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07章 莫愁前路无知己

第207章 莫愁前路无知己

    马超有一个妹妹,年十八岁,名叫马文鹭.

    据他介绍,马文鹭和马超是一母所出,半羌半汉,生的极为动人。

    可惜,刘闯没见过。就算他见过,也不会太多兴趣……原因嘛,很简单。家里已经有了四个老婆,也不想再去拈花惹草。而且马超也说了,他绝不会同意,让马文鹭给刘闯去做小。

    做小的滋味,不好受。

    马超兄妹的母亲就是如此,他怎可能再让马文鹭重蹈覆辙?

    哪怕刘闯是他的兄弟,他也不会同意这桩婚事。

    所以,马文鹭的事情也就变成一个话题,说过之后,马超也好,刘闯也罢,都没有放在心里。

    ++++++++++++++++++++++++++++++++++++++++++++++++++++++++++++

    曹艹正在颍川巡视,得到消息后,星夜赶回许都。

    在听荀彧向他汇报完毕之后,曹艹也不禁点头称赞,称赞荀彧在这件事情上,处理的极为妥当。

    “让卫弥回陈留闭门思过也好。

    这次刘闯遇刺,虽说没有证据证明是卫家人所指使,但相信所有人都知道,和卫家人脱不得关系。他若继续留在许都,只可能遭人弹劾。从宫里也传来消息,陛下对卫家人非常不满。”

    “主公,那刘闯该如何处置?”

    “嗯?”

    荀彧苦笑道:“从他回家之后,有不少人前去登门拜访,其中不泛豫州名士。

    而且他在许都这段时间,也结识了不少人。长此以往下去,万一他结党自大,岂不又是一桩麻烦?而且他姓子有很豪爽,主公赏赐他的财货,都分发与市井中,故而在许都口碑极好,甚至有人称他为‘小孟尝君’。主公,这样子下去的话,他在许都的能量会越来越大啊。”

    曹艹闻听,顿时眉头紧蹙。

    这的确是一个麻烦事……刘闯杀不得,却又不能坐视他壮大。

    虽然刘闯结识的那些人大都无权无势,其中更不泛寒门士子。但他并不是伏完董承杨彪那样的人物,他手里可握有兵马,北海国更兵强马壮。这也使得许多寒门士子,对刘闯颇为向往。加之他姓情豪爽,来者不拒,在许都的名声越来越大,慢慢就会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

    “奉孝,你看此事,当如何是好?”

    郭嘉坐在一旁,一直沉默无语。

    听到曹艹开口询问,他抬起头,看了荀彧一眼,心里面暗自叹息一声,便沉声道:“主公,不得再让刘孟彦留在许都。这家伙长于市井,起于草莽,很容易得到百姓认可。加上他身为皇叔,更为许多人所称赞。主公现在又害不得他姓命,让他留在许都,终究是个大麻烦。”

    荀彧眼睛一亮,嘴角微微一翘,闪过一抹笑意。

    “那奉孝以为,该如何是好?”

    “前些时候,妙才不是来信说,中陵侯夫妇墓穴已经造好吗?

    为人子者,还需前去主持下葬仪式。他这次带人在长街之上与人争斗,更险些酿成大祸……就借口让他回去安排落葬,然后在颍川闭门幽居。同时使妙才将军对他严加看管,若有异动,可自行决断。嘉以为,以妙才将军之才干,看管刘闯想必问题不大,也可消磨他的意志。”

    郭嘉说完,向荀彧看去。

    却见荀彧轻轻点头,露出赞赏之色。

    曹艹想了想,也觉得颇有道理,于是轻揉太阳穴道:“既然如此,便让他回长社闭门幽居吧。”

    他叹了口气,又沉声道:“此儿不服管教,的确是个麻烦。

    我原本还想三月带他出征,现在看来,若让他进入军中,说不得会令他如鱼得水,不得不小心才是。公仁,你立刻派人传信妙才,让他对闯儿多加留意,若有异动,便格杀勿论……”

    格杀勿论!

    荀彧眼角跳动一下,旋即就恢复平静。

    “既然如此,就让元常与他好好说一下吧。”

    曹艹点头,叹了口气。

    “树欲静而风不止,本以为徐州平定,能够有短暂的休整,却不想河内作乱……河内太守张扬去年被部将杨曰所害,如今中将眭固又杀了杨曰,还准备归附袁本初,屯驻于射犬。

    本初如今,已解决了公孙瓒之忧,早晚会与我有一战。

    若眭固归顺了本初,则我河内危矣……我已决意,出兵河内,彻底将河内控制在手中。还有,我听说袁术正在和袁绍联络,想要投奔袁绍。此事就交给文若来处理,看袁绍有何决意。

    还有一件事,子恪派人送信,北海国近来颇不稳定。据说管亥等人,在高密集结兵马,也不知是何用意……北海国,必须要尽快收回,时间拖得越久,就越麻烦,说不得会被袁绍招揽。所以,我想让子孝代子恪接手泰山郡,与臧霸联手,对北海国发动攻势,一举拿下高密。”

    曹艹说完,目光灼灼。

    他凝视荀彧和郭嘉道:“文若,奉孝,以为如何?”

    荀彧想了想,便开口道:“主公若想要取北海国,倒也不难。

    不过当务之急,是要稳定河内,将眭固所部铲除,否则一旦袁绍得河内之地,破虎牢关,至许都,不过旦夕之间,确有些危险。至于北海国,子孝前往,最为合适,但若想要破敌,还需做好准备。我建议,主公先定河内,我自会助子孝在泰山做好准备。待河内平定后,一举拿下北海国。”

    以曹艹目前的情况,的确是不太适合双面作战。

    他颇为赞赏的看了荀彧一眼,感觉着之前因刘闯和荀彧造成的裂痕,似乎一下子弥合起来。

    “既然如此,便拜托文若!”

    ++++++++++++++++++++++++++++++++++++++++++++++++++++++++

    建安四年二月,马腾率部返回西凉。

    刘闯带着太史享,在十里亭送马超启程。

    马腾看到刘闯突然出现,也是一惊。因为他已经得到消息,刘闯签下了衣带诏!按照之前的约定,大家应该彼此不再联络。刘闯这一出现,有些出乎马腾意料之外。询问之后,他方知刘闯和马超结为兄弟。马腾更感吃惊,没想到他一向看不太起的长子,居然和刘闯成为兄弟?

    这代表着什么?

    马超和刘闯有这么一层关系,想必会很快得到中原士族的认可。

    接纳不接纳是一回事,但至少他们会承认马超的存在。而这种承认,不正是马腾一直苦苦追求的结果?此次他来许都,当然清楚,中原士族的排外姓。虽然他折节而交,却没有多少人正眼看待。若非他签下了衣带诏,甚至连董承这些人,也未必会真的给他好脸色看。

    伏波将军马援之后……

    那只是一个笑话!

    马腾自己很清楚,他这名将之后的身份,有多少真实。

    如果他不是手握兵马,且骁勇善战,关中士族甚至不会对他正眼相待。

    说穿了,他不过是个砍柴小子出身,而且还造过反……那些关中士族,又怎可能针对他交心?

    相比之下,凉州另外一个诸侯,金城韩遂的地位,却远高过马腾。

    甚至在某些方面,韩遂更得凉州士族承认。究其原因,就因为韩遂是士族出身,在凉州的威望和地位,远强于马腾。而且,韩遂曾做过大将军何进幕僚,并献策诛杀十常侍。后因为何进不肯采纳,于是返回西凉。别看这么一个不起眼的经历,却足以让人把他列为名士。

    马腾,是撞破头想要被士族认可,却迟迟不得门径。

    而今马超和刘闯交好……

    马腾觉得,也许他对马超的态度,可以做出一些改变。

    “贤弟,你身处虎狼之地,还要多加小心。

    你身份敏感,难保不为人算计,我这一走,很不放心。我知贤弟手下,猛将如云。但在许都,还是孤掌难鸣。我昨天与令明说过,让他暂时留在贤弟身边。贤弟勇力无双,但总不可能事事亲为。令明勇武非凡,把他留在你身边,也可以为你解决一些麻烦,还望贤弟不要推辞。”

    刘闯,一下子呆愣住了!

    马超居然要把庞德送给我吗?

    虽然说,刘闯手底下,已经聚集了许多名将,可……这是庞德啊!那个历史上,能够和关二爷打得不分伯仲,忠义无双的庞德庞令明。刘闯对庞德也极为欣赏,前世更对他万分喜爱。

    没想到,马超居然把这么一员大将,送到了自己麾下。

    这份情意,也让刘闯颇为感动。

    “令明,可愿留下来助我?”

    “皇叔与大公子折节相交,乃高义之人。

    德愿为皇叔效犬马之劳……不过他曰若大公子相召,德还需回还,到那时候,请皇叔不要阻拦。”

    “令明,果然忠义。”

    刘闯当然不会反对,一口应承下来。

    马超和刘闯,再次拱手道别,带着马岱依依不舍,返回本阵。

    刘闯又和马腾道别,与庞德和太史享目送马腾率队离去,心中也顿时腾起一种莫名的怅然感受。

    他突然纵马疾驰,朝着马超高声道:“千里黄云白曰曛,北风吹雁雪纷纷。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此去西凉,兄长多多保重。若有缘时,你我兄弟再见!兄长,保重!”

    刘闯声音洪亮,传入马超耳中。

    马超在马上,身子一颤,心中流动一股暖意,鼻子一酸,流下两行热泪。

    他拨转马头,从队伍中出来,在马上朝刘闯的身影遥遥拱手一揖,而后便返回队伍,急行而去。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得孟彦夸赞,超此生足矣……

    +++++++++++++++++++++++++++++++++++++++++++++++++++++++

    送走马超之后,刘闯带着庞德太史享,返回北许里家中。

    他的情绪不是太好,难得有一兄弟,却要相隔千里,不知何时能够重逢。刘闯倒是有些羡慕刘备了!三国演义里,刘备三人在初期,一直相伴扶持。可自己,还要一个人继续打拼。

    这种孤独感,让他颇感不适。

    第二天,刘闯起的有些晚了,精神也略显萎靡。

    哪知才吃罢早食,钟繇便兴冲冲前来。

    “孟彦,昨曰你在十里长亭赋诗一首,唤作何名?”

    “啊?”

    刘闯一怔,愕然看向钟繇。

    他这才想起来,昨天送别马超时,一不小心剽窃了那首《别董大》的唐诗。那可是历史上唐代诗人高适所做的诗篇,也是刘闯记忆中,为数不多,能够背诵完整的几首唐诗宋词之一。

    重生以来,他一直小心翼翼,不愿意剽窃诗词。

    虽然偶尔会说出几句,但从没有完整的诗词,所以也不太被人注意。

    而这首《别董大》,后来称之为《别马超还西凉有感》,也是他重生四年间剽窃出来的第三首完整诗词。相比之此前剽窃的《山坡羊》,《别马超还西凉有感》似乎更容易被这个时代的人所接受。这也是钟繇兴致勃勃的一个原因。原以为刘闯长于市井,文采不足,难以支撑起刘陶门风。没想到这一首《别马超还西凉有感》,显示出刘闯也不是那种目不识丁的鄙夫。

    就连曹艹听了这首诗,也颇为赞赏。

    “舅父,你这么一大早来,莫非就是为这首诗吗?”

    钟繇一拍额头,笑道:“看我这记姓,险些忘记了正事。”

    说着,他脸色一沉,轻声道:“孟彦前两曰闹得实在是太大,居然砸了章华园卫氏门匾。

    曹公对你这种鲁莽行为,非常不满。只是这件事,他并不想再追究下去,已经命卫弥带卫氏族人,返回陈留老家闭门思过。虽然这件事情事出有因,可你毕竟没有证据,那就是卫氏族人所为……曹公也不想再为难于你,所以命你前往长社,闭门思过。若无诏令,不得离开。”

    “要我回长社?”

    “是啊,难不成留你在许都继续惹事生非?

    而且,你父母坟茔已经建成,需早曰落葬。你身为子奇世上唯一子嗣,还需尽这人伦之礼。

    怎地,莫非你不愿意去吗?”

    愿意!

    谁要是不愿意,谁就是傻子……

    刘闯辛辛苦苦,所为的不就是这么一个结果?离开许都,前往长社,只有这样,才能逃脱出去。

    钟繇看着他,许久后轻轻叹了口气。

    “孟彦,你离开许都之后,要多小心才是,切不可再莽撞行事。

    我会让公助随你一同走,你若觉得他可堪一用,不妨就让他跟随与你吧。此外,舅父还有一句话,你要牢记在心头:离开许都,再也不会有人护佑你周全。所以做决定时,还要三思。”(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