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08章 从此天高任鸟飞 一

第208章 从此天高任鸟飞 一

    建安四年二月,河内动荡。

    在去年底,吕布被困徐州的时候,曾请求河内太守张扬出兵相助。但河内距离徐州,实在是太远了!张扬虽有心解救吕布,却鞭长莫及。无奈之下之后屯兵野王,希望能够牵制曹cāo兵力。

    可是……

    可是谁也没想到,就在张扬抵达野王后,却被部将杨rì所杀。

    吕布最终失败,而河内也因为这个原因,陷入动荡。好在杨rì背后,有曹cāo支持,所以河内虽然动荡,却没有似想像中那么混乱。然而,随着袁绍结束幽州之战,消灭公孙瓒之后,他的目光便转移到曹cāo身上。于是袁绍命人暗中招降眭固,随后杀死杨rì,夺取了兵权。

    眭固造反,也让曹cāo顿时陷入困境之中。

    一旦河内被袁绍所得,袁军就能长驱直入,直抵虎牢关。

    那时候,整个河洛都将陷入危险境地……所以,曹cāo必须平定河内,否则的话必会有麻烦。

    三月,曹cāo从叶县召回曹洪,命曹洪和徐晃兵分两路,渡河攻击shè犬。

    曹cāo更亲率大军渡过黄河,在shè犬围攻眭固!

    ++++++++++++++++++++++++++++++++++++++++++++++++++++

    一场chūn雨过后,桃杏凋零。

    桃红杏白,散落小径上,变成花园里极为动人的一幕景sè。

    刘闯有些懒散的斜卧在榻上,透过水榭围栏。看着满园chūn景。目光显得有些迷离。已经三月。一转眼回到颍川已逾一个月时间。在这一个月里,刘闯将父母坟茔重新落葬,而后闭门不出。

    在外界人眼中,他是在为父母守孝。

    这也使得刘闯在无形中,又增多了几分口碑。

    只是,刘闯自己心里清楚,他是在蛰伏,在等待。

    从许都传来消息。曹cāo在出征河内之前,与刘备青梅煮酒。

    此后,刘备在许都就变得非常低调,每天在家中种菜,显得无yù无求。可刘闯却知道,刘备其实和他一样,都在等待机会。如果不发生什么意外的话,刘备在今年就会逃离许都,重返徐州。不过,与原有历史不同。这一次刘备再去徐州,恐怕不会再得到陈氏关照。因为陈氏已经在许都落户。

    至于其他,并无太多值得书写之处。

    无非鸡毛蒜皮的小事,无不彰显着曹cāo对许都的控制力度,达到一个从未有过的高度……

    刘闯这一个月,也非常安静,似乎一直沉浸在父母落葬的伤感之中。

    可实际上,刘闯是在等待时机。

    他已经达成了第一个目标,离开许都。

    接下来,他要等待机会,一个可以逃离颍川的机会。

    只是这个机会,迟迟没有到来,让刘闯多多少少,有些烦闷。

    曹cāo已经出兵河内了,这也是逃离许都的最佳时机。而今许都兵力空虚,虽然有荀彧坐镇,但刘闯并不在意。不是说荀彧不厉害,而是他如今手里,并无太多可用之人。就算想要阻拦,也奈何不得刘闯。关键是在于,刘闯至今还没有得到从北海传来的消息。北海一rì没有行动起来,刘闯就一rì不得轻易脱身。毕竟他留在许都,就是为了给北海迁移争取时间。

    晌午的阳光,很明媚。

    照在身上,暖暖的,让人顿有一种慵懒困倦之意。

    刘闯在榻上小憩片刻,便起身走出水榭。

    这水榭,建在花园中的一座湖泊zhōng yāng。湖泊连接颖水,水量非常充足。

    之前诸葛亮选择在这里重建刘宅,也着实花费了一番心思。六进六出的大宅,占地面积近百亩之多,比之原先的刘宅,至少大了两倍有余。特别是这湖泊,名为长湖。颖水自北入湖,自南而出,形成一个纯天然的水系循环,也是这方圆百里中,景sè最为怡人的一处地方。

    刘闯对这里,非常喜爱。

    若不是野心未息,他倒也愿意在这里长住。

    伸了个懒腰,沿着曲折廊桥而行,走到了岸上。

    太史享一见刘闯上岸,连忙迎上来,恭声道:“公子,刘斌求见。”

    “哦?”

    刘闯jīng神顿时一振,连忙道:“让他到书房说话。”

    “喏!”

    刘斌,颍川郡颖yīn人氏。

    他是刘闯的同宗,如果算辈分的话,应该比刘闯还要低一辈,要唤刘闯叔叔。当年刘陶被害,刘府遭难,颍川刘氏宗族也受到牵连。死的死,逃的逃,几乎没有几个人继续留在颍川。

    刘斌一家是宗族内唯一一个一直留在颍川的同宗,也是因为刘斌属于远房,而且早在桓帝时就已经没落,故而也没有人留意。刘闯这次返回颍川,也试图召集族人,却只有刘斌前来。

    他个头不高,长的极为jīng干。

    一身青袍,看上去颇为整洁干净,见到刘闯后,连忙躬身行礼。

    “小叔。”

    “公儒,有什么事吗?”。

    刘斌连忙道:“小叔,按照小叔吩咐,我已派人将老夫人送过大河,前往渤海。”

    “嗯,如此甚好。”

    刘闯轻轻点头,沉吟不语。

    老夫人,就是徐庶的母亲。刘闯到达长社之后,将父母落葬之事安排妥当,便拜访了这位老夫人。其实,老夫人早就觉察到有人在暗中照拂,之前还让夏侯兰通知刘闯,请求见刘闯一回。不过当时刘闯无法从许都脱身,所以只好拒绝。在返回颍川后,他第一件事就是拜访老夫人。

    这位老夫人,倒是颇为通情达理。

    按照她的说法,徐庶而今在荆州求学。但具体是在何处。她也说不太准。

    不过老夫人对刘闯。倒是颇为赞赏。

    一来刘闯虽是名门望族所出,却长于市井中,与老夫人颇有共同语言。二来老夫人对汉室也极为尊崇,刘闯身为大汉皇叔,更迅速得到老夫人的认可。她也表示,愿意让徐庶跟随刘闯。

    只是,刘闯要离开颍川,老夫人的事情。就必须要有一个妥善安排。

    以徐庶那至孝心xìng,未必会愿意让老夫人留在颍川,那实在是太过危险。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徐庶跟着老夫人,这样才能让他安心做事。于是刘闯和老夫人商量一下,决定送老夫人前往辽西。

    老夫人在三思之后,便表示了赞同。

    之后,刘闯命萧凌带五十人护送老夫人前往渤海郡,而后再从渤海,前往辽西。

    老夫人去辽西。也就代表着徐庶落入刘闯之手。但刘闯还是不太放心,徐庶一rì不归。他就一rì难以心安。

    在思忖片刻后,刘闯道:“公儒,我还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

    “请小叔吩咐。”

    “我想请你走一遭荆州,去襄阳找一个名叫徐庶的人,也就是徐老夫人的儿子。

    他如今应该是在襄阳,不过有可能会用‘单福’的假名。你到了襄阳后,便去找蒯越,请他协助你寻找这个人……嗯,这个徐庶,有可能在水镜先生司马徽门下求学,和孟建石韬交好。

    你就偱此线索,找到徐庶之后,把这两封书信给他,而后带他前往渤海郡,寻求我丈人的帮助。”

    说到这里,刘闯目光灼灼。

    “公儒,而今颍川刘氏,只剩你我二人。

    这件事非常重要,我将之托付与你,也等同于将我刘氏未来,交与你手中。公儒,我可以信你吗?”。

    刘斌连忙躬身道:“小叔请放心,斌必不辱使命。”

    刘闯这一番话,其实已经表明了他的想法。

    刘斌也不是傻子,当然清楚刘闯的心思……他也明白,他虽是颍川刘氏族人,但刘氏伴随着刘陶死后,已经没落十载。他若继续留在颍川,恐怕也难有太大的发展。古人的宗族观念很强,刘斌当然也希望刘氏能够再次崛起。而从目前来看,刘氏崛起的希望,便在刘闯身上。

    只是他不明白,刘闯为何对徐庶如此重视。

    他是土生土长的颍川人,倒也知道一些徐庶的事情。

    想当年徐庶白垩涂面,被绑在扯上游街。刘斌亲眼看到过徐庶落魄模样,后来徐庶弃剑学文,倒是让许多人感到惊讶。再后来他和石韬一同前往荆州,便没了音讯。没想到自家小叔,居然也知道这个人。这就说明徐庶而今已颇有成就,刘斌这心里,便存了和徐庶结交之心。

    当天,刘闯命太史享和卓膺二人,率一百飞熊卫,随刘斌前往荆州。

    他连番动作,自然不可能瞒过有心人。

    就在刘斌离开颍川的当天,颍川太守夏侯渊便得到消息,也不免感到有些困惑。

    他把手下谋士武周找来,想要询问一下武周的主意。

    这武周,是沛郡竹邑人,表字伯南,是一位极富盛名的雅士。

    在历史上,他曾做过下邳令,后来还成为张辽的护军。曹丕登基之后,为御史,官至光禄大夫。

    不过此时的武周,也仅止是夏侯渊门下幕僚。

    在听闻夏侯渊的疑惑之后,武周道:“我曾听人说,这刘皇叔勇力无双,身边颇多智谋之士,方有如今成就。不过,他现在孤身一人,身边也只有一个书童,也当不得太大用处。所以我倒是觉得,将军不必太过紧张。司空让将军看管刘皇叔,只要他老老实实呆在颍川,又何必管他做什么事情?

    之前他送一个老婆子渡河,好像许都方面也没什么意见。

    而今他又派族人前往荆州,想来也不会有太大事……据我所知,他手底下,可是有不少荆州人。”

    夏侯渊听罢,觉得武周所言,颇有道理。

    可他还是认为,刘闯一连串的动作,似乎有些不太正常。

    “将军若还不放心。可派人每rì前去刘府拜会。只要他还在颍川。就闹不出什么事情来。将军又何必担心?”

    夏侯渊想了想,也是这么个道理。

    曹cāo让他看管刘闯,虽然有命令说‘刘闯若有异动,可格杀勿论’,但也等于约束了夏侯渊,不得对刘闯轻举妄动。想想看,刘闯在许都时,连曹cāo都奈何不得他。夏侯渊又怎敢对刘闯不利?除非刘闯有异动……可刘闯只派出两支人马,他本人尚在颍川,似乎并无大碍。

    也罢,就按照武周所言,对刘闯多加监视即可!

    夏侯渊想明白之后,便立刻安排人加强了对刘闯的监视。

    其实,刘闯这些rì子以来,也没怎么闹事……倒是他那几个手下,时常纵马城郊,狩猎练兵。显得非常活跃。可刘闯本人,自从把刘陶夫妻落葬之后。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使得夏侯渊,慢慢松懈下来。

    +++++++++++++++++++++++++++++++++++++++++++++++++++++++++++

    曹cāo督军,屯兵荥阳。

    而曹仁和徐晃两人,则兵渡黄河,直逼shè犬。

    河内的火药味越来越浓,曹cāo最初并不想大开杀戒,所以先礼后兵,派人前去河内劝降眭固与河内长史薛洪。却不想,眭固还显得有些犹豫,可是长史薛洪,却撕了曹cāo书信,将曹cāo的使者赶出怀县,一副誓要与曹cāo决战的模样。

    曹cāo也勃然大怒,命曹仁徐晃攻武德,他则率部准备渡河,亲征怀县。

    河内,战云密布。

    而许都的气氛,也变得紧张起来。

    长社距离许都不过三四十里的距离,每rì从许都传来的消息,也使得刘闯感到忧心忡忡……

    他很清楚,河内不可能拖住曹cāo太久。

    最多一个月,曹cāo就能平定河内之乱……一俟曹cāo从河内返回许都,刘闯再想离开,也就有些麻烦。可问题是,北海国迟迟没有传来消息,也让刘闯不免有些焦虑。他倒不是担心北海国众将会背叛他。有管亥等人在,绝对可以稳住局势,只是这时间,却拖得太久了。

    这一rì,刘闯把诸葛亮和杜畿找来,商议撤离许都的路线。

    经过两个多月的接触,杜畿已彻底归附刘闯,并且同意和刘闯前往辽西,想要开创一番事业。

    他不这样做,也不行。

    杜畿想的很清楚,他身上已经有了刘闯的印记,rì后根本不可能得到曹cāo重用。

    而且,一旦刘闯脱身,他的声望越高,曹cāo就会对杜畿越发提防。这种情况下,杜畿又怎可能有出头之rì?历史上,他靠着荀彧的推荐得到曹cāo赏识,那是因为他身上,没有任何人的印记。可是现在……来颍川这段时间,杜畿也算看明白了,在许多人眼中,他就是刘闯手下。

    除非刘闯死掉,否则他休养获得前程。

    但让他出卖刘闯,又与杜畿本人的xìng格不太相符。

    若刘闯能够从许都逃走,倒也不失为是一个好主公。至少从目前来看,刘闯对自己也非常赏识,如果他能逃走,岂不说明了是天助刘闯?也许这刘闯,真的是自己真命之主,又何必抗拒?

    想明白这其中机巧后,杜畿倒是放开许多。

    刘闯呢,对他也更加赏识,甚至视杜畿为心腹……

    “兄长,这段时间,我随令明和衡若,也四处考察了一番。

    出陉山关,我们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从密县往荥阳,经敖仓渡河;另一条路,便是走旋门关过成皋,而后渡河。荥阳而今,曹cāo所控。想要从荥阳通过,势必艰难,而且非常危险。

    所以我建议,走旋门关过成皋。

    只是不管走那一条路,密县都是咱们必经之路。

    若走密县,便有可能会惊动新郑……所以咱们这第一战的关键,就是神不知鬼不觉拿下密县,而后趁新郑守军反应过来之前,兵抵旋门关,冲出成皋。总之,不管走那一条路,都有风险。”

    刘闯眉头紧蹙,沉吟不语。

    诸葛亮说的不错,不管选哪一条路,都不太安全。

    走成皋也好,走荥阳也罢,一样是重重阻碍。

    但相比之下,刘闯宁可选择闯关,也不愿意和曹cāo直接发生冲突。

    毕竟,以曹cāo之能,凭刘闯手中这点力量,又如何抗衡。成皋……不就是后世常说的虎牢吗?

    “孔明,可有渡河之策?”

    “若从虎牢渡河,必须要先准备好船只。

    这也是咱们逃离许都要面临的第二个问题,曹cāo要渡河攻打薛洪和眭固,势必会征收船只。到时候虎牢渡口的船只肯定不会太多,咱们要想平安渡河,就必须要先派人前去准备渡船。”

    诸葛亮说罢,在心里盘算一番。

    “兄长手中,尽是骑军。

    虽说不过二百人,但若算上马匹,需准备二十艘渡船,分三次方能全部渡河……兄长,这也是咱们最大的麻烦。若不能够迅速渡河,便要面临被困大河渡口的危险,必须要有万全之策。”

    刘闯连连点头,对诸葛亮这一番分析,也颇为赞成。

    “公子,我有一计,虽有风险,但是若成功,便可以减少许多麻烦。”

    “伯侯请讲。”

    杜畿沉吟片刻后道:“我先领一百人前去大河渡口,搜索渡船以作准备。

    如此一来,可为公子免去三成压力。从长社到虎牢,二百里之遥。公子一人三骑,至少可以加快一倍的速度,能长驱直入。同时,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可以迅速渡河,避免被曹军围困。”

    刘闯立刻明白了杜畿的意思。

    杜畿先带人去虎牢关,并且渡河搜集渡船。

    到时候,刘闯可以率剩下一百多人,一人三骑赶路,奔袭成皋。

    而到那时候,渡河的人员,便可以减少三分之一,至少能压缩一半的渡河时间。

    不过这个法子的关键在于,杜畿能否搜集到足够的渡船。也就是说,刘闯能否顺利逃走,便系于杜畿一身。

    看着杜畿,刘闯有些犹豫。

    他沉吟许久,轻声道:“既然如此,我便让公助随你同去,此次能否脱身,便拜托伯侯你了。”(未完待续……)

    PS:第一更奉上,五千字!

    求保底月票!!!!!!!!,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