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14章 黑山贼(亲们,打滚求月票啦!)

第214章 黑山贼(亲们,打滚求月票啦!)

    开通了,休息一下眼睛吧,听听书也不错哦!

    黎明时分,雷雨交加。【无弹窗小说网】

    chūn夏之交,雨水充沛,这原本是一桩再平常不过的事。

    可这一场雷雨,却使得道路变得泥泞湿滑。虽然在天将亮时,雨势停息,但道路依旧难行。

    “哈,好事多磨,一场雨水而已,又何必放在心上?”

    虽然司马懿和诸葛亮不太赞成刘闯前去赵家村,奈何刘闯心意已决,两人在商量了一下之后,也只能跟随刘闯同行  。不过为了安全,诸葛亮强烈要求,带上一队飞熊骑,刘闯也只好答应。

    赵家村距离真定约二十里,地处华北平原。

    西面是太行群峦,北面滹沱滔滔,土地肥沃,宜于耕种。

    大雨过后,凉风习习。

    策马平原之上,心情极为舒爽。

    想到即将见到赵云,刘闯的心情更加畅快。他一袭白袍,跨坐马上,身后还跟随一匹驮马,缚着甲子剑。

    经历数次刺杀后,刘闯养成刀不离手的习惯。

    “衡若,快到了吧!”

    在路上,刘闯数次开口询问,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而诸葛亮和司马懿觉得有些好笑,刘闯这紧张的样子,他二人从未见过。特别是诸葛亮,已跟随刘闯多年。在他的印象里,刘闯几乎从未有过如此情绪,哪怕是面对千军万马,也不似这样子手足无措。不过,这也使得诸葛亮对那个从未谋面的‘子龙’,更生出几分浓厚的兴趣。

    行出大约十余里,刘闯忽然勒住战马。

    胯下象龙。也似乎有些焦躁。摇头摆尾……

    “衡若。可听到什么声音?”

    夏侯兰连忙侧耳倾听,脸sè突然一变。

    从前方,传来隐隐约约的喊杀声和哭喊声。他连忙扬鞭催马,和刘闯冲上一座土丘,举目眺望,之间远处黑烟滚滚,喊杀声正是从那边传来。

    “不好,是赵家村。”

    夏侯兰失声叫喊起来。也顾不得礼数,忙催马飞奔而去。

    刘闯心里也是一惊,反手从驮马背上取下甲子剑,厉声喝道:“孔明,仲达,你二人跟上。”

    象龙马一声长嘶,撒蹄狂奔,犹如闪电。

    夏侯兰虽然先行出发,却很快被刘闯追上,并且被反超过去。

    赵家村共有一百多户。人口在六百出头,背依萆山。是附近一座规模较大的村落。

    村口设有简陋的拒马栅栏,只是当刘闯赶到时,那些拒马栅栏横七竖八倒在路旁,十几具尸体,则横在村口路zhōng yāng。村子里,浓烟滚滚,哭喊声此起彼伏。一队队身着黑衣的山贼,手持兵器在村中横冲直撞。有的身上挂着财物,有的正从农家院落里,强行牵出牛马……

    刘闯对这一幕,并不陌生。

    山贼袭村吗?

    他二话不说,一巴掌拍在刀囊上,将甲子剑抽出,纵马便冲入村庄。

    “何方贼人,竟敢如此猖狂?”

    刘闯才冲进村子,迎面就见两个身着赭黄衣甲的男子拦住去路。

    “好马!”

    两个男子看到刘闯胯下战马,眼中顿时流露出贪婪之sè,也不回答刘闯的问题,提刀便向刘闯扑来。

    刘闯眼中,杀机一闪,手中甲子剑斜撩而起,“撩刀式。”

    甲子剑闪过一抹寒光,铛的一声将一名贼人手中钢刀磕飞,大刀顺势向前一抹,咔嚓一下便将那贼人砍翻在地。另一名贼人一怔,失声叫喊起来:“余帅,有敌人!”

    只是他话音未落,眼前寒光一闪,刘闯手起刀落,便把他砍翻在地。

    不过,随着他一声叫喊,也惊动了村中的其他贼人。

    这些个贼人正抢的痛快,见有人前来阻止,立刻蜂拥而上。

    更有两个贼将,拦住刘闯去路。刘闯恍若未觉,猛然在马上长身而起,手中甲子剑轮圆了呼的劈斩下来。沉甸甸的甲子剑落下,把面前的贼将连人带马劈成两半。鲜血喷溅了刘闯一身,而刘闯却毫不在意,纵马疾驰,大刀在手中翻飞,幻化出重重刀云,无人可以阻挡。

    与此同时,夏侯兰也带人冲进村子。

    眼见村庄几成废墟,夏侯兰的眼睛都红了。

    “该死贼人,敢犯我村庄……给我死来。”

    大枪翻飞,如同出海蛟龙。

    十几名贼人把夏侯兰围困住,可夏侯兰却浑然不惧,大枪幻化出枪影重重,杀得贼人血流成河。

    飞熊铁骑,更是一言不发。

    三人一组便冲上前来。

    想当初,刘闯挑选飞熊铁骑,可谓是百里挑一,都是军中jīng锐。

    在经过一番苦练之后,飞熊骑进退间丝毫不见混乱。三人一组,穿插轮转,配合极为默契。

    别看只有二十多人,却如同二十多头猛虎。

    村里的贼人根本无法挡住飞熊铁骑的冲击,只一个回合下来,便被冲杀的溃不成军。

    “何方贼人,赶来坏我黑山军好事……”

    村中的喊杀声和惨叫声响成一片,刘闯一马当先冲入村庄,就见一个彪形大汉从一座宅院中冲出来。

    此人身高八尺,手持一口开山斧。

    身着黑裳,敞着怀,露出胸前护胸毛……这大汉一脸狰狞之sè,横斧身前,厉声呼喝。

    黑山军?

    那是什么来头?

    刘闯见这大汉的模样,就知道这是个头目。

    于是他一催胯下马,象龙长嘶一声,眨眼间便到了那大汉身前。

    不等大汉开口,刘闯手中甲子剑高高举起,呼的一声便照着那大汉劈下。大汉举斧相迎,就听铛的一声巨响,甲子剑上传来的千斤巨力。震得大汉手臂发麻。脚底下一个趔趄。噔噔噔后退数步,一屁股坐在地上。两只手上,虎口迸裂,鲜血淋淋。大汉脸sè顿时大变,刚想要起身,哪知道刘闯猛然纵身从马上跳下来,踏步上前,一个暴熊担山。手中甲子剑横在肩头,旋身一转。

    那口甲子剑破空,带着一声历啸便劈斩过来,快如闪电一般。

    大汉甚至没有能看清楚刘闯手中的大刀,只觉寒光一闪,肩膀扛着人头,顿时离开了身体。

    一蓬鲜血喷溅在刘闯身上,刘闯上前一步,将那具血淋淋的尸体一脚踹翻。

    “公子,这就是子龙的家。”

    身后。传来夏侯兰的呼喊声。

    刘闯闻听顿时一惊,二话不说便冲进大门。

    十几个贼人迎面冲过来。但刘闯脸上却毫无惧sè,刀交左手,右手从腰间取出三支三棱小枪,反手掷出。这投枪术,刘闯早就练得jīng熟,十步之内,可例无虚发。三个贼人还没等冲到跟前,就被小枪shè杀在血泊之中。其余贼人见此情况,顿时惊慌失措,步履间略显迟疑。

    刘闯从来不会说什么废话,杀人就是杀人,要杀得干净利落才行。

    所以,他垫步上前,拖刀将一名贼人劈倒在地,身形一转,探手从腰间拽出巨阙宝剑来……

    就见剑光闪闪,刀云翻滚。

    十几名贼人在一眨眼间,被刘闯杀得一个干净。

    从刘闯入门,到十几名贼人授首,也不过十息光景。

    刘闯见杀光了贼人,这才算松了口气,拖刀而行,扫视庭院。

    夏侯兰说,这是赵云的家。

    看上去并不是很大,但也绝不是什么贫苦家庭。

    正中间一排房舍,两边各有两间厢房。

    刘闯冲进中堂之后,只见屋中一片狼藉……就在这时,他听到一旁房间里传来一声轻响,于是转身一脚踹开房门,却顿时呆愣在原地。

    这应该是一间卧房,屋中一个少女,鬓发蓬乱,衣衫不整。

    衣裙被人撕扯开,露出胸前一抹嫣红……当刘闯踹开房门的一刹那,少女发出一声尖叫。

    “姑娘,切莫误会,我是夏侯兰的朋友,贼人已经被我杀死。”

    刘闯连忙转身,大声说道。

    心里,更砰砰直跳:这姑娘,不会是赵云妻子吧……

    “你,是小兰的朋友?”

    身后传来惊喜声音。

    “小兰哥哥还好吗?他如今在哪里?”

    “他就在外面杀敌,姑娘你先穿好衣服,我在外面为你守护。”

    刘闯说完,忙不迭跑出中堂。

    就在这时候,夏侯兰也冲进了大门,“公子,可看到了子龙?”

    “没有……不过嫂夫人在里面。”

    夏侯兰紧走两步,突然间一怔,“嫂夫人?子龙成亲了吗?”

    “我怎么知道!”

    刘闯话音未落,从身后传来一声惊喜呼喊:“小兰哥哥,真的是你……”

    那女子从屋中出来,虽然依旧有些鬓发蓬乱,但是衣衫却已经收拾妥当。她站在刘闯身边,看着夏侯兰,眼泪扑簌簌一下子落下来。

    夏侯兰先一愣,待看清楚那女子的样貌,也露出惊喜之sè。

    “丫儿?”

    “嗯嗯嗯!”

    那女子好像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好像rǔ燕归林般,一下子扑进了夏侯兰怀中。

    “小兰哥哥,你总算是回来了!”

    这是个什么状况?

    难道说,这女子并不是赵云的老婆?就算是赵云和夏侯兰关系好,他和她,也不可能这样子亲热啊。

    刘闯,一头雾水。

    “衡若,我先出去看看,你留在这里照顾这位姑娘。”

    说罢,他便匆匆离去……到底是怎么个情况?这女子究竟是什么人?刚才……我好像看到了这女子的胸……

    刘闯的脑袋,乱成一锅粥。

    他走出大门后,就见飞熊铁骑正在四处追杀贼人。

    那些贼人已经停止了抵抗,狼狈逃窜。别看贼人足有二三百人,可是面对飞熊铁骑,显然难以抵抗。司马懿和诸葛亮各领十名飞熊铁骑来到刘闯面前,纷纷下马。躬身向刘闯行礼。

    “这些家伙。是何方贼人?”

    诸葛亮道:“兄长。亮方才已经问过,这些家伙是黑山贼。”

    “黑山贼?”

    刘闯闻听,不禁露出疑惑之sè。

    司马懿笑道:“表哥,你有所不知,这黑山贼其实就是当年黄巾余孽。”

    “哦?”

    “想当初大贤良师张角创立太平道,中平元年爆发黄巾之乱,各地党羽纷纷响应。黑山贼,便是其中声势最为浩大的一支。其贼首便是黄巾首领张牛角。后张牛角被杀。其义子褚飞燕改名张燕,接手黑山军。其人号飞燕,善于治兵,且勇力过人,帐下小帅多达百人,号百万之众,出没于常山、赵郡、河内、上党、中山等级,攻城掠地,更一度攻陷过邺城。”

    飞燕,张燕!

    刘闯终于想起来。这黑山贼的来历。

    张燕,后来归顺了曹cāo。好像是曹cāo手下一员大将。

    至于这黑山贼,原本实力极为惊人,但后来被袁绍和吕布联手击溃,贼首于毒等人被杀,只剩下张燕这一支人马,声势已大不如前。可即便如此,张燕手下仍有百万黄巾众,不可小觑。

    司马懿说完之后,露出得意之sè,朝诸葛亮看了一眼。

    诸葛亮却嘴巴一撇,扭头没有理睬司马懿……

    这两个家伙,斗起来了!

    从这一次来看,似乎是诸葛亮落了下风。不过想想,倒也正常!司马懿祖居河内,对黑山贼的了解,自然多过诸葛亮。但可以想象,以那种好胜的xìng格,绝不会甘心这么输给司马懿。

    只要他二人不是恶意争斗,这种良xìng的竞争,倒是在刘闯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兄长,我还打听到,这些个黑山贼,乃黑山余帅王当所部。”

    “哦?”

    “据我所知,王当就藏于萆山,麾下有数千人之多。

    此人是张燕的心腹,为人狡诈凶残,也是常山治下一支最为凶悍的贼人,攻城掠地,多次侵犯真定,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被称之为常山之虎。今天这些黑山贼,便是王当的手下。”

    诸葛亮说完,便朝司马懿看了一眼。

    司马懿眉头一蹙,顿时沉下脸,哼了一声,不理诸葛亮。

    刘闯对诸葛亮和司马懿之间的明争暗斗,并没有放在心上。

    他沉吟片刻,正好开口说话,忽听从村口传来一阵急促马蹄声……

    “该死的贼人,竟敢犯我村舍。”

    伴随着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一匹白龙马,驮着一员白袍将军,沿着大路冲进村庄。

    马上那员白袍将军,看上去年纪并不算太大,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模样。

    头戴纶巾,容貌俊美。

    这白袍将军生的剑眉虎目,五官清秀。他冲过来,就看到刘闯站在村口,浑身是血……心中,顿时大急,也顾不得开口询问,催马拧枪便扑过来。这白袍小将出现的突然,而飞熊铁骑正在村中收拾残局,所以也没有觉察到他的到来。刘闯见那白袍小将冲上前,心中一怔,忙抢身挡在诸葛亮和司马懿身前,刚准备开口喝问,哪知道这白袍小将拧枪便直刺刘闯。

    这员小将手中的银枪,颇有奥妙。

    枪头呈龙头形状,枪尖长约三十公分,从龙口中探出。

    这有一个说法,叫做:龙吐舌。

    枪杆是用jīng铁打造而成,上面密布银光闪闪的银鳞。当大枪刺出的一刹那,阳光照耀下,闪过一连串夺目银光,照得眼睛有些张不开。刘闯心中一惊,忙举刀向外一推,就听铛的一声响,那杆银鳞枪上传来一股巨力,足有千斤。这白袍小将,人借马势,马助人威,一枪刺来,即便是刘闯也险些抵挡不住。他脚下连忙使了个千斤坠,口中大吼一声,将银鳞枪崩开。

    可是没等他撤步换招,白龙马突然间仰蹄而起,朝他狠狠踹来。

    刘闯不敢怠慢,忙错步旋身,躲过这白龙马的一击。可是当他脚下刚站稳,白袍小将又是一枪刺来。而且这一枪,比之先前更快,更猛,更狠……刘闯心中,不由得腾起一股怒气。

    其实换做是谁,都会忍不住发火。

    好心好意击帮村子击退贼人,哪知道又跑出这么一个白袍小将,不分青红皂白便出手伤人。

    虽然,刘闯隐隐猜出,这白袍小将的来历。

    可是看这白袍小将的年纪,似乎和他想象的那个人,有些出入。

    但如果真是那个人,刘闯可不敢再留手。他现在是步下将,而对方骑着马,若不全力应战,肯定会吃大亏。

    所以,他沉声喝道:“孔明,仲达,给我让开。”

    话音未落,他反手一刀劈在那枪杆上,刀枪交击,发出一声巨响。

    刘闯退后一步,猛然垫步拧身,腾空而起,甲子剑轮开一式力劈华山,挂着一股刀风,呼的的便劈斩过去。

    白袍小将连环三枪,也仅仅是占据了上风。

    心里面也是一惊,刚想要开口询问刘闯的来历,哪知道刘闯却动了真火,凌空向他扑来。

    白袍小将不敢怠慢,连忙举枪相迎。

    两人一个马上,一个步下,在村口战在一起。

    与此同时,飞熊铁骑也闻风赶来,列阵待命;而在官道上,也出现了百余名青壮,见白袍小将和刘闯打在一起,这些个青壮顿时急了眼,便一拥而上,想要助那白袍小将一臂之力。

    “尔等休要插手!”

    飞熊铁骑做势就要冲锋,却被刘闯拦住。

    而白袍小将也高声喊道:“赵青,你们别过来……”

    两个人刀来枪往,眨眼间便战了十几个回合。

    刘闯虽然没有战马,可自幼苦练龙蛇九变,身形步伐极为灵活;而那白袍小将,看似单薄,却枪枪蕴含巨力。他手中银鳞枪越来越快,刘闯手中的甲子剑却好像挂着重物,越来越慢。

    一个枪如闪电,一个刀势沉猛。

    眼看着两个人都有些动了火气,却见夏侯兰带着一个少女,从村子里急匆匆跑出来。

    那少女眼见和刘闯战在一处的白袍小将,顿时惶急喊道:“二哥,快住手,这是咱们的恩人!”(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