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九十六章 可入北海国(求月票,求月票!)

第九十六章 可入北海国(求月票,求月票!)

    ()高密县城,幽静而雅致。

    用碎石子铺成的长街,被积雪覆盖,行走在上面,发出嘎吱的轻响。

    刘闯命飞熊卫在城外驻扎,由武安国统帅。

    他只带了周仓和诸葛亮入城,行走在高密长街上,看着两边商铺,耳听叫卖的喧哗声,竟感到格外宁静。

    几乎,有大半年了!

    他远离这种喧嚣的宁静,每rì挣扎厮杀,奔走搏命,真有些累了。

    高密郑氏,原本是高密大族。

    但到了郑玄这一代的时候,已经完全衰落。可即便如此,郑家的门庭在高密依旧是首屈一指。

    刘闯等人很容易就找到了郑玄的住处,却见郑宅门庭高大,透出一股肃穆威严

    郑宅门外,停放了许多车辆。

    看样子郑玄家中的客人,应该不少。

    刘闯带着诸葛亮来到郑府门前,就见一少年从里面行出,来到刘闯面前。

    看年纪,这少年的年龄应该不是很大,估计也就是在十五六岁的模样。他看到刘闯,先是一怔,旋即眼中露出一抹惊异之sè。

    “敢问公子,可是颍川刘孟彦吗?”

    “啊……正是。”

    刘闯心中愕然,不过诸葛亮却没有犹豫,立刻把郑玄发来的请柬递过去,以证明刘闯身份。

    少年接过青年,只扫了一眼,脸上便露出笑容。

    “郑师有命,若孟彦公子来了,请在厅中等候。”

    “啊。那有劳……带路。”

    少年微微一笑。把请柬复又还给刘闯。便转身往里走。

    刘闯和诸葛亮跟在他身后,心中依旧有些疑惑不解……

    “敢问公子……“

    “啊,孟彦公子莫如此称呼,我不过方拜入郑师门下,当不得‘公子’称呼。

    我叫王经,乃清河人氏,得德儒公举荐,有幸在郑师门下受教。不过方数月光景。这两rì家中客人比较多,郑师也有些繁忙,故而我等便自告奋勇,为郑师招待客人,还请公子海涵。”

    王经?

    刘闯心中一震,不免感到惊讶。

    因为他知道王经这个人,也曾在三国演义中登场。

    历史上,他曾为雍州刺史,公元255年的时候,姜维攻入陇西郡。他率部抵御蜀军,被姜维所败。幸亏得到陈泰和邓艾两人援助。这才合力击破姜维。此后,他历任司隶校尉,尚书之职。

    公元260年,王经得魏帝曹髦召见,商议铲除司马昭的计划。

    王经本不同意,却因为没有能够像司马昭高密,在曹髦被杀之后,连同其母一起被处决。

    演义中,和史实基本吻合,这也是三国演义里,少有能够和历史吻合的人物。

    刘闯之所以记得王经,也是因为他的对手是姜维的缘故。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王经,居然也是郑玄的弟子。

    “德儒公,应该是冀州清河的崔林崔德儒。”

    诸葛亮在刘闯身后小声提示,“崔林的哥哥,就是崔琰,乃康成公门下较为得意的一名弟子。”

    刘闯轻轻点头,表示他已经知道。

    清河崔氏……rì后五姓七大家之一,中国历史上,极具影响力的世家大族!

    刘闯不由得对高看王经几分,于是主动攀谈。

    交谈中,刘闯这才知道,过两rì便是郑玄长孙满月之rì……如果按照古人的计算方法,就是一岁生rì。等到了正月初一,他还会再过一次生rì,也就是虚两岁的来历。等到他真正满周岁的时候,一般都会认为他已经三岁。不过这个虚岁的方法,也要根据出生月份来调整。

    总之,刘闯还是感到有些荣幸。

    能够得到郑玄邀请的人,想来都是些德高望重之辈。

    刘闯隐隐猜到郑玄的意思,恐怕是想要借这个机会,正式将刘闯引荐给北海国人。

    换句话说,郑玄恐怕也是希望,能够让刘闯在北海国立足!

    刘闯心中暗自感激,随王经来到郑府中堂。

    一进中堂,刘闯又是一怔,因为这中堂里已有不少人……他们或是跪坐席上,或是站在一旁三五成群的交谈。

    当刘闯带着诸葛亮走进来的时候,所有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在刘闯身上。

    “孟彦公子,请在这里稍候。

    郑师正在后宅与几位客人说话,故而无法立刻见你,请在这里吃些酒水,还请孟彦公子见谅。”

    “彦纬无需客套。”

    刘闯说罢,环视厅中。

    说实话,被这一双双眼睛盯着,滋味实在是有些不太舒服。可越是这种时候,就越是要表现得镇定自若。所以,刘闯没有显得很慌乱,见厅上有一处空位,他便大步流星走上前去。

    那空位在第二排,旁边的席上还坐着一人。

    身材挺高大,看上去孔武有力,年纪似乎也不是太大,大概在二十岁出头。

    一身大袍有些旧了,洗的似乎泛着白sè。

    他看到刘闯在一旁坐下,也是一怔,旋即朝刘闯微微一笑,算是打了招呼。

    “孟彦哥哥,这气氛好像不太对。”

    诸葛亮坐在刘闯身后,声音有些发颤。

    也难怪,他毕竟年纪还小,如何见过这么多人共聚一堂?心里面有些紧张,也在所难免……刘闯轻轻拍了拍他的胳膊,低声道:“孔明休要慌张,我们今天是来道贺,谅无人敢闹事。”

    诸葛亮深吸一口气,稳住情绪。

    刘闯见桌上摆放着一壶酒,便拿起来,满上一杯。

    “颍川刘闯。”

    他举杯向旁边的青年邀酒。

    青年听到刘闯的名字,不由得一怔,旋即眼中闪过一抹恍然之sè。也举起杯道:“北海刘政。”

    咦。是同姓!

    不过。刘政这个名字,在东汉时期出现频率不小。

    之前有东汉东海王叫做刘政,又有东汉河间王叫做刘政。同名同姓的几率很大,甚至刘晔的儿子还叫做刘陶,和刘闯之父同姓。不过这也说明,这个刘政和东海王、河间王并非同宗。

    见刘闯露出愕然之sè,刘政一笑,“颍川刘闯。字孟彦!

    我听说过你,据说你勇力无双,曾与虓虎争锋。我心里一直在想,不晓得这位族弟,是何模样。没想到今rì居然在这里与孟彦相逢,实乃幸事……孟彦,来,你我满饮此杯酒水。”

    信息量好大!

    刘政这一句话,表明他也是皇亲国戚,不然不会说出和刘闯同族的言语来。

    刘闯也不推让。便举杯一饮而尽。

    身处北海,又是皇亲国戚……这刘政的身世。也就呼之yù出,估计是北海王的某一个分房子弟。

    看他衣着,家境似乎并不是太好。

    想想也正常,似刘姓子弟开枝散叶,自东海以来,北海国近二百年,历经多少位王爷?这一房一房的分下来,有的混的好,有的混的差,谁又能说得清楚?所以,刘闯也没有去追问。

    刘政似乎对刘闯颇感兴趣,而刘闯呢,这满堂中人,也没有认识的,所以就与刘政闲聊起来。

    大家同时汉室宗亲,这关系也就亲近许多。

    聊了一会儿,刘闯便确认了刘政的身份。

    他的确是北海王之后,不过正如刘闯所猜测的那样,是偏房庶子。

    刘政这一房,原来也有个挺厉害的人物,名叫刘熙,是个训诂大家,不过已远赴交州,躲避战乱。刘闯不太清楚刘熙是何方神圣。不过听刘政的意思,似乎是代刘熙前来向郑玄道贺。

    “康成公也是,怎什么人都能为座上客?”

    刘闯正在与刘政闲聊,忽听旁边传来一个yīn阳怪气的声音。

    心里不由得一怔,他扭头看去,却见一个身着华服的男子,就坐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脸上露出不屑之sè,嘴角微微上翘,似乎是在向刘闯挑衅。

    可问题是,刘闯并不认得此人。

    “敢问阁下何人?”

    “某家胶东公沙卢……今得康成公之情,特来道贺。

    倒是你,又是何人?看你衣冠,不过一介庶民,这满堂高士,哪里有你的座位?”

    公沙卢?

    刘闯听到这名字,先是一怔,旋即就想起这公沙卢的来历。

    这厮,不就是那个胶东豪强,与武安国有血海深仇的家伙吗?他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话语中,还隐隐有挑衅之意。

    “公沙卢,尔不过一介商贾,又如何有资格坐在此处。”

    不等刘闯开口,刘政便起身怒斥。

    只是,没等公沙卢说话,就听他旁边有人慢条斯理道:“公沙卢而今已被我征辟为北海从事,今rì是随我前来。政公子不在家好好习武,却跑来这里,和一个流寇悍匪交谈,岂非丢了北海王族的脸面。”

    刘政大怒,便要还嘴。

    却见刘闯一把将他拉住,看着那说话之人。

    “阁下,又是哪位?”

    “我乃新任北海相彭璆,刘闯你好大胆子。”

    北海相不是孔融吗?不对,孔融跑去许都,好像如今是朝廷的将作大匠,那这个北海相,又从何而来?

    刘闯心中疑惑,同时更生出一丝jǐng惕。

    不过,他可不害怕什么彭璆,千军万马历练出来的胆魄,又岂是他一个北海相就能吓走?

    “实在抱歉,北海相我只听说过孔融孔相,却不知什么彭璆。”

    “大胆!”

    公沙卢拍案而起,刚要开口喝骂,却见刘闯猛然长身而起,一步就到了公沙卢近前,抬手一拳,便狠狠砸在公沙卢的脸上。

    “我与你家主子说话,你这狗奴才有何资格与我交谈?

    北海从事?呸!好大的官威……我听人说,胶东有个公沙卢,私建坞堡。自为营壑。为祸乡里。行欺男霸女之事。难不成我大汉的官员,便不讲德行了吗?如此一个人物,也敢拜为从事。

    北海相?

    又算得什么狗屁!

    我乃淮南厉王之后,大汉中陵侯之子,颍川刘闯!

    我就奇怪,这天下还是不是我大汉的天下,这江山还是不是我大汉的江山。一个不知所谓的东西,居然做上了北海相;一个横行霸道。为祸乡里的泼皮,也敢跑来自称什么北海从事。

    可惜,今rì我未带兵器,若不然,就先杀了你二人,为我大汉除去一祸害。”

    刘闯的拳头,力量何等惊人。

    也是今天在郑玄府上,他不好大开杀戒,若不然的话,这一拳就足以要了公沙卢的xìng命。

    公沙卢被刘闯打得满脸是血。爬起来刚要和刘闯拼命,却见刘政突然绕到他身后。抬脚就把他踹了个狗啃泥。刘闯上前一脚把他踩住,低声道:“放心,我今rì不会杀你……刚才是我代人与你打个招呼。可还记得胶东武安国吗?他很快就会回来,到时候自会与你算账。”

    刘闯突然明白过来,这彭璆恐怕是曹cāo安置下来,准备恶心他的一枚棋子。

    既然这家伙上来就表露出敌意,刘闯自然不会给他好脸sè。

    而且,他看得出来,这厮纯粹就是一个不成气候的家伙。如果他真的有手段,必然不会表露于脸上。事实上,那个有手段的人,不是养气功夫极高,喜怒不形于sè?哪像这彭璆,恨不得跳出来和天下人说,他要找刘闯的麻烦。你既然要找我麻烦,那我就不会给你客气。

    刘闯这突然动手,让满堂人大惊失sè。

    “你就是刘闯?”

    一名颇有官威的男子,突然站起身来,厉声喝问:“今rì乃康成公想要,在座皆为高士,你何以混入其中?”

    “你又是哪个?”

    “本官高密令,王修!”

    呀,居然来了一个父母官。

    刘闯负手而立,傲然道:“我今来,自是得康成公所邀。”

    说着话,刘闯从诸葛亮手中接过请柬,啪的一下子丢在王修的面前。

    王修拿过来扫了一眼,眉头一蹙,“你方才说,你是中陵侯之子,可有证据?”

    “天下人,哪有随便认爹的?

    我的证据,已经呈送与康成公……盖因康成公当年与先父有旧,故而我也想请康成公为我正名。”

    王修,不由得有些犹豫起来。

    他是土生土长的北海国营陵人,七岁时丧母。

    年二十,他游学南阳,曾就读于颍川书院……初平中,孔融召王修为主簿,而当时彭璆则为方正。两人虽然不是特别交好,但终究是有那么一段袍泽之情。后他出任高密令,没多久孔融就逃往许都。王修当然知道,彭璆被委任为北海相,他心里面,甚至颇有些不服气。

    可是不管怎样,他和彭璆都是同僚,更是同乡。

    所以,王修有心站出来为彭璆张目,可是听刘闯这么一说,他立刻就猜到了郑玄的意图。

    恐怕,这刘闯真的是刘陶之后。

    听说他此前有意进入北海,而且在东武大败萧建,更取了萧建xìng命,统帅东武琅琊和黔陬三县。康成公今rì请他过来,恐怕是要为他正名,也是表明态度,希望我们能接纳这刘闯。

    王修把请柬放下,脸sèyīn晴不定。

    他对刘陶很敬佩,而且在颍川书院的时候,还读过刘陶注疏的文章。

    “刘公子,我不管你为什么在这里大打出手,但我还是请你记住,这里是康成公的府邸,请你保持克制。另外,彭相乃朝廷所封北海相,不管你是否认可,他始终都是北海之主。身为北海相,他自有资格征辟从事……至于他征辟的是什么人?就只能说他是眼光问题,你不可对他不敬。”

    王修一派宁人息事的话语,同时还狠狠的讽刺了彭璆一顿。

    刘闯又不是不知好歹的人,知道王修并无意为难他,当下拱手一揖,“确是闯方才鲁莽了,还请老父母息怒。

    原来彭相真的是朝廷命官啊,那确是我失敬了。

    不过。彭相也是。北海国高士辈出。何以彭相请了这样一个在乡里为非作歹之人为从事?”

    那言下之意分明是说:难道北海国这么多能人,连个泼皮流氓都不如?

    刘闯这句话一出口,厅堂上众人,一个个都变了脸sè。

    彭璆先是被王修讽刺了一顿,而后又被刘闯这句话憋得面红耳赤。

    “尔不过一介强人,在这里胡言乱语,难道就不怕本相拿你问罪?”

    刘闯负手而立,一脸傲然之sè。

    “今我既然敢来。就不怕你与我耍横。

    动刀兵吗?我东武城中兵卒逾万,战将数十……你如果想要祸及北海国,就只管来试试看。

    哼,曹cāo我且不怕,在汝南将李通大败;袁术我亦不惧,更斩杀他爱将苌奴。

    自我出世以来,难道还少了被你这种人迫害?

    某家可有过惧sè,哪怕是对战虓虎,已未曾后退一步……来来来,我就在这里。你只管动手。”

    彭璆脸sè铁青,看着刘闯。久久不语。

    他这时候才想起来,站在他面前的这个青年……不,准确的说,还是个少年。

    他年纪虽然不大,却已身经百战。

    两败虓虎,令刘闯声名大振,即便是北海国人,也都知道刘闯此人,骁勇善战,有暴熊之名。

    要不要动手,要不要动手,要不要动手……

    彭璆心里面,好生纠结。

    他有心动手,可又担心,激怒了刘闯的部曲。

    而且,刘闯十有仈jiǔ是中陵侯刘陶之子,若真的杀了他,只怕他马上要面对颍川豪强惨烈报复。

    那一帮人,才是真正招惹不得。

    可如果不动手……他话都已经说出口了,岂有收回直立?

    彭璆忍不住向王修看去,却见王修已经坐下来,正聚jīng会神的看着他的手掌,好像那手掌上,隐藏着天大的秘密。

    心中,不由得暗自恼怒。

    彭璆一咬牙,便想要耍横。

    就在这时,忽听一声磬响,紧跟着脚步声传来,从外面走进来几人。

    为首者,年近古稀,看上去是饱经风霜,颇为沧桑。

    只是他身体虽然瘦弱,可是举手投足间,却流露出一股子让人不敢正视的逼人气势……那是浩然正气,煌煌令人不敢小觑。

    他走进大厅,看到眼前这一幕景象,顿时一怔。

    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所有人都立刻低下头,就连那彭璆,也似乎短了气。

    刘闯清楚的觉察到,当那老人的目光从他身上扫过时,流露出一抹难以形容的慈祥之sè。

    他,就是郑玄!

    东汉末年经学大师,开创一派学风的经神。

    不知为何,心里突然生出一丝濡沫之情,看到这老人,就好像看到了刘陶。

    “他是何人?”

    老人一指公沙卢。

    “此彭相征辟从事,胶东公沙卢是也。”

    “胶东公沙卢?”郑玄脸上,顿时闪过一抹不快之sè,“郑家书香门第,怎容得商蠹在此喧哗?

    来人,把他赶出去。”

    什么叫倚老卖老,什么叫睥睨一切。

    我是郑玄!

    这就已经足够。

    哪怕是骄横如彭璆,此时也不敢说话。

    刘闯眼珠子一转,伸手便把公沙卢拖出去。在门外,周仓早已恭候多时……当刘闯把公沙卢丢出去的时候,压低声音道:“你最好是从现在开始祷告,祷告你能够多活几rì。我曾向元稷承诺,早晚会将你公沙一门灭绝。公沙卢,你多保重,给我好好活着,等我取你人头。”

    刘闯才不会说什么温情的言语,一番话出口,让公沙卢冷汗淋漓。

    当他回到厅堂的时候,见众人都已经落座。

    刘闯刚想要回到原来的座位上,却听到郑玄沉声道:“孟彦,你上前来。”

    “啊?”

    刘政在旁边推了他一下,刘闯这才算是反应过来,连忙快步上前,与郑玄躬身一揖到地。

    “颍川刘闯,拜见老大人。”

    古时的大人,并非指官员,只有那些德高望重,亦或者是长辈,才有为‘大人’的资格。

    郑玄把刘闯叫出来,也就等于承认了他的身世。

    眼中,闪过一抹泪光。

    郑玄上上下下打量刘闯许久,突然问道:“幼安、根矩、子正,你们看子奇之子,可入得北海?”

    幼安,名管宁;根矩,名邴原。

    此二人都是北海国朱虚人,在当地极有名气。

    当初,他们与平原华歆号为一龙。管宁为龙头,邴原为龙腹,华歆为龙尾……只是后来二人认为华歆品行不好,故而与他割席绝交。刘闯并不清楚,郑玄身边三人的身份,可是听郑玄话语中的意思,便知道这三个人的身份不低。

    管宁道:“既然康成公可以证明孟彦为中陵侯之后,此乃忠臣之后。

    颍川不接纳他,可我北海国却不能将他拒之门外。当年中陵侯为jiān人所害,我们若连他后人一个栖身之所都没有,又有何面目见昔rì故人。况且,北海自初平以来,屡受兵祸袭扰,不得强兵守护。孟彦有霸王之勇,手下又有诸多猛士,想来也能守得北海一方平安,可也?”

    管宁说完,目光灼灼凝视刘闯。

    刘闯这心里面顿感紧张,他向郑玄看去,却见郑玄微笑着,朝他轻轻点了点头。

    这心里,顿时大定!

    刘闯拱手道:“闯在北海一rì,必守得北海安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