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42章 自相残杀

第142章 自相残杀

    是夜,原山脚下,齐长城外。

    数万泰山贼在早已废弃的齐长城外扎下营寨。营寨里灯火通明,但守卫并不算特别严密。早已经筋疲力尽的‘泰山贼’,在用过晚饭之后,便纷纷钻进帐篷里,一个个倒头便酣然入睡。

    也难怪,从于陵一路逃下来,‘泰山贼’们惶恐不安。

    身后是‘数万’大军,随时可能掩杀过来,而归途已经被断下,想要退回泰山郡,便只有原山一条路。

    这也使得所有人惊慌失措。

    倒不是刘闯名声有多么响亮,而是郭祖和田恭已经乱了分寸,更使得部曲们,也随之慌乱。

    来到原山,只要穿过去,就是泰山郡。

    ‘泰山贼’们如释重负,总算是松了口气。

    不仅是‘泰山贼’松了气,就连郭祖和田恭两人,也都放下心,坐在大帐中吃酒。

    连日撤退,两人都感到非常辛苦。

    如今总算是稳定下来,也使得他们悬在嗓子眼的心,一下子落回肚子里,优哉游哉,看上去好生轻松。

    天色,越来越晚。

    郭祖和田恭,仍在推杯换盏。

    “长侯,明日一早,你先行率部通过原山,我押运辎重,随后跟上。”

    田恭一听,连忙反对:“宗元,这怎生使得?还是我来断后,你率前军先行,如此也好通禀泰山郡兵马。”

    别看郭祖说的是极为真诚,可田恭又怎可能真个相信,郭祖会愿意押阵?

    他这次随郭祖逃往泰山郡,以后便再也没有靠山。如果得罪郭祖,恐怕会遭受很多刁难。田恭并不愚蠢,他深知进入泰山郡以后,他再想和郭祖平起平坐,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

    毕竟,郭祖可是泰山郡老人。

    而他这已走。田楷必败……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他田恭就必须要摆正心态,把这位子放低。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田恭倒想得开!所以在言语间,对郭祖也表现出足够尊敬。

    郭祖微微一笑,便不再开口。

    他也非常满意田恭的态度。在他看来,田恭这个样子,才算最为正确。

    “既然如此,那就拜托长侯。”

    “哪里哪里,以后还请宗元,能够多多关照。”

    两人虚情假意的说着话。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亥时。

    忽然间,一阵隆隆战鼓声响起,郭祖和田恭一怔,相视一眼之后,郭祖道:“谁在夜半擂鼓?”

    他刚要迈步走出去,就见一名小校闯入中军大帐。

    “启禀将军,大事不好。

    周围出现大批袁军。已经将我等包围,请将军从速定夺。”

    “什么?”

    郭祖顿时吓了一跳,站起来厉声喝道:“那怎么可能!”

    他和田恭几乎是并肩冲出大帐,却见整个营地,已经乱成一锅粥。

    长城上,原山里,火把连成一片,如同夜晚的羽虫一样。晃动摇曳,同时伴随着战鼓声轰鸣。

    “不好,定有袁军在此伏击。”

    郭祖脸色大变,连忙喊喝道:“来人,给我抬枪备马。”

    就在这时,后营方向突然火光冲天,喊杀声四起。

    有军卒来报:“袁军三队骑军冲入营中。纵火烧了辎重车辆之后,正向中军扑来。”

    田恭闻听,连忙大声道:“宗元,你速速带兵撤离。我来断后。”

    郭祖连忙答应,心中更感到万分恐惧。这一支袁军,就从从何而来?为什么斥候从头到尾,都没有觉察?可是那漫山遍野的火把,足以证明袁军的数量之多,未必会逊色于己方。

    “传令三军,迅速入山,无比在袁军抵达之前,通过原山小径。”

    郭祖慌乱中,发出一道号令。

    ‘泰山贼’立刻朝着原山冲去,郭祖翻身跨坐马背之上,向四周看了看,突然问道:“长侯何在?”

    “田将军方才带着人,已经赶回本部。”

    郭祖眼睛一转,突然大叫一声:“不好……”

    田恭刚才说的好听,要为他断后退敌。趁着他下命令的功夫,恐怕这家伙已经带着本部人马,冲进原山小径。想到这里,郭祖哪里还敢停留,连忙带着人,便向原山小径方向赶去。

    未等他行出中军大营,忽听身后传来一阵哭喊声和惨叫声。

    “不好了,袁军杀来了!”

    郭祖连忙勒马回身看去,却见三队骑军如同劈波斩浪一般,从后军杀出,正直奔中军而来。火光中,一员大将黑盔黑甲,胯下象龙马,掌中盘龙八音椎。他一马当先,八音椎发出如果鬼哭狼嚎般的历啸声,所过之处,虽有一些贼将上前阻拦,却无一人能够拦下那个人。

    “颍川刘闯在此,郭祖还不拿命来!”

    刘闯?

    郭祖闻听,激灵灵打了个寒蝉,二话不说,拨马就走。

    怎地这家伙会在这里出现,不是说他在般阳吗?郭祖心里越想,就越感到恐惧,越感到慌乱。他甚至没有去看那三队骑军究竟有多少人,带着人就走。而那三队骑军,冲进泰山贼大营之后,便四处纵火。许多人身上都带着火油罐子,把火油灌摔碎之后,火油流淌一地,火把随后一扔,顿时烈焰熊熊。整个泰山贼大营,在瞬间变成一片火海,泰山贼四处逃窜。

    郭祖带着人,拼命向前跑。

    可身后马蹄声越来越近,他偷眼向后看去,就见象龙马已经越来越近……

    “拦住他!”

    郭祖勒马,提枪做势要回身与那刘闯交手。身边数十名扈从连忙跟着他调转马头,不等郭祖冲出去,扈从们已经纵马将刘闯拦住。那马上的大将,正是刘闯。眼见二十多名贼将拦住去路,他非但不惧,反而大吼一声,八音椎抡起来蓬的将一员贼将砸落马下,趁着贼将还没有围拢过来,他从腰间兜囊里取出三支小枪。振臂连掷,接连将三名贼将击杀在身前。

    “郭祖,即敢前来犯我城池,就与我死吧。”

    八音椎轮开,伴随着刘闯一声霹雳般的巨吼声响起了,象龙马希聿聿长嘶,便冲贼将中杀出一条血路。不过此时。郭祖已经逃入前军。刘闯见此情况,也不追赶,回身提椎,复又杀入乱军之中。

    这一场夜袭,足足持续了一个多时辰。

    袁军来得快,去得也快。等泰山贼稳住阵脚之后,袁军已经不见踪影。

    “宗元,我们上当了!”

    田恭带着一队人马,来到狼狈不堪的郭祖面前,气急败坏道:“袁军数量,根本就不多。

    我方才命人上山打探,发现许多树上点着火把。却不见一个袁军。包括那长城城墙上,也是如此……方才只是一小队袁军偷袭,咱们上当了。”

    可是郭祖,却没有给他任何好脸色。

    他怒视着田恭,半晌后咬牙切齿道:“长侯,你跑得可真快。”

    “宗元,你这话什么意思?”

    田恭脸一红,旋即大声喝道:“我方才发现情况不对。所以带人过去查看,宗元说着话,莫非是说我临阵而逃?”

    “你是不是临阵而逃,心里清楚。”

    郭祖也是气得暴跳如雷,手指着田恭破口大骂:“若非你带人败走,我中军又怎可能会这么快败退下来?长侯,亏你还是名将。竟如此胆小。区区袁军偷袭,就让你吓得抱头鼠窜。”

    两个人,顿时翻了脸。

    田恭被说的羞怒不已,也不顾什么寄人篱下。轮刀便向郭祖砍来。

    那郭祖也憋了一口怒气,跃马拧枪,便和田恭战在一处。这两人一动手,身边的部曲又岂能袖手旁观。于是乎,兵对兵,将对将,便打在一处。而且是越打越激烈,待田恭和郭祖二人清醒一些之后,局势已经无法控制。郭祖见此情况,索性不再去考虑后果,和田恭马打盘旋,杀得难解难分。

    反正这一战,总要有一个替罪羊。

    郭祖可不想做那替罪羊,而田恭不想因为这件事,被吕虔所误会。

    双方足足斗了一个多时辰,直到寅时方才结束。

    田恭毕竟兵少,所以很快被郭祖击败。他本人也被郭祖在乱军中斩于马下,田恭的部曲,更四散而逃。

    只是这一战,郭祖同样也没有讨得便宜。

    近三万兵马,一踌战之后,死伤无数……

    天亮时,郭祖总算是冷静下来。

    可这事实已经造成,想要挽回,已没有可能。

    郭祖思忖之后,一不做,二不休,斩了田恭的首级,派人送往泰山郡。

    总之,他要把所有的过错都退到田恭身上。反正田恭已经死了,想必吕虔也不会真个追究。

    只是这一战,郭祖打得有些窝囊。

    天亮之后,他派人打探消息,却发现原山周围,早已不见袁军踪迹……

    ++++++++++++++++++++++++++++++++++++++++++++++++++++++++++++++++++

    “公子,此一战过后,公子必将享誉青州。”

    距离原山百里之外,刘闯率领大军,正缓缓向于陵方向行去。

    刘闯算定,郭祖和田恭在得知般阳失守之后,一定不敢继续围困于陵。但般阳失守,泰山贼退路已断,那么他们唯一可以选择的,便是原山小径一条路。刘闯在思忖之后,决定在原山,狠狠咬上一口。他这么做,并不是想要真个帮助袁谭和袁尚。他这么做的原因,是要提醒吕虔。

    可以算定,北海国日后最大的对手,就是泰山郡吕虔。

    当然了,曹操也可能会派其他人前来,可泰山郡距离北海国实在是太近,可谓是一衣带水。

    他要借此机会,教训一下吕虔,让吕虔从此以后,不敢轻易出兵犯境。

    当然了,这一战对刘闯同样有着巨大的好处,他可以凭此一战缓和与袁尚的关系,进一步加强与袁绍的联系,为他日后的发展。做出一个铺垫来。总之,这一战对他的好处,很多!

    夜袭‘泰山贼’大营,刘闯单只是缴获战马,就多达五百多匹。

    这些马,他是不打算送给袁谭,因为他北海国。本身就极缺少战马。

    “季弼,你和元福率飞熊卫,带这些马匹立刻返回北海国。”

    “为什么?”

    陈矫诧异看着刘闯,他可不认为,袁谭袁尚在这个时候,会贪图刘闯缴获来的五百匹战马。

    刘闯这样做。只怕会给袁家父子,留下不好的印象。

    “我正要给袁家父子留下这种印象,若不如此,恐怕反而会有危险。”

    刘闯微微一笑,与陈矫解释道:“袁绍此人,外宽内忌,矜愎自高。

    我知道他不会把这些马看在眼中。可我也知道,他这个人,远不似表面上看去宽宏。我若把这些马匹呈上去,反而会让他心生忌惮。若我把这些马带走,他说不定会给我更多好处。”

    这,是荀谌对刘闯的提醒。

    在袁谭开启济南国之战的之前,荀谌曾对刘闯道:“你既然有心自立,便要更娇小心。

    袁公这个人。自诩品性高洁,但若真个品性高洁之人在他帐下,反而为被他所忌。所以,你与他不必太客气,能讨要好处的时候,就只管向他讨要。你若客气,弄不好会让他其疑心。但你若表现的越贪婪。他嘴上会说你不是,但内心里会对你更加放心,你就越发安全。”

    换句话说,你不能超过袁绍。

    你如果超过了袁绍。他一定会产生恶念。

    陈矫立刻明白了刘闯话语中的意思,更清楚,这是刘闯准备要离开齐郡的前奏。

    “既然如此,公子何不随我一同返回北海国?”

    刘闯闻听一笑,轻声道:“我还要回般阳,找一个人。”

    “夏侯兰?”

    “正是!”

    说实话,陈矫有点想不明白,刘闯为什么会对夏侯兰如此重视。

    但既然刘闯这么说了,他作为幕僚,也就不好询问太多。想必刘闯就算留下来,必不会有危险。

    “如此,我即刻回去。”

    不过,陈矫又忍不住劝道:“公子,何不让元福留下?”

    “不必!”

    “可这样一来,你身边可是连个扈从都没有。”

    哪知刘闯哈哈大笑,笑罢之后,用手向身后偷偷一指,“怎会没有扈从,这不是还有几百人吗?”

    他才不会把这几百人还给袁谭。

    要知道,岑壁这八百人随他从临淄一路杀过来,虽然还算不得精兵,但是与其他部曲相比,明显要强许多。刘闯可不想把他辛辛苦苦练出来的兵马,再还给袁谭。这支兵马,他必须带走。那岑壁虽然算不得上将,可也有些本身,至少在刘闯眼中,是一个合格的中层将领。

    帮了袁谭这么大忙,怎地也要得些好处才是……

    至于般阳城里的几千兵马,刘闯并未看在眼中。

    彭安是个老实人,却绝非一员良将。

    更不要说,那厮对袁谭忠心耿耿,倒不如拉拢一下岑壁,说不得会更加容易。

    想明白这个道理之后,陈矫忍不住笑了。

    “既然如此,矫便在剧县,恭候公子返回!”(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s:推荐一本写得还不错的古风仙侠小说,有兴趣的童鞋帮忙支持下。

    书名《四象记》

    书号:2799090

    简介: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

    以四象之力衍五行仙法,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气吞**,剑御八荒,脚踩风雨雷电,手摘日月星辰……

    最重要的是,在人与神之间那层无法逾越的隔阂。

    凡人跪拜苍天,诸神渺看人间。

    在遥遥不能相望的两端,有人生来就是圣人,有人生来就是刍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