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96章 舍得

    不知不觉,rì将落山。

    斜阳夕照,把大地染成一片残红。

    刘闯和萧凌太史享汇合一处,简单的清点了一下收货,倒也颇为丰富。

    在杀熊之后,刘闯因为身上有伤,打围的速度也就放慢许多。他不再亲自出手,而是命卓膺率飞熊骑狩猎。当收工之时,清点猎物,大大小小的猎物有百余数。想来再加上萧凌和太史享的收获,应该能够上两百之数。更不要说,这里面还有两头棕熊,其中一头几近千斤。

    有这两头棕熊,刘闯便能立于不败之地。

    只不过,他不敢保证,其他宗室的收获如何,所以要多做准备。

    “公子,你这伤……”

    萧凌和太史享见到刘闯的时候,不由得吓了一跳。

    也难怪,刘闯身上鲜血淋淋,虽然换了衣袍,却无法掩盖他身上的伤势。

    “当不得事,不过打了两头畜生,无需担心。”

    他询问了一下萧凌两人的收获,基上在预料之中。

    夏侯楙和夏侯衡两人沿途sāo扰不停,的确是增加了萧凌和太史享打围的难度。可即便如此,两人的收获也颇为丰富。其中太史享运气不错,遇到一群豺狗,约有二十多头,被太史享连窝端。此外,萧凌还猎杀了两头大鹿。刘闯粗略计算,三队人马,共猎杀近三百头,应该是够了。

    看看时间,差不多也快要结束。

    刘闯便带着众人,还要一堆堆猎物。打道返回。

    此时,营地之中喧闹不已。

    打围返回的众将领,一个个兴高采烈,聚在一处说笑。

    汉帝的脸sè。非常难看。

    而曹cāo则面带一抹古怪笑意,不时扫汉帝一眼,眼中流露出不屑之意。也难怪,看看那些宗室的收获吧。三两只小猫小狗,如何能拿得出来?反倒是曹家子弟和那些外姓将领,收获极为丰厚。而宗室中,唯一能拿得出手来的成绩,恐怕就是刘备献来的二十余猎物,否则便丢进了颜面。

    “三公子回来了!”

    就在众人说笑的时候,营地外突然传来一阵喧哗。

    只见一队骑军飞驰而来,那为首之人,赫然是一个十岁左右的童子。

    马背上挂着四五只雉鸡。翎毛鲜艳。异常醒目。

    曹cāo看到那童子。脸上顿时流露出一抹温和笑容。

    童子下马后,双手捧着一只雉鸡,跑到曹cāo面前单膝跪地道:“父亲。孩儿打围时见雉鸡翎毛鲜艳,故而猎来献于父亲。”

    “我儿快快起来。”

    曹cāo大笑着。上前把童子搀扶起来,然后从雉鸡上扯下三根翎毛,在自己头上插了一根,又在童子头上插了一根。剩下一根他拿在手中,环视众人之后,突然招手道:“公明上前来。”

    徐晃一怔,忙快步上前。

    曹cāo把那只翎毛插在徐晃头上,顿时引得一干人羡慕不已。

    “公明随我以来,屡立战功,今已小儿所猎翎毛相赠,还望公明莫怪才是。”

    徐晃激动不已,连连道谢。

    “三公子年纪虽不大,却好生厉害。

    他还猎来一头山猪,足有三百斤重!”

    曹cāo闻听,脸sè突然一变,露出紧张之sè。

    “我儿,可曾受伤?”

    这童子,名叫曹彰,是曹cāo三子,年十一岁。

    因其生来带有黄须,故而曹cāo常唤他黄须儿。这曹彰从小喜好武艺,且天生神力,曾跟随曹cāo爱将典韦学习武艺,甚得曹cāo所喜。

    曹彰笑道:“父亲放心,孩儿晓得轻重……那么大一头山猪,孩儿一个人也难对付,是将士们合力将之猎杀。等将来孩儿长大chéng rén,一定要独自猎杀一头,献于父亲,那时候才算真事。”

    曹cāo听罢,忍不住放声大笑。

    他笑的越畅快,一旁汉帝的脸sè就越难看……

    一个童子,就能猎杀来一头山猪。可自家这边宗室子弟,却……人言刘玄德勇武,也不过如此。

    他现在只剩下一个希望,那就是刘闯。

    但想来,刘闯势单力薄,难不成靠他一人,便能胜得所有人吗?

    加上之前曹cāo的羞辱,也让汉帝对曹cāo更觉不满,心中恨意浓浓。只不过,他不敢把这种恨意表现出来,所以只好站在銮驾之上,强作笑颜。心里面期盼着,刘闯能为他讨回颜面。

    “刘皇叔怎地还没有回来?”

    眼见天sè将晚,刘闯还没有出现,曹cāo不禁心中得意。

    “想必是刘皇叔收获不多,所以没脸回来。”

    一旁有人回答道,顿时引得一干曹姓将领和外姓将领哈哈大笑。

    那笑声,就算是宗室子弟脸皮厚,也觉得有些发烧。伏完和董承更脸sè铁青,在一旁沉默不语。

    伏完,扭头向董承看去。

    这就是你推荐的宗室强人吗?

    刘备出工不出力的行为,又岂能瞒得过董承和伏完两人。

    想当初,董承向伏完推荐刘备,是想要增强宗室的力量。可现在看来,这刘备分明畏惧曹cāo,又岂能中兴汉室?董承的脸sè,也有些不太好看。他感觉自己被刘备欺骗了!方才他明明告诉刘备,要为宗室增光。可现在……那些许猎物,看上去虽不少,又怎能算得尽力?

    此贼,欺我太甚!

    董承目光落在刘备的身上,灼灼如刀剑一般。

    刘备似乎也觉得自己做的有些不太地道,故而低着头,一言不发。

    就在这时,忽听营地外传来一连串的惊呼声。一队骑军,满载猎物缓缓行入营地,而在那些猎物之中。两头醒目的棕熊尸体,令人万分震惊。刘闯身上沾着血迹,衣袍破烂。可是他的jīng神,却看上去极好。进入营地之后。侧身下马,快步走到銮驾前,单膝跪地道:“臣刘闯,奉命打围。前来复命。

    得陛下洪福齐天,臣猎杀两头棕熊,特献于陛下。”

    当那两头棕熊的尸体陈列在营地中的时候,引来一连串的惊呼声。

    越兮,徐晃,夏侯惇以及曹仁曹洪纷纷上前观看,看着那两头棕熊尸体,不禁面露震惊之sè。

    曹cāo也没有想到,刘闯居然跑去杀熊。

    他拉着曹彰的手快步上前。见越兮面露震惊之sè。连忙问道:“这老罴。果然是皇叔所杀吗?”

    “主公,这两头棕熊,小的那头看似是被乱枪扎死。实则之前被人用拳头生生打断了骨头,已没了抵抗之力。而那头大熊。恐怕是刘皇叔独力搏杀。从伤口来看,应该是三刀毙命。”

    也就是说,这两头熊,很可能是被刘闯一人所杀。

    曹彰脸上流露出震惊之sè,突然跑到夏侯惇身边轻声问道:“若典师父在,能杀这两头老罴吗?”

    典韦当初是夏侯惇举荐,因其有跨涧逐虎之勇,才推荐给了曹cāo。

    夏侯惇犹豫一下,轻声道:“君明如果能年轻十岁,当能做到!”

    “那岂不是说,这个刘皇叔比典师父不遑多让?”

    夏侯惇素以勇武而自称,听曹彰这么问,虽然不愿承认,可还是忍不住点头道:“当不分伯仲。”

    曹彰看向刘闯的目光,顿时变得有些炽烈了!

    而曹cāo则目视两头老罴尸体,半晌后突然仰天大笑,走到銮驾前躬身道:“今有皇叔力搏二熊,勇力可谓无双。臣恭喜陛下,贺喜陛下,汉室能有如此猛将,中兴……指rì可待矣。

    此实陛下之樊哙乎?”

    说着话,他拉着刘闯的手,关切问道:“皇叔受伤,还请快些调养,莫伤了根。”

    说完,曹cāo将身上锦袍解下,披在刘闯的身上。

    刘闯眼睛一眯,看了看曹cāo,又看了一眼汉帝……

    却见汉帝仍一人高踞銮驾之上,面带兴奋之sè。

    心中,不由得轻轻叹息一声:人言献帝刻薄寡恩,如今看来,果是如此。

    这种时候,是他拉拢人心的好时机,却站在那里耀武扬威,全然不顾刘闯一身鲜血淋淋。

    反观曹cāo,自己和他是水火不容,他却毫不在意。

    不管他是真心还是虚情假意,就他这气度而言,汉帝又怎可能是他的对手?

    刘闯也不是不知进退的人,他想要离开许都,就不能一味刚强,必要时,他也需给曹cāo几分颜面。

    “多谢曹司空。”

    刘闯扭头看向汉帝,露出疲惫虚弱之sè,而后向汉帝请辞告退。

    汉帝倒没有挽留,让刘闯回去休息。

    当晚,曹cāo命人把所有的猎物集中在一起,分赏武百官。

    他没有再去追究胜负的问题,因为从数量而言,宗室必败;但若以质量而论,刘闯独力搏杀两头老罴,足以秒杀所有人。所以,这胜负之说,根无从计较。当夜深人静时,营地里篝火熊熊,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烤肉的香味。只是在这一夜,却有许多人辗转榻上,难以入寐。

    ++++++++++++++++++++++++++++++++++++++++++++++++++++++++++++

    “你是说,那两头老罴,是闯儿救玉娃儿时斩杀得来?”

    在大帐之中,曹cāo怀抱一个女娃,面露惊讶之sè。

    榻椅旁,有一块柔软的垫子,上面趴着一头小熊,正发出均匀鼾声,睡得极为香甜。

    曹cāo回到后帐中,看到那头小熊的时候,不禁吓了一跳,险些拔剑上前斩杀。哪知道却被小女娃拦住,不让他伤害小熊。询问之下,曹cāo才知道,原来今rì他在打围的时候,他的妻子卞夫人也带着邹夫人和女儿曹宪,在围场里玩耍。

    曹cāo有四个女儿。

    长女庶出,嫁给了夏侯楙为妻。

    次女曹宪,十岁。

    三女曹节。三岁。

    幼女曹华,一岁。

    其中,曹宪是卞夫人所出,人美气高。犹如一个粉雕玉琢的陶瓷娃娃,甚得曹cāo宠爱。

    听卞夫人说完今rì的经历,也把曹cāo吓出一头冷汗。

    若刘闯在这里,肯定能认出来。这大帐中的美妇人和那女娃儿,正是他今rì杀熊救下来母女。

    “司空,臣妾知道,司空对那飞熊有些忌惮。

    可不管怎么说,他终归是救了妾身和玉娃儿,这份情意不管他是有心还是无意,咱们都要记下来才是。这军国大事,妾身做不得主,也不想过问。只想请司空看在他救过妾身和玉娃儿的情分上。能留他xìng命。也算是妾身报答了他的救命之恩。还请司空。能够三思……”

    卞夫人可不是寻常女子!

    她是娼门出身,卑微低贱。

    但嫁于曹cāo之后,却甚得曹cāo所喜。这其中。不仅是有她那娼门的手段,更兼她为人聪明。晓得轻重。丁夫人离去之后,曹府大小事情,尽归卞夫人掌控,几乎成为了曹cāo的正室。

    她知道,若求曹cāo放过刘闯,可能xìng不大。

    但是,她却可以请求曹cāo,留刘闯一条xìng命,想必曹cāo也不会拒绝。

    曹cāo露出一抹苦笑,搔搔鼻子,轻声道:“夫人之言颇有道理,说实话这闯儿之勇,实在是出乎我意料,我亦深喜之。奈何当初误会,也使得我与他成为对手,想要收服他不太可能。

    至于留他xìng命……夫人,若他不犯死罪,我便不伤他xìng命。”

    什么叫做不犯死罪?

    就是说,不和曹cāo对着干……那曹cāo都可以原谅刘闯。

    卞夫人也知轻重,便起身向曹cāo道谢,而后拉着曹宪的手往外走。

    “小黑,随我走了!”

    曹宪唤了一声,那头匍匐在毯子上的小熊睁开眼睛,而后不情不愿的站起来,摇晃着胖嘟嘟的身子,跟在曹宪身后,走出大帐。

    看着卞夫人和曹宪两人一熊的背影,曹cāo也颇感头疼。

    对刘闯,曹cāo还是比较喜爱。

    那一身勇力,毫不逊sè于当年那头虓虎。

    只是,这小子确是自己的对手,若不能尽早把他除掉,必然会成为祸害。

    曹cāo现在对刘闯,是即喜爱又怨恨……他一方面想要拉拢,一方面想要除掉,以至于心中万分纠结。

    这究竟是该拉拢,还是该除掉呢?

    曹cāo轻轻拍击额头,脸上流露出一抹无奈之sè。

    闯儿,闯儿……

    他站起身,走出大帐,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孟德,这么晚了,为何还不休息?”

    就在曹cāo在犹豫不决的时候,忽听有人唤他。

    在这营地中,直呼他表字的人可太多。曹cāo转身看去,待看清楚来人面容后,顿时笑了。

    “子台,你不也未歇息?”

    来人名叫刘勋,表字子台,为宗室。

    中平末,此人为沛国建平长,和曹cāo关系极好。后来又拜庐江太守……年中庐江为孙策所破,刘勋便归顺了曹cāo,拜征虏将军,中散大夫,属于没有实权的散官。

    “方才与人吃多了酒,有些燥热,所以不得入寐。”

    刘勋笑着来到曹cāo身边,“听说那刘皇叔,今rì救了嫂夫人和侄女?”

    “子台也听说了?”

    曹cāo眼中闪过一抹森然,暗道:这莫非是刘闯所传?

    “哦,都已经传开了……据说是嫂夫人身边护卫王图在偶然间说出来,可能是看到那两头老罴尸体的缘故。不过,这样一来,只怕刘皇叔气焰更炽。孟德就不担心,他因此而骄横?”

    王图?

    曹cāo不禁记住了这个名字,决意在回去之后,定要收拾此人。

    “子台,不瞒你说,我也正为此而烦恼。

    我知皇叔与我,误会颇多,以至于彼此间颇有间隙。然,我实爱他勇武,有心邀他,却不知如何开口。子台你也是宗室,想必与他有些交集,不知有没有办法,让他为汉室效力呢?”

    刘勋闻听,不禁晒然。

    “孟德想请刘皇叔效力,又有何难?”

    “哦?”

    “我听说,这刘皇叔为人虽然粗鄙,乃一介莽夫,但实则是个多情种子。

    想当初,他能为美sè一怒而杀人,不惜和整个徐州为敌。小小年纪,便有两妻两妾,想来也是贪恋美sè之人。孟德若向请他效力,不妨从这方面着手,试探一下。对了,我看玉娃儿就不错!皇叔救过她,而且我还听说,当时皇叔得了两头小熊,其中一头便赠给了玉娃。

    若他为孟德之婿,焉不为孟德效力?

    别忘了,吕布那等声名狼藉之人,只因女儿嫁给了他,他就拼了xìng命要解救吕布。

    此人贪恋美sè,又极重情分。到时候孟德要他做事,难不成他还能推拒?如此岂不皆大欢喜?”

    曹cāo闻听,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脸上流露出一抹若有所思之sè。

    “呵呵,我也是随口之说,孟德也不必太过计较。

    其实,以孟德你的才能,想要招揽皇叔,应该不难……只不过,有时候要看孟德你是否舍得。”

    舍得?

    曹cāo顿时陷入沉思之中。

    他和刘勋道别后,又返回大帐里。

    坐下来,耳边却好像一直在回响着刘勋那一番话:舍得,舍得,舍得……

    是啊,有舍方能有得。

    不管怎么说,刘闯身为中陵侯刘陶刘子奇之子,又是大汉皇叔。如果他做自己的女婿,倒也不辱了曹氏门楣。最重要的是,刘闯身后还牵连着颍川世族。若他真做了曹cāo的女婿,也可以进一步加强曹cāo和颍川世族的关系。刘勋说的,倒也没什么错,关键看他,是否舍得!

    说起来,玉娃也十岁出头。

    刘闯的年纪,虽然比曹宪大了十岁,但总体而言,却也不算委屈了玉娃儿。

    那两头老罴……

    莫非,是上天赐予的姻缘不成?

    曹cāo想到这里,不由得怦然心动……,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