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34章 情敌(二)

第134章 情敌(二)

    ()丝竹声起,歌舞翩翩。◎文學館Ww.XgUAN.O◎

    袁谭找来的歌舞伎,自然不是那民间乐坊中的舞姬可比,大都美貌无比,身姿婀娜。

    只是,刘闯是个俗人!

    前世他就看不太懂这种扭来扭去的舞蹈有什么好看,甚至还比不上歌厅里的脱衣舞娘更吸引人。但是看荀谌等人看得津津有味,就算是看不明白,他也必须要忍着,做出欣赏姿态。

    而袁尚,更无心欣赏歌舞,怒视刘闯,一言不发。

    今天本想削刘闯的脸,却不想被刘闯连挖苦带讽刺,以至于颜面无存。

    他一双眼睛里好像要喷出火一样,但是刘闯却恍若未觉,坐在那里根本不看袁尚一眼。

    这更让自小在无数人吹捧中长大的袁尚,感到脸面无光,对刘闯又多了几分莫名的仇视……

    也许会有人奇怪,袁尚为何会对刘闯怨恨?

    这件事,说来还要追溯到刘闯的老丈母娘,陈夫人身上。

    陈夫人一直希望女儿荀旦可以加入豪门……虽然荀氏也是豪门,但比之袁氏,终究只能算作清流,而非实权派家族。陈氏、荀氏再加上袁氏,三家联合起来,必然可以壮大声势。

    事实上,不仅陈夫人这么想,就算是袁绍,也有这方面的心思。

    本来,袁尚的母亲刘夫人和陈夫人私下里已经沟通的不差,却不想突然钻出来一个刘闯,让这门几乎快要成功的婚事,一下子鸡飞蛋打。荀谌坚持要完成当年和刘陶说好的婚约,这是一个信誉的问题。而刘闯,随着时间的推移,也rì益壮大,似乎越发令荀谌感到满意。

    陈夫人嘴上说不过问。可心里面始终对刘闯不满意。

    特别是当她听说,刘闯在高密一刀断树,吓得荀旦数rì不寐之后,对刘闯就更加不满……

    我女儿嫁给你。是给你面子。

    你外面勾三搭四也就罢了,回到家居然还帮着外人欺负我闺女?

    这种事,在陈夫人看来,绝对是叔叔能忍。婶子不能忍……同时,她也更坚定了之前对刘闯的看法:这家伙是个好sè如命,且极为蛮横的莽夫。如果女儿嫁给刘闯,岂不是要被他欺辱?

    但是荀谌却不这么认为。

    相反。他觉得三纲五常,女人家就应该听从夫家安排。

    荀旦从小太受宠爱,以至于忘记了女儿家的本份。虽说此时还没有七出之说。但女人善妒。本就是一桩过错。而且女儿回家之后,似乎懂事不少。这也让荀谌觉得,刘闯教训得好!

    荀谌有这样的想法,陈夫人自然不能在明面上拒绝。

    但是她还是觉得,荀旦若嫁给刘闯,实在是令家门蒙羞,故而偷偷写信给刘夫人。

    刘夫人呢?

    一直希望袁尚和荀旦成亲。

    这样一来。袁尚就可以得到荀谌的支持,将来在立嫡之争当中,可以分化颍川士族的影响力。

    所以,刘夫人就拜托审配和逢纪出面向袁绍劝说,让袁尚前来临淄。

    袁尚对荀旦,倒是没什么感觉。

    不过他明白这关乎他未来立嫡的可能,自然兴致勃勃赶来。表面上说是要助袁谭一臂之力,实则是想要趁此机会,和荀旦多接触一下。哪知道荀谌听说袁尚过来,二话不说,便借口身体不适,带着女儿去巨定泽休养,让袁尚扑了个空。若非刘闯过来,恐怕荀谌也不会返回。

    袁尚心里自然不高兴,只是他不敢对荀谌表达不满,便只能把这怒火,转移到刘闯的身上。

    在他看来,刘闯自幼失怙,必然才学不足。

    为此,他专门找来刘陶的一些奏疏文章,想要羞辱刘闯一下。

    可谁想到,郑玄似乎早就预料到刘闯将来可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从去年刘闯进入高密之后,他便开始让刘闯背诵刘陶的文章,甚至一字一句的进行讲解。如果按照郑玄的规矩,刘闯应该先去读蒙学,而后学习儒家经典,再去研读刘陶的文章……可是,他却直接让刘闯学习刘陶的文章,为得就是不让刘闯在别人面前漏了怯,有辱刘陶门风,沦为别人笑柄。

    事实上,郑玄的这番心思,的确是先见之明。

    袁尚没想到刘闯居然学以致用,还把他连挖苦带讽刺的一顿教训。

    我是从小没读过什么书,但是我却将我父亲的意志继承下来;而你这位三公子,至今又有何成就?你袁家的门风,可曾继承下来?你父亲的理想,你可曾为他实现半分?似乎没有!

    袁尚心高气傲,如何能受得这种羞辱。

    他看着刘闯咬牙切齿,突然冲身后壮汉使了一个眼sè。

    “大兄,歌舞有甚可看。

    大兄不rì将要用兵,今rì酒宴,当论武事才对……我在邺城就听人说,刘公子勇力过人,有飞熊之称,更连败虓虎,声名远扬。说来也巧,我此来之前,也得一猛士,在辽东号大猿王,天生神力,善使一对铁锤,有万夫不挡之勇。今rì难得刘公子也在,何不让他二人比试一番?

    正好,大兄用兵,也要调兵遣将。

    输了的人,就留在临淄,胜者前去迎敌,刘公子你看如何?”

    袁谭闻听,眉头一蹙,便要何止袁尚。

    这显甫也太张狂,刘闯是我请来的客人,你这样三番五次挑衅,却让我脸面摆放在何处?

    他刚要开口,却听刘闯幽幽道:“不知要如何比试?”

    那大猿王抢身而出,大声道:“大丈夫建功立业,凭的是一刀一枪的真功夫。

    似那女人般的游戏,就莫再拿出来献丑……刘闯,听说你勇力无双,咱们便比试一下兵器,如何?”

    “大胆!”

    袁谭这下子是真怒了!

    显甫张狂,也就罢了……他仗着父亲的宠爱嚣张也非一rì,我忍就忍了。你一个鄙夫。也敢在这里咆哮公堂,莫非真以为我袁谭不敢杀人?

    更何况,袁谭看到荀谌面沉似水。

    他心里暗自发笑:显甫,你这可是弄巧成拙。

    你一心想着要刘闯出丑。却不想这刘闯是荀谌认定的女婿。

    你一而再打刘闯的脸,说句不动听的话,你实际上是在打荀谌的脸……他又怎可能对你心生好感?

    袁谭知道,这个时候。他必须要站出来说话。

    哪知他话音未落,却见刘闯长身而起。

    “大公子,这厮倒也没有说错,大丈夫建功立业。正该靠真功夫才是。

    某家自下邳与张飞一战之后,已就未动手。这筋骨正觉发痒,这厮要比试。却正合了某家心意。

    只是……”

    刘闯嘿嘿笑道:“这刀枪无眼。万一有个闪失,可就不好。”

    “孟彦!”

    荀谌一听刘闯这话,也是大吃一惊。

    看这大猿王的模样,就知道这厮是个勇力过人的家伙。虽说传言刘闯曾战胜吕布,可毕竟未亲眼看过,荀谌自然会感到担心。

    刘闯微微一笑,“老大人。闯素以诚心待人。

    家父虽未教诲过我许多,但叔父曾多次说过,家父生前曾言: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今三公子咄咄相逼,我若是一退再退,岂不是令有辱先父之名?既然三公子划下道来,那我接下就是。嘿嘿,自我出世以来,杀人无数,便再杀一个废物,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刘闯,杀心已动!

    荀谌暗叫不好,而袁谭和辛评相视一眼,忍不住心中大乐。

    “来人,取我盘龙八音椎!”

    周仓虽未跟随,但飞熊卫还是有几名扈从随刘闯入城。

    刘闯话音落下,那大猿王脸sè一变,青幽幽面皮上,也露出一抹骇人杀机。

    袁尚眼睛不由得一眯,心中冷笑道:眭元进勇力无双,就算是文丑和颜良也对他颇为赞赏。

    本来我只是想教训你,既然你要送死,那就休怪我不客气。

    “刘公子此言差矣,某并非相逼,只是仰慕刘公子勇力……算了,既然刘公子说得这话,还是不要比试了。万一伤了刘公子,我可吃罪不起。元进,你忒无礼,还不向刘公子赔罪。”

    他这话,乍听好像是道歉,可实际上,却是把刘闯往死里逼。

    刘闯冷笑一声,“三公子,谁伤了谁,还再两说。”

    大猿王?

    我没听说过。

    前世倒是有一只流浪的蛤蟆,名气不小。

    但是在三国,我只知道吕布关张赵马黄,什么袁进,老子不知道!

    说话间,张牛儿三人,扛着那沉甸甸盘龙八音椎已经来到大厅外。

    刘闯大步走出去,从三人肩膀上抬手将盘龙八音椎取下,在手里打了个转,蓬的一声往地上一戳。

    椎头捣地,发出蓬的一声闷响。

    便是袁谭袁尚等人心里,也不禁一沉,表情各有不同。

    袁谭知道刘闯武力过人,但究竟是怎么一个武力过人,他是真不太清楚。

    如今只从那杆八音椎来看,刘闯的臂力,恐怕就非等闲人可以相比。袁谭心里快乐的想要唱歌,没想到刘闯竟是如此猛将,若真个得他相助,恐怕不会比父亲身边的颜良文丑稍弱。

    而袁尚,则心里发苦。

    大猿王本名眭元进,因相貌奇特,双手过膝,故而得大猿王之名。

    他眼见刘闯取来兵器,也不禁心里一怔。

    但旋即,他冷笑一声,“刘公子执意如此,我怎好推脱。

    不过刀枪无眼,若真伤了刘公子,还请刘公子恕罪。”

    刘闯微微一笑,“待会儿我若失手杀了你,一定会为你多少几张冥纸,到时候也请你原谅。”

    “取我锤来。”

    刘闯那略带讥讽的话语,让眭元进勃然大怒。

    荀谌一脸担忧之sè,来到刘闯身旁轻声道:“孟彦,我观此人颇有勇力,你切不可逞强。”

    “老大人放心,便他强横,难道能强得过吕布不成?”

    在这个时代。吕布就是一根标杆。

    演义中刘关张三人联手战吕布,故而名扬天下。

    刘闯自进入炼神之境以后,从未有过片刻怠慢。鹰蛇同舞之术,也已经达成。只差一步便可以突破龙蛇变的境界。当然,这也和他在进入鹰蛇同舞的境界之后,不断与高手过招有关。

    他身边就有许褚、太史慈这样的猛将,下邳又与张飞苦战。更是收获颇大。

    也许,也许这大猿王是一员猛将,可是在刘闯看来,想要和张飞相争。这大猿王还差了一筹。

    这时候,有小校取来眭元进双锤。

    看那硕大的锤头,荀谌不由得心中一颤。便想要开口劝说刘闯。

    “老大人。事到如今,我已无路可退。

    便担上一个莽夫之名又算得什么?相信我,我不会有事……待我杀了此人,说不得袁公会更加放心。”

    荀谌一怔,眸光中闪过一抹惊喜之sè。

    不知为什么,吊在嗓子眼的心,突然放回肚子里。

    刘闯今rì所为。并不是一时冲动……这样好,这样很好!我正担心,他会一时冲动而坏了大事。

    想到这里,荀谌也就不再担心,退回庭上。

    而袁谭等人则纷纷走出来,站在台阶上观看。

    “友若,你还是劝劝孟彦吧。”

    荀谌看了辛评一眼,虽然心里对辛评把刘闯扯进这个漩涡里的举动非常不满,但他也能看得出来,辛评的确是担心刘闯。不管怎么说,大家的根都是在颍川,亲不亲,故乡人……更不要说辛评和刘陶也有交情。想到这里,荀谌眼珠子一转,陡然道:“仲治,咱们打个赌如何?”

    “这时候,你还有心情打赌?”辛评忍不住骂了一句,却又忍不住问道:“你说说,打什么赌?”

    “我赌孟彦必胜。”

    “我……”

    辛评心中大怒:这老儿好没羞,我也想赌孟彦胜啊!

    可被荀谌逼到这份上,辛评也不可能再去押刘闯胜,就好像他是拍荀谌马屁一样。

    “好,那我就赌眭元进赢。”

    “如此,我也赌孟彦胜……这样吧,此前许攸先生赠我一匹‘沙里飞’,有道是宝马赠英雄,谁若是胜了,那匹沙里飞就赠与谁。”

    沙里飞是什么马?

    刘闯不是特别清楚……

    但他相信,袁谭能拿出来当赌注的马匹,绝对不会太差。

    袁谭说完这话,便朝袁尚看去。

    袁尚脸sè不由得一沉,咬着牙道:“兄长既然不吝沙里飞,那我又何惜燎原火……我就用燎原火做赌,谁胜了,就可独得两马。嘿嘿,元进,这两匹马,可都是宝马良驹,不逊sè吕布的赤兔嘶风兽。”

    他这一回,算是和袁谭杠上了。

    刘闯闻听,不由得哈哈大笑:“既然如此,那我就多谢两位公子厚赐。”

    “狂妄!”

    眭元进勃然大怒,一声怒吼,一柄锤藏于身后,另一只手则轮锤便点向刘闯。

    他那柄锤,重约八十斤,锤头一探,呼呼刮风。

    荀谌脸sè一变,顿时露出紧张之sè。

    虽然刘闯刚才说的是信心十足,可这毕竟是刀枪无眼,万一刘闯伤到了,他又怎对得起刘陶?

    荀谌提心吊胆,辛评和袁谭则紧张无比。

    刘闯冷笑一声,单手在大杆上一拍,就见八音椎嗡的一下子从地面拔起,椎挂风声,八音齐鸣,嗡的直刺而出,八音椎随大杆轻颤,竟幻出三个锤头来,看得袁谭忍不住大叫一声:“好椎!”

    铛!

    一声巨响,震得台阶上众人耳根嗡鸣。

    眭元进侧身抢步,单锤轰在椎头上,把八音椎荡开。

    不过,便是这一椎交击,眭元进心中大骇。

    因为刘闯这看似混若无力的一椎,震得他手臂发麻。他连忙错步扭身,另一柄锤嗡的朝着刘闯砸下来。却见刘闯双手一合yīn阳把,脚下连退三步,口中一声轻喝,椎头再次撩起,铛的就撞在大锤之上。椎锤交击,再次发出巨响。眭元进势在必得的一椎,被刘闯轻而易举破开,那巨大的后劲,更震得眭元进脸sè发红,脚下噔噔噔退了数步,方才站稳了身形。

    “大猿王?”

    刘闯冷笑一声,“如此本领,也敢号称与虓虎比肩吗?”

    他说着话,垫步上前,八音椎在手中划出一道奇诡弧线,“你接得下我三椎,今rì就是我输!”

    说话间,盘龙八音椎夹带着一股锐风,八音齐鸣。

    劲风从八音殳首的孔洞里穿梭,犹如鬼哭狼嚎一般,别说台阶上观战众人感到心惊,就连站得比较远,在一旁看热闹的小校,也脸sè大变。

    “霸王一字摔枪式!”

    八音椎夹带着滚滚雷音,呼啸落下。

    眭元进脸sè大变,双锤并举,一个霸王举鼎,口中大喝一声:“开!”

    铛!

    如雷巨响,回荡在府衙上空。

    府衙门口的战马,希聿聿嘶鸣不已,仿佛被那巨响声骇住。

    “住手,住手!”

    眭元进一椎解下,忍不住嗓子发甜,一口鲜血就喷出来。

    台阶上袁尚见此情形,连忙大声叫喊。

    可刘闯哪里会理睬他的声音,“霸王连环摔枪式。”

    盘龙八音椎被荡开,在空中划出一道诡异弧线,嗡的一声再次落下。

    那眭元进被方才一椎砸的已经双臂发麻,眼见刘闯大椎落下,他无处可躲,于是咬着牙,举锤再次封挡。不过这一次,他可就没有先前的好运气,就听铛的巨响声再次传来,眭元进惨叫一声,血光崩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