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20章 梅花香自苦寒来 一

第220章 梅花香自苦寒来 一

    临渝县城,面积不大,人口大约两万。

    辽西五县的人口分布很不均匀,除郡治阳乐的人口超过三万之外,其余四县当中,只有肥如和临渝的人口大约在两万左右。诸如宾徒和徒河两县,人口全部加起来,甚至不足两万。

    除此之外,孤竹城有一千三百户人口,约七千人左右。

    这也是辽西郡的人口总和……

    辽西面积很大,且沃土千里。但因为气候和环境的原因,使得整个辽西郡看上去非常荒凉。

    加之鲜卑、乌丸等异族实力强大,也使得辽西始终难以发展。

    柳城,隶属辽西所治,却聚集十余万乌丸人,是辽西最大的一股力量。

    前乌丸大人丘力居死后,将乌丸大人之位传于从子蹋顿。这蹋顿武略过人,总摄辽西乌丸三部,声望非同一般。建安之初,袁绍与公孙瓒相持不决,于是蹋顿趁机派遣使者与袁绍求和亲,而后出兵攻打公孙瓒。他之所以要帮助袁绍,也是因为公孙瓒在幽州时,对乌丸、鲜卑的态度极为强硬,使得乌丸颇有打压。与袁绍联合之后,大败公孙瓒,蹋顿更因此获得大单于名号,更得到袁绍所授印绶,从而在辽西的声望和实力,一下子超过了其他人。

    丘力居还有一个儿子,名叫楼班。

    当初,丘力居临死前因为楼班年纪尚小,所以把乌丸大人之位传于蹋顿。

    可如今楼班已渐渐长大,蹋顿的声望却越来越高。楼班想要从蹋顿手中夺过乌丸大人之位,也就变得极为困难。幸好丘力居手下。还有一干亲信。其中。尤以盘踞辽东属国的苏仆延和难楼为代表。拥立楼班,在辽东属国自成一系。虽然表面上苏仆延和难楼臣服于蹋顿,但所有人都知道,苏仆延和难楼忠于楼班,与蹋顿可算得上是面和心不合,并不是很和睦。

    “只不过,蹋顿总摄三部,又有汗鲁王乌延支持。

    那乌延率众八百余落。兵马有数万之多,人口更多达近十万人,也是辽西辖境内,仅次于柳城蹋顿的一支力量。苏仆延和难楼虽然盘踞辽东属国,却受各方牵制,难以和蹋顿对抗。”

    麋芳侃侃而谈,向刘闯详细介绍了整个辽西的状况。

    他自从建安二年受命前来辽西,在孤竹城迅速站稳脚跟。

    凭借他手中金银财货,获得大量土地。

    用麋芳自己的话说,他手中掌握了孤竹城近六成土地。在辽西也迅速建立起威望。

    凭借裴炜常胜等人之勇武,加之麋芳豪爽。又八面玲珑,所以在本地声望不俗。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对辽西的情况,乃至整个辽东四郡一属国的情况,可称得上是了若指掌……

    此次迁徙,若非麋芳在孤竹城站稳脚跟,刘闯也没那么容易迅速在临渝立足。

    乃至于张辽夺取肥如,占领卢龙塞之后,也是靠麋芳大撒金钱,才算是把事情平息。而今新任辽西太守淳于琼尚未就任,辽西官员却因为身在关外的阳乐县,以至于至今仍不太清楚状况。可以说,刘闯这次顺利迁徙,麋芳可谓立下首功一件,使得刘闯可以顺利拿下关内两县,更占居了主动。若不然,刘闯迁徙辽西,哪怕是在临渝地区,也会受到重重阻碍。

    “如此说来,袁本初对辽东四郡掌控,似乎并不高明。”

    麋芳道:“辽东四郡孤悬于外,一直不为袁绍所重……辽东有公孙氏,而玄菟郡和乐浪郡,则因高句丽袭扰,一直混乱不堪。至于辽西,却是乌丸根基所在。加之袁绍与蹋顿和亲,所以对蹋顿多有放纵,令其肆虐辽西。包括辽东属国在内,袁绍对其掌控,一直不算强大。”

    说到这里,麋芳突然想起一件事。

    “辽西自刘虞死后,便一直未设立太守。

    此前袁绍曾使刘虞之子刘和,假辽西太守,但刘和却从未掌控过辽西,甚至没有来过辽西。

    若不是公子这次迁徙辽西,说不定袁绍就忘了这件事……才匆匆命淳于琼出任辽西太守之职。不过据我打探,那淳于琼虽为西园八校尉出身,确是个草包。若不是他和袁绍交情深,恐怕也做不得今rì的位子。袁绍在三月任他为辽西太守,而今已经五月,他还没有出现。”

    淳于琼?

    刘闯嗤之以鼻,露出不屑之sè。

    对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

    这家伙曾经是夏侯兰的上官,却嫉贤妒能,且喜欢抢夺部曲功劳,心胸狭窄。

    虽然当初刘闯斥责夏侯兰,可说实话,他对淳于琼却看不入眼。原因?三国演义和三国志中,都有关于淳于琼的记载。这家伙在驻守乌巢的时候,贪酒误事,结果被曹cāo奇袭乌巢。

    刘闯至今仍记得那电视剧《三国演义》中,淳于琼满身肥肉,酒气熏天的模样!

    不对,如果淳于琼做了辽西太守,官渡之战时,谁去镇守乌巢?

    若曹cāo不能奇袭乌巢,岂不是说,官渡之战就会出现变数?

    想到这里,刘闯脸sè顿时yīn晴不定,端坐榻椅上沉吟不语……似淳于琼这样的极品,袁绍帐下恐怕也难寻出第二个来。不成,绝不能让淳于琼留在辽西,还是让他去镇守乌巢为好。

    “孟彦?”

    “啊……”

    吕布见刘闯脸sèyīn晴不定,忍不住开口唤道。

    刘闯这才醒悟过来,抬头见众人都看着他,不禁脸一红,露出赧然之sè。

    “刚才想起了一件事情,以至于有些失神,还请诸君见谅。”

    说完,他向麋芳看去,“子方。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众人见刘闯一副尴尬之sè。忍不住都笑了。

    麋芳也没有在意。相反他对刘闯的敬意,自刘闯孤身闯入许都之后,变得越发强烈。想当初,刘闯安排他来辽西时,麋芳并不是特别高兴。在他印象中,辽西苦寒之地,刘闯把他打发来,就如同流放。可随着他在辽西站稳脚跟后。想法也就产生了转变。特别是当刘闯的预言一步步演变成为事实,麋芳对刘闯也就越发尊敬。可以说,自他来辽西后,一切变故,都是依照着刘闯的推演变成事实。这也说明刘闯的前瞻xìng,更说明刘闯的眼光不同寻常。

    如今想想,小妹嫁给刘闯,的确是一件好事。

    虽然刘闯至今仍未有一块稳定的根基,但他可以预料到,接下来刘闯一定可以雄霸辽东……

    这。才是真正的一方诸侯!

    “主公,我方才说。孤竹城有一贤者,可以大用。”

    “谁!”

    “不知主公,可听说过阎柔之名?”

    “阎柔?”

    刘闯听到这个名字,不禁一怔,觉得这个名字,非常耳熟,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阎柔字伯正,本为广阳郡人氏。

    此人少年时曾被乌丸和鲜卑人俘虏,却甚得乌丸鲜卑之信任……且此人对汉室,忠心耿耿!公孙瓒害死幽州牧刘虞之后,阎柔便勾结鲜卑,与公孙瓒对抗。后公孙瓒困守易京,袁绍本打算招揽此人,却被他拒绝,带着弟弟离开广阳郡,在孤竹城定居。此人勇武,且颇有谋略……而且他擅长相马,更jīng通鲜卑乌丸乃至高句丽和夫余国方言,可谓是才干卓绝。

    我在孤竹城立足之后,常与之往来。

    我至今仍记得,他又一次对我说:我虽然不知道你从何而来,但我有句话要提醒你:向立足辽东,先谋辽东属国。而后以辽东属国左右逢源,才有机会得到辽东四郡,立足辽东。”

    刘闯闻听,激灵灵一个寒蝉。

    而诸葛亮司马懿步骘等人,也都变了脸sè。

    “那子方你当时,一定是吓坏了。”

    荀匡忍不住笑道,令其余人都忍不住笑了。

    谁都知道,麋芳胆小!

    麋芳却不以为然,“元胤你休要取笑我,换做是你,被人看穿意图,恐怕也会感到紧张吧……你不知道,当时我有多害怕,甚至想要常胜和裴炜动手。不过后来我又一想,他既然把话挑明,就说明他没有恶意。与其和他交恶,倒不如多多交好。这两年,我得他指点颇多。”

    这一番话出口,连麋竺都感到了惊奇。

    自家兄弟是个什么人?

    麋竺心里,其实非常清楚。

    麋芳有点纨绔,甚至极为好利。但他骨子里,却有一股子傲气,能够低声下气的向人去请教,便说明这个人,有真才实学。一时间,莫说麋竺,其他人对这个阎柔,也都产生了兴趣。

    刘闯坐在一旁,沉默不语。

    阎柔……

    我想起来了!

    这个人在三国演义里并没有登场,但是在三国志当中,确有相关记载。此人是在官渡之战后,臣服曹cāo,并且对曹cāo讨伐乌丸,很有贡献。曹cāo待其如子,令其坐镇北方。后来他还接任护乌丸校尉之职,统帅幽州兵马,抗击乌丸……曹丕在继位之后,这个阎柔官拜度辽将军。

    阎柔是不是真的忠于汉室?

    刘闯不好说……因为后来,他投靠了曹cāo。

    但有一点,刘闯对此人非常赏识,那就是他对待异族的态度,非常强硬。

    或许在后来他投降曹cāo,是因为看清楚汉室大势已去。这是个聪明人,而且很善于变通,否则又怎可能被鲜卑人俘虏后,又成为鲜卑人的朋友?既然汉室大势已去,他另择明主,也在情理之中。但从目前而言,阎柔对汉室还存有信心,尚未失去对汉室中兴的那一丝期盼。

    辽东属国吗?

    刘闯突然扭过头,沉声道:“孔明。”

    “喏!”

    “这件事,就交给你来筹谋。”

    诸葛亮先一愣,旋即明白了刘闯的意思,脸上顿时露出一抹笑意。

    他当然知道。刘闯让他筹谋什么事情……辽东属国。姐夫已经采纳了那个阎柔的建议。决意对辽东属国动手。

    “仲达!”

    “喏!”

    刘闯沉声道:“你为辽东主簿,也要对辽东多有了解。

    若要了解辽东,便不能忽视了辽东的风土人情,需要有一些熟悉本地情况的人协助你行事。

    你明rì随子方走一遭孤竹城,先去试探一下那阎柔。

    但不要打草惊蛇,若此人可堪大用,立刻告知与我,不可以怠慢。”

    “懿。明白。”

    司马懿躬身领命,又退后原处。

    “长文。”

    “喏。”

    刘闯沉吟一下,而后道:“着你为使者,元胤为副使……你二人明rì即刻动身,前往辽东拜访公孙度,打探一下公孙度的态度。我估计,公孙度的态度,恐怕不会特别友善,所以你二人要做好心理准备。而今咱们初来乍到,根基未固。所以暂时不要和公孙度发生冲突。”

    陈群和荀匡相视一眼,便明白了刘闯的心意。

    两人躬身行礼道:“请公子放心。群(匡)明白。”

    “诸君!”刘闯从榻椅上站起,深吸一口气,目光在大堂上众人身上扫过。

    这大堂上,几乎聚集了刘闯的全部班底。

    除张辽曹xìng魏越郑仁四个人因为要分别驻守肥如、卢龙塞和孤竹城,无法前来之外,余者几乎都在这大堂之上。

    武将有太史慈、黄忠、甘宁、史涣、许褚、高顺、徐盛等人;文臣则包括了陈宫、步骘、吕岱、陈群、陈矫、戴乾、麋竺、麋芳等一干俊才。此外,还有此次从许都跟随刘闯前来的庞德杜畿,以及司马懿诸葛亮。满唐文武,也使得刘闯心中豪气顿生!凭此班底,大事可期。

    “我等舍弃北海国东莱郡基业,自青州跨海来到这苦寒之地。

    虽说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我却以为,这未尝不是我们的一个机会。如今,袁绍曹cāo决战在即,这一场大战将持续多年,也是我等发展的最好机会。汉室衰颓,中兴希望便在诸君身上。这幽州素有苦寒之地,却是天下jīng兵汇聚之所。辽东辽西人口稀少,但土地广袤而肥沃,更与我们以大把机会。当那些诸侯jiān雄尔虞我诈之时,我等可以在这辽东开疆扩土,扬我大汉雄风。

    昔rì,文帝休养生息,文景之治造就武皇帝赫赫武功。

    而今,我等就要在这苦寒之地,养我大汉元气……我相信,用不得太久,我们就可以南下中原,匡扶汉室,诛杀宵小。诸君,我有一个梦想,梦想我大汉旌旗,可以插遍yīn山。昔rì陈汤曾有‘明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之豪迈言语。我希望用不得多久,我们可将此话变成现实。

    诸君,这是我们最好的机会,也是汉室江山最后的气运所在。

    故而我望诸君,可齐心协力,为我汉室江山殊死一搏……百年之后,我等名字定可留于青史。”

    这一番话,令人热血沸腾。

    能够跟随刘闯,跨海前来的众人,莫不对汉室心存幻想。

    这也是刘闯第一次,将他的野心暴露出来……可不得不说,他的野心正符合了大家的心思。

    “我等,愿为汉室江山,肝脑涂地!”

    粗豪的,雄壮的,温雅的,稚嫩的……

    当所有声音汇聚一处的时候,刘闯脸上的笑意也变得更浓。

    “既然如此,诸君便整备兵马,安抚百姓,开垦荒田……相信用不得多久,辽东必将变得更加热闹。”

    刘闯命步骘吕岱,与徐奕黄珍等人,着手安排来年屯田事宜,又命太史慈等人,加紧cāo练兵马。辽西而今虽然还算平静,但刘闯相信,很快会有战事发生。袁绍决不可能甘心让刘闯在辽西站稳脚跟。他虽不好亲自动手,但相信凭借他和乌丸人的关系,少不得蹋顿回来生事。

    yù使辽西稳定,首先要解决的,便是乌丸之患。

    刘闯心里非常清楚,若不能解决蹋顿,就难以立足辽西。

    送走众人之后,刘闯感到有些疲惫。

    从许都一路逃亡,虽则在海船上休息了一下,但这jīng神却始终处于紧张的状态。

    终于到了辽西,和小伙伴们重新相聚。刘闯那紧张的情绪,便缓解许多,总算是松了口气。

    只是,他刚想回后宅休息,却见赵云和麋竺走进来。

    麋竺赵云,其实并不算陌生。

    当初刘备率部前往徐州,赵云便为刘备主骑,跟随在刘备左右。而那时候,麋竺又因为仰慕刘备,故而和刘备常有来往。所以赵云和麋竺相识,倒也在情理之中。赵云是个妥妥的新人,来到辽西之后,才知道刘闯麾下兵马,是何等强盛。更不要说那一干悍将,未必就逊sè他多少。而且似太史慈许褚徐盛这些人,哪个不是一早跟随刘闯,可谓是元从老臣。

    相比之下,赵云资历就显得有些浅薄。

    当他见到麋竺的时候,先前略显惶恐的心情,顿时得到改善。

    麋竺是刘闯的大舅子,虽然在刘闯帐下的资历也不深,可凭借他的身份,已站稳了脚跟。

    “子龙,子仲,你们怎么来了?”

    麋竺与刘闯先见过礼,而后笑道:“我与子龙在徐州时便已相识,也算是旧交。

    没想到孟彦好大本事,居然把子龙找来……我方才与子龙聊天时,都颇感惭愧。特别是我,来到孟彦帐下,至今未立寸功。不过刚才我与子龙交谈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人,向荐于孟彦。”(未完待续……)

    PS:双倍月票最后一天,倒数十一小时,拜求月票!!!,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