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10章 闯三关(1/2)

第210章 闯三关(1/2)

    旋门关,东汉灵帝中平元年所置。

    时太平道之乱,黄巾暴动。

    叛军一度威胁到东都洛阳,令朝堂上下为之惶恐。

    在这种情况下,汉帝置洛阳八关,拱卫东都。这八关就是:函谷、广城、伊阙、轘辕、旋门、小平、孟津。

    在班昭的《东征赋》中,也曾提到:望河洛之交流,看成皋之旋门。

    这里面的旋门,就是指后来的旋门关。

    旋门关以道路周曲而得名,易守难攻。

    正午时分,旋门关内一队骑军来到关城之下,并手持青铜虎符,请求过关。

    旋门关守将名叫卞喜,原本是黄巾军将领,后归降曹cāo,负责守卫旋门。听闻有兵马要从旋门关通行,卞喜顿感疑惑。因为他并未得到消息,要有兵马在此通行。旋门关隶属成皋所辖,若有兵马通行,成皋方面一定会派人前来通知。但这一次,卞喜却没有得到半点消息,所以对这支兵马的到来,也感到莫名困惑。

    “你可看清楚,是何方所属?”

    “据那领兵将领说,乃颍川郡夏侯渊太守所差。”

    夏侯渊?

    卞喜更加奇怪……

    按道理说,若是夏侯渊所部要从旋门关通行,理应有河南尹先通知成皋,而后再通知旋门关。

    可这一次,显然不太符合规矩,也让卞喜摸不着头脑。

    “既然如此,随我出关查看。”

    卞喜倒没有怀疑这支兵马的来历,毕竟旋门关位于河洛之地。乃是曹cāo治下。不太可能出现叛军。想必是有紧急军情。所以才会这么匆忙吧……卞喜这么想,很大一方面也是来自于夏侯渊的影响。毕竟夏侯渊和曹cāo的关系密切,卞喜也不希望因为一个误会,惹怒夏侯渊。

    但他身为旋门关守将,还是要尽一下本份。

    如果真是紧急军情,卞喜倒不介意,卖夏侯渊一个面子。

    所以,卞喜没有太过在意。点上一部兵马,便从关城行出。

    远远看去,就见一队兵马在关下列阵。

    为首一员大将,身穿铁甲,威风凛凛。只是他那匹坐骑,看上去却极为古怪!嗯,不是古怪,应该说是丑陋。

    卞喜眉头一蹙,便催马上前。

    “尔是何人,为何来此?”

    那员大将横刀在马上。催马向前两步,微微一欠身道:“我叫庞德。乃夏侯太守帐下军司马,受夏侯将军所差,前往河内公干。因走的匆忙,所以未能及时通知河南尹,还请将军恕罪。”

    夏侯渊帐下,有没有一个叫庞德的军司马?

    卞喜并不是很清楚。

    不过看他彬彬有礼,卞喜倒有了些好感。

    既然是夏侯渊所差,想必也不会有假,所以他放松jǐng惕,笑道:“既是夏侯太守所差,我理当放行。不过,身为旋门关守将,还需尽职尽责。庞将军若要通行,还需夏侯太守的虎符。”

    庞德顿时笑了,从怀中取出一枚虎符道:“虎符在此,请将军查验。”

    说完,他催马上前,看样子是想要亲手递给卞喜。

    卞喜也没有怀疑,催马迎上去。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卞喜也渐渐看清楚了庞德手中虎符的模样。

    不对,这好像不是颍川太守所用虎符,更像是司空府虎符……可问题是,庞德说他是夏侯渊部曲。

    卞喜心中激灵灵打了个寒蝉,顿感不妙。

    他连忙勒住战马,探手刚要取下兵器,哪知道庞德却突然间一催战马。他那匹马,是一匹黑嘴的黄马,有一个学名,叫騧马,模样极为可笑。这匹马,是当初庞德随马超攻取休屠各一个部落的时候所得。当时马超抢来百余匹骏马,可是庞德却独独看中了这么一匹騧马,甚至还被其他人取笑。然则,大家随后发现,庞德这批騧马,确是一匹罕见的宝马良驹。

    逸足电发,是马超对这批騧马的评价。

    所谓逸足,便是说这匹马步履轻盈,快若闪电。

    特别是在二十米之内的爆发力,甚至连马超的乌骓马都难以相提并论。

    所以,当庞德催动騧马冲向卞喜的时候,卞喜竟没能反应过来。

    等他清醒的时候,騧马已经到了他跟前,庞德手腕一翻,掌中大刀顺水推舟向外一抹,只见刀光一闪,卞喜甚至没有能来得及看清楚庞德手中的大刀,便被庞德一刀从马上劈翻在地。

    “闯关!”

    就在庞德得手的一刹那,身后骑队中,传来一声暴喝。

    刘闯拖甲子剑一马当先,夏侯兰拍马舞枪,紧随其后……数十名飞熊铁卫瞬间便冲入旋门关。

    吴班带着一队兵马,赶着其他的空马跟在刘闯身后。

    铁骑冲撞,只杀得旋门关上曹军四处奔逃。

    曹军怎会想到,旋门关会遭遇敌袭?这也和卞喜之前表现出来的态度有关。大家都觉得,关下这支兵马不太可能是敌人。可谁又想到,对方突然发作,竟然把守将卞喜,斩杀关下。

    卞喜这一死,曹军顿时慌了手脚。

    他们甚至没弄清楚这支兵马的来历,便立刻溃败而去。

    刘闯等人从旋门关冲出之后,根本不做停留,直奔成皋而去……

    吴班说过,过密县之后,就只能靠自己。

    刘闯和诸葛亮等人商议后,决意采用闪电战术,出其不意。想来这个时候,长社方面才刚发现刘闯等人失踪,也有可能已经找到了那条地道。但若要做出反应,也需要一些时间……

    刘闯相信,不管是许都荀彧,还是阳翟的夏侯渊。真正做出反应。能够威胁到自己。也要到天黑之后。所以,只要在天黑之前,冲出成皋,也就能暂时安全下来。天亮前渡过黄河,在曹cāo反应过来之前脱离险境,那时候即便是曹cāo派出兵马追击,也很难真正威胁到自己。

    而这一切行动的核心,只有一个字:快!

    这也是刘闯一人三骑。就算是逃亡也要带着马匹的原因。

    只要处理得当,就可以在天黑前从成皋突围。诈开旋门关,也是他们脱离险境的第一步,不过黄河,终究不算安全。

    所以,在冲出旋门关后,刘闯依旧不敢歇息。

    在离开旋门关大约十里之后,刘闯便让所有人换了战马,命夏侯兰庞德前往成皋。

    他带领大队人马,藏在夏侯兰身后。

    大约在奔行二十里左右的路程后。便远远看到成皋城池。

    成皋,西汉所置。chūn秋时为郑国制邑。

    北面和西面,频临黄河;南面和东面,则为深涧。

    这也是河洛之地,位于黄河南岸的一处门户所在,守卫极其森严。

    夏侯兰带着二十余人出现在成皋城下,看上去极为狼狈。

    “快开城门,有敌来袭!”

    他在城下高声喊喝,顿时让成皋守军惊慌不已。

    也难怪,夏侯兰一身曹军装束,浑身是血,怎么看都好像是遇到了大麻烦。所以,城头上的曹军,连忙通知成皋守将蔡阳。这蔡阳已年过五旬,是曹cāo身边的一员老将,甚得曹cāo所重。

    得到消息之后,他也大吃一惊,连忙点起兵马,从城中杀出来。

    他倒不是为了对付夏侯兰,而是想要前去救援旋门关。只是在出兵之前,总要问清楚敌情,所以出城之后,他立刻命人把夏侯兰带上来。夏侯兰带着一队残兵败将上前,庞德藏于其中。

    “你叫什么名字,旋门关如今情况如何?”

    蔡阳看到夏侯兰,也没有怀疑,只催马上前,开口询问。

    夏侯兰连忙下马道:“旋门关遭遇敌袭,将军卞喜为贼人所害,请将军速派兵马,前去救援。”

    “可知,是何方贼人?”

    蔡阳闻听大吃一惊,连忙上前再问。

    可就在这时,庞德突然从人群中冲出来,騧马如同闪电,便到了蔡阳面前。

    “啊!”

    蔡阳大吃一惊,拔剑想要阻挡。

    哪知道庞德二话不说,手起刀落将蔡阳斩于马下。

    与此同时,夏侯兰也翻身上马,提枪直扑曹军。

    远处,铁蹄声阵阵,烟尘滚滚,显然是有大队兵马向成皋逼近。

    曹军见此情况,也一下子乱了阵脚,被庞德和夏侯兰一轮冲杀,便抢占了城门……当刘闯率部抵达成皋的时候,成皋曹军已经大乱。根本没有人看清楚,敌军究竟有多少人,便一哄而散。

    刘闯带着人从成皋西门杀入,而后又从北门杀出,直奔黄河渡口而去……

    +++++++++++++++++++++++++++++++++++++++++++++++++++++++++++++

    阳翟,太守府。

    当夏侯渊得知刘闯失踪的消息时,也大吃一惊。

    “何时发现刘闯离开长社?”

    “巳时,刘府一个奴婢去后院取东西,却发现整个后宅,空无一人。

    那奴婢随后在花园中发现了一条地道,便知道事情不妙,连忙通知了长社县令。长社县令随后查探清楚,那地道直通城外。同时今rì凌晨,曾有长社守军隐隐约约听到城外有马嘶之声。只是当时天sè昏黑,他并未发现状况,也就没有在意。如今想来,那马嘶之声,应该就是刘皇叔离开长社时,所发出的声音。”

    夏侯渊脸sè铁青,厉声喝问:“那是什么时辰?”

    “据那守军说,应该是在丑时前后。”

    现在,已过了未时。

    也就是说,刘闯等人如果逃离了长社,已经足足六个时辰,差不多半天时间。

    夏侯渊反应过来,前一段时间刘闯频繁派出兵马,恐怕就是为了今rì做准备……他咬着牙,厉声道:“立刻点起兵马。随我追击。

    还有。马上派人前往许都。派人告知荀尚书,请他尽快封锁关隘,严防那闯儿逃走。”

    夏侯渊心知,如果让刘闯逃出了许都,势必会产生巨大影响。

    曹cāo对刘闯忌惮颇深,若被他逃走,又岂能善罢甘休?

    只是,不等夏侯渊兵马出动。便从前方传来消息。

    寅时时分,有一支兵马自陉山关通过,当时那支人马手持夏侯渊的兵符,还从陉山关抽调走了一名军侯。

    夏侯渊顿时愣住了!

    刘闯又怎会有我的兵符?

    如果那兵符是假的,陉山关守将便不可能放他通行。除非刘闯手中的兵符是真的……想到这里,夏侯渊激灵灵打了个寒蝉。他突然意识到,如果那刘闯手中兵符是真的,岂不是说明,刘闯在自己身边安排有jiān细?可是,在查看了自家兵符的数量后。并没有丢失。这让夏侯渊感到无比困惑,只是事到如今。他已经来不及再去细想,匆匆忙带领兵马,直奔陉山关。

    在陉山关询问了情况之后,夏侯渊不敢停留,朝密县追击过去。

    晡时,当他抵达密县,才得知刘闯在一名陉山关守将的帮助下,早在卯时前后,已渡过洧水渡口。

    那兵符,绝对是假的!

    也就是说,刘闯在陉山关带走的那个军侯,就是刘闯的部曲。

    夏侯渊连忙又问:“既然他们通过渡口,可有兵符?”

    洧水渡口守将连忙道:“那些人手持司空府兵符,故而末将不敢阻拦。”

    司空府兵符?

    夏侯渊显然有些糊涂了……

    难道说,许都也有刘闯的细作不成?

    他才来许都多长时间,就建立起了如此巨大的关系网吗?甚至,连司空府,也被他渗透进去?

    夏侯渊越想,就越感到害怕。

    怪不得主公对这闯儿如此忌惮,这家伙果然是狡诈多谋,若不将之铲除,必然会成心腹之患。

    想到这里,夏侯渊更坚定了要杀死刘闯的想法。

    他又派人前往许都,把情况通报荀彧,而后带上兵马,直奔旋门关而去。

    在夏侯渊想来,刘闯通过诡计从陉山关和洧水渡口通过,却未必能够闯过旋门关和成皋。

    他现在追击下去,还有机会将刘闯所部追上,到时候便直接把那刘闯,杀死在黄河以南……

    夏侯渊不敢再耽搁时间,连忙点起一队骑军,往旋门关方向追击而去。

    只是,当夏侯渊抵达汜水河畔时,有探马来报:“将军,大事不好……旋门关,成皋方向有狼烟出现,显然已遭遇敌袭。”

    夏侯渊一惊,忙问道:“可看清楚,是旋门关,还是成皋燃起狼烟?”

    “回禀将军,是两地同时出现狼烟。”

    夏侯渊倒吸一口凉气,若旋门关和成皋两地出现狼烟,那就说明,旋门关已经告破,否则的话,成皋大可不必放狼烟,蔡阳直接出兵救援就是。既然两地同时有狼烟出现,那岂不是说明,成皋遇袭?

    蔡阳此人,老成稳重,应该能够拦住刘闯。

    夏侯渊心里,只能暗自祈祷蔡阳能够看穿刘闯的诡计……可是,那刘闯诡诈,从长社到成皋,几乎是一rì光景连闯三关。蔡阳虽然是个老人,而且跟随主公rì久,忠诚自然不必多说。但若说能够阻拦刘闯?夏侯渊又觉得不太可能……毕竟,那刘闯可是连曹cāo都忌惮之人。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夏侯渊只能寄希望于蔡阳能稳住局势。

    他率部继续追击,在天将黑时,抵达旋门关。

    “成皋方面,情况如何?”

    夏侯渊一把拉住一名旋门关的溃军将领,厉声喝问。

    那军官却显得魂不守舍,听夏侯渊问话,他颤声答道:“成皋,成皋已经告破!”

    “什么?”

    夏侯渊惊怒异常,“蔡阳难道也拦不住刘闯吗?那闯儿,有几多兵马?”

    若成皋告破,便是第四关。

    夏侯渊心里面有些惊恐,若刘闯连成皋也攻破,难不成这家伙是个妖孽吗?

    军官道:“那贼人着我军中甲仗,冒充败军,诈开成皋城门……蔡将军以为旋门关有危险,故而出城准备援救。哪知道贼人狡诈凶残,蔡将军才一出城,就被贼人斩杀,成皋旋即告破!”

    夏侯渊闻听之后,半晌说不出话来。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他咬牙切齿道:“传我命令,立刻与我追击贼人,绝不可令贼人渡河。”

    +++++++++++++++++++++++++++++++++++++++++++++++++++++++++

    刘闯一行人抵达黄河渡口,却见大河滔滔。

    河水湍急,河两岸,更不见一艘渡船。

    若按照计划,杜畿理应准备好渡船,在这里等候才是。可现在,两岸却不见一个人影,也使得刘闯心中紧张不已。

    “孔明,可曾找到杜伯侯?”

    诸葛亮也是一脸紧张之sè,这次逃离许都,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

    如果杜畿那边出现意外,就要前功尽弃。他也清楚,自己这边的时间并不充足……此次他们连闯四关,靠的是一个出其不意。别看刘闯在旋门关和成皋连杀两名曹军主将,但相信用不得太久,曹军就会反应过来。

    “继续寻找!”

    诸葛亮沉声道:“杜伯侯绝不可能临阵倒戈,他妻儿如今都在元复等人手中,怎可能背叛?”

    于是,飞熊铁卫立刻向两遍搜索。

    按照之前的约定,杜畿就应该藏在渡口附近。

    可是搜索许久,依旧没有见到杜畿的踪迹,刘闯心里,也越发的焦虑起来。

    “公子,旋门关和成皋两地,出现狼烟。”

    狼烟一起,说明曹军已经从最初的慌乱中清醒过来,他们放出狼烟,相信曹军追兵会很快前来。

    可是,杜畿呢?

    这家伙,有躲在何处?

    就在这时,忽听有人大声叫喊道:“公子快看,好像有船只向这边靠来。”

    刘闯连忙走到渡口,顺着军卒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从黄河上游方向,出现了三十多艘船只,正缓缓驶来。

    是杜畿吗?

    刘闯心中,一阵紧张!(未完待续……)

    PS:还有一更,十一点前。,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