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21 梅花香自苦寒来 二 2/3

第221 梅花香自苦寒来 二 2/3

    赵云发现,此刻的刘闯看上去很憨厚,全无方才那激昂慷慨之sè。◎◎

    由于是一个新人,赵云当然不会获得进入大堂议事的资格。他自己也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也不会产生任何不满的情绪。试想,他对辽东一无所知,对刘闯手下一干重臣,甚至连名字都叫不全。手底下没有兵马,更没有独自领军的经验……就算让他参与,也说不出道道来。

    莫说是赵云,刘闯手下那么多人,都不得资格参与会议。

    庞德、夏侯兰、武安国这些人,都是在堂下旁听,赵云更不会生出半点不满。

    不过,这并不代表赵云没有上进心。

    相反他舍弃刘备,投奔刘闯,就存了想要建立一番功业的想法。

    在堂下,当他听到麋竺推荐阎柔的时候,赵云立刻想起了一个人。而这个人,麋竺也认识,所以散会之后,他立刻上前叫住了麋竺,把这个人向麋竺一说,麋竺顿时便产生了兴趣。

    麋竺的情况和赵云差不太多,也是寸功未立。

    虽然从才学和能力而言,麋竺比之麋芳强百倍,可是麋芳跟随刘闯已整整四年,而且为刘闯一手打下了孤竹城的根基。就凭这份成绩,就足以让麋芳获得足够的地位,无需再去担忧。

    麋竺当然不是嫉妒麋芳,但却不能不羡慕麋芳……

    所以,他立刻拉着赵云来找刘闯,也算是一桩功劳。

    “大兄,你要为我引荐何人?”

    刘闯不禁疑惑。好奇的看着麋竺。

    麋竺从未来过幽州,更没有到过这辽西。如果是麋芳,那刘闯倒是会相信,毕竟麋芳在辽西已有两三载。可是麋竺……他没有来过辽西。又能推荐谁呢?还有赵云,似乎也认得麋芳要推荐的这个人。这也让刘闯生出好奇之心,饶有兴趣的看着麋竺和赵云,等待着回答。

    麋竺道:“我推荐这个人。名叫田豫,表字国让,是渔阳雍奴人。”

    “哦?”

    刘闯听到这个名字,立刻坐直了身子。

    赵云道:“云与国让乃旧识,当初曾一起在白马将军帐下效力。

    后来刘豫州来投,对国让极为看重。刘豫州为平原相的时候,国让便为他幕僚。再后来,刘豫州前往徐州救援陶公,我和国让随行。但不知为何。刘豫州得了徐州以后。国让突然告辞。说是母亲年迈,请求还家。当时刘豫州对他甚为不舍,但国让决心已下。所以刘豫州也不好阻拦。

    此后我与国让再无联系,方才在堂下时。突然想起此人,故而才与子仲联袂与皇叔举荐……”

    田豫!

    这可是在三国志当中,单dú lì传的人物。

    刘闯记不太清楚他是否在三国演义中登场,但却清楚的记得,陈寿在三国志里为他立传。

    此人后来是曹cāo驻守北方的一位重臣,抵御胡虏,攻击卓然。

    对了,他好像也担任过护乌丸校尉的职务,麋芳推荐的那个阎柔,似乎就是从田豫手中接掌乌丸校尉。

    三国志中对田豫的评价很高:清俭约素,居身清白,规略明练。

    在《三国志?田豫传》最后,陈寿评价他是:止于小州,招终于郡守,未尽其用也。

    这个人的才干,远超过州郡,乃是一位大才!

    刘闯没想到,这田豫居然也辅佐过刘备,而且还与赵云麋竺认识。

    “可知道,此人而今在何处?”

    麋竺和赵云相视一眼,苦笑着摇头。

    两人一个常年在徐州,另一个藏身于常山真定,和田豫失去联系已有数载,怎可能知道他的下落?

    不过,刘闯并不在意。

    他想了想道:“方才子仲说,他是渔阳雍奴人。

    这样,过两rì你二人带人前往雍奴走一遭,说不定能打探到他的消息。既然这个人如你二人所言这么厉害,想来在当地也颇有名声。你们先弄清楚他的情况,再设法与之取得联络。

    我觉得,他这么厉害的话,袁绍肯定不会置之不理。

    咱们初来辽西,动作不能太大……而且实力尚有所不足,恐怕难以吸引他前来,倒不如先取得联系,拉拢些交情。rì后待咱们站稳了脚跟之后,再去招揽他,这样子也不至于他为难。”

    刘闯这句话,说得可谓信心十足。

    我肯定可以在辽东站稳脚跟,到时候一定能吸引田豫前来效力。

    麋竺和赵云相视一眼,从彼此眼中,都看出了一抹笑意。

    这件事,一定要办好才成!

    两人暗自下定决心,便准备告辞。

    “你们先不要走。”

    刘闯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沉声道“大兄,如今咱们在辽西百废待兴,事务极其繁杂。

    我暂时也无法给你安排一个合适的位子,所以只好请你委屈一下,暂领辽东从事之职……我为辽东太守,迟早会与辽东公孙氏发生冲突。所以了解的情况越多,于我将来越有益处。

    你不妨待我多多探听辽东的琐碎事务,免得将来我前往辽东时,会措手不及。”

    他停顿了一下,目光又落在赵云身上。

    “子龙,你jīng于骑战,而辽东多马。

    我早有想法,扩大飞熊骑之规模,预计要扩充至三千人。

    此前飞熊骑一直是由衡若一手掌管,可一旦扩充至三千人,他一个人肯定无法顾全。故而我想请你出任飞熊骑左领之职,衡若为右领。你二人各领一校,务必要在短期内完成组建。

    我想,用不得太久,咱们就会与乌丸蹋顿来一次交锋,到时候我希望飞熊骑能够扬威辽西。不知你可能做到?”

    这话出口,就连麋竺都露出羡慕之sè。

    谁都知道,这飞熊骑是刘闯的禁军……以前,刘闯因为青州少马。整个北海国也不过骑军千余人。可如今既然来到辽东,就可以迅速将骑军扩张起来。赵云是和夏侯兰分领一校,但他和夏侯兰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更是师兄弟。显然不可能发生什么矛盾和冲突。

    刘闯,这是想大用赵云!

    赵云听罢,也不禁露出激动之sè,连忙躬身道:“皇叔如此看重赵云,云敢不效死命。”

    刘闯笑了笑,便站起身来。

    赵云和麋竺也连忙告辞,退出大堂。

    伸了个懒腰,刘闯迈步走进后宅。

    麋缳等人已经准备好了饭菜,等他前来一起用餐。

    一晃。他和麋缳等人已经分别了近半载之久。麋缳诸葛玲荀旦吕蓝和甘夫人。一直在为他提心吊胆。不过,现在刘闯回来了,笼罩在她们心头的yīn霾。也随之散去,露出快活笑靥。

    刘闯也很开心。陪着她们一边用饭,一边讲述他在许都的种种遭遇,引得麋缳等人,不时发出惊叹。

    “对了,徐老夫人来到辽西后,似有些水土不服。”

    “哦?”

    刘闯闻听不由得心里一惊,连忙道:“那现在如何?”

    “张机先生为老夫人诊治了一番,已经好转了不少……不过老夫人毕竟年迈体弱,加之初来乍到,对辽西多有不适应,故而暂时将她安置在孤竹城。郑师他们也安顿下来,但一直在为你cāo心。你如今回来了,便去探望一下吧……郑师对你,可一直是牵肠挂肚,非常关心。”

    孤竹城的面积,只有临渝一半大小,坐落于卢水之畔。

    其大体位置,便是后世河北省秦皇岛市的卢龙县,距离临渝约五十里,一rì便可以往返。

    刘闯听罢,连连点头。

    他对郑玄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和感激。

    郑玄对刘闯,可是实实在在的关心……据说这次迁徙,本来有不少人不愿意来辽西。是郑玄一个一个的谈话劝说,才使得南山书院的那些个名士,心甘情愿的跟随郑玄来到辽西郡。

    别小看这些个名士!

    虽然他们很多人更善于清谈,但名望却非同一般。

    刘闯有这些人,便等于掌握了一笔难以用金钱来估量的财富。

    这些人或许无权无势无钱,可加在一起,其能量之大,绝对无法用常理想象。

    如果在后世,这些人就是专家教授,就是名人学者……而恰恰是这些人,掌控着社会舆论。

    刘闯知道,这些名士是一笔无形资产,必须要妥善使用。

    而且,他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计划,只不过时机尚不成熟。不过,这个计划,还需要和郑玄商议一下。毕竟东汉末年,文化普及程度并不是太高,要想推行这个计划,还要更进一步的筹谋。

    “我明rì一早,就去孤竹城拜望郑师。”

    “还有一件事。”

    诸葛玲突然开口,让刘闯一怔。

    “二姐,请讲。”

    诸葛玲xìng子沉静,不太喜欢说话。

    但也正因为此,她一开口,其他人都闭上了嘴,即便是活泼的吕蓝,也变得极为安静。

    “夫君,我有两件事要与夫君商议。

    这第一件事,在前来辽西的路上,我发现咱们的楼船,似乎只能做运输工具,而无任何战斗力。我听人说,这辽东地区,海贼众多。咱们的楼船在海上航行时,万一遇到海贼攻击,便只能短兵相接。所以我在抵达辽西后,和薛州以及老费商议,设计出一件军械,可以使楼船在海上遭遇攻击的时候,进行远距离攻击。不过这军械,还需要置于船上进行实验。

    可海军为兴霸执掌,妾身实不太方便和他商议,故而夫君如今回来,想请夫君与兴霸说一说。”

    “是什么军械?”

    刘闯闻听,顿时来了兴趣。

    诸葛玲露出一抹赧然,轻声道:“其实这件军械,也并非妾身功劳,多亏了黄先生一旁指点。”

    “哪个黄先生?”

    “便是从荆州而来,江夏名士黄彣。”

    诸葛玲说着,取出一张图纸,递给了刘闯。

    “黄先生jīng于机关术,所以在设计之初,给予妾身许多建议……这是妾身草绘图纸,还请夫君指点。”

    黄彣,黄承彦吗?

    刘闯突然想起来,这黄彣是何方神圣。

    他接过图纸,认真看起来,却隐隐觉得,这图纸似乎有些眼熟。

    记得前世去běi jīng的军事博览馆参观时,他曾见过一具和图纸上颇为相似的军械。

    当时博览馆的导游介绍,那具军械,名为拍竿,是在南北朝出现,后来装备于水军的一种远程攻击武器。至于其构成,刘闯并不是特别熟悉。但刘闯记得,当时那导游曾说过:这种拍竿是隋唐时期,水军必备之军械,曾装备于隋代五牙战舰之上,攻击力在当时可谓惊人。

    难道说,这是拍竿吗?

    “夫君?”

    “啊!”刘闯醒悟过来,连忙道:“二姐这个设计,端地是奇思妙想。

    嗯,楼船体积庞大,但攻击力的确是有些不足,多以冲撞为主……若能配以这种武器,便可如虎添翼。只是,若要配备这种武器,还需对船体进行一些改造。这件事,倒是可以cāo作。

    这样吧,我明rì去孤竹城的时候,正好拜访一下黄先生。”

    诸葛玲见刘闯认可了她的设计,顿时喜出望外,脸上更流露出甜美笑容。

    麋缳几人,也非常高兴。

    她们可是知道,诸葛玲为这件军械,投入了多少心血。

    而今,这件军械可以帮助到刘闯,她们也生出一种感同身受的喜悦之情。

    吕蓝跳起来,手舞足蹈的说:“我就知道,二姐这番心思不会白费,大笨熊肯定会喜欢的……”

    刘闯只觉额头飘起三道黑线,有些无奈的看着吕蓝。

    大笨熊,这个称呼已经很久没有听到。

    甚至连麋缳也很少在这么称呼刘闯,也只有吕蓝这个没心没肺的小丫头,还会这么称呼刘闯。

    “铃铛!”

    麋缳连忙喝止吕蓝,但眼中却透出一抹温和的笑意。

    刘闯摆摆手,“缳缳莫在意,铃铛这么叫我,我反而觉得,很是亲切。”

    “嘻嘻,我就说嘛,大笨熊就算是做了皇帝,一样是大笨熊,他才不会生气。”

    “铃铛,慎言。”

    刘闯听了吕蓝这话,也不由得吓了一跳。

    荀旦虽然也是吕蓝那活泼xìng子,可毕竟是书香门第,对这种话题,还是非常敏感。她连忙一把将吕蓝拉住,强行让吕蓝坐下来,正sè道:“铃铛,你刚才那些话,以后可千万不要说。

    这种话,可是大逆不道,弄不好会给大……夫君惹来祸事。”

    想必在私下里,她和吕蓝一样,都是大笨熊大笨熊的称呼,以至于当着刘闯的面,差点说漏了嘴。,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