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15章 常山之虎

第215章 常山之虎

    赵云,字子龙,常山真定人氏。

    论年纪,赵云今年二十五岁。不过,他看上去年纪并不是很大,单从外表来判断,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模样,显得比马超还小。以至于刘闯看到赵云第一眼的时候,也不敢确定他的身份。

    丫儿,名叫赵琰,是赵云的妹妹,年方十八。

    得知刘闯并不是黑山贼,赵云忙勒马住手,连连道歉。

    而刘闯呢,则拄刀大口喘着粗气。虽然和赵云交手,不过十余合,但刘闯却感到极为吃力。

    赵云的枪势凶猛,且快若闪电。

    最可恨的,还是他枪上一层层犹如鳞甲般的银鳞,在阳光下非常晃眼,所以应对起来也非常吃力。如果是在马上,刘闯倒是有信心和赵云一战。就算是不赢,但也可以保证不会输。

    但步战对马战……

    刘闯心里非常清楚,他刚才已经到了极限。

    被动的防御,看似是让赵云无功而返。可时间长了……估计再有三十个回合,他必败无疑。

    虽然说输给赵云,刘闯并不算丢人。

    可心里面,始终有点不舒服!也许,这就是所谓武将的骄傲吧。

    ++++++++++++++++++++++++++++++++++++++++++++++++++++++++++++++++++++

    赵家村经此一难,死伤有三十多人。

    许多房舍被黑山贼烧毁,令不少人无家可归。

    看着那些在废墟面前哭泣的村民,刘闯也不知该如何劝解。

    “衡若,你这些年,究竟跑去了哪里?

    我出师之后,曾四处打听你的消息。本以为你会去投奔白马将军,可后来才发现,你根本没去幽州。自我兄长故去后,我一直留在真定。原打算等你回来,没想到一等却等了数载。”

    赵琰把中堂收拾干净,赵云便在家中款待刘闯等人。

    他似乎也有些不太好意思,所以没有去找刘闯说话,而是旁敲侧击的询问夏侯兰,想要弄清楚刘闯的身份。因为他看得出来,夏侯兰似乎是刘闯的部曲。而从方才和刘闯交手的情况来看,这个魁硕青年,绝对是一员悍将。也幸亏当时刘闯没有骑马,否则赵云也没把握占居上风。

    夏侯兰看了刘闯一眼,忍不住笑了。

    “说起这些年来,倒是过的颇为jīng彩。

    我最初是在袁绍大将淳于琼手下效力,后来那淳于琼不容我,我便去泰山投奔吕虔。哪知道后来却成了阶下之囚。幸亏我家公子宽宏大量,饶了我xìng命不说,还颇为看重,命我追随左右。”

    泰山?公子?

    赵云一怔,目光便落在刘闯身上。

    只是刘闯现在,还一身的血污,全无半点风雅之sè。

    他端坐席上,透出一股浓浓煞气,但是在那种煞气里面,却又隐藏着一种上位者的威严。

    “敢问……”

    不等赵云开口,刘闯便抢先道:“子龙不必猜来猜去,我姓刘名闯,乃中陵侯之后,而今为大汉皇叔,官拜辽东太守,拜护乌丸校尉。我想子龙你虽一直在老家,却也知道我的名字。”

    哐当!

    赵琰捧着一盘烤肉进来,听到刘闯自报家门,手上一颤,食盘顿时脱手落地。

    而赵云则瞪大双眼,看着刘闯。

    果然是他!

    刚才夏侯兰说他在泰山郡被俘,赵云就隐隐猜到了刘闯的身份。

    夏侯兰既然是为曹cāo效力,那么俘虏他的人,肯定就不会是曹cāo。而且,刘闯的体貌特征非常明显,赵云虽身在常山国,也时常听人提起,说而今又出了一头不弱于虓虎的飞熊。

    可是,赵云却没有想到,刘闯竟如此痛快的承认了身份。

    要知道,刘闯现在可还身处险境。

    他从许都脱身逃出,袁绍对他也颇为忌惮,派人四处打探他的消息,希望能把刘闯留下来。

    毕竟,刘闯一rì不回辽西,辽西就群龙无首。

    前文也说过,袁绍之所以答应让出辽西,是存了吞并刘闯的想法。

    一旦刘闯返回辽西,辽西有了主心骨,再想要吞并,可不是一桩容易的事情。虽然对外袁绍是打着邀请刘闯的旗号,可他的真实心思,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若他真有些帮助刘闯,又何必急急忙忙把次子袁熙派往涿郡,出任幽州刺史,随后还派出心腹大将淳于琼为辽西太守。

    不过,袁绍的心思对赵云而言,并不重要。

    他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要为袁绍效力。

    特别是在听了夏侯兰的遭遇后,赵云更打消了投奔袁绍的心思。

    可刘闯……

    赵云可是听说过许多关于刘闯的事情,其中也包括了刘闯和刘备之间的矛盾冲突。一开始,赵云对刘闯的感官极差。因为他跟随过刘备,对刘备更极为敬重。刘闯和刘备交恶,那毫无疑问便是刘闯的问题。可后来,刘闯归宗认祖,不但洗刷冤屈,更迅速崛起,成为一方诸侯。

    这也使得赵云有些糊涂了!

    难道说,刘闯和玄德公之间,是一场误会不成?

    再之后,刘闯身世传开,更成为大汉皇叔。而且历经数战,打出了赫赫威名。

    赵云对刘闯的感官,也从最初的敌视,转为钦佩。可刘闯和刘备之间的矛盾,却始终没有化解开来,而且是越来越严重。这也让赵云感到了迷茫!刘闯其人,究竟是忠,还是jiān呢?

    刘备当然是好人,刘闯和他为敌,那就是坏人。

    可现在,刘闯声名越来越响亮,特别是后来为掩护部曲,孤身涉险的义举,令赵云敬佩不已。

    他在年初许田打围时,力搏二熊,为天子扬名。

    在赵云看来,这种时候,身为汉室宗亲的玄德公应该挺身而出才是,却不想刘备全无动静。

    人言刘闯,必称赞他是汉室忠臣。

    可刘闯若是忠臣,那玄德公与他为敌,岂不是汉室jiān臣?

    一时间,赵云也分辨不清楚,这刘闯和刘备究竟是谁好谁坏。

    刘备对他有知遇之恩,但刘闯却是大汉皇叔……

    站在刘闯面前,赵云愣了半晌之后,心中暗自叹息一声,上前一步,躬身道:“草民赵云,拜见皇叔。”

    “子龙不必多礼。”

    “你,是皇叔?”

    赵琰的声音有些颤抖,忍不住开口发问。

    只是,当刘闯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的时候,她这心里不由得一颤,连忙低下头。

    若不是刘皇叔,她今rì清白难保。可是……

    赵琰心中小鹿乱跳,思绪有些凌乱。

    好在,大家的注意力都不在她的身上,诸葛亮和司马懿坐在一旁,正饶有兴趣的打量赵云。

    刘闯说此人勇力无双,果然不假。

    方才在村口,刘闯和赵云的交锋他们看在眼中,对赵云更有了直观认识。至于刘闯为何知道赵云,也不难了解。想必是夏侯兰投靠刘闯之后引介,刘闯才会对赵云产生如此浓厚兴趣。

    大家复又落座,赵云依旧心乱如麻。

    他大体上猜到了刘闯此行用意,可他却不知道,是否应该接受刘闯的邀请。

    按道理说,刘闯为大汉皇叔,又亲自登门,可算得上是情真意切。赵云虽只是一介平民,但是对汉室却极为忠诚。刘闯相邀,他理应答应。但问题是,当年他曾答应过刘备‘终不背德也’。有道是,千金一诺!这也让赵云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一时间陷入两难的境地之中。

    “子龙,那些黑山贼,又是怎么回事?”

    刘闯见赵云脸sèyīn晴不定,知道他心中正处于矛盾,所以并不急于引入正题。

    提起‘黑山贼’,赵云便忍不住咬牙切齿。

    “那些贼人,乃王当部曲。

    自从于毒和白饶等贼子战败后,张燕虽有所收敛,可他部曲却越发凶残。王当自建安元年便据萆山而立,屡次犯我家园……我今rì就是奉真定令之召前去商议讨伐之事,却不想……

    若非皇叔及时赶来,我赵家村上下六百余人,定遭那贼人毒手。”

    “袁公,难道不管吗?”

    司马懿忍不住开口问道。

    赵云苦笑道:“这几年,袁公一直忙于征伐公孙瓒,直至年初才算将至消灭。

    所以这几年来,一直没有顾及到各地贼人。也正因为此,黑山贼越发嚣张,其势力增长极快。去年底,张燕伙同王当孙轻等一干爪牙,袭掠真定,真定县令被贼人所杀,乱成一团。

    直至月初,新任县令才就任,他有意组建乡勇,故而将我等招去,商议具体事宜。”

    “这真定令,倒是个肯做实事的人。”

    刘闯闻听,不由得笑了,饶有兴趣问道:“却不知这真定令,又是哪位?”

    “哦,此人名叫沮鹄,字子翼。”

    “沮鹄?”

    刘闯一怔,旋即便问道:“难道是沮授族人吗?”

    “表哥,沮子翼就是沮授之子……我在河内的时候,曾听说他的名字。

    他父亲乃冀州名士,才学出众。偏这沮子翼不好读书,偏好兵事,从小习武,更jīng通兵法。这家伙的xìng情非常刚烈,与他父亲颇为相似。只不过,有时候太过执拗,不懂变通之道。

    此前,他因为麴义跋扈,故而和麴义发生冲突,被赶回家中。

    后来袁公杀了麴义,才又把他提拔起来,命他召集先登营旧部,为袁公组建大戟士……可惜这家伙xìng子太直,触怒了袁公,又把他赶出大戟士。估计袁公是看在沮授面子上,才让他出任真定令。”

    若论对世家的了解,诸葛亮的确是比不上司马懿。

    毕竟,司马氏一直是河内望族;而诸葛氏则历经波折,诸葛亮更自幼失怙,虽后来随刘闯拜师郑玄,可若论及对这些事情的了解,还真比不上司马懿如数家珍,娓娓道来的清楚。

    不过,诸葛亮也知道自己的弱点,对此不甚在意。

    刘闯闻听之后,突然把目光转向赵云。

    “子龙,你打算怎么做?”

    “这个……”

    刘闯道:“子龙,我之来意,想必你已经猜出。

    所以,咱们也不必掖着藏着,到最后弄得大家都好不痛快。你可以慢慢考虑,不急于一时。我现在想知道,你可是想要灭了那黑山贼?若是如此,我可以帮你!你就当我是笼络你的手段,接不接受,都看你的心思。我对这些黑山贼,也不甚满意……汉室衰颓,jiān臣当道。而今天子被困许都,名义上为天子,实为傀儡。时局已如此败坏,偏这些贼人还不肯消停。

    什么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若非这些乱臣贼子闹事,我大汉又怎会有如今之败局?

    我此次奉天子之命,为辽东太守,也是想要保我大汉边塞……可内贼不靖,终不成事。似这等贼人,杀一个少一个,虽不一定能变得更好,但至少不会比现在更坏……子龙可知我心意?”

    这一番话说的爽快,让赵云瞠目结舌。

    他从未见过人如此开诚布公的说话……可不得不说,刘闯这番话,甚得他心意,让他顿时对刘闯生出许多好感。

    “不瞒皇叔,我与那黑山贼,有不共戴天之仇。”

    赵云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道:“想来衡若也与皇叔说过,我自小父母双亡,是我兄长将我养大,并把我送去习武。初平二年,张燕聚众河北,号黑山军。那王当便奉命来真定,占居萆山。

    皇叔可能还不知道,萆山据我赵家村,不过十六里地。

    其山势巍然,道路崎岖,仅南北坡各有一条羊肠小路,易守难攻。且萆山四面陡峭,偏山顶平旷坦夷,足有六百余亩土地,可供人耕种,自给自足。正因为这样,官府数次征伐,都以失败告终。这也使得王当气焰更加嚣张,向各村落强征保护费,若敢拒绝,便大开杀戒。

    我赵家村虽然有些钱两,却并不富庶。

    刚开始我哥哥见王当势大,不愿与之相争,便答应他条件……可是这狗贼却越来越张狂,我哥哥眼见村庄已经无法承受,于是暗中联络官府,想要借王当下山之际,将之伏击杀死。只是后来,消息走漏……王当一怒之下,血洗赵家村。我哥哥为保护村民,被王当所害。”

    说到这里,赵云眼睛通红,虎目中泪光闪闪。

    赵琰则坐在他身后,轻声缀泣。

    就连夏侯兰在一旁,也是紧握双拳,恨得咬牙切齿……

    刘闯并未流露出激动之sè……这是什么时代?这是个乱世!也许百年之后,汉人将会迎来最为黑暗的一个年代。赵云是事关己身,故而激动异常。可对刘闯而言,这不过是最平常的事情。

    “这么说,你想要除掉王当?”

    “若不铲除王当,赵家村又如何能够安定?”

    刘闯没有接话,目光向诸葛亮和司马懿扫了一眼。

    你们不是互不服气吗?现在是你们展现手段的时候了……

    “那萆山之上,有多少贼人?我是说,能战之人?”

    “我听人说,萆山贼人已聚集五千余众,不过大半是妇孺老弱,能战者不足两千。”

    不等赵云开口,赵琰便抢先说话。

    看得出来,她也想为大哥报仇,所以平rì里没少打探关于萆山贼的情况。

    司马懿又道:“那你们现在,有多少可用之兵?”

    “这个……”

    赵云露出赧然之sè,轻声道:“我赵家村有青壮百人,可以参战。

    此次我去县城,听沮县令言,他手中有巡兵三百,曾为先登勇士。沮县令本打算征召足够乡勇,抵御黑山贼。可是各村听闻要对抗黑山贼,都很畏惧,不敢从命。他们说,就算灭了王当,还有张燕……到时候万一黑山贼大举来犯,莫说真定,就算是整个常山也难抵挡。

    故而,这次只征召了大约五百壮士。”

    “也就是说,合整个真定,不足千人?”

    “正是。”

    赵云低下头,露出羞愧之sè。

    他在为他的那些个乡亲感到羞愧,甚至有些不敢正视刘闯。

    “孔明,你怎么不说话?”

    诸葛亮抬起头,轻声道:“其实要灭了萆山贼,并不困难。

    方才赵二哥说萆山易守难攻,只有两条羊肠小径,且山顶平旷坦夷,也就是说不管强攻还是围困,都难以奏效。若是耽搁的久了,则会有黑山贼前来援救,到时候局势就会越来越复杂。

    所以,我以为要灭萆山贼,不可强攻,当以智取。

    我有一计,既然强攻萆山不成,何不将王当和萆山贼从山上引下来?只要他们敢出来,就可以速战速决,将之消灭。到那时候,张燕就算想要救援也来不及,甚至可能会得不偿失……”

    “孔明所言,正是我所思也。”

    司马懿闻听,连连点头。

    “而且,我觉得要把萆山贼引下山并非难事。

    他们这次袭击赵家村,死伤惨重,更折损了他们的头目。方才子龙也说了,那王当骄横跋扈,怎可能忍下这口气?似这种跋扈之人,可以激将,把他们从山上引下来,而后一举击溃,绝不可使其返回山上。待王当下山,可兵分两路,着一支人马攻上萆山……王当他们jīng锐尽出,萆山必然兵力空虚。到时候占居萆山,那些贼人见老巢被占居,定会迅速溃败。”

    刘闯听罢两人的话语,脸上顿时浮现出激赏之sè。

    他把目光转向赵云,微微一笑道:“子龙,你以为如何?”(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