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77章 飞熊横行,貂子岂能阻挡?(下)

第177章 飞熊横行,貂子岂能阻挡?(下)

    宋宪扭头看时,不禁吓得魂飞魄散。

    他听说过刘闯勇武过人,却从未见过刘闯厮杀征战。

    如今,他终于是亲眼看到了刘闯的骁勇,却被吓得心惊肉跳。

    这刘闯看上去,似乎比吕布还要凶残勇猛。至少在宋宪的记忆中,吕布也经常率部冲阵,可是却没有似刘闯这般冲杀的触目惊心。这哪里是一个人,分明就好像一个杀人机器……

    也难怪,吕布冲阵,讲的是技巧。

    而刘闯冲阵,则是裸的屠杀……那八音椎轰杀的冲击力,更不是方天画戟可以相比。

    宋宪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嘶声吼道:“给我拦住他!”

    与此同时,许褚率一部飞熊骑已经冲入乱军中。

    他的杀法与刘闯有不一样,九环金背大刀华棱棱连响,只要是出现在他身前的曹军,便被他劈成两段。那口大刀幻化出重重导演,沙里飞过处,身后尸横遍野,残肢断臂散落一地。

    虎痴之威,又岂是等闲人能够阻拦?

    许褚一鼓作气,便冲到了张辽身前,厉声喝道:“张远,随我走。”

    张辽已经手脚发软,脑袋嗡嗡直响。

    身上,更几处受伤,血流不止……

    他万万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居然会有援军出现。

    张辽认得许褚……他更知道,许褚既然出现在这里,那么刘闯肯定也到了。

    心中既是感激涕零,又羞愧不已。

    想当初。刘闯提醒他要小心侯成等人,结果他认为刘闯小人之举,是挑拨离间,并没有放在心上。到头来。侯成等人竟真的反了,而且是让吕布损失惨重。如今,刘闯不顾生死前来救他,张辽感激万分。更jīng神抖擞。

    既然刘皇叔已经来了,那我就算是死,也要向刘皇叔当面请罪之后再死。

    张辽大叫一声,“仲康当先,我来断后。”

    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一个气力,张辽手中大枪翻飞,啪啪啪将三名曹兵刺杀在面前,而后大吼一声:“儿郎们,刘皇叔前来救咱们。怎地也要向刘皇叔道谢之后。才能战死。”

    飞熊军敢死队齐声应诺。士气大振。

    虽只剩下两百多人,却一下子变成了一头头凶猛的野兽。

    许褚拨转马头,在前面开路。张辽这带着人在后面压阵,两个炼神悍将一前一后。竟从乱军之中,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来。

    也就在这时候,忽听曹军一阵sāo乱。

    “宋将军死了!”

    张辽连忙回身望去,却见宋宪那面大纛,在火光中轰然倒塌。

    刘闯以雷霆之势,冲入中军。

    宋宪连忙带着十数名骁将跃马相迎。

    就见刘闯被十数名骁将包围,却丝毫不见慌乱。

    他把八音椎在身前一横,双手从腰间拔出六枚小枪,啪啪啪连番打出。

    那冲过来的骁将,纷纷落马。

    把个宋宪吓得,魂飞魄散。

    趁着那些曹军骁将惊慌失措的一刹那,刘闯提椎便到了宋宪跟前。

    八音椎嗡一声,发出一种好像蜂群涌动的古怪声响,椎做枪使,扑棱棱便直刺宋宪。八音椎竟瞬间幻化出三个椎头来,宋宪手忙脚乱,提枪相迎,却听啪的一声响,椎头狠狠撞在宋宪的胸口上。那八音椎上,凝聚千钧巨力。宋宪身上有没有穿戴盔甲,被直接轰在胸口。

    一口鲜血喷出,宋宪从马上直接飞起来,胸口整个塌陷,胸骨粉碎。

    他落在地上的一刹那,就见刘闯已经冲到那杆大纛旗下,抡起大椎狠狠砸出。碗口粗细的大纛旗杆,被刘闯这一椎砸断,轰隆倒塌。宋宪躺在地上,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看着那大纛旗杆砸下来,就砸在他的头上。刹那间,就见脑浆迸裂,宋宪再无半点声息……

    周围的曹军,突然一阵寂静。

    也不知是谁叫喊了一声:“此为飞熊,岂可阻拦!”

    曹军将士被刘闯杀破了胆,顿时一哄而散。

    刘闯立马于中军,厉声吼道:“仲康,远,可敢随我杀敌乎?”

    说实话,张辽跟随吕布征战多年,早就已经过了那种热血沸腾的年纪。

    他马上就要过而立之年,什么场面没有经历过?可不知为什么,眼见着刘闯在火光照耀下那雄魁之躯,心里突然间腾起一股豪壮之气。

    “皇叔既然相邀,辽怎能拒绝!”

    今rì能够和刘皇叔并肩作战,实乃痛快,痛快……

    张辽忍不住大吼一声,折返过来,朝着曹军便追杀过去。

    许褚更忍不住哈哈大笑,“公子,今rì老虎便放肆了……”

    蒲姑陂下,出现了一幕极为诡异的景象。

    不足千人的飞熊军,竟追着近两万曹军狠杀!

    曹军已无心再战,抱头而走。黑夜中,竞相践踏,死伤不计其数。

    当天将亮时,曹cāo命大将乐进,裨将军徐晃率部赶来……只看到蒲姑陂尸殍遍野,一片狼藉。

    徐晃忍不住吞了口唾沫,颤声道:“谦,未曾想这刘闯,竟如此凶残?”

    他和乐进是奉曹cāo之命前来支援,哪知道在途中遇到曹军溃兵。

    在那些曹军溃兵的口中,刘闯俨然已成为一个身高数丈,杀人如麻的魔王形象。乐进和徐晃来不太相信,可是当他们看到眼前这景象的时候,也不由得大惊失sè,感到万分惊惧。

    乐进道:“以为虓虎败亡,天下再无豪勇之人。

    哪知道这头飞熊,竟比那虓虎更可怕!”

    他连忙命人打扫战场,这一清点,却发现昨夜一战。曹军在蒲姑陂竟战死数千人,几乎是蒲姑陂曹军的四分之一。

    乐进连忙派人向曹cāo禀报,曹cāo得到消息之后,也大吃一惊。

    他端坐在下邳王城大殿中。听着乐进派来的小校汇报,脸sèyīn沉似水……

    不仅是他,还有殿中众将也是心惊肉跳。

    要知道,刘闯昨晚。竟斩杀曹军六千余人,曹军将领被斩杀者,更近百人之数。虽说这些被杀的将领,大都是无名无姓之辈。可一下子被杀了这么多人,光听这数字,就让人心惊胆战。

    郭嘉等人,也是脸sè难看。

    原以为这一场大战可以兵不刃血的结束,却不想,竟平添枝节。

    看看曹军那些大将。一个个都沉默不语。

    就在刚才。这些人还跃跃yù试。要和吕布决一死战。但是听到这战况后,一个个又都闭上嘴巴。

    “主公,飞熊不死。尤胜虓虎。”

    郭嘉轻语一句,似乎是在提醒曹cāo。

    曹cāo的眼中。闪过一抹森然之sè……没错,这头飞熊看上去比那虓虎更难对付。

    若不能将之斩杀,必成心腹之患。

    可问题是,该如何才能铲除这头飞熊呢?

    曹cāo道:“诸君,哪个愿替某家,取那飞熊首级?”

    话音落下后,大殿里鸦雀无声。

    曹军将领一个个面露难sè……想当初,一个虓虎便让他们胆战心惊,现在又跑出来一头比那虓虎更难对付的飞熊,谁人能够阻挡。

    “主公,我知一人,可敌飞熊。”

    董昭站出来,大声说道。

    曹cāo闻听,连忙问道:“公仁,所荐何人?”

    “刘备刘玄德帐下,有关羽张飞,勇力过人,必能取刘闯人头。”

    不等董昭话音落下,荀攸突然道:“关羽张飞,的确悍勇……可公仁要明白,刘闯可并非只他一人用力过人,据我所知,他身边尚有虎痴许褚,此前便在宿羊山下,与张飞难分伯仲。

    今吕布帐下大将张辽又跟随刘闯左右,莫非张飞关羽,仍可敌之。?”

    荀攸是颍川荀氏子弟,年纪比荀彧还大,但若论辈分,却比荀彧要低一辈儿。

    他长于战术变化,有机变之能,也是曹cāo身边最为紧要的谋士之一。

    董昭脸sè一变,随即苦笑退下。

    郭嘉道:“主公,吕布生死不明,刘闯退守僮国……接下来,他必然会退守淮南,以淮水相隔。

    此一战,绝不能停下。

    便不能诛杀刘闯,也不可使其占居广陵。”

    曹cāo心里一动,“奉孝之意……”

    郭嘉脸sèyīn晴不定,片刻后道,:“我有一计,可将刘闯赶出广陵。

    但如此一来,主公想除刘闯xìng命,恐怕就有些麻烦。”

    曹cāo浓眉一抖,“还请奉孝明言。”

    郭嘉走上前,在曹cāo耳边低声细语几句。

    曹cāo的脸sè也发生变化,他沉吟良久,“既然如此,就依奉孝之策。”

    ++++++++++++++++++++++++++++++++++++++++++++++++++++++++++++++++++++++

    僮国,是一个县国,也是刘氏封国之一。

    不过而今僮国刘氏已经断了宗,故而又可名僮国县。

    刘闯在蒲姑陂击溃曹军后,便率领许褚张辽,迅速赶到僮国,和夏侯兰陈宫等人汇合一处。

    吕布,躺在榻上昏迷不醒。

    刘闯在探视了吕布之后,也露出一抹忧虑之sè。

    “君侯的情况,可不太乐观。”

    他叹了口气,“我已经让黄珍带人在睢陵接应,咱们需尽快前往睢陵渡河,而后赶赴淮yīn。若我早知道丈人受伤,定会派人把吴先生接去睢陵。只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咱们就尽快行动,先渡河,而后送丈人去淮yīn。我估计用不得多久,曹cāo就会率兵追击,僮国亦不可守。”

    陈宫连连点头,又突然问道:“那下相粮草和凌县的情况怎样?”

    “下相粮草已经运完,但凌县……”

    刘闯犹豫了一下,把之前凌县之战的情况与陈宫说了一遍。

    当听闻成廉竟然也背叛了吕布之后,张辽气得暴跳如雷。

    “成廉归降,淮浦必然危急。

    我已命向赶回淮yīn,同时调郝昭所部,与淮浦对岸扎营。曹将军和孝恭现在恐怕已经赶赴淮yīn。所以,咱们现在需刻不容缓,尽快行动。这拖得越久,对咱们就越没有什么好处。”

    “那凌县的粮草……”

    刘闯微微一笑,轻声道:“放心,凌县粮草我已经命人分发给凌县百姓。

    除非陈登从百姓手中把粮食抢回来……不过若真如此的话,陈登在广陵的名声,恐怕也要毁尽了。”

    他说完后,在榻椅上坐下。

    “远,你连番征战,恐已疲惫不堪。

    先去吃些东西,睡一觉。

    天黑时,我会派人叫你,到时候咱们一同退守淮南。”

    张辽看得出,刘闯似乎是有话和陈宫说,所以便告辞退出去。

    “公台,而今局势,确实出乎我意料之外,未曾想丈人竟身受重伤。”

    陈宫老脸一红,露出羞愧之sè,“皇叔此前便曾提醒我等,没想到……此宫之过,还请皇叔责罚。”

    吕布昏迷不醒,刘闯便成了大家的主心骨。

    且不说刘闯身份地位,就从他昨rì在蒲姑陂一战的表现来看,就足以让陈宫心悦诚服。

    刘闯一摆手,“公台不要自责,当初我说这些话,也是猜测而已,并没有任何证据。

    况且侯成等人狡诈多端,更善于伪装。此非你们的过错,是那侯成之辈,太过于狡猾了……而且现在不是问罪的时候,咱们退守淮南,恐怕也难以坚持太久。曹cāo,绝不会轻易退兵。”

    陈宫道:“莫非皇叔,计将安出?”

    刘闯犹豫一下,“到也说不得什么妙计,不过有些想法。”

    “愿闻其详!”

    刘闯道:“淮南,四战之地。

    孙策虽与我交好,却未必愿意让咱们占居广陵。

    有道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孙伯符便有此考虑,也在情理之中。而曹cāo,更不会容忍我们占居淮南,那始终是他心腹之患。而今,曹cāo已经占据徐州大半,定会出兵广陵。

    丈人新败,士气低落。

    且广陵又是陈氏根基,咱们在广陵,毫无优势可言。

    所以,我准备弃守广陵,返回北海……”

    对于刘闯这个想法,陈宫早就有准备,所以并没有感到吃惊。

    “可前往北海,道路已被阻绝,难不成一路杀回去吗?”

    刘闯忍不住笑道:“我又非超人,纵我能战,恐怕不过琅琊,也已经jīng疲力竭。

    想必北海,如今也面临战事。曹cāo命吕虔于禁两人在泰山和琅琊郡驻兵,北海援军也难通行。

    所以,我准备走海上……此前我听人说,孙策粮草匮乏。

    我想用淮yīn那二十万斛粮草,向孙伯符借楼船使用。咱们在广陵慢慢退守,而后分批撤离广陵。

    我相信,有这二十万斛粮食,孙伯符必不会拒绝!”

    PS:  求月票,求月票!!!,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