨,他为何要来打我?”

    吕岱一旁开口道:“徐璆乃海西徐氏所出,而刘备当初屯驻海西时,对徐家也是极为友善。

    我想徐璆之所以出兵,一来是受了刘备所邀……这二来嘛,公子可别忘了,咱们渡过淮水的时候,曾偷袭马丘县。那马丘虽然只是一个小县,距离寿春不过几十里。咱们打了马丘,等于是扫了袁术的面子。袁术此人,好大喜功,怎可能忍受如此事情,必然会出兵报复。

    所以,那徐璆也不过是顺水推舟,命苌奴出兵。”

    他娘的,把这件事给忘了!

    其实刘闯早就该想到,袁术那小心眼儿,怎可能允许刘闯折了他的面子?

    至于徐璆,刘闯倒是没什么印象。

    这家伙好像是在袁术兵败之后,偷走了袁术手里的传国玉玺,后来投奔曹操,还得了封赏。

    但具体此人的情况,刘闯的脑袋瓜子不是电脑,也不可能记得清楚。

    他在大堂上负手徘徊,感到无比头疼。

    “不如,我们现在撤出汝阴?”

    黄劭忍不住开口献计,却被步骘摇头阻止。

    刘勇此次前往许家庄,带走了薛文裴炜常胜三人,其余人大都留在汝阴,所以刘闯实力并未削弱太多。

    步骘道:“据城尚可一战,若弃城势必被人追击。

    到时候李通苌奴合兵一处,我们岂不是危险?公美此计不妥,还需再议方可。”

    黄劭想了想,也觉得步骘所言有道理。

    刘闯突然问道:“子山刚才说,李通和苌奴合兵一处?”

    “是啊,他们所为的就是公子,说不定会合兵一处。”

    “但若他们无法合兵一处,甚至打起来呢?”

    “这个……”

    步骘等人,都觉得刘闯是异想天开。

    李通和苌奴二人,又怎可能打起来?

    “子升!”

    “末将在!”

    “你立刻派出斥候,严密监视慎县袁术兵马……一俟袁术先锋军有动作,就立刻前来告之。”

    “喏!”

    “另外,给我严密监视汝水对岸。”

    萧凌领命而去,堂上众人,却一个个露出疑惑之色,显然不太明白刘闯这命令是什么意思。

    半晌后,还是太史慈有所领悟。

    他轻声道:“公子的意思是……”

    刘闯笑了笑,转身对吕岱道:“定公,汝阴库府中,留存有多少衣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