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53章 群英会(六)

第153章 群英会(六)

    先恢复五千字一更,二十五号开始,恢复两更。

    目前尚未回家,每日忙碌不停,大约二十四到家,二十五日恢复正常,还望恕罪。

    +++++++++++++++++++++++++++++++++++++++=

    越兮,兖州人氏,其父是兖州极有名望的一位隐士。

    相传越兮出生的时候,其母梦到一直黑毛狐狸扑来,没入腹中。所以,越兮就有了一个很奇特的表字,名叫狐子。越狐子自幼聪慧,且天生神力。后来拜入兖州一位使戟的名家门下习武,并学习兵法。十八岁的时候,便以勇武而称雄兖州。

    曹操入主兖州之后,亲自登门征辟越兮。

    后陈宫勾结吕布张邈在兖州叛乱,越兮曾与吕布交锋。

    但因为兵少将寡,最终败于吕布手中……可越狐子之勇,却得到曹操认可,拜骑都尉,统帅骁骑。

    刘闯没听过越兮此人,不过他现在,对此也不会再感到惊讶。

    三国时代,固然是涌现出一大批谋士和猛将,但同时也有许多人默默无闻。

    这些人或是早亡,或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不为人所知。一部三国志,不可能面面俱到,把三国时代每一个人都记录下来。就算是有记录,刘闯也不可能都记住。他所知道的人物,大都是在后世耳熟能详的人物。至于还有多少能人异士隐藏于这个时代,他已无心再去探寻。

    太史慈拦住越兮,大枪划出一道道枪芒。将越兮圈住。

    越兮也是大怒。他没想到刘闯竟然如此大胆。不顾一切的要帮助江东使团。

    他想要过去帮助荆州使团,却被太史慈拦住。三百飞熊卫横在阵前,在一旁虎视眈眈……

    与此同时,高密城头传来呜咽长号声。

    咕隆隆,战鼓声如雷响起,回荡在苍穹。远处的军营里,更是号角声不绝于耳,一队队兵马从营中鱼贯而出。朝战场迅速逼近。

    越兮有些震惊高密军的反应迅速,同时手中大戟,挥舞更急。

    论年纪,越兮和太史慈相差不多。

    但论武艺,越兮却要稍胜过太史慈一筹。

    不过,太史慈心中也感到非常恼火,方才刘闯的呵斥,更让他感到愧疚。

    这是我家的地盘,你们在这里大打出手,哪里把主人放在眼中?太史慈虽稍逊色越兮一筹。但羞怒之下,枪疾马快。那杆鹤舞枪翻飞。呼呼作响。即便越兮比他更强,但想要胜过太史慈,也非一桩易事。更不要说,高密兵马从四面八方赶来,人数越来越多,也让越兮感到吃惊。

    “住手,全都住手!”

    荀衍和郭嘉这时候也反应过来,连忙纵马冲出,大声呼喊。

    此时,四方兵马,已经分开。

    刘闯横椎身前,面罩寒霜,眼中尽是阴森。

    “刘皇叔,且请收兵。”

    荀衍大声道,却见刘闯眼睛突然圆睁,厉声喝道:“荀先生,你要记住。

    我尊敬你,并非因为你是荀衍,更不是因为你是旦儿三伯。盖因你是天使,代表的是天子,所以我才对你礼遇有加。可如果你还弄不清楚状况,就算你是天使,我也会对你不客气。”

    荀衍的话,被生生噎回去,看着刘闯,脸上笑意无踪。

    而一旁郭嘉也意识到情况有些超出他的控制,换句话说,他们已经触动了刘闯的底线……

    “刘皇叔!”

    郭嘉在马上一拱手,便要开口。

    哪知道刘闯冷哼一声,“你又是何人?”

    郭嘉一怔,旋即醒悟过来,连忙下马,躬身道:“皇叔,今日之事,恐怕是一场误会,还请皇叔恕罪。”

    刘闯是北海相,大汉皇叔,扬武将军。

    而郭嘉不过是司空掾,军师祭酒,如果依照东汉官制,根本没有资格和刘闯对话。

    好在,他是天子使团的副使,或多或少算是提升了一些身份。

    郭嘉心中也是阖怒,可却清楚,他这时候胆敢有半点抵触,刘闯就会毫不犹豫连他一起杀掉。

    要知道,刘闯早就对郭嘉起了杀心。

    荀衍这时候也反应过来,脸上复又浮现起一抹笑容,只是却显得有些苦涩。

    “皇叔,还请息怒。”

    刘闯朝站在远处看热闹的田丰等人看了一眼,闭上眼睛,片刻后才抬起手,城头上号角声顿时息止。

    这时候,陈武和两员江东武将,簇拥着一个少年从江东使团中行出。

    那少年来到刘闯身前,翻身下马,拱手道:“富春孙权,奉家兄之命特来贺刘皇叔大婚之喜。

    权出门时,家兄曾言:皇叔所言之事,已谨记心中。若真有此事,必将牢记皇叔的恩义。”

    刘闯在马上闻听少年的话语,不由得愣了一下。

    孙权?

    没想到孙策这次,居然是把孙权派过来,的确是有些出乎刘闯的意料之外。

    孙权的年纪,比刘闯略小一些,年十五岁,虚两岁也才十七。不管怎么看,他都还是个小孩子,甚至比诸葛亮还要小一岁。可谁又能想到,这个被后世称之为‘碧眼儿’的稚嫩少年,日后会成为江东雄主,开创三足鼎立的东吴国君呢?刘闯忍不住,多打量了孙权两眼。

    不得不说,十五岁的孙权,煞是白嫩可爱。

    至于演义中说的什么紫髯碧眼,刘闯没看到,但是却从那双眼睛里,隐隐看出一丝不安分之意。

    想来也是,江东小霸王生得那么俊朗,怎可能会有个紫髯碧眼的兄弟?

    若孙权真长成这模样,那只有一个可能:他不是孙坚的种儿。

    想到这里。刘闯不禁心中晒然。那罗贯中的想象力。果然是丰富……他翻身下马,走上前道:“二公子却是受惊了,为何不派人通知我?我也好派出兵马迎接。若你在路上遇到麻烦,我恐怕也不好与伯符交代。这一路舟车,想必二公子也累了。我已备好驿馆,请二公子入城。”

    说着话,他目光落在孙权身后三人身上。

    孙权别看年纪小,却并不简单。

    他立刻明白了刘闯的意思。连忙道:“此陈武陈子烈,乃家兄身边爱将。”

    刘闯笑道:“我与子烈,已是第二次相见……子烈,神亭岭一别,风采依旧。”

    陈武站在孙权身后,不禁心生感慨。

    两年前,他随孙策在神亭岭下,曾与刘闯交锋。

    那时候的刘闯,不过是一个稚嫩少年,虽然有些勇武。但还远远达不到炼神境界。可现在……刘闯已经贵为大汉皇叔,就连周瑜和孙策谈论他的时候。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见刘闯与他寒暄,陈武也不敢怠慢,连忙上前躬身行礼,“神亭岭时未知皇叔身份,武多有得罪。”

    “不当事,不当事……那时候我如丧家之犬,如何敢暴露身份?子烈不必介怀!”

    刘闯的目光,越过陈武,看向他身旁两人。

    一旁孙权连忙指着那持矛的男子,“下蔡周泰周幼平。”

    孙权介绍此人的时候,非常简单,全不似介绍陈武时那么全面和隆重。

    在旁人眼中,也许会觉得孙权对周泰并不看重。可刘闯却心里一动,原来周泰已经跟随了孙权?

    别人不知道,可刘闯却清楚。

    这周泰绝对是孙权手下最忠心的打手,纵论整个江东,孙权对周泰的信任,无人可以相比,哪怕是鲁肃周瑜,也比不得周泰。此人早年为盗匪,后归附孙策,拜别部司马。后被孙权要走,视为心腹。周泰胆气绝伦,曾因保护孙权,勇战退敌,身受十二处伤,很久才恢复。

    孙权后来为东吴之主,曾对周泰说:“幼平,卿为孤兄弟战如熊虎,不惜躯命,被创数十,肤如刻画,孤亦何心不待卿以骨肉之恩,委卿以兵马之重?卿吴之功臣,孤当与卿同荣辱,等休戚。幼平意快为之,勿以寒门自退。”

    这种人,一旦臣服与人,就别想再去招揽。

    所以刘闯根本没有动这方面的心思,只打量周泰几眼之后,笑道:“此必为江表虎臣。”

    孙权闻听,心中大乐。

    他正要介绍那个与陈武联手对敌的武将,却被刘闯拦住。

    “二公子,且让我猜一猜。

    我曾听人说,幼平与一人关系极好,有‘蒋不离周,周不离蒋’的说法,莫不是寿春蒋公奕?”

    蒋不离周,周不离蒋?

    孙权露出愕然之色,而周泰那张如同石刻的面庞,更是微微一动,诧异向刘闯看来。

    “蒋钦拜见刘皇叔。”

    那武将听到刘闯的话,也是感到惊讶。

    他不过是孙策身边的一个从事,因为早年和周泰一样,曾为盗匪,故而在江东一向低调,少有人知。

    没想到……

    孙权心中暗自一咯噔:原来,刘闯对我江东竟如此熟悉?

    +++++++++++++++++++++++++++++++++++++++++++++++++++++++++++++++++

    “刘皇叔,你这是何意?”

    蒯祺眼见刘闯摆明了车马,打算护佑江东使团,顿觉颜面尽失。

    他大步上前,指着刘闯厉声喝问:“此我荆州与孙家私事,刘皇叔你最好不要插手。”

    刘闯看了他一眼,招手示意陈矫过来,吩咐他带领孙权等江东使团队伍进入高密县城。而后,刘闯用手一指那持开山钺的大汉,“那汉子,叫甚名字?”

    黑壮大汉一怔,旋即道:“某家楼异。”

    楼异?

    好陌生的名字!

    不过,这家伙勇力不俗,和周泰交手的时候,居然隐隐将周泰压制住。端地是让刘闯感到心惊。

    这厮。居然也是个炼神武将!

    刘闯心中感到惊讶。因为在这一天的功夫,他居然见到三个炼神武将。

    越兮不必说了,此人几乎已经到了炼神中期,比之太史慈犹高出一筹……方才被刘闯生擒活捉的那名荆州武将,也是炼神初期,虽比不得太史慈,但也逊色不得太多。如今,又跑出来一个炼神武将。真的让刘闯心惊。难不成,这荆州居然如此多能人?一个使团便有两个炼神武将随行?

    不对!

    刘闯突然醒悟过来,楼异的口音,和蒯祺完全不同。

    蒯祺世居荆州,自然是荆襄口音……而楼异的口音,更像是青州或者兖州的口音。

    想到这里,刘闯扭头朝荀衍和郭嘉看去,突然用手一指楼异,“我与你两条路走,弃械就缚。亦或者我出手将你就地格杀。是生是死,你大可选择。不过我劝你最好是弃械就缚为好。”

    这一句话说的好生倨傲,别说蒯祺,就算是荀衍和郭嘉,也不禁脸色一变。

    蒯祺怒道:“刘孟彦,欺我荆州无人?”

    啪!

    不等他说完,刘闯一巴掌抽过去,把蒯祺打得在原地滴溜溜打转,噗通一屁股便坐在了地上。

    “元吉,这句话刘荆州说可以,你却不行!

    荆州,乃刘荆州之荆州,而不是你蒯家之荆州?你又算什么东西?敢在我面前如此大呼小叫?若非我大婚在即,怕冲了喜气,否则必取你人头。亏你名门之后,全无半点家教。你是我的客人,孙权也是我的客人。可你这客人,却是一个恶客,全然不知该如何尊重主人家。”

    刘闯这一巴掌打得极为响亮,蒯祺被打得满脸是血。

    他手指着刘闯,半晌说不出话来……

    而一旁荀衍和郭嘉,则看上去脸色铁青,难看至极。

    楼异,何人?

    他可不是荆州的武将,而是司空府掾,曹操的心腹爱将,同时更是对曹操有过救命之恩。

    三国志有这样一段记载:青州兵奔,太祖陈乱,驰突火出,坠马,烧左手掌。司马楼异扶太祖上马,遂引去。

    关于楼异的记载,只此一段。

    可就是这短短的一段记载,便足以看出,这楼异曾救过曹操性命。

    只是在后来,楼异便没有登场……

    而且,在后世很多文字记载中,楼异变成了司马楼异。

    刘闯对他没有印象,也就不足为奇。不过,从楼异的口音里,刘闯隐隐猜出端倪。刘表重文事,轻武夫,荆州文风兴盛,可是兵备驰废。虽有黄祖这样的武将,那也是因为黄祖出身名门望族。事实上,此时的荆州有许多超级牛人,比如黄忠、比如甘宁,大都是默默无闻。

    楼异,是曹操的人!

    可是曹操为何把楼异安排在荆州使团?

    这问题,恐怕不难猜出答案。

    郭嘉心里一沉,扭头向荀衍看去。

    他看得出来,刘闯已经看出这里面的弯弯绕。

    没错,这一整个计划,都出自郭嘉手笔。蒯祺此次来高密,的确是奉家族之名,同时也有刘表之托前来,与刘闯拉近关系。诸葛亮的大姐以前在蒯家地位不高,那是因为她背后没有靠山。而今刘闯崛起,并且要娶诸葛家的二娘子,那么对蒯家而言,诸葛大娘子的地位,也就有了变化。

    可问题是,蒯祺并不喜欢大娘子。

    但父命难违,他也只能前来高密……同时,在经过年末宛城之战后,刘表也希望借此机会,和曹操修复一下关系。所以,蒯祺随使团先到达许都。在一次偶然机会,他和郭嘉认识。郭嘉那是什么人?一眼就看出了蒯祺的想法,于是在他面前轻轻一挑拨,这蒯祺便上钩了。

    郭嘉已得到消息,孙策将派遣使团前往高密。

    这表明,刘闯和江东已经取得联系,甚至很可能凭借青徐扬形成一个稳固的联盟。

    这绝非郭嘉希望看到的结果,于是他决定,借蒯祺之手,来破坏这次联盟。而江东孙氏和荆州刘表,包括荆州五大望族之间,可谓仇深似海。连带着,蒯祺对孙氏,也存有敌意。

    于是,郭嘉建议,蒯祺设法阻拦江东使团,破坏孙氏和刘闯之间的这次联系。

    而且,如果江东使团在北海国出事,对刘闯而言,必将声望大减,也能达到削减刘闯的目的。

    郭嘉安排了楼异在荆州使团当中,助荆州使团行事。

    青州兵奔,楼异虽救下曹操,却身受重伤,在年中时才恢复过来,所以知道他的人并不多。

    这计划本来极为周详,可郭嘉却没想到,刘闯竟然敢真的不顾一切,甚至连天子使团都敢攻击。

    他既然要保下孙权,谁也无法阻止。

    郭嘉本来都打算把这件事带过去,却不想刘闯竟然看破了里面的机关,目标直指楼异。

    蒯祺生死,与郭嘉无干。

    可楼异是曹操的救命恩人,更是曹操心腹爱将。

    如果他死在这里,曹操恐怕会极为悲恸,这绝不是郭嘉想要得到的结果。

    无奈之下,郭嘉只好向荀衍求情。

    这时候,这许多人当中,恐怕也只有荀衍,有这个资格出来劝说。

    荀衍心里苦笑一声,颇感无奈。

    说实话,他并不赞同郭嘉这次的安排……并不是他对刘闯有很大的好感,而是觉得,有些不必要。你郭嘉要打压刘闯,我可以理解,但这种背后里的小手段,实在是有些上不得台面。

    可是,曹操信赖郭嘉……

    荀衍叹了口气,上前一步道:“孟彦!”

    他称呼刘闯表字而非皇叔,便是准备以亲情求情。

    哪知,不等他开口说话,刘闯便沉声道:“老大人且请息声,我知你想要说什么。

    只是俗话说得好,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今我大婚,本是一桩喜事,我本不愿意大开杀戒。可若有人不知好歹,硬要欺负到我的头上,我绝不能忍。若老大人想求情,还请免开尊口,免得薄了面子,伤了亲戚的情分。若朋友来,我有美酒招待;若虎狼来,我必杀之。”

    说完,他也不理荀衍的尴尬之色,用手一指楼异,“楼异,是降是死,休得啰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