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93章 射鹿(三)

第193章 射鹿(三)

    刘闯和马超谈的很愉快!

    夏侯楙的挑衅,非但没有令两人心中生出芥蒂,反而更近了一步。在马超看来,刘闯虽是宗室,但是和他也差不得太多。两个人都是庶出,一个自幼流落民间,一个则不得父亲宠爱。加上刘闯刻意的迎合,也使得马超对刘闯更多了几分好感,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

    刘闯很清楚,现在还不是拉拢马超的时候。

    但这并不妨碍他和马超之间的交流,能够早一步拉近关系,对未来而言,总是一桩好事。

    入夜之后,皇城之中灯火通明。

    金銮宝殿上,更是热闹喧哗,伴随着酒宴开始,武百官纷纷入席。

    只是,刘闯和马超的身份不同,地位悬殊颇大。故而马超无法入殿饮酒,只能呆在偏殿之中。起来,莫马超,就算是马腾也没有资格和刘闯同席。马腾而今不过是一个杂号将军,这次入京拜见天子,得曹cāo推荐,拜广武将军之职,从品级上而言,和刘闯属于平级。

    但刘闯是大汉皇叔,更兼北海相,灌亭侯。

    所以在酒宴上,刘闯是坐在第一排,而马腾只能屈居于第三排。

    不过,刘闯却觉得很不舒服!

    因为坐在他周围的,大都是一干汉室老臣。

    刘闯年纪小,坐在一干老臣之中,就显得非常碍眼。可没办法,谁让他地位高,只能坐在此处。

    刘备的位子,在第二排,距离刘闯较远。

    看着刘闯坐在第一排的席位上,他脸sèyīn晴不定,眼中透着一抹嫉妒之sè。

    那应该是我的位子!

    不知为什么。刘备心中有一种极为强烈的感觉,刘闯而今所坐的席位,来应该是属于他的席位。心中,对刘闯更多了几分恨意。虽然他也知道,他这恨意有些不太应该,可还是无法消除。事实上,刘备以豫州牧的身份,若得大汉皇叔之名,的确是可以入席第一排。

    但由于刘闯的出现。却使得刘备只获得宗室身份,却没有得到皇叔的头衔,自然比不得刘闯。

    “玄德公,请酒。”

    刘备心里一震,脸sè顿时恢复正常。浮现起一抹温和笑容。

    他端起青铜觞,扭头见是陈珪坐在一旁,当下微微一笑,“汉瑜公,请。”

    “呵呵,今天晚上,恐怕会有热闹。”

    “哦?”

    刘备一怔。诧异道:“汉瑜公,何以出此言?”

    “今rì陛下在毓秀台祭天,我看曹公似乎有些不太高兴。

    估计今晚,曹公会有所举动。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请玄德公切莫开口,只管静观其变。”

    刘备连忙向陈珪道谢,两人吃了一觞酒。窃窃私语起来。

    而丹陛之上,汉帝则心情爽快。连吃数觞,熏熏然已有了一些醉意。

    就在这时,曹cāo突然站起身来,来到丹陛之下,向汉帝提出建议,在正月初十,于许田打围。

    所谓打围,就是田猎。

    汉帝就有些醉意,对于曹cāo这突如其来的请求,不免感到措不及,便开口回到:“田猎,恐非正道。”

    而曹cāo则大声道:“陛下,古之帝王,chūn搜夏苗,秋狝冬狩,四时出郊,以显示勇武于天下。而今,正是四海扰攘之时,为帝王者,更应显示出勇武气概,震慑四方,正当借田猎以讲武。”

    “这个……”

    汉帝的脸上,露出犹豫之sè。

    酒意顿时随之消散,他隐隐感觉到,曹cāo这所谓的田猎,恐怕并非他所的那么简单。

    心里面,一时间感到了些许无助。金銮宝殿之上,也是鸦雀无声。汉帝目光在群臣身上扫过,突然间眼睛一亮。他看到刘闯坐在酒席上,浑若无事一般,大口吃酒,大口吃肉,脸上透着轻松之sè。若在以前,朕或许会担心宗室弱。然则今有飞熊,朕又怎可能畏惧于你?

    加之曹cāo咄咄逼人,让汉帝也难以拒绝。

    于是他假作沉吟之后,便开口道:“既然司空坚持,那就初十打围,请司空多费心思。”

    ++++++++++++++++++++++++++++++++++++++++++++++++++++++++++++++++

    也因为曹cāo这突如其来的建议,使得酒宴气氛,顿时发生了变化。

    人们在猜测着曹cāochūn搜打围的真实用意,以至于气氛变得有些沉闷。汉帝的心情,也因此而变得有些低落。这众多宗室,到头来能够依靠的,居然是才投靠过来的刘闯,实在是令人感到颓然。也难怪,在经历董卓之乱以后,宗室力量早就被削弱,否则又何来诸侯林立?

    想到这些,汉帝感到有些索然无味,便下旨散了酒宴。

    刘闯只吃了个半饱,见酒宴散,于是起身告退。

    他没有再找马超聊天,也没有与马腾寒暄。因为刘闯知道,马腾父子之间,似乎龌龊颇多。在他看来,马腾早晚必死,根不足为虑。他看重的是马超,更不会掺和他父子间的事情。

    “玄德公,十天之后,是你扬名之时。

    此次打围,也是陛下和曹公展现勇力的角逐。若玄德公能够有所收获,必能为天子所重视。不过这其中的度,还要好生把握才是……我相信以玄德公之才干,一定能够掌握得当。”

    要在天子面前扬名,又不能太过得罪曹cāo。

    刘备和陈珪父子分后,心里面嘀咕着,便径自返回家中。

    而刘闯回到住所后,却久久不能平静。

    在记忆里面,这场打围似乎只是出现在三国演义和野史当中,三国志里并没有字记载。原以为,许田打围不过是一个虚构的故事。没想到竟然真实存在,让他或多或少感到吃惊。

    但。又能如何?

    这次打围,穿了不过是曹cāo的一次试探,并非刘闯能够阻止。

    既然无法阻止,那索xìng就甩开膀子干……他也想趁此机会试探一下曹cāo的底线,看他能够容忍到怎样的地步。

    许田打围的消息,在第二天便传遍许都。

    曹军将领,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yù试……

    正月初三,诸葛亮太史享在萧凌和三百飞熊骑的护卫下。平安抵达许都。

    刘闯命夏侯兰把他们接来北许里的住所,并让杜畿提前做好了安排,所以飞熊骑卫士在抵达之后,便顺利住进了刘府。

    “孔明,家中情况可还好?”

    诸葛亮和太史享。便住在了第四进的院子里。

    一同入住的,还有一百名飞熊骑铁甲卫士……萧凌和夏侯兰,与杜畿一起住在第三进庭院,形成了一个极为有层次的防御体系。

    刘闯带着诸葛亮来到书房,便急不可待的询问北海国的情况。

    两年不见,诸葛亮看上成熟和稳重了许多,听闻刘闯询问。他连忙回答道:“孟彦哥哥不必担心,家中情况一切都好。虽然最初有些动荡,但有大野叔父坐镇,又有步先生他们辅佐。很快就稳定下来。大野叔父还趁此机会,斩杀了一些不轨之徒,所以家中一切都正常。

    我离家时,于禁已经撤离琅琊国。由臧霸接掌。

    吕虔也停止了攻击,退守临乐山一线……依照孟彦哥哥的吩咐。长先生和季弼先生已经离开北海国,出使冀州。但我估计,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好消息传来,听袁绍而今屯兵幽州,正在和公孙瓒决战,所以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有答复。不过,感觉齐郡那位大公子,对北海和东莱颇有兴趣。季弼先生和辛评辛仲治已联络上,相信辛先生一定会予以援助……”

    诸葛亮简单扼要,把而今北海国的局势陈述一遍,也让刘闯放下心来。

    “对了,温侯的情况怎样?”

    诸葛亮搔搔头,轻声道:“华佗先生已经为温侯祛除余毒,但是他腿脚和臂的伤,恐怕难以痊愈。我离开北海的时候,铃铛姐姐已派人将温侯接到了高密,看他样子,似乎有些颓废。

    陈宫先生目前在胶东,负责出海事宜。

    而张辽将军和曹xìng将军则接替史涣将军,驻守于东武县,jǐng戒臧霸兵马。

    公刘将军和子义将军的兵马,都已经开始收缩,准备向东莱郡撤离……至于书院那边,郑师也已经准备妥当。只待袁绍那边点头,孟彦哥哥从许都脱身,就可以大规模向辽东撤离。”

    听诸葛亮完,刘闯不禁长出一口气。

    “孔明,这次你不该来啊。”

    “为什么?”

    “许都的情况,如今非常复杂,你来这边,可是非常危险。

    不过,既然你已经来了,就留下吧。实话,我现在也确实是无人可用,衡若做事虽然心细,但终究不是智谋之士。你跟随郑师已多年,正好趁此机会,展示一下你这些年来所学。”

    诸葛亮顿时雀跃起来。

    在他看来,能够帮到刘闯,才最为重要。

    来他有些担心,刘闯会让他回,但现在看来,刘闯对他的重视,比之当年丝毫不减。

    两人在书房里闲聊,刘闯便把初十许田打围的事情,告诉了诸葛亮。

    “哥哥猜的不错,这次打围,的确是曹cāo的试探。

    我这两年来跟随郑师,却一直留意曹cāo,并且从举先生等人口中,了解了很多关于曹cāo的事情。如今曹cāo拿下徐州,坐拥三州之地,奉天子以令诸侯,威名rì盛,未尝没有王霸之念。只是朝廷里,尚有不少股肱之臣,使得他不敢轻举妄动,故而想借此机会,以观动静。”

    诸葛亮的猜测,和刘闯想的差不太多,也让刘闯非常高兴。

    算起来,诸葛亮今年,已十八岁了!

    若以虚岁计算,他已经弱冠chéng rén,可以独挡一面。

    跟随郑玄这两年,似乎并没有变成书呆子。他的眼界。他的见识,在经过这两年的学习之后,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甚至隐隐有几分rì后‘智几于妖’的风采,对曹cāo的心里掌握不错。

    “那孔明以为,我当如何做?”

    诸葛亮笑道:“孟彦哥哥心中已经有了腹案,又何必问我?”

    “哦?”

    “曹cāo想要试探,哥哥何尝不想趁此机会,试探曹cāo?

    所以以亮之见。曹cāo即便是有王霸之念,袁绍不除,哥哥便不会有危险……孟彦哥哥乃大汉皇叔,得天子所重之股肱之臣。既然如此,哥哥又何必考虑太多。只管为天子奔走即可,曹cāo也奈何不得哥哥。许田打围,固然是曹cāo在试探他人,又何尝不是哥哥获取声望的机会?”

    这个小子,竟然真的猜到了我的心思!

    刘闯嘴角微微一翘,勾勒出一抹淡淡笑意,伸出大。狠狠揉了揉诸葛亮的脑袋。

    “孔明前来,我的确是可以松一口气。

    既然如此,咱们如何脱身,就交给你来谋划。”

    “孟彦哥哥。其实在来许都的路上,亮一直也在考虑这件事情。

    哥哥身在许都,身边尽是耳目,难以施展拳脚。所以亮以为。哥哥要想脱身,第一步便是要设法离开许都。只要能离开许都。便不会再有太多襟肘,到时候如何脱身,也就更加容易。

    还有,我刚才进城的时候,听衡若,哥哥曾遭遇一场刺杀?”

    刘闯点点头,苦笑道:“最初时,我还以为是曹cāo,亦或者刘备之流指使。

    但后来我却发现,这件事和曹cāo刘备恐怕没有任何关系……对方的刺杀,并没有给我带来伤害,相反还给我提供了一层保护。可到现在为止,我也猜不出是何人所为,正感到困惑。”

    “连哥哥也不知道,是何人暗中相助?”

    诸葛亮眼睛一亮,沉吟片刻后道:“若真如哥哥所言,这件事倒好办了。

    哥哥也不必费心猜想是什么人在暗中相助,相信对方也一直在关注哥哥,等待哥哥做出行动。所以我估计,在哥哥没有离开许都之前,对方绝不会出面和哥哥主动联络。但是只要哥哥你离开许都,他一定会设法与哥哥联系,到时候是什么人在帮助哥哥,也就一目了然。”

    是啊,诸葛亮所言不差!

    刘闯而今身在许都,周围到处都是曹cāo的耳目,就算有人要帮助他,恐怕也会心存顾虑……

    嗯,孔明的不错!

    对方一直没有和他取得联系,并不是不想联系刘闯,而是担心露出马脚。

    其实,这恐怕也是一次考校。

    如果刘闯连从许都脱身的能力都没有,那么对方绝不可能在帮助刘闯。可如果刘闯能够从许都脱身,也就算是完成了对方的考题。到那时候,不必刘闯费心,他一定会找上门来。

    刘闯看着诸葛亮,突然间长出一口气,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感。

    果然是身在局中不自知,而诸葛亮,更不愧是诸葛亮,能够从那些许蛛丝马迹,便推断出来了答案。

    看起来,诸葛亮的到来,的确是及时雨。

    他才智过人,而且年纪也不大,不会惹人注意,的确是目前态势下,最佳的谋士人选。

    “孔明,从今天起,你就跟随我身边。”

    刘闯沉吟片刻,便做出了决定,“还有,府中管事杜畿,我颇为看重。

    给你一个任务,帮我收服此人……我希望我离开许都的时候,他能够随我一同离开,你可能做到?”

    诸葛亮闻听,顿时jīng神一振。

    他喜欢这种被重视的感觉,更享受刘闯给予他信任的欢快。

    “孟彦哥哥放心,我一定会让那杜畿归附哥哥。”

    +++++++++++++++++++++++++++++++++++++++++++++++++++++++++++++++++++

    诸葛亮一行人的到来,使得刘闯脱身变得更加麻烦。

    人多,目标也大,想要离开,必然会更加困难。但必须要承认,诸葛亮的到来,也使得刘闯感到轻松不少。两者相比较之下,刘闯更喜欢这种轻松的感觉,至少不必再承受那么大的压力。

    曹cāo,很快就得到了消息。

    不过在弄清楚诸葛亮等人的身份之后,他也松了口气,没有放在心上。

    一个十八岁的小娃子,又能有什么大用处?想必是刘闯家人担心,所以才派诸葛亮前来许都。

    所以,他根没有关注诸葛亮,甚至对刘闯的戒备,也放松不少。

    刘闯自然乐得曹cāo小看诸葛亮,要知道,他越是小觑诸葛亮,那么诸葛亮的作用,也就更大。

    许田打围的rì子,一天天在逼近。

    而刘闯的生活,却变得越来越逍遥……

    诸葛亮来到许都之后,刘闯也就不必事事费心。他甚至把所有的事务就交给诸葛亮处理,自己则全力准备,即将到来的许田打围。正如诸葛亮所言,他需要在许田打围之中,获取更多的好处。既然他现在已经披上了汉室的光环,那么索xìng,就把这光环发挥到极致才好。

    “伯侯,我有件事想要拜托你。”

    “请皇叔吩咐。”

    “司空命人将家父坟茔从洛阳迁回长社。

    按道理,我应该前迎接。然则自古忠孝难以两全,我现在一时也脱不得身,只好拜托你辛苦一趟,代我前长社迎接家父棺椁。此外,我还要在长社为我母亲重建坟茔,和家父合葬。这是大事,就拜托你走一遭长社,代我把这些事情安排妥当,不知你可愿意前?”

    这是人之常情,杜畿并没有太多疑问,于是立刻答应下来。

    见杜畿同意,刘闯也非常高兴。

    不过他前脚送走杜畿后,后脚就唤来了夏侯兰,“衡若,这次你和杜畿同颍川,还有一桩要事托付。”

    “请公子吩咐!”

    刘闯沉吟一下,轻声道:“我要你到颍川之后,帮我打听一个人……”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