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一零八章 刘胖子,你会帮我吗?(上)

第一零八章 刘胖子,你会帮我吗?(上)

    ()高密,的确是乱了。

    不过此乱非彼乱,城中大小事务,没有任何混乱,乱的只是刘闯家里。

    在刘闯离开高密当天下午,荀旦荀大小姐,就带着贴身小丫鬟小蘑菇郑家别院的门口。两个小姑娘风尘仆仆,显得很疲倦。看得出来,她们在路上也吃了不少苦。按照荀大小姐的说法,在经过复甑山的时候,她们的马匹被人抢走了……如果不是荀旦机灵,弄不好连人都有危险。

    本以为是游山玩水,哪知道却是刀光剑影。

    北海并不算平静,特别是在汶水以北,盗匪横行。

    两个小丫头在进入北海之后,就有些后悔。可想要回去,又来不及,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这一路上吃了多少苦,恐怕只有她们自己知道

    以至于当荀旦见到荀匡的时候,竟忍不住放声大哭,好像受尽了委屈一样。

    哪怕荀匡对她再有意见,哪怕麋缳诸葛玲怀有深深的戒心,看荀旦这狼狈的模样,也忍不住生出同情之心。

    小丫头有什么错吗?

    想想,似乎也没有!

    她只是想看看,那个传说中的刘闯是什么模样,哪里晓得,这人世间会如此不安全。

    本来,小丫头来了也算不得什么事。

    问题是在荀旦抵达的当天晚上,一支人马从徐州来到高密县城外。

    为首的,却是那个当rì曾被刘闯俘虏,后又放回去的吕蓝吕大小姐……

    这一下。可真的是热闹了!

    荀旦、吕蓝两个小丫头。都不是省油的灯。

    一个敢带着一个丫鬟翘家。另一个整rì舞刀弄枪,想着上阵杀敌。

    这么两个小丫头聚在一起的话,本来也没什么大问题。毕竟彼此都不认识,也没什么矛盾和仇恨,不可能发生冲突。可问题就出在第二天的早食,荀旦听说刘闯跑了,忍不住在餐桌上嘀咕,说刘闯是个胆小鬼。这一下。却激怒了吕蓝……于是乎,两个小丫头便争执起来。

    荀旦虽小,毕竟出身书香世家。

    他老爹荀谌,在后世也许算不得出名,可在这个时代,却是鼎鼎有名的人物。荀旦耳濡目染,这文采虽算不得飞扬,却也不俗;而吕蓝呢?则拙于言辞,却jīng于拳脚。说不过荀旦,吕蓝就要动手。荀旦斗嘴可以。动手又怎么是吕蓝的对手?幸亏麋缳甘夫人在,算是把两人劝住。

    可两个小丫头之间的仇恨。却算是结下……

    “公子,你快点回去吧。”吕岱苦着脸,很是无奈的说:“荀娘子和吕娘子一天三吵,吵完必有冲突。三娘子被闹腾的快要吃不消,其他人也不敢出来掺和,这家里面已乱成一锅粥。”

    刘闯听罢,顿时就懵了!

    “吕娘子?她怎么会跑来高密?这个时候,她不是应该在下邳呆着吗?”

    吕岱摇头道:“这个就非我可以知晓……不过那吕娘子实在是太过于剽悍,动辄便要拔剑动手。她剑术不俗,身手不弱,荀娘子一个文弱女子,又怎可能是她对手?幸亏三娘子在,诸葛娘子有时候也会出来劝说。否则的话,我估计这吕娘子早就把荀娘子打伤,闹出大事。”

    刘闯这才想起来,前几rì管亥曾派人送信,说有一支人马从徐州来。

    莫非,说的就是吕蓝?

    刘闯头大如斗,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原以为躲避几rì后,能得一些清静……可现在看来,他如果再不回去,估计家里就要闹翻天。

    “荀娘子,没说什么时候走?”

    吕岱一怔,“这却不太清楚。

    荀家二公子也没有催促,一直呆在家里,也很少出面,弄不明白是什么状况。不过,我看那吕娘子好像是打算在这边久留。公子,吕娘子毕竟是吕布之女,若走的太近,只怕会……”

    刘闯闻听,不禁一愣。

    他听得出来,吕岱说话,好像是站在荀旦的一边。

    对吕蓝,他似乎不太满意。亦或者说,他不满意的是吕布?

    吕布名声是不好,可是与吕蓝又有什么关系?至少在刘闯和吕蓝接触的过程中,他觉得小丫头人挺不错,也很善良。虽然有的时候不太讲道理,可这放在后世,又算得是什么缺点?

    “定公,此事我自有分寸。

    我今请你前来,准备由你暂代夷安令之职。

    子邑要随我前往高密,所以希望你能坐镇夷安,处理政务。

    此外,王叔治我也另有任用,所以夷安高密以及淳于三县的屯田事务,便要拜托你来接手。有什么问题,可以派人与子明联系,他会告诉你具体的屯田章程。chūn耕即将开始,还请你多多费心。”

    左伯在一旁,顿生羞愧之心。

    王修在高密推行屯田之法,他当然也知道。

    只是左伯这个人,的确不是一个主政的人才……刘闯摆明了是想要在这里屯田,偏他毫无觉察,迟迟没有行动。其实,夷安地处胶水中游。胶水自东武县小珠山出,沿途汇聚溪流而成,注入渤海湾。胶水的水量充沛,而且地势南高北低,是一个极佳的屯田地区,甚至比高密屯田的条件更加完善。

    加之夷安库府充盈,人力资源虽然不多,但却是沟通胶东地区的重要县城之一。

    胶水中游的夷安,和胶水下游的下密,两个县城,将整个青州和胶东半岛连为一体。如此优势,左伯却从未留意。他似乎更喜欢读书,写字,花费在造纸上的经历,远超过政事……

    也许,我真的不适合主政一方吧。

    但相比之下,刘公子所说的‘千秋大业’,显然更吸引我。

    左伯一开始还有些不舒服。但后来一想。觉得离开夷安也算不得坏事。心里面也就没了芥蒂。

    刘闯与吕岱反复叮咛。

    事实上,不用他说,吕岱也知道屯田的重要xìng。这屯田,他最初也是非常赞成,甚至想要亲自来负责此事。但由于刘闯任命了徐奕,而吕岱也要随刘闯进入北海,所以只好放弃了念头。

    现在,刘闯让他主抓两县屯田。吕岱自然非常高兴。

    +++++++++++++++++++++++++++++++++++++++++++++++++++++++++++++++++++++

    把这些事处理完毕之后,刘闯决定,返回高密。

    同时,他又派人前往胶州湾,让太史慈把儿子送来高密。

    太史慈之子太史亨,年十二岁。

    生就一副和太史慈极相似的面貌,弓马纯熟。

    早在一月初,太史慈就派人送信给刘闯,希望太史亨能够拜在郑玄门下求学。刘闯也征求过郑玄的意见,虽然郑玄没有立刻答应。但也没有拒绝,只是让刘闯把太史亨带来看一看。

    言下之意。就是要考校太史亨一番。

    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妥当,刘闯便带着左伯,返回高密。

    才一回到家门口,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争吵声。

    刘闯眉头一蹙,甩蹬下马,迈步走进大门……

    “你爹爹不过一介胡奴,又算得什么大英雄!”

    “你爹爹才是胡奴。”

    “哼,我可没有乱说……我爹爹是不是胡奴,天下人自然清楚。

    我荀家虽算不得名门望族,但是在颍川,谁不知我爹爹之名?倒是你那爹爹,为谋荣华富贵,连番背主。依我看,你爹爹就是一个不知廉耻,不晓是非的无耻之徒,却坐拥徐州,还想做徐州牧……”

    “我杀了你!”

    刘闯才一进门,就看到两个小丫头在院子里争吵。

    高的那个,正是吕蓝;而低的那个,却是一个陌生少女。

    看年纪,也就是十五六岁,生的明眸皓齿,衣着也颇为华美。只是她言语中,总透着一种难言的优越感,话语也颇为狠毒。在一旁,麋缳把两个小丫头拦着,但怎么看,怎么像是拉偏架。

    个头最高的吕蓝,好像一只骄傲而孤独的小天鹅。

    她明显说不过少女,情急之下,拔剑就要上前和那少女动手。

    只是不等她冲上去,却被一只大手牢牢攫住手臂。吕蓝回头一看,“大坏人,你回来了!”

    那语气中,透着一丝惊喜,还有一丝委屈。

    刘闯却没有理她,一声巨吼:“全都给我住手!”

    麋缳等人回身看过来,见刘闯面沉似水,顿时一惊。

    那少女却被刘闯这一声大吼,吓得面sè发白,有些说不出话。

    “在这里打打闹闹,还不够丢人吗?”

    他手上一用力,就把吕蓝扯到身后,而后看着那少女,沉声道:“你便是荀旦吗?”

    荀旦一怔,也回过神来,“你是谁,在这里大吼大叫。”

    “我是谁不重要,难道你爹娘没有教过你,妄论他人父母,非君子所为吗?”

    “我……”

    “住嘴!”

    刘闯眼睛一瞪,令庭院中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凝重。荀旦哪里见过如此威势,小脸煞白,眼泪便在眼眶里打起转。

    “你们算什么样子,我在外面就听到你们争吵。

    缳缳,我和你说过,我不在家的时候,你要帮我打理好家里。可是你呢?居然不来劝说,反而在一旁袖手旁观。荀娘子也好,吕娘子也罢,都是客人。让客人融洽相处,才是待客之道。可是你呢?我在夷安就听人说,家里面吵翻了天……难道,这就是你所为的待客之道。”

    麋缳从未见过刘闯发这么大火,一下子也惊呆了。

    她还觉得委屈呢!

    荀旦和刘闯有娃娃亲,这让麋缳在先天上,就弱了气势;吕蓝又是个好强的女子,她也不好做主。

    可是……

    “立刻给我回屋去,都不许再闹,否则休怪我家法伺候。”

    “你吼什么吼!”荀旦这时候缓过劲儿来,忍不住上前斥责,“你别以为你声音大就了不起,麋姐姐待我极好,我只是觉得,你身为汉室宗亲,又是中陵侯之后,不爱惜声名,与那胡奴走的忒近,到时候会坏了中陵侯的名声。我是为你想,你冲我吼叫什么,我才不怕你。”

    刘闯闻听,勃然大怒。

    他拔出宝剑,手起剑落,将一旁碗口粗细的小树拦腰砍断。

    就听轰的一声响,那可小树倒地,荡起一片烟尘。

    “我与何人交往,与你有何干系?

    吕布是吕布,与吕小姐何干……倒是你,身为名门之后,却咄咄逼人,更出口伤人,又算什么教养?难道荀友若教出来的女儿,便是你这模样?这是我家,你既然来了我家,就要遵从我的规矩。吕小姐来了,那就是我的客人,她是好是好,自有我来分辨,轮不到你教训。”

    刘闯这一发火,令院子里所有人,噤若寒蝉。

    那勃勃杀气,便是荀旦胆子大,也不禁闭上嘴巴,不敢再开口。

    “缳缳,你也是这么想的?”

    “我……”

    麋缳咬着嘴唇,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没错,在内心里,她的确是有些看不起吕蓝,更不希望刘闯和吕布走的太近。

    也正是这个原因,在吕蓝和荀旦争执的时候,他总会有意无意的偏向荀旦……看着如同一头暴熊般咆哮的刘闯,麋缳也吓坏了!她敏锐觉察到,她似乎做错了事情,令刘闯非常不满。

    “孟彦……”

    她喏喏想要开口,可话到嘴边,却不知道如何解释。

    刘闯yīn沉着脸,凝视麋缳半晌,突然道:“立刻给我回屋去,把《女红》抄写五十遍,好好反省。”

    麋缳眼中,泪光闪闪。

    她想要辩解,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大坏人,这件事和麋姐姐无关,你别怪她。”

    吕蓝也被吓坏了……一开始,刘闯帮着她说话,她很开心。可眼见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也出乎吕蓝的意料之外。在她印象里,就算是她老爹吕布,也很少露出这种模样。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她扯了扯刘闯的衣袖,轻声为麋缳开解。

    “你也给我住嘴!”

    刘闯一扭身,探手把吕蓝手里的宝剑夺过来。

    “说不过别人,就要舞刀弄枪,便是你的习惯吗?”

    “我……”

    “你也给我回屋去,把《女红》抄写二十遍。

    缳缳犯了错,我自会处罚她。但是你,也要学会如何做客人,而不是整天拿着刀剑说话,回屋去。”

    吕蓝吓得小脸发白,眼泪一个劲打转。

    “诸葛娘子,甘娘子,你们两个给我盯着她两人,抄录不够,不许吃饭。”

    诸葛玲和甘夫人打了个哆嗦,连忙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