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26章 不如归去

第126章 不如归去

    “那奉孝以为,时机何在?”

    曹操看着郭嘉,眼中带着几分考校之意,脸上带着一抹笑容。

    郭嘉倒是显得非常放松,“我曾与文若谈论此事,主公今奉天子以令诸侯,坐拥二州之地,看似强横,实则四面环敌。虽元常出镇关中,令主公免去西北之忧,然北有袁绍,东有吕布,南有袁术刘表,更有张绣坐拥宛城,乃心腹之患。如此形势下,任何一场战事都不得持续太久。久战,则群起而攻之……所以主公每一战,都需谨慎小心,最好一战竟其全功。

    唯有如此,主公方能高枕无忧,震慑诸侯。”

    一战竟其全功?

    曹操暗地里倒吸一口凉气,而后轻轻点头,“奉孝所言极是。”

    他旋即又道:“可是奉孝还未说,何时可征伐吕布?”

    郭嘉微微一笑,“主公何必心急,待讨伐袁术之后再做计较,时机到来时,嘉自会与主公言。”

    “你这奉孝……”

    曹操忍不住笑着指点郭嘉,便不再去追问。

    在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出曹操对郭嘉的喜爱。

    郭嘉用计,动无遗策。

    而曹操对郭嘉,更是深信不疑。

    事情交给郭嘉之后,他不会再去询问。

    什么时候郭嘉说可以了,曹操就跟着去做,可说是君臣相知的典范。

    既然郭嘉说时机未到,那么曹操干脆就不再去考虑吕布的事情。

    他甚至派人,邀约吕布,共伐袁术。

    不过吕布却以他方经大战,兵马疲惫为借口,拒绝了曹操的邀请……

    历史。在刘闯进入下邳的时候,发生了一次转弯。

    刘备此次突袭下邳,并不存在于史书记载中。如果按照这个走势发展下去,吕布趁机夺取广陵,赶走陈登,也并非没有可能。哪怕曹操会兴兵讨伐,但袁术一定会趁此机会来捣乱。

    可惜,吕布没有征伐广陵。

    历史在拐了一个弯儿之后,重又回到了原来的轨道上。

    曹操强攻蕲阳。张勋不战而逃,桥蕤苦战数日之后,终不敌曹操兵势凶猛,蕲阳告破,桥蕤被杀。

    不过。曹操在攻占蕲阳之后,并未继续推进。

    他命夏侯惇驻守蕲阳,而后班师返回小靶∷盗煊颉备伦羁,全文_字手打矶肌


    刘备眼见吕布收兵,也不敢继续驻守梧县……他很失望,因为曹操没有在这时候助他功法徐州。

    没有曹操的帮助,凭他一人之力,如何抵挡住吕布虎狼之师?

    所以。刘备很快撤出梧县,率部返回相县。不过,在撤兵的同时,刘备又命关羽率部驻守符离。以防止吕布偷袭。五月,夏侯惇撤离蕲阳,返回谯县屯扎,汝南战事随之告一段落。

    +++++++++++++++++++++++++++++++++++++++++++++++++++++++++

    “胖子胖子。快点说,那祝英台最后真的嫁给马文才了吗?”

    下邳王城的花园里。吕蓝拉着刘闯的胳膊,眼泪汪汪的看着刘闯追问。

    凉亭里,还坐着严夫人、貂蝉和曹氏,三人也是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刚哭过一场,也一脸期盼之色。

    “我不管,我不管……祝英台不能嫁给马文才。

    胖子,你要是敢让祝英台嫁给马文才的话,我就,我就,我就砍你。”

    吕蓝一手拉着刘闯的胳膊,一手就去摸腰间宝剑。不过,她这才想起,今天是陪母亲等人游玩,所以也没有佩戴武器。可她却满心不甘,依旧瞪着一双哭肿了的眼睛,瞪着刘闯。

    “铃铛儿,不得无礼。”

    虽然也不满梁山伯的悲惨结局,可严夫人总算是还保持着理智。

    貂蝉上前把吕蓝拉到旁边,把她抱在怀中,用温婉语气问道:“刘公子,那祝英台真不能与梁山伯在一起吗?”

    自从下邳之战结束,吕蓝时常会跑来找刘闯玩耍。

    可这丫头刁钻古怪,时常让刘闯头疼不已。

    于是刘闯就开始和他讲故事,最初只是一些后世流传的小故事,讲完了,也就没了……但吕蓝却听上了瘾,每天都会跑来缠着让刘闯讲故事。在不得已下,刘闯便提前将梁祝的故事拿出来。

    可他却小看了这时代的女性。

    东汉时期,本就是一个娱乐项目不多的时代。

    严夫人她们待在家里,也实在是感到无聊。与偶然间听吕蓝回来说起这故事之后,顿时来了兴趣。

    再后来,她们干脆把刘闯找来王城,让他讲说《梁祝》。

    刘闯微微一笑,清清嗓子道:“山伯忧郁成疾,不久身亡。

    后他葬于九龙墟,据说那是英台出嫁时,必经之路。山伯想在这里,看英台最后一眼,却不知英台听到山伯噩耗,已下定决心,要以身相殉……这一日,终于到了英台出嫁的日子。

    马文才兴致勃勃赶来,志得意满。

    英台被迫上了马车,马文才知道梁山伯就葬在九龙墟,所以故意绕道,想要避开梁山伯的坟墓。

    可无论他怎么绕道,绕来绕去,却还是来到了九龙墟,山伯坟前。

    英台告诉马文才,若不祭奠山伯,只怕难以通行。无奈之下,马文才只能答应……英台走下车,来到山伯坟前。她在山伯坟前痛哭失声,更将一身吉服脱掉,露出里面的一身孝衣。也许是受了英台的感动,刹那间就见风雨雷电大作,狂风卷着斗大的雨点洒落人间,山伯的坟茔突然暴烈,裂开一个通道,英台却笑了……她回首向在狂风中挣扎的马文才看了一眼,而后翩然跃入坟中,那墓随之合拢……

    马文才死了,风停雨霁,彩虹高悬。

    人们看到。在梁山伯的坟茔上,出现两只蝴蝶……他们在彩虹下,阳光里翩翩起舞……人们说,那就是山伯和英台所化……这正是,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呵呵,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到此也就结束。”

    刘闯说的口沫横飞,精彩万分。

    虽然前世他并非是一个口才极好的人。但看过的书却不少。

    东拉一段,西扯两句,竟把这梁祝的故事,说的万分精彩。

    以至于当他停下来的时候,所有人。包括哪些婢女都呆住了,似仍在回味那化蝶时的场景。

    “好,真好!”

    貂蝉忍不住赞了一句,流着泪抚掌称赞。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吕蓝目光凄迷,小脸上还带着泪痕,所在貂蝉怀中喃喃自语。

    严夫人也忍不住抚掌称赞。“孟彦说得好书……如此精彩,令人回味。

    却不想孟彦看上去五大三粗,竟然还有如此细腻的心思。能想到如此好书,实在是让人赞叹。”

    她说着话。目光却向缩在貂蝉怀中的吕蓝看去。

    这刘闯看起来,是真的疼爱铃铛儿。

    也许如二娘所言,名份之说,算不得什么。只要他能宠爱铃铛儿一世。我便心满意足。

    若刘闯知道,他这么一个故事就可以让严夫人下定决心。不知会是什么心情。

    只是拦着吕蓝一脸泪痕,好像小花猫一样的又哭又笑,忍不住笑道:“铃铛这样子,却是可爱。”

    “啊?”

    吕蓝闻听一怔,脸顿时羞红,却有些疑惑。

    她不明白,刘闯为什么会突然赞她。可一旁严夫人和貂蝉曹氏三人,却看出了端倪,忍不住哈哈大笑。一个婢女拿着一面铜镜,凑到吕蓝面前。看着镜中那张小花脸,吕蓝啊的一声惊叫。

    “刘胖子!”

    她恨恨大叫一声,转身便飞奔出凉亭。

    太难看了,太难看了……怎地会变成这副模样?

    刘闯也忍不住笑着摇头,他站起身,与严夫人三人拱手道:“夫人,那我就先告辞了!”

    “孟彦,明天要讲什么故事?”

    “这个……”

    刘闯想了想,“明天,就说一个白蛇传的故事吧。”

    “白蛇传?”

    连一向沉默寡言的曹夫人也生出好奇心,“那又是什么故事?若不比《梁祝》,铃铛儿定不会答应。”

    “这个……到时候便知。”

    刘闯又寒暄两句,便告辞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花园的月亮门外,严夫人突然道:“刘公子文武双全,倒是个好人物!”

    曹氏笑道:“那却要恭喜夫人。”

    &n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bsp;貂蝉却在一旁喃喃自语:“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能做出如此诗句之人,定也是个痴情种。”

    严夫人听罢,连连点头。

    +++++++++++++++++++++++++++++++++++++++++++++++++++++++++++++

    从王城出来之后,刘闯便直奔驿站走去。

    方一走进驿站大门,就看到陈矫和诸葛亮,匆匆迎上来。

    “公子,方才陈宫派人来送信,说温侯准备班师返回。”

    “啊?”

    刘闯一怔,脱口而出道:“如此大好机会,温侯当征伐广陵,何以半途而废?”

    “这个……”

    陈矫叹了口气,露出一抹苦涩之色。

    刘闯心里一咯噔,似乎明白了什么似地,“咱们书房里说话。”

    他吩咐武安国在外面守卫,而后和陈矫、诸葛亮二人走进书房,分主从落座。

    诸葛亮坐在下首,并非是他地位比陈矫低。事实上,他自己也清楚,刘闯对他是何等看重。

    “公台派人传讯,言温侯不欲征伐广陵,有意班师返回。

    矫以为,非是温侯不愿夺取广陵,恐怕是内心之中,实有所顾虑,故而才出此下策。”

    陈矫没有说,吕布是顾虑什么。

    但这并不难猜,至少在刘闯看来。他已经明白了吕布心中的顾虑。

    他在顾虑我!

    刘闯闭上眼睛,半晌后轻叹一声:“温侯勇力无双,三千人击溃张勋数万大军,威名正炽。若此时挥兵东进,取广陵易如反掌。可惜,实在是可惜了……孔明,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诸葛亮道:“哥哥,咱们该回家了!”

    &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nbsp;他轻轻叹了口气,“下邳虽好。终非高密。”

    “季弼,你说呢?”

    “孔明所言,亦矫心中所想。”

    刘闯的心情,突然间变得格外复杂。

    他原以为自己能够做出一些改变,可现在看来。却是他一厢情愿。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他呢喃自语一句,片刻后道:“既然如此,待温侯返回之后,咱们便告辞吧。”

    诸葛亮点点头,表示同意。

    而陈矫则道:“其实公子也不必难过,至少这次来。公子也算收获不小。

    公子想想,陈宫为何突然传来这个消息?恐怕连严夫人她们都还不知道此事,而公子却预先得知。这也说明,在陈宫的眼里。公子还是分量颇重,想必包括温侯,也会更重视公子。”

    “是啊,哥哥也太贪心了。”

    诸葛亮笑道:“哥哥本就是为结盟而来。事实上下邳之战,已经为哥哥增添足够份量。

    更不要说。哥哥还收到陈先生和戴先生。如此收获,哥哥你又何必再心有挂怀?”

    是啊,这次来本就是为结盟而来。

    能够得到陈矫和戴乾之助,已经是意外之喜。

    刘闯笑着摇摇头道:“如此说来,我确是有些得陇望蜀。”

    这是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个时代的成语,哪知道陈矫听了之后,眼睛一亮,闪过一抹异彩。

    得陇望蜀吗?

    看起来,刘公子的志向可是不小!

    只是,不管是他还是诸葛亮,都没有再谈及此事。

    接下来,刘闯便做好了离开的准备。在他得到消息的第三天,吕布回师的消息,也随之传来。

    紧跟着,曹操兵伐蕲阳。

    刘闯身在下邳,却一直留意着汝南局势。

    他时常和陈矫戴乾以及诸葛亮一起讨论曹操的下一步行动。

    在这一场讨论中,刘闯意外发现,诸葛亮的眼界已逐渐打开,竟数次说准了曹操的决断。

    “曹操这次,身边有能人啊。”

    诸葛亮轻声道:“他此次讨伐袁术,只为震慑。

    看起来,他并不打算一次解决袁术,而是想要等待时机。孟彦哥哥,曹操这个谋士,绝不简单。”

    “季弼,此次曹操征伐汝南,谁为谋主?”

    陈矫一蹙眉,想了想道:“曹操年初时,在司空府设军师祭酒一职。

    此次随行之人,据说就是司空军祭酒郭嘉郭奉孝。此人是颍川人,貌似得荀彧推荐,为曹操所重。”

    “郭嘉?”

    刘闯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激灵灵一个寒蝉。

    “孟彦哥哥,你怎么了?”

    “若是曹操所为,皆出自郭嘉之手……

    孔明,回去之后,你要好生求学。同时要替我留意几个人,郭嘉便是其中之一。

    此外,江东周瑜,吴郡陆逊……那陆逊与你年纪相当,却非等闲之辈。这些人,你要一一把他们给我记住。将来若有机会,我要你帮我把他们打败……孔明,你可有这样的雄心壮志?”

    诸葛亮闻听,顿时精神一振。

    说实话,他虽然聪明,但终究是个孩子。

    又不是前世那样,受到各种苦难,自然心智成熟。

    可现在,刘闯给他提出了几个目标人物,也让诸葛亮心生好胜之心。

    郭嘉郭奉孝,周瑜周公瑾……还有陆逊?

    陈矫诧异道:“公子何以知陆逊其人?”

    “当初我转道江东,曾听说过此人名字。

    他年纪好像和孔明相差无几,故而我对他,印象颇深……对了,还有一件事,想要请教季弼。”

    “公子但说无妨。”

    刘闯想了想,沉声道:“季弼可知,鲁肃其人?”

    “鲁肃?”

    陈矫一怔,脱口而出道:“公子说的,可是那下邳东城县的鲁肃鲁子敬吗?”

    东城县?

    刘闯愣了一下。

    他也是突然想起这么一个人物,依稀记得,鲁肃好像是徐州人,后来不知怎地又跑去江东。

    下邳东城县,也就是说,鲁肃离得并不远?

    他连忙点头道:“怎么,季弼也知此人?”

    陈矫道:“鲁肃此人,在淮南颇有名气。据说他出生没多久,父亲就去世了,后来和祖母一同生活。此人家境极好,乃东城豪强,生性豪爽,故而在当地颇有名气。我在东阳时,也听说过此人。

    不过,据我所知,前不久袁术任他为东城长。

    只是不清楚如今他是否还在东城……袁术谋逆造反,鲁肃为人聪明,绝不会再为其人效力。”

    刘闯这才明白,原来这东城县虽隶属下邳所治,但由于地处淮南,故而为袁术所把持。

    他记不清楚,鲁肃究竟是什么时候去的江东。

    不过根据陈矫所说,如果袁术任命他为东城长的话,那么现在这种局势,他很可能已经不在东城。

    该死,我怎么就忘记了此人?

    刘闯不由得有些后悔,但他又不太死心,于是问道:“季弼,可否为我打听一下?”

    陈矫笑道:“这有何难,我这就找人去打探。”

    陈矫起身离去,诸葛亮则好奇看着刘闯。

    “孟彦哥哥,这鲁肃鲁子敬,很厉害吗?”

    “哦?”

    “我看你刚才的样子,似乎是有些后悔……所以我想,这个人应该很有本事。”

    不是很有本事,而是非常有本事!

    那可是江东鼎立的元勋之一……对了,好像诸葛瑾也是鲁肃所举荐,才投效了东吴!也不晓得,那诸葛瑾如今,是否已经归顺孙策呢?

    “孔明,你想你兄长吗?”

    诸葛亮一怔,点点头,又摇摇头。

    他轻声道:“大兄如今音讯全无,也不知是何缘故。

    按道理说,他应该知道叔父已经故去,可是……我不知道。我有时候会想他,但大多数时候,又不甚想念。”

    看样子,诸葛亮和诸葛瑾之间,应该矛盾不小。

    刘闯也不知道,是否该告诉诸葛亮一些消息……但他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就顺其自然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