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一零五章 东夷校尉

第一零五章 东夷校尉

    ()诸葛亮就好像一个小尾巴似地,跟在刘闯身后。

    此次用兵,步骘吕岱包括黄劭都没有跟随前来,除了许褚之外,刘闯只带了诸葛亮一个人。

    他也是希望借此机会,能够让诸葛亮体会一下军中生活。

    听到刘闯询问,诸葛亮一怔。

    他想了想,便轻声道:“孟彦哥哥即有决断,何必问我?”

    刘闯微微一笑,便转过身来。

    没错,他已经有了决断。

    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既然人家把淳于送到眼前,若是再不拿下,便真的是傻了。

    “既然如此,那我这就命人进驻淳于。”

    淳于是个小县,人口不多,而且匪患猖獗

    但对于刘闯而言,他占领了淳于,便等于是扼守住汶水和潍水的咽喉。只是,要占领淳于,必须要有一支强兵驻扎。许褚勇冠三军,而且值得信赖,但却不是一个能独当一面的人。

    历史上,许褚统帅虎卫军,但始终都是曹cāo的亲军。

    而且他有时候略显暴躁,让刘闯也不敢派他单独领兵。若许褚不成,谁可以坐镇淳于呢?

    “孟彦哥哥何必为此烦恼,其实你身边就有一个极为合适的人选。”

    “谁?”

    “就是孟彦哥哥的同族,刘政刘子和。”

    刘政?

    刘闯愣了一下,诧异看着诸葛亮。

    “哥哥难道没有发现,刘政为什么到现在也没有回去,而是留在高密。”

    “你是说……”

    刘闯突然闭上嘴巴。明白了诸葛亮的意思。

    没错。刘政有心为他效力!

    其实细想一下。刘政这种想法倒也不能理解。

    他是宗室,但又非正宗,所以也不会有太多机会。诸侯们未必敢用他,袁绍也好,曹cāo也罢,都会顾虑到刘政的出身;而宗室也不可能重用他,因为刘氏宗族太过庞大,皇亲国戚多不胜数。你今天安排了刘政。来rì要不要安排别人?所以,宗室中想要出人头地,有的时候比普通人更加困难。皇帝要考虑方方面面,你除了要有一个好老子之外,还要有足够能力。

    但有能力就能成功吗?

    东汉末年,汉室宗亲身居高位者不计其数,但最终只有刘备一人,建立蜀汉。

    这需要机遇,需要运气……

    想来刘政很清楚这一点,他是北海王一宗偏房庶子。根本不可能获得机会。刘闯的意外出现,却让刘政看到了机会。所以。他主动留下来,还时不时跑去和刘闯拉近关系,也就是希望能够获得刘闯的认可。在此之前,刘闯并未注意这些。可诸葛亮提起来,却让他动了心思。

    “孟彦哥哥,刘子和是北海国人,更是北海王后裔。

    他接手淳于,强过哥哥手下任何一个人。我相信,北海国的那些宗族豪强,都不会拒绝这样一个人的存在。同样,如果哥哥重用了此人,说不定还会有意外之喜,得到北海国人支持。”

    刘闯轻轻点头,对诸葛亮这番话,也颇为赞同。

    “刘子和,能愿意来吗?”

    “嘿嘿,他若是不愿意,又何必留在高密?”

    “嗯,孔明这话,说的也不算错。”

    在三思之后,刘闯最终决定,重用刘政。

    他不清楚刘政有多大的本事,可实际上,刘政在三国志中,也曾有过登场。

    三国志里说,刘政勇力过人。

    后北海国动荡,他与邴原一同前往辽东,却遭受到辽东公孙度的忌惮,后来不得已又返回中原。

    只是,刘政和邴原的命运却不一样。

    邴原从辽东返回中原之后,被曹cāo征辟,得到了重用。

    可刘政,却因为他汉室宗亲的身份,受到曹cāo压制。以至于在三国志里,刘政回到中原,就再也没有他的记载。

    其实,在三国志里,似刘政这种只留下寥寥十数字记载的人物有很多。

    刘闯自然不可能一一记下,但在目前的形势下,任用刘政,似乎是一个最为妥帖的选择。

    +++++++++++++++++++++++++++++++++++++++++++++++++++++++++++++

    彭璆调兵遣将,从都昌、营陵、朱虚和平寿等地,抽调兵马近万人,屯驻汶水北岸的复甑山下。

    可就在他调兵遣将之时,却突然得到消息。

    刘闯部将徐盛,以胶东人武安国为先锋,率部自胶水东岸出兵,直逼即墨县。

    也是胶东地区太过广袤,几乎是偏于一隅。加之刘闯命史涣在胶水沿岸布防,彻底切断了胶东与北海国的联系。所以,不管是即墨还是剧县,都未能得到消息。等到即墨县发现徐盛已经兵临城下时,再想要反抗,却已经晚了。徐盛命武安国带着人假扮客商,先行混进即墨。

    武安国是胶东县人,而胶东的口音,和即墨口音并无区别。

    以至于即墨守军根本没有去提防,把武安国等人放入城中……是夜,武安国率部突然发难,城外的徐盛则率部突袭,几乎没有任何麻烦,便夺取即墨县城,将即墨县令在乱中斩杀。

    即墨告破,顿时惊动了胶东县。

    公沙卢家族一方面派人前往剧县通知公沙卢,一方面率部抵抗。

    胶东城外,徐盛和胶东兵马发生一场恶战。

    胶东除去官军,更从公沙家族借来三千僮客参战。

    徐盛兵力虽有不足,却丝毫不惧。

    在胶东县城外,徐盛率三百人强行突进,杀入中军。将胶东县令斩杀。

    胶东兵马立刻大乱。公沙家族的僮客。更无心交战,四散溃逃。徐盛旋即攻克胶东,把公沙家族的坞堡团团围住。

    公沙卢得知消息,大惊失sè。

    他连忙向彭璆恳请兵马,想要驰援胶东县。

    但是在潍水河畔,却遭遇史涣所部拦截,三千援兵溃不成军。

    彭璆在得知公沙卢战败后,立刻收兵。自复甑山后退百里扎下营寨。

    他一方面继续向复甑山增派兵马,另一方面则向许都报信,想要求取曹cāo的支持。

    可谁想到……

    “宛城大败,宛城大败!”

    刘闯已经回到高密,正在和步骘等人商议下一步行动计划。

    他派人邀请刘政驻守淳于,立刻得到了刘政的回应,并且在第二天就赶来淳于驻扎……

    淳于俊等人,对刘政的到来也非常欢迎,更无半点抵触之心。

    要知道,淳于俊虽然将淳于交与刘闯。确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内心里,淳于俊当然不希望刘闯接手。毕竟这名不正,言不顺。可刘政不一样!他原本就是北海国人,又是皇亲国戚。淳于县令弃城而走,刘政接手淳于,也就是顺理成章。与淳于人而言,更不会反对。

    刘闯给刘政留下一千兵马,而后便带着许褚返回高密。

    没想到,他屁股还没有坐稳,就得到消息:曹cāo在宛城大败!

    “这怎么可能!”

    步骘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连忙问道。

    在他看来,张绣虽然骁勇善战,可曹cāo更不是等闲之辈。

    不管是从能力还是从兵力而言,张绣都不可能是曹cāo的对手,曹cāo又怎会被张绣所败?

    “曹军兵入南阳之后,张绣便举城献降。

    可是,曹cāo在宛城把张绣的婶婶……后又收买张绣大将胡车儿,试图刺杀张绣,为张绣觉察。

    张绣率部偷袭,曹cāo猝不及防,全军溃败。

    据南阳传来的消息,曹cāo此战损失惨重,不但失了爱将典韦,还痛失长子曹昂和侄儿曹安民,狼狈至极。”

    听完汇报,步骘等人都不禁面面相觑。

    这么说起来,曹cāo等于是毁在一个女人手中?

    刘闯在一旁静静聆听,心里却是一连串的感慨:就如后世百家讲坛易中天说的那样,曹cāo的小尾巴翘起来了,所以才会有如此惨败。轻慢,骄傲,sèyù……让曹cāo失去了原有的睿智。

    “公子,曹cāo此败,怕是元气大伤啊。”

    刘闯闻听微微一笑,“元气大伤倒不一定,胜不骄,败不馁,曹cāo这第二条确是可以做到。而且他手握两州兵马,部下更有夏侯惇、夏侯渊、曹仁、李典、于禁、乐进这些悍将,绝不可能伤到元气。更不要说,荀彧郭嘉程昱荀攸,皆干才,更不可能允许曹cāo失败太惨。

    若我猜测不错,用不了多久,曹cāo就会有所行动。

    他不可能沉默太久,若不然的话,他也就不是曹cāo曹孟德了……”

    步骘和吕岱,露出犹疑之sè。

    刘闯则站起身来,沉吟良久,突然道:“你们说,曹cāo接下来,会不会那我们来开刀呢?”

    “这个……”

    步骘和吕岱,皆哑口无言。

    当晚,刘闯在书房中苦思冥想,曹cāo接下来有可能做出的举动。

    历史上,曹cāo在经过宛城之败后,在年底又一次兵发宛城,结果还是被张绣击败。但是在征伐张绣之前,曹cāo一定会有所行动。最有可能的,便是把矛头指向自己,以挽回他的面子。

    嗯,甚有可能!

    刘闯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

    如果曹cāo真的来找他麻烦,又该如何应对?

    投靠袁绍,似乎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想必有刘平介绍,那袁绍也不会无视刘闯的存在……

    但是,袁绍注定是要输给曹cāo,刘闯可不太想坐上他那艘破船。

    “公子,公子!”

    门外传来周仓的声音。

    刘闯连忙起身,拉开房门,却见周仓拿着一封书信,双手呈递上来。

    “方才门外来了一个人,丢了这封书信便走。”

    刘闯愣了一下,从周仓手里接过书信。扫了一眼。见上面写着‘孟彦吾侄亲启’的字样。

    字迹很陌生。刘闯从未见过。

    他犹豫片刻,转身回到屋中,打开书信,看了两眼之后,顿时脸sè大变。

    “元福,请子山和公美前来。”

    “喏。”

    周仓匆匆离去,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见步骘从屋外走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步骘的头发已留了不少,看上去不再是当初那副髡发的模样。

    他走进书房,拱手问道:“公子,这么晚唤骘前来,有何吩咐?”

    “子山,你先看完这封书信。”

    就在步骘看信的时候,黄劭也来了。

    他和刘闯寒暄两句之后,又从步骘手里接过书信,扫了两眼,脸sè顿时也变得极为难看。

    “曹cāo这分明是要令公子陷入孤立无援之地。”

    刘闯深吸一口气。点点头道:“我也看出这里面的问题……只是还不清楚,这信里的消息。是否准确。若真如此,只怕用不得多久,我便要引得众怒,陷入孤立无援之境,形式危矣。”

    “公子,何不请辞?”

    “嗯?”

    黄劭想了想,轻声道:“这任命里,唯齐郡太守一职最为麻烦。

    公子便辞了齐郡太守,领东夷校尉和灌亭侯足矣。想来这两个职务,必不会被人嫉妒。”

    “自古以来,要辞就是辞去全部,哪有只辞去一个的道理?”

    步骘忍不住道:“其实,这齐郡太守辞与不辞,结果都是一样。只要朝廷发出这道旨意,必然会被袁谭和臧霸所不满。而且,公子若请辞的话,说不定会让那曹cāo,更加不满呢。”

    “辞也不是,不辞也不是,当如何是好?”

    刘闯陷入沉默之中,他走到门口,收服门框。

    半晌后,他突然道:“为什么要辞?尽然曹cāo送上门来,我就没有推辞的道理。

    灌亭侯我要了,东夷校尉我领了,那齐郡太守,我也当了……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不过是小小的挑拨离间,我便要瞻前顾后。如果袁谭要与我反目,如果臧霸要与我结仇,那就放马过来。我倒是想要看看,袁谭能奈我何,臧霸能奈我何?哼,我也正yù借此机会,在青州立威。

    对了,还有一桩事,我现在有些奇怪,这封书信是何人送来?”

    “公子不知送信之人是谁?”

    “不太清楚。”

    刘闯把这封书信的来历解释了一遍,而后苦笑道:“那人根本没有说明来历,把书信递给门房便走了。

    这信上的字迹,我也有些陌生,无法辨认出来历。

    所以我想请你们看看,能不能帮我找些线索出来?这送信之人,究竟是谁?又为何通风报信?”

    步骘和黄劭相视一眼,摇头苦笑。

    “似这种消息,必定是出自曹cāo身边。

    此前子方曾来信告之,荀彧和钟繇曾出面为公子求情……公子,会不会是出自他二人之手?”

    “不像!”

    步骘马上反对,“钟元常字迹,我曾有临摹,所以颇为熟悉。

    所以这信中的文字,我一眼可以认出,绝非出自钟繇之手;而荀彧与公子全无关系,更不可能冒此危险,与公子通风报信。这书信中行文洒脱,也不似荀文若的手笔,我猜不出来。”

    刘闯想了想,一摆手道:“算了,不必再为此费心。

    猜不出来,便猜不出来……等过些rì子,自然就可以知道,此事的真伪。而今咱们还是要尽快落实屯田之事。对了,我前些rì子一直忙于应付那个彭璆,也不知道屯田准备的如何?”

    步骘连忙道:“公子放心,子明自接手屯田一事以来,颇为用心。

    而今,东武琅琊已招拢流民近两万人,屯田事宜已准备妥当。胶州湾那边,自有黄珍主持此事,断然不会松懈。前两rì王叔治也来说过,他已招揽数千流民,已开始在潍水河畔烧荒。只待清明到来,便会开始耕种。粗略计算,三地今年垦荒,近一万三千亩,若能成功,则来年无需再为粮食而担忧。

    对了,黄珍还派人送信来,说薛州在海西、朐县两地也招揽了数千流民,准备一并送至不其。

    所以,迁徙之事,可能要延长至五月才能结束,他恳请公子,能够多给他一些时间。”

    “元代在不其可好?”

    “薛文在不其,一切安好。

    不过……”

    “不过什么?”

    步骘笑道:“不过元代不太想留在不其,而是希望能够前来高密,得康成公教诲。”

    他说完后,又忍不住道了一句,“其实不止是元代,便是我,也有些羡慕,那孔明的运气。”

    刘闯微微一笑,“别急,有的是机会。”

    他沉吟片刻,轻声道:“还有一件事,子山这两rì也准备一下。

    大家随我东奔西走,转战千里……若这书信上说的不假,一旦我得到朝廷的委任,便需要给大家一个安排。子山,还有公美,你们这几天就费点心,尽快拿出一个章程,给大家一个前程,也算不负我当初的承诺。不过具体人选和职务,需仔细斟酌,莫要弄的太过仓促。”

    步骘和黄劭听到这句话,都忍不住长出一口气。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虽然早就知道,刘闯会被正名,可是这朝廷的委派一天没有消息,便一天不能安心。

    大家之所以聚在刘闯身边,说白了,不就是为了这一天的到来。

    如今,终于有了盼头……不管是步骘还是黄劭,都感到一阵莫名轻松,心中万分的喜悦……

    ++++++++++++++++++++++++++++++++++++++++++++++++++++++++++++++

    二月初,公沙家族坞堡被徐盛所破。

    虽然彭璆连发檄文,指责刘闯在北海开启战端,但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响应。

    你彭璆先派人刺杀刘闯,也就怪不得刘闯报复……更不要说,刘闯始终遵守了当初他和郑玄的约定,兵马未曾过汶水一步。至于淳于,是由刘政接手,北海国人对此也没有异议。

    说一千道一万,是彭璆惹得祸事。

    现在,刘闯兵伐胶东,也无人发表意见。

    倒是邴原一句话,将此事定xìng:“闻公沙一族在胶东跋扈,私建坞堡,招募兵马,打造兵器,形如谋逆。今刘孟彦发兵取之,亦是为胶东铲除一心腹大患。此事,依我看却是意见好事。

    邴原的话,顿时引得众人赞同。

    彭璆有心再争辩,却也担心,犯了众怒!

    曹cāo在宛城惨败而回,默默舔舐着伤口。

    不过,他并未忘记远在北海国的刘闯,回到许都之后,曹cāo便以朝廷名义,确认刘闯身份。

    除刘闯为东夷校尉,任齐郡太守,拜灌亭侯!

    旨意一出,顿时引起一片哗然。

    可谁也不曾想到,就在刘闯将要被曹cāo推到风口浪尖的时候,从寿chūn传来一个消息,令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转到了淮南。

    袁术,称帝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