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27章 北海新气象

第127章 北海新气象

    建安二年五月,吕布回师下邳。

    张辽则没有返回,而是奉命驻守蒲姑陂。

    蒲姑陂,位于睢水河畔,取虑县以东。它就如同是下邳西南面的一道门户,张辽屯兵于此,一方面是为监视符离关羽,另一方面则可以随时侧击相县,从表面上看,极受吕布看重。

    但刘闯和陈宫都知道,张辽被吕布疏远了!

    蒲姑陂虽然位置很重要,但还远远达不到,让张辽屯兵的地步。

    此前蒲姑陂是由宋宪屯驻,而今宋宪立刻,让张辽接手,实际上是吕布对张辽的一种提防。

    或者说,是对刘闯的提防。

    可是,我真没有想过,要夺你的下邳啊!

    刘闯心里不禁感叹,却又无可奈何。

    吕布,果然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叱诧纵横的虓虎,他老了,已经失去了原有的那股锐气和进取。

    “孔明,恐怕咱们在北海,难以久留。”

    是夜,下邳举城欢庆,吕布凯旋而归。

    但刘闯却没有参加,他借口身体不适,没有参加酒宴,而是坐在驿站长廊上,一脸的无奈之色。

    陈矫已前往东城,打听消息。

    诸葛亮则做作刘闯身边,不知该如何劝说。

    只是听了他这句话,诸葛亮不由得一怔,诧异问道:“孟彦哥哥,何以会有如此想法?”

    “如今的吕布,绝非曹操对手。”

    “哥哥的意思是说……”

    “如果吕布战败,接下来便是曹操对付你我的时候。

    所以。这青州不是久居之地。如果我们能帮助吕布抵挡住曹操。说不定还有挽回余地。但如果……”

    刘闯心里面有些嘀咕。

    他也不知道,能否帮助吕布改变命运。

    事实上,吕布能多活一日,刘闯就能够获得更充足的时间。

    一转眼的功夫,建安二年已经快过去一半时间,曹吕之战,恐怕也不会太远了!

    明年就是建安三年,历史上吕布便是在这一年灭亡。

    建安五年。官渡之战。

    而在官渡之战以前,能够重新获得一个安身之所,也是刘闯目前最为迫切和紧要的事情。

    但是,那安身之所,究竟在何处?

    他深吸一口气,捧起酒瓿灌了一口酒,脸上带着几分迷茫之色。“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

    “孟彦哥哥!”

    “嗯?”

    “其实,我有一个想法。”

    “你说……”

    “哥哥所虑者,不过曹操一人。

    可据我所知,曹操亦有所惧者。便是那袁绍。

    哥哥若是以为,吕布难以抵御曹操。何不另想出路?袁绍此人,好大喜功,多谋而无断,但却不可否认,他手握大将军印,确是目前最为可靠的人选。既然青州不好,不如另择北方。”

    北方?

    刘闯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光,一道极为夺目的光。

    他似乎找到了方向,猛然向诸葛亮看去,却让诸葛亮吓了一跳,甚至有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哥哥,莫非我说错了什么?“

    诸葛亮小心翼翼问道。

    刘闯却微微一笑,“孔明,若换做是你,会选北方何地?”

    诸葛亮瞪大眼睛,诧异看着刘闯道:“哥哥,你不会是真想要去北疆吧。”

    “我还没有想好,一切待回转北海之后,再做决断。”

    刹那间,刘闯好像一下子兴奋起来。

    在他的脑海中,已经有了一个可以合适的地方,能够让他安安静静发展。就算官渡之战袁绍败北,可是只要袁绍不死,刘闯就还有机会。依稀记得,袁绍即便是在官渡之战失败之后,仍雄踞河北数年。直到袁绍病死,他对曹操都占居上风。哪怕一次未胜,曹操也鸡蛋颇深。

    整个北方之战结束,近八年时间。

    刘闯的嘴角,突然翘起来,勾出一道奇异的弧线。

    八年……

    他忍不住嘿嘿冷笑。

    八年时间,足以让我成为一方诸侯!

    +++++++++++++++++++++++++++++++++++++++++++++++++++++++++++++++

    计划在刘闯的脑海中不断完善,不过在没有最终成熟之前,他不会告诉任何人。

    同样,这也是考验诸葛亮的一个大好机会。

    虽然刘闯并没有给诸葛亮布置什么功课,但他能看得出来,诸葛亮也在思考,在寻找方向。

    这对十六岁的诸葛亮而言,绝对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他不像刘闯那样熟知历史的发展过程,所以做出来的每一个决断,都要依靠他的大脑进行分析和判断。同样,他需要更为宽广的眼界,需要更加成熟的思想。刘闯不知道,他这样做算不算是拔苗助长,但他相信,如果诸葛亮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他的未来必然更加精彩。

    内心里,刘闯甚至隐隐有些期盼。

    卧龙凤雏?

    哼哼,我相信在十年后,天底下能够知道卧龙的人,一定会远远超过凤雏……

    因为,他是诸葛亮!

    陈矫回来,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鲁肃在月初时,带着“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百余人,已渡江前往江东。

    刘闯心里暗自觉得可惜,但细想一下,又觉得不是什么大事。

    他鲁肃走便走了,我有孔明,胜他十倍!

    陈矫也好,诸葛亮也罢,都可以感受到刘闯情绪上的巨大转变。

    前几日,刘闯还有些低落。

    可是在吕布回来那天之后,刘闯的精神状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孔明。公子这是怎地?”

    陈矫疑惑的询问诸葛亮。

    可诸葛亮。对此也是莫名其妙。

    随后。刘闯和吕布进行了几次密谈,五月中的时候,刘闯率飞熊卫离开下邳。临行时,吕布和陈宫,把他送出十里。

    “温侯,你我如今已成唇亡齿寒的情况,若有困难时,请与我知晓。切不可逞强才是。”

    吕布微微点头,其实心里面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他是回下邳之后,听严夫人等人提起当日的情况,对刘闯不得已而从吕蓝手中拿来印信,强令高顺不得离开下邳的事情,不免感到愧疚。其实,高顺也好,曹性也罢,并未听从刘闯调遣。

    还是靠着他吕布的印信,才顺利调动了兵马。

    此后刘闯按兵不动。更放走张飞等人的举动,也得到了解释。

    这使得吕布感到非常后悔。早知道人家对下邳并无任何窥视,他就应该挥兵东进,夺取广陵。

    不过,也无所谓。

    反正要夺广陵,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吕布信心很足,他相信单凭陈登,根本不可能挡住他的兵锋。

    &nb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sp;所以,在与刘闯结盟之后,吕布便把张辽从蒲姑陂调回了下邳。不是说他意识到了错误,而是因为,他决定履行之前的诺言,让高顺虽刘闯前往北海,为刘闯训练出一支陷阵营来。

    既然是吕布吩咐,高顺自然也就不会反对。

    徐州在短时间内不会发生战事,再者说那北海距离下邳也不算太远,若徐州有事,他随时可以返回。

    只是,高顺一走,陷阵营便需要一个统军将领。

    刘闯向吕布建议:“陷阵乃百战精兵,需有得力之人执掌。

    我知温侯麾下,猛将如云。但是……一头猛虎可以带着一群绵羊打败一头绵羊带领的一群老虎。所以要陷阵营保持战力,必须要有大将统帅。陷阵多以步卒,而温侯更擅长骑战,若弃骑军而统帅陷阵,与君侯并非好事。我以为,君侯可以令张辽统帅陷阵,定能保持战力。”

    本来,吕布想亲率陷阵,可是听了刘闯的劝告之后,也不禁有些意动。

    没错,他擅长骑战,而非步战。

    而且陷阵营的训练也非他所长,若高顺不在,的确是张辽最为合适。

    他既然已经心生愧疚,自然也就不会对张辽再有芥蒂。更不要说,在严夫人貂蝉和曹氏三人的劝说下,吕布已经接受了刘闯为女婿的结果。只是这件事情,非刘闯可以商讨,必须要有长辈出面。

    而刘勇身在交趾,能够代为做主的人,便只有郑玄。

    刘闯,还需要禀报郑玄知晓。

    “孟彦,何苦走忒急,我还想与你多盘桓几日。”

    十里亭外,吕布拉着刘闯的手依依不舍。

    而刘闯则心里道:我再不走,只怕你又要胡思乱想,天晓得会闹出什么事情。

    他的目光越过吕布肩头,落在吕布身后的吕蓝身上。

    似乎已经知道了自己要嫁给刘闯的事情,吕蓝倒是没有反对,甚至在平日里多出了几分女儿家的羞涩和矜持。

    “君侯,你要保重。”

    刘闯没有和吕布再说什么废话,拱手道别。

    他朝吕蓝一摆手,“铃铛,在家里要老实一些,要听话,不要没几日有翘家出走,惹得君侯出兵讨伐我。”

    他这话,顿时引得吕布等人大笑。

    几乎所有人,都已经知道刘闯在不久之后,会成为他们的姑爷。

    吕蓝脸羞红,恶狠狠瞪了刘闯一眼之后,眼睛却突然间红了。

    “刘胖子!”

    当刘闯翻身上马,吕蓝突然大叫一声,引得吕布陈宫等人愕然。

    “铃铛儿,不得无礼。”

    吕布连忙想要阻拦,却被陈宫拉住,向他做出一副不会有事的样子,而后笑呵呵看着吕蓝。

    吕蓝催马来到刘闯身前,跳下马,把缰绳递给刘闯。

    “铃铛,你这是作甚?”

    “红儿跟着我,其实很委屈。

    爹爹是不会让我上战场,可若是不上战场,岂不是委屈了它?送给你。你要好好照顾它。下次我见它的时候。若瘦了半分,我可不依。”

    吕蓝对小赤兔的喜爱,几乎尽人皆知。

    她突然把赤兔送给刘闯,就算是吕布也没有想到,不免露出愕然之色。

    看着那双如同秋水般清澈的眸子,刘闯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吕蓝极为熟悉的憨厚笑容。

    他也不客气,伸手把缰绳接过来。随后与象龙的缰绳系在一起,又从腰间取下一柄短剑,递给吕蓝。

    “铃铛,我没什么礼物送你,这口剑,是我在高密打造的第一口剑,一直带在身边。

    送给你吧!

    下次咱们在见面的时候,我一定再还你一样礼物。”

    “还有白蛇传……我要知道白娘娘到底是怎地结果。

    那个叫法海的僧人真是可恶……不成,你要每天给我写一段来,派人送给我。听到没有。”

    刘闯张了张嘴,看着吕蓝目光中的期盼之色。

    他突然笑道:“好。我每天写来,派人送与你看。”

    吕蓝的脸上,顿时流露出一抹幸福之色。

    她虽然知道刘闯不可能真的每天为她写故事,但是有刘闯这一句话,她已心满意足……

    “还有,你要快点找人过来。”

    吕蓝声如蚊呐,“我才不要落后旦儿,哼,我是姐姐,所以我要比她早才成。”

    她那张粉靥羞红,更烫的连耳朵都红了……

    刘闯在马上伸出手,揉了揉吕蓝的脑袋,“铃铛,记得要乖!”

    他拨转马头,带着飞熊卫离去。

    吕蓝亦步亦趋的跟着,直到刘闯一行人的背影消失在地平线,她才忍不住,哇的哭出声来。

    “铃铛儿别担心,孟彦很快就会派人前来。

    他要是敢失言,爹爹就带着人杀到高密,拿他脑袋与你赔罪。”

    “爹!”

    吕蓝依偎在吕布怀中,眼泪依旧扑簌簌的落下。

    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变成仇……铃铛儿已经长大了,虽说不算圆满,但至少对她来说,会有一个好归宿。

    吕布搂着吕蓝,心里轻轻一声叹息!

    +++++++++++++++++++++++++++++++++++++++++++++++++++++++++++++

    归途,漫漫。

    刘闯等人离开下邳后,晓行夜宿,赶往北海国。

    来的时候,飞熊卫共一百零八人。

    回去的时候,却只有九十六人……下邳一战,飞熊卫共战死十二人。刘闯把他们埋葬在葛峄山下,带着他们的铭牌,返回高密。

    不过,在他的队伍中,又多了三人。

    除了高顺和陈矫之外,还有一个戴乾。

    有了高顺,刘闯自信会练成一支不逊色于陷阵营的精兵。

    而陈矫和戴乾的到来,则可以极大程度的缓解,刘闯目前缺少人手的局面。

    这一趟下邳之行,也算是收获颇丰。

    能够获得吕布这么一个强援,更得到了三个人才……至于高顺,刘闯可从没想过,再让他回去。

    老丈人的墙角不挖白不挖,刘闯已经下定决心,要把高顺留下。

    至于如何留下?

    他还没有一个完整的方案。但是他有一年的时间,就不信留不住一个高顺……

    途经东海郡的时候,刘闯绕郯县而过。

    他大张旗鼓,但是却没有和麋竺照面,更没有任何接触。

    刘闯相信,以麋竺的才干,肯定能够明白他的意思。

    大家心知肚明,不必非要面对面的把话说出来。麋竺站在郯县城头上,一脸的怒色,目送刘闯大摇大摆离去。

    “子仲,不要在意。

    此儿眼下虽张狂,却长久不得。

    用不得太久,必斩他首级,与子仲解恨。”

    在麋竺身后,赫然站着一人,便是简雍。

    麋竺的手微微颤抖,狠狠一拍女墙,而后转身走下城楼。

    此前,他让亲随向刘闯示警……可是刘闯,却一直没有与他联络。

    越是如此,麋竺就越是清楚刘闯的用意。同时对刘闯的信心,也比之从前,增加了许多。

    他如今的身份,实在是太尴尬了。

    妹妹跟着刘闯跑了,兄弟也归顺了刘闯。

    经过分家之后,麋家的实力大跌,已远不如当初那般强盛。

    朐县县令黄革,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尊敬麋竺。这一切,都使得麋竺清楚认识到,他在刘备心目中的地位,正在不断的消减。而曹操虽对麋竺看重,可麋竺却很难再去归附曹操。原因嘛……很简单,有刘闯这么一个存在,刘备也好,曹操也罢,谁又可能真把他当作心腹?

    麋家不是颍川荀氏。

    荀谌可以为袁绍效力,而曹操依旧重视荀彧。

    他只是一个商贾出身的地方豪强,随着他实力的衰减,早晚有一日,会被另外的豪强淘汰。

    当初,麋竺想要麋缳嫁给刘备,就是希望能够通过这个关系,维系麋家地位。

    但现在看来……

    刘闯的情况似乎不差,而且听说麋芳现在也混的极好。

    凭借刘闯的出身,这家伙居然可以出入高门大阀的府邸……这在麋竺看来,无疑是他一直想要奋斗的结果。

    他没有做到,但好像麋芳这家伙,做到了!

    麋竺很清楚,在他的价值完全消失之前,他必须要做出选择。

    他能选择谁?

    似乎除了刘闯之外,没有第二个选择。

    而目前来看,刘闯已经接纳了他,这让麋竺的心里,感到无比开怀……

    他想要按耐住内心的激动,只能装出愤怒之色,言进行掩饰。

    简雍?

    麋竺心中冷笑不已!

    建安二年六月初,刘闯一行人抵达东武县。

    郑仁和史涣率吏员出城迎接,令刘闯终于如释重负般,长出一口气。

    “大兄,公刘,别来无恙。”

    郑仁和史涣连忙行礼,笑呵呵道:“公子客气,我等在这里如同享福,谮似公子在下邳,出生入死。”

    在众人的簇拥下,刘闯来到东武县衙的衙堂上。

    “大兄,子明那边情况如何?”

    郑仁连忙答道:“公子放心,琅琊今年,必可丰收。”

    “哦?”

    郑仁显得有些兴奋,手舞足蹈道:“未曾想这蜀黍,竟如此高产。

    子明前些时候派人来信,还谈及这蜀黍的产量。若风调雨顺,则琅琊一地所产蜀黍,足以供应琅琊、东武和姑幕三县。至于在胶州湾、高密和胶东三地的屯田情况,也极为喜人……”(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