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56章 宿命相逢

第156章 宿命相逢

    “公子,那魏延要见你。”

    伴随着春耕开始,屯田也随之进入正轨,刘闯总算是清闲下来。

    从夷安视察返回高密之后,刘闯一下子轻松许多。魏越、后钱、黄珍先后调派出去,看上去刘闯手上可用之人减少许多。可实际上,并没有带来太大的波动。史涣驻守东武,麾下兵马已达八千人之多,可以轻松控制住东武、琅琊和胶州湾三处地域,兵力依然非常充足??。

    唯一受到影响的,便是姑幕。

    魏越一走,姑幕就必须要有人镇守,否则高密西面就会有空虚的态势。

    好在,刘闯把太史慈抽调回来,在魏越离开后,太史慈以扬武将军长史的身份,接掌姑幕。

    同时,刘闯还命陈群屯驻安丘,与太史慈遥相呼应。

    这样一来,淳于、安丘和昌安三县形成的汶水三角区,也被刘闯牢牢掌控起来,再难有什么波澜。

    下密,则有管亥驻守,万无一失。

    薛州在下密建造的船坞,也已经开始投入生产,所有的一切,都牢牢掌控在刘闯的手中。

    胶州湾的兵马,自有徐盛接掌,同时遥控胶东。

    而东莱郡方面,王修接连以雷霆手段,诛杀当地豪强,使得东莱郡各地缙绅,也变得不敢再跳出来对着干。至于剧县和都昌,刘闯依旧没有投入太多精力。他让岑壁协助刘政打理剧县地区,并不时命夏侯兰和周仓轮流率飞熊卫渡过潍水,协助岑壁剿匪。也是一种练兵途经。

    总体而言。刘闯现在很轻松。

    若不是步骘提醒他。他险些忘了,在他的大牢里,还关押着一个三国名将。

    当日蒯祺在高密城外闹事,刘闯曾俘虏一荆州骁将。

    那荆州骁将,竟然也是一个炼神武将,让刘闯颇感惊讶。

    询问之后,刘闯才知道,这个被他俘虏的荆州骁将。居然是魏延……这一下,可真是让刘闯大吃一惊。魏延!他万万没想到,居然把魏延俘虏过来。那可是三国时代,蜀汉阵营中少有的将才。虽然三国演义中,魏延往往给人一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感觉,却不能否认,此人的才干和勇武,在当时整个三国阵营之中,绝对可以列入前十。算得是一个大牛人。

    所以,当刘闯得知了魏延的身份之后。少不得会感到惊讶。

    魏延在荆州,并不得志,只是一个普通小将而已。

    刘闯询问过荆州使团的人,才弄qīngchu了来龙去脉……原来,这魏延并非荆州人士,乃扬州庐江郡义阳人。这义阳,大体上位于后世的河南省信阳市桐柏县东部地区,后不知什么原因,迁居荆州。他善待士卒,性情高傲。虽勇武过人,但始终不得刘表所喜,故而此前一直在邓济手下充当小将。湖阳之战,邓济败北,魏延杀出重围,投奔襄阳。这次刘表派遣庞季为使者出使许都,便命魏延随行保护。后蒯祺前来高密,庞季又让他随行,保护蒯祺。

    本以为可以凭借一身好武艺得到蒯祺赏识,日后也好在荆州站稳脚跟。

    却不想……

    刘闯得知魏延的身份之后,并没有立刻过去招揽。

    根据他对魏延的了解,这是个极其骄傲之人,若立刻招揽,恐怕魏延不会臣服。要想让他为自己所用,就必须先打消了魏延那骨子里的骄傲之情,而后软硬兼施,才能真正将其降服。

    加之大婚之后,刘闯的事务的确繁忙,索性把魏延冷在那里,根本不去理睬。

    如今,魏延主动求见,刘闯就知道,这火候应该差不多了……

    “既然如此,那就见他一回。”

    刘闯命周仓带人,把魏延从大牢中提来。

    一晃,近两个月的时间,当初那个在高密城外和刘闯相争的神勇将军,而今看上去,则透着几分颓然。

    刘闯坐在大堂上,捧着一卷《春秋》,没有理睬魏延。

    而魏延则站在堂上,虽竭力挺直腰杆,可看得出来,并不是那么底气十足。

    “文长见我,有何事情?”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刘闯放下书,沉声问道。

    魏延吞了口唾沫,“皇叔擒我至今,既不放我,又不杀我,是何道理?”

    “哦?“刘闯闻听,顿时笑了,”文长想死不成?”

    “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人乎?”魏延倒是没有矫情,而是开门见山道:“只是皇叔即不肯杀我,又不放我?延颇感疑惑。”

    刘闯身体微微前倾,沉声道:“文长,我不杀你,是爱惜你一身好武艺。

    可若要我放你,我又感觉很不舒服,有种放虎归山的感受……文长,你教教我,该如何是好?”

    这句话,已经说得非常qīngchu。

    魏延不是傻子,哪能听不出刘闯话语中的意思?

    他犹豫一下,突然单膝跪地,叩首道:“延久慕皇叔之名,心实向往之,可惜无觐见之门。今败于皇叔之后,延心服口服,愿为皇叔效力。”

    刘闯闻听,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摇摇头,手指着魏延道:“文长,我亦爱惜你一身好武艺。

    只是,想为我效力,却并非易事。我麾下诸将,皆随我转战南北,今时地位都是他们一刀一枪杀出来,绝非凭空委任。你要想为我效力,便要从基层做起。若有有真本事,我自不会吝啬。可若你没有真本事,恐怕我也不会与你重任……文长,你可明白这些话的意思吗?”

    刘闯心里,的确是很想招揽魏延。

    可他很qīngchu,魏延这个人太过骄傲,必须要时常敲打。

    你若是给他几分脸色。他就敢去开染坊……历史上。诸葛亮就是一边用他。一边敲打他。只是,在诸葛亮死后,蜀汉之中无人能够再压制住魏延,所以诸葛亮不得已才设计杀了此人。

    刘闯眯着眼睛,凝视魏延。

    想要用好这个人,必须要有些耐性才成。

    魏延愣了一下,片刻后一咬牙,“皇叔之意。延已明白。延自认不输于人,愿为小卒,杀出一个前程来,还请皇叔收留。”

    他看的很qīngchu,回荆州,恐怕也没他好果子吃。

    他不是荆州人氏,更非刘表的心腹……想要在荆州站稳脚跟,这其中的难度,可以想象出来。

    与其留在荆州没有出路,倒不如投降刘闯。

    至少。刘闯是大汉皇叔,而且一身武艺更胜过他。雄霸两郡之地,看上去颇有兴旺之气。他若现在归顺刘闯,他日可以凭借军功飞黄腾达。若以前途而言,倒胜过回荆州受那委屈。

    刘闯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他站起身来,绕过书案走上前,伸手把魏延搀扶起来。

    “文长既然有此心,不如就暂时留在我身边,做一个飞熊卫军司马,你看如何?”

    刘闯既然决定要招揽魏延,自然早就想好了招揽魏延的办法。

    对这个人,你不能一下子就委以他重任,当循序渐进才成……而且,刘闯也不怕他会骄横。

    要知道,刘闯身边,不泛能人。

    太史慈和许褚,论勇武皆能胜过魏延。更不要说,刘闯还留了一个魏延的老对手……待诸葛亮成熟之后,自会让诸葛亮去收拾此人。刘闯相信,历史上的诸葛亮能把魏延收拾的服服帖帖,那么如今的诸葛亮,肯定能比历史上做的更好。而在此之前,就先让魏延留在身边,好好敲打一番吧。

    魏延喜出望外,连忙躬身领命。

    刘闯自然不可能真的让他从一个小卒做起,那才是暴殄天物。

    军司马,麾下不过三百人,算不得什么重要职务。但飞熊卫是刘闯的亲军,倒是可以拉拢一下魏延。

    待将来时机成熟,再做安排。

    把魏延收服后,刘闯就让他留在飞熊卫。

    而今飞熊卫共三部一千二百人。

    其中六百骑军,六百步卒……刘闯将骑军分为两部,一部三百人,由夏侯兰和魏延两人统帅。剩下六百步卒,则交给周仓统帅,清一色刀盾兵,其成员选拨模式,完全依照熊罴军。

    这可以说是除熊罴军外,刘闯手下另一支精锐。

    ++++++++++++++++++++++++++++++++++++++++++++++++++++++++++++++++++

    伴随左伯造纸术的进一步成熟,编书大业,也随之启动。

    郑玄自高密前往不其,在南山开设南山书院,召集各地名士,共襄大举。这也是自董卓迁都之后,最为盛大的一桩文事。郑玄的号召力自然不必赘言,随着他振臂一呼,天下士子纷纷响应。

    先有孔融荀悦先行抵达,随后又有颍川士子前来助阵。

    管宁、邴原纷纷加入这桩盛事,也使得高密一下子成为天下读书人,都在关注的地方。

    建安三年二月,有颍川名士胡昭胡孔明,携五十名陆浑山弟子,不远千里,从颍川赶来高密。

    刘闯对胡昭的名号,印象并不是特别深刻。

    但郑玄前往不其的时候,曾向他说过:孔明师从刘德升……而那刘德升,算起来乃你族叔。

    令尊与君嗣交情极深,你见到孔明之后,切不可失了礼数。”

    刘德升,字君嗣,纡法创始人,因创造了介于楷书和草书之间的‘行书’字体,故而后世称之为‘行书鼻祖’。对这个人,许多人可能并不熟悉,甚至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如果不是刘闯前世学过书法,说不定对此人也不了解。刘德升有一个徒弟,就是刘闯今世的舅父,钟繇。

    按照郑玄的说法,这胡昭和钟繇,岂不是同门?

    可钟繇是刘闯的舅舅,而刘闯论起来,和胡昭又是平辈……这乱七八糟的关系。让刘闯也有些头疼。不过既然郑玄吩咐下来。刘闯自然会牢记在心中。对胡昭一行人,也颇为重视。

    “康成公已前往不其?”

    胡昭得知郑玄离开高密的消息,也不禁感到一怔。

    刘闯连忙解释道:“高密而今人口增多,加之大兴屯田,所以略显嘈乱。

    老大人当年曾幽居不其南山,对那里极有感情。加之不其背山面海,景色极美,故而老大人决定在那里开设南山书院。建藏书阁,并命人把祖宅书籍,都送去不其,进行分门别类。”

    刘闯一边解释,一边向胡昭身后一少年打量。

    那少年似乎是胡昭的弟子,看年纪,和刘闯相仿,身高大约在180公分左右,更显高挑。

    他生的面红齿白,极为俊美。

    只是鼻梁高挺。带着一个弧度,也就是后世人常说的鹰钩鼻。一双眼睛。略显细长,目光灼灼。

    在刘闯与胡昭解释的时候,这少年却不停打量刘闯,眼中透出好奇之色。

    似是感受到刘闯的目光,胡昭笑道:“皇叔,代我为你引介。

    此我门下弟子,复姓司马,单名一个懿,字仲达,乃河内人士……这次他听说我要来高密,便吵着过来,想要见一见你。”

    司马懿?

    听到这个名字,刘闯不由得内心里,激灵灵一个寒蝉。

    好在他如今也算是见多识广,三国牛人更见过无数,甚至连郭嘉都敢去羞辱,不至于像最初那样,听说一个熟悉的名字,就会流露出诧异之色。而今的刘闯,虽然还做不到喜怒不形于色,但隐藏自己的感情,却并非一桩难事。不过,司马懿这个名字,还是给他带来巨大冲击。

    司马懿上前一步,拱手道:“懿在颍川,常听人提起皇叔大名。

    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不知为什么,司马懿与刘闯非常客气,但从他的目光中,刘闯却感受到一种别样的情愫……

    亲切!

    嗯,就是亲切!

    司马懿看刘闯的目光中,透着一抹亲切之色,令刘闯感到疑惑。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个历史上三国之中最大的阴人,何以会对自己流露出这样的目光?

    但是,他也不好询问,于是连忙向司马懿见礼,客套一番。

    胡昭道:“既然康成公不在高密,那我也就不叨扰了。

    我这就前往不其,但还请皇叔派个领路人,免得我在迷了路。”

    刘闯忙道:“这个简单……我妻弟孔明……哦,我那妻弟复姓诸葛,单名一个亮,字孔明,与胡先生表字相通,还望先生勿怪。”

    胡昭大笑道:“不过是重字而已,算得什么事情?皇叔休要客套。”

    刘闯道:“我那妻弟,今就在康成公门下求学。他正准备送一批书籍前往不其,不如就让他陪伴先生,路上也好向先生讨教。另外,我再派出三百飞熊卫,护送胡先生,还望先生切莫推辞。”

    胡昭倒也不客气,便点头答应。

    哪知司马懿却突然道:“皇叔,懿有一不情之请,还望皇叔成全?”

    刘闯一怔,笑道:“仲达有何事,但说无妨。”

    司马懿拱手道:“我在许都,常听人说皇叔于北海大兴屯田,改种蜀黍,以令百姓饱食。我对此颇为好奇,故而想要四处看看,不知皇叔可否答应?不过皇叔放心,该看的我才去看,不该看的,我绝不去看。”

    刘闯眸光一凝,盯着司马懿。

    而司马懿也没有躲避,直视刘闯,看上去毫无畏惧。

    片刻之后,刘闯微微一笑,“既然仲达有心,那我怎能拒绝?

    只是,仲达恐怕是第一次来北海,对这里恐怕也不太熟悉。去岁东莱郡方定,四处尚有流寇为祸。你一个人行走于高密,很可能会有危险。这样吧,我让我妻弟陪你,再派一支兵马随行。

    衡若,你带飞熊卫保护胡先生前往不其,若仲达想要游转东莱,你和孔明陪他同行,切莫发生意外。

    仲达想去哪里,你们便陪他去那里,不必有顾虑。”

    夏侯兰闻听,心中不免诧异。

    公子对这个司马懿,未免太过优渥了吧……竟然任凭司马懿行走北海东莱?

    说实话,刘闯也不知为什么会这么做。

    虽然司马懿在历史上的名声不好,后世里更被人诟病。但不知为什么,刘闯对他确有一种很奇妙的亲近感,让他也感到疑惑。也许,是司马懿表现出来的那种亲近,让刘闯放松警惕。

    反正不管怎样,刘闯觉得,司马懿绝无恶意。

    不过,让司马懿和诸葛亮呆在一处……

    刘闯心里,突然有一种强烈的违和感。这两个历史上本应该斗得你死我活的对手,如今却同时出现在刘闯面前。刘闯也不知道,这两个人走在一起,究竟会产生出什么样的结果呢?

    他,有些好奇!

    ++++++++++++++++++++++++++++++++++++++++++++++++++++

    胡昭当日,便离开高密。

    诸葛亮陪着胡昭司马懿一同前往不其,随后又陪同司马懿,在飞熊卫的保护下,游览胶州湾,前往胶东。

    送走胡昭之后,刘闯又变得忙碌起来。

    先是有麋芳派人传来消息,他已经依照着刘闯的安排,买下田庄产业,并购买了数千奴仆,开始试种蜀黍。同时,他还从北疆收购了其他的农作物,比如大豆、青稞……并进行批量试种。不过,根据麋芳传来的消息来看,那里气温寒冷,这蜀黍能否成活,目前尚不能够有结果。

    刘闯也知道,这非是朝夕可以做成的事情。

    但蜀黍能否在北疆推广开来,关系到刘闯日后的生存大计。

    在思忖许久后,刘闯派人回信麋芳:不计成本,一定要设法令蜀黍在北疆存活……(未完待续……)

    PS:刚回家,喘口气。

    明日恢复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