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28章 君恩

    ()本来,刘闯准备直接返回高密。レ思路客レ

    可是在听完了郑仁的报告之后,突然生出去琅琊查看的念头。

    自夺取琅琊县以来,刘闯还没有去巡视过。而他对琅琊的认识,更多也都是源自徐奕和郑仁的报告。

    六月的高粱地,景sè极美。

    当刘闯看到那连片不见边际的青纱帐,脑海中却突然间回响起那首后世的歌曲:大姑娘美大姑娘浪,大姑娘子走进了青纱帐……刘闯脸上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突然对徐奕道:“子明,有一件事你多留意。丰收之后,给我留一些种子,到时候秘密送来,我有其他的用处。”

    徐奕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虽然他不太明白刘闯要这些种子做什么用,可既然吩咐下来,他自然不会拒绝。

    “子明,待秋收之后,来高密吧。”

    刘闯巡视完琅琊,临行前对徐奕道。

    当初他用徐奕,是因为诸葛亮举荐,而且手里也没什么人可用。

    可经过这半年时间,刘闯对徐奕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他或许没什么惊艳之才,但做事很踏实,很稳重。这马上就要入秋,秋收之后,刘闯就要对东莱郡用兵,到时候需要大量的人手。

    屯田之事,已经稳定下来。

    有郑仁全面接手,想来这问题,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刘闯希望能够把把徐奕抽调出来,为明年的事情做好准备。

    徐奕连忙道:“愿从公子差遣。”

    +++++++++++++++++++++++++++++++++++++++++++++++++++++++++++++++++++++++

    建安二年六月中,刘闯回到高密。

    一晃三个月的时间,高密的发展极为迅速。

    胶州湾的移民已经告以段落,薛州从东海郡沿海,迁徙三万余人登陆。

    如此一来。原本荒凉的胶州湾一下子变得格外热闹。

    黔陬、壮武两地不断扩大,三县人口从最初的五六万人,已经激增至十万人口。

    大面积的屯田开荒,也使得胶州湾逐渐展露出不同寻常的生机。刘闯觉得,是时候抽调太史慈回来。

    如此大将,留守胶州湾种地,未免有些可惜。

    有黄珍和后钱在,保胶州湾稳定,没什么太大压力。

    接下来最重要的还是对东莱之战。刘闯已经继续足够的力量。兵马也扩充至三万余人,只待秋收过后,便可以发动攻击。解决了东莱郡,接下来便是北海国。彭璆虽说已经无法对刘闯构成威胁,但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刘闯,也有些厌烦了这个家伙。

    你老老实实做你的北海相,我懒得理你。

    大家相安无事就好,偏偏这个彭璆,却三番五次挑起冲突。

    刘闯离开高密的几个月里,彭璆两次渡过汶水,想要夺取淳于。

    好在刘政坐镇淳于。将彭璆击退。加之管亥几次增兵,彭璆这才老实下来,不敢再轻举妄动。

    可这厮却不肯老实下来,见动手不行。就开始四处造谣。

    他更派人前去安丘和昌安两县,想要收买两县缙绅。四月的时候,安丘缙绅暴动,率数百人想要攻打县衙。幸亏姑幕守将魏越察觉异动。挥兵平叛,将安丘一干缙绅。彻底消灭。

    但这已经变成刘闯的心腹之患。

    当初刘闯不愿意接受两县,是因为不想表现太过强势。

    而今,他已经兵强马壮,是时候占居安丘和长安,唯有这样,才能和淳于形成一个整体……彭璆的举动,如同苍蝇一样恶心着刘闯。如果不把他干掉,刘闯想要安生,恐怕很困难。

    不过这件事,需要禀报郑玄。

    总之,刘闯发现,他手里居然有这么多事情要处理,让他不禁有些头疼。

    但当刘闯回到高密之后,却发现,有一个意外之喜,正等待着他……

    在郑府的客厅里,郑玄笑呵呵的指着刘闯,对旁边一位老者道:“元方,你看这就是子奇之子。”

    那老者大约在五六十岁的模样,相貌清癯,颇有姿容。

    他身着一袭青袍,头戴纶巾。

    “子奇兄若泉下有知,必会万分高兴。”

    刘闯不认识这老者,但是他却认识老者身旁的青年。

    “陈群?”

    刘闯失声唤出那青年的名字。

    “原来,你就是刘孟彦。”

    陈群倒是没有太大变化,不过看上去似乎更加沉稳干练。

    他手指着刘闯,突然忍不住笑道:“我就说那rì看到你的时候,觉得有些眼熟……父亲,你看他眼眉间,与中陵侯可像?去年我曾在淮yīn城外偶遇他,但当时匆忙,却未与孟彦盘桓。”

    去年,刘闯受麋家的雇佣,押送货物前往淮yīn。

    当时在渡过淮水的时候,他看淮水滔滔,便背诵了一手诗词,哪知道被陈群听到,上前盘桓。

    不过那时候的刘闯,是无名小卒。

    而陈群虽有些落魄,却正要前往徐州,出任别驾,也算chūn风得意。

    两个原本没有任何交集的人,在淮水河畔寥寥数语之后,便擦肩而过,再也没有任何联系。

    事实上,就算是刘闯当时也不会想到,有朝一rì他居然会与陈群重逢。

    郑玄闻听,不由得露出好奇之sè。

    “怎地,孟彦还会作诗?我怎么不知道。”

    “呵呵,刘公子平rì里忙于政务,哪有时间……”

    那老者倒不认为刘闯真能做出什么诗来,想必是陈群的客套话。他担心郑玄让刘闯当场赋诗,万一刘闯做不出来的话,说不得会恼羞成怒,甚至会迁怒陈群,反倒麻烦。所以。他连忙起身,为刘闯打圆场。

    郑玄倒是没有再追究下去,指着老者道:“此陈纪陈元方,说起来也是你的长辈。”

    刘闯一怔,诧异道:“可是那著《陈子》之陈先生?”

    陈纪顿时乐了,“没想到孟彦也知拙著?”

    早年间党锢之争,陈纪也受过波及。在被禁锢的时候,他著书万言,号曰《陈子》。在士林中颇有声望。

    陈群,便是陈纪之子。

    “孟彦,元方是受友若之邀,携长文前来助你。

    你而今事务繁忙,长文又有大才。正可助你一臂之力。”

    刘闯正疑惑,陈群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听郑玄这么一说,他顿时恍然。

    心里面也暗自感激荀谌……他这位老丈人,可真的是一心为他考虑,居然把陈群也给拉来了。

    “今得长文之助,我必能轻松许多。”

    陈群微微一笑,并未赘言。

    陈纪道:“对了。方才我听康成公言,你yù造纸重整典籍,可是当真?”

    “啊,确有此事。”

    陈纪脸上露出一抹称赞之sè。扭头对郑玄道:“不愧是子奇之后,虽幼年蒙尘,却不忘学问。此关系千秋大业,我以为孟彦这个事情。做的极好,我亦极为心动。这样吧。若康成公不弃,我也参与其中。如果人手不足的话,我便写信回去,再找几位老友过来,也能助一臂之力。

    说实话,我之前本yù带长文前往徐州,友若来信的时候,我还有些不太情愿。

    孟彦虽是子奇之后,毕竟幼年遭难,我担心子奇此后门风断绝。今rì一看,我是为子奇欣慰。”

    他要去编书?

    刘闯闻听,顿时松了口气。

    他刚才也在想,该如何安排这位老先生。

    陈纪的名声和身份摆在那里,刘闯总不成怠慢。可他又不愿意有这么个老先生天天对他指手画脚。

    既然他愿意去编书,正好可以省去一桩麻烦。

    刘闯心中万分高兴,但嘴上还是客套一番。

    “老大人,何以要去徐州避难?”

    众人坐下之后,刘闯忍不住问道:“豫州据我所知,似乎并无战事,为何要前往徐州?”

    “哦,此事说来,也算不得秘密。

    自曹司空迎奉天子,迁都许都以后,豫州除了汝南发生过一些战事之外,基本上还算平静。

    不过,张绣占据南阳,对颍川虎视眈眈。

    我很担心,张绣若突然用兵的话,颍川必然会蒙难……所以我才想要带长文去广陵。不过现在看来,这徐州似乎也不是什么避难之所。孟彦此次去下邳与吕布联手,此乃军政,非我所愿涉入。只是孟彦在下邳痛击陈汉瑜,可是得罪了不少人。那陈汉瑜在颍川,也有些名望。”

    刘闯闻听,微微一笑。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我素来仰慕陈珪,可是他却憋着心思想要害我,我又怎能束手待毙?”

    陈纪笑道:“孟彦不必解释,我并无责怪你的意思。

    但陈珪毕竟是名士,交友颇广……你要小心,他今在刘备身边,少不得要找你麻烦。人言可畏!若非我来北海,恐怕也不知孟彦为人如何……所以,我觉得你还是应该有些对策才是。”

    人言可畏……

    刘闯心里一沉,轻轻点头。

    这可是一个极其重视名声的时代,他虽然是刘陶之子,但刘陶毕竟已经死了,不可能一直守护他。这个身份,早晚会失去作用。人走茶凉的道理,刘闯当然清楚。这一点,从颍川方面一直没有发力,对他形成有效呼应的情况来看,就可以看出端倪。

    或许那些人是顾虑曹cāo势大,或许他们有别的考虑。

    但刘闯身世明朗之后,颍川世族却多保持沉默。

    虽然有伏完杨彪等人为他争取来了大汉皇叔的名号,可那更多是一种利用的关系。真正应该给与刘闯支持的颍川乡党,反而一直保持了沉默。若不是荀谌,恐怕陈纪未必会前来北海。

    原因?

    恐怕也是因为刘闯无名所致。

    陈珪毕竟是名士,他自有他的圈子。

    到时候这些人极尽诋毁之事,刘闯恐怕是百口难辩。

    所以,一定要发出自己的声音才好……陈纪说的不错。单靠着父荫,恐怕是难以长久。

    “还请老大人指点。”

    “指点倒不敢说,不过孟彦你造纸编书,乃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事,何以到现在都遮遮掩掩?这种事,没什么好遮掩,相反你应该大张旗鼓才对。参与的人越多,造成的声势就越大。

    孟彦。我以为你应该设法广招天下读书人,来参与这场盛事!

    另外,还有一件事,我认为你做的不好……不,不是不好。是极差。”

    “啊?”

    刘闯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连忙躬身道:“请老大人指正。”

    “这件事,也是长文在路上与我提及,还是由长文来说吧。”

    陈纪对刘闯的态度非常满意。

    不过,他还是把机会让给了陈群。

    他现在一门心思想的是造纸编书的事情,对于那些yīn谋算计,并无兴趣。倒是陈群。以后要在刘闯手下讨生活。所以让陈群露露脸,对他rì后的发展也有好处,陈纪有怎能放过机会?

    刘闯向陈群看去,却见陈群一笑。轻声道:“公子得天子赏赐,已有些时rì了吧。”

    “是!”

    “可是公子你可曾向天子上疏谢恩?”

    “这个……”

    陈群笑道:“我知道公子你现在忙于军政,可是再忙,礼不可废。

    天子认你为皇叔。封你为灌亭侯,也是天子对公子你的殷切期望。公子你虽为中陵侯之后。但要知道,没有天子隆恩,你如今想要坐稳北海,恐怕也非常困难。所以,你应当向天子谢恩,并呈上贡礼。天子恩义越重,与公子好处越大……要知道,这江山还是汉室江山。”

    陈群这一席话,郑玄陈纪连连点头,表示赞赏。

    而刘闯则激灵灵一个寒蝉,他发现,他竟然犯下了一个如此巨大的错误。

    承后世观念,刘闯潜意识里,已经把建安视为三国,对天子刘协,或多或少有一些轻视。

    可他却忽视了一个问题,这还是汉室江山。

    天下人依旧是共尊汉室,而天子就是汉室的代表。

    君不见各路诸侯打得你死我活,根本不把天子放在眼里。可是袁术一造反,就连袁绍也急急忙忙要和袁术划清关系……奉天子以令诸侯也罢,扯虎皮拉大旗也好,刘闯发现,他并没有真正把大汉皇叔这样一个旗帜用好。反倒是刘备,把他那中山靖王之后的身份,用的是出神入化。

    “长文,如今可还有补救之法?”

    刘闯对陈群的重视程度,顿时提升数倍。

    陈群微微一笑,“自然有补救之法……公子即刻奏疏一封,上奏天子。

    你就把这些rì子来在这里的发展与天子言明,还有你要造纸编书的事情,一并写入奏疏……

    这是态度,公子有这样一个态度便好,相信天子,也会非常高兴。”

    刘闯听罢连连点头。

    不得不说,陈群的到来让他避免了一个巨大的错误。

    如果他一直不肯给天子奏疏,如果他一直不愿意与天子主动联系,时间久了的话,只怕会让天子心生隔阂。我都认你为叔了,你却连个音讯都没有?这时间久了,刘协还会对刘闯寄予希望吗?恐怕到时候,他非但不会寄希望于刘闯的身上,更会认为刘闯无感恩之心,绝非忠臣。

    那样的话,可就麻烦了……

    刘闯想到这里,竟出了一身冷汗。

    他已经感受到皇叔这个身份给他带来的好处,可如果没有这个身份,他必然会增添许多困难。

    “长文所言极是,确是我有些疏忽。”

    他想了想,沉声道:“不如就请长文撰文,为我写一封奏疏,而后由我抄录即可。”

    陈群闻听一怔,旋即爽快答应。

    陈纪父子知道,刘闯前来拜会郑玄,必有事情要商议。

    所以和刘闯寒暄几句之后,陈纪就借口疲乏,让陈群搀扶着他离去。

    “长文,你以为这刘孟彦如何?”

    出客厅后,陈纪突然开口询问。

    陈群想了想,“此人能够纳谏,能够知错就改,心胸和气度不俗。

    而且,他颇有野心,从他造纸编书一事来看,显然是要求万世之名……只是rì后会有何前途,我尚且看不清楚。不过既然来了,我倒是对他颇有兴趣,不如就留下来,观察一下。”

    “嗯,既然你已有打算,那我就不再劝说。

    我是决定留下来,不为刘闯,只为那造纸编书一事……如果你发现此人不可以辅佐,便不必顾虑我的事情,只管离开就是。有康成公在,他也不可能难为我,切不可因我而耽搁前程。”

    每一个父亲,都会为孩子的前程而cāo心。

    陈群微微一笑,“父亲放心,孩儿晓得轻重。”

    +++++++++++++++++++++++++++++++++++++++++++++++++++++++++++++++++++

    郑玄带着刘闯来到书房,露出疲惫之态。

    他侧卧榻椅上,对刘闯道:“元方携子前来,是受友若之邀。

    不过,我看得出,陈群并未对你彻底归心。似他这年纪,正心高气傲,所以难免会有些骄横。加上你年纪太小,虽勇力过人,且又是皇叔的身份,但想要压住他,并非是什么难事。

    所以,你还要谨慎,切不可因为而今的成就,就沾沾自喜。”

    看着郑玄那疲惫的面庞,刘闯不由得心里感动,上前在榻椅旁跪下,轻轻为郑玄敲腿。

    他虽非刘闯的父亲,但看得出来,他是真心关心刘闯,也是真心在为刘闯的未来,进行谋划。

    “你在下邳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

    陈汉瑜这个人,功利心太强,恐不得好死。加之他一直怀着投机取巧的心思……我看他也未必是真心要辅佐刘备。不过元方说的不错,你今年少,更需扬名。我本想把造纸编书一事慢慢进行,现在想来,却是有些欠思考。嗯,这件事你要大力宣扬,让天下人都知道,你刘孟彦的胸怀。”

    刘闯点头道:“闯明白。”

    郑玄长出一口气,闭上眼睛。

    片刻后,他突然问道:“你此去下邳,以为那吕布可依持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