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34章 打完了,谈一谈!

第234章 打完了,谈一谈!

    “皇叔,你这是什么意思?”

    淳于琼怒不可歇地吼道,看着气定神闲坐在一旁的刘闯,一股火气直冲头顶。

    “大将军委以皇叔辽东太守,何以至今不去就任?

    辽西,乃大将军借与皇叔之所,可皇叔却反客为主,在辽西擅自开启战端,究竟是何意图?”

    也难怪淳于琼会恼怒,他这一路上,着实狼狈不堪。

    原以为蹋顿挑衅,刘闯会隐忍不发。在淳于琼看来,这是做大事之人的胸怀,能够忍耐和退让。哪知道,刘闯竟然用最为激烈的手段,报复了蹋顿的挑衅,甚至把颁下乌丸灭掉……

    此后,蹋顿出兵讨伐。

    淳于琼觉得,刘闯必不是蹋顿的对手。

    却不想当他到达右北平的时候,却得知刘闯请得吕布出山,在六股河大败蹋顿。这个消息,让淳于琼感到心惊肉跳!不是说吕布已经残废了吗?怎地又出山了?看上去似乎雄风犹在

    这也让淳于琼感到棘手,忙不得想要赶来辽西。

    按照他原来的想法,刘闯战败,他出面制止蹋顿,而后趁机将刘闯部曲吞并,再把刘闯赶去辽东。可现在看来,蹋顿恐怕不会是刘闯的对手。一个不好,很可能连辽西都要丢掉。

    淳于琼急急忙忙启程,却在肥如被太史慈亢。

    他这才知道,刘闯已经封锁了濡水,占领卢龙塞……这也让淳于琼更感恼怒,这刘闯莫不是想要鸠占鹊巢。留在辽西?这次若不是袁朝年在肥如抵挡住萧凌。说不得淳于琼便颜面尽失。

    如此情况下。淳于琼自然不可能给刘闯好脸sè。

    抵达临渝之后,他就立刻召见刘闯,并表达了心中的不满。

    不过,他这不满,似乎有些强烈……

    刘闯依旧笑容可掬,好像没有听见淳于琼的话一样,脸上没有半分怒气。

    倒是站在刘闯身后的夏侯兰,露出了不满之sè。不等刘闯开口,便厉声喝道:“尔怎敢与皇叔如此无礼!”

    夏侯兰对淳于琼,可说是恨之入骨。

    当年他曾在淳于琼帐下效力,却不想屡次受淳于琼打压,而且还被淳于琼夺走的功劳,最后不得已,仓皇逃离。时隔多年,夏侯兰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把这些事情忘记。可谁想到再次看到淳于琼的时候,夏侯兰终究是按耐不住心头火起,爆发出来。

    淳于琼看了一眼夏侯兰。眼睛一亮。

    但旋即露出一抹冷笑,“我道是谁。原来是那逃卒……皇叔,此人曾是我部曲,怎会在这里?”

    淳于琼的话,彻底激怒了夏侯兰。

    “淳于琼,我家公子乃大汉皇叔,你怎敢如此放肆。”

    夏侯兰话音未落,就见淳于琼身后站出一人,仓啷一声拔剑出鞘,“一介逃卒,焉敢张狂,待某家取了尔狗头,且正军法。”

    刘闯抬头看去,却是一张陌生的面孔。

    那人年纪大约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模样,生的齿白唇红,颇为秀美。

    乍一看,刘闯还以为是个女子。

    若不是他开口说话,说不得真就要闹出笑话。

    “衡若,既然这小哥儿要找你切磋,你不妨过去试试手,莫伤了他就好。”

    刘闯脸上带着笑容,眼皮子耷拉着,有气无力的道了一声。

    夏侯兰闻听,二话不说,垫步便冲上去,拔剑相迎。

    秀美青年更不示弱,舞剑和夏侯兰战在一处。两口宝剑剑光吞吐,剑气纵横。你来我往的战在一处之后,眨眼间十余个回合,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两口宝剑,始终未曾发生过碰撞。

    刘闯的目光一凝,不由得感到几分好奇。

    这秀美青年是什么人?竟由此手段!

    有道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夏侯兰是什么本事?刘闯心里最为清楚。如今,夏侯兰已经到了养气的巅峰,只差一个机缘,便可以突破瓶颈,达到炼神。在刘闯麾下,虽算不得超一流的猛将,可是真若是打起来,未必逊sè于魏延这样的人物。也就是说,夏侯兰已经有了炼神的力量,但还没有掌握住控制这力量的窍门。而这种窍门,并不是说你练就能练成,每个人的情况不同,窍门也就不一样,关键是要掌握属于自己的窍门,别人无法帮衬。

    否则,刘闯黄忠吕布,这都是到了炼神中期的武将。

    张辽许褚太史慈干甘宁魏延,这也都是进入炼神阶段的武将……这么多的武将,却无法帮助夏侯兰突破,是什么原因?不是说他们秘技自珍,实在是没有办法给予夏侯兰太多指点。

    这种事情,真的是要靠悟xìng!

    令刘闯感到惊讶的,是那秀美青年,居然和夏侯兰斗了个不分伯仲。

    别看两人手中宝剑至今未曾碰触,可其中所蕴含的险恶,远胜于那种硬碰硬的搏杀。两人对外在力量的运用,都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而且都是仅差一步,便可以进入炼神境界。

    这让刘闯生出几分好奇,看向淳于琼的目光,也随之产生了许多变化。

    没想到这家伙的手下,居然还有这等人物,倒是小觑了此人……

    想到这里,刘闯朝身边的陈群看了一眼,陈群立刻明白过来,站起来朗声笑道:“仲简将军,大家都是从颍川走出来,能够相聚于辽西这偏荒之地,原本是一场造化,又何必剑拔弩张?

    公子,仲简将军,且先罢手,罢手吧……”

    刘闯这次来见淳于琼,可是费了一番心思。

    他带了三个人,一个杜畿,一个夏侯兰。另一个就是陈群。

    淳于琼也是颍川人。颍川淳于氏虽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但也算是小有地位。当然了,淳于氏的声望,远远无法和颍川四姓之一的陈姓相比,甚至连颍川刘姓宗族,也无法相提并论。

    淳于琼和陈群的父亲陈纪认识,见陈群站出来,眉头一蹙,便沉声道:“袁朝年。且先退下。”

    “衡若,不得对仲简将军无礼。”

    刘闯也同时起身,喝止了夏侯兰。

    他向前迈出一步,可这看似浑不在意,好像是随随便便的一步,却顿时给袁朝年带来一种巨大的压迫感,令他心惊肉跳。刘闯背着手站在一旁,全无出手的意思。但他就是这么随随便便的站在那里,却好像随时可以发起攻击,而袁朝年却觉得。他根本就无法抵挡得住。

    这就是势,当进入炼神境界之后。就会孕育而成的‘势’。

    袁朝年知道,若他再不知好歹,刘闯很可能就会动手……那种毛发森然的感受,令他不敢再继续和夏侯兰纠缠下去,忙不迭闪身向后退却,心里面却好像掀起了滔天巨浪,无法平静。

    刘闯,却根本没有看袁朝年,只是和淳于琼微微一笑,拱手道:“仲简将军,你真要和我较真吗?”

    刘闯的声音,听上去很温和。

    但淳于琼却下意识吞了口唾沫,有一种胆战心惊的感受。

    该死,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子,何以会有如此气势?就算是本初在我面前,似乎也没有这样的威压。可是,在这种时候,淳于琼是万万不会丢了面子,强自镇定道:“皇叔这话什么意思?”

    “呵呵,没什么意思。”

    刘闯复又坐下,双目微合,仿佛自言自语道:“我在东海郡时,曾听民间有一句俗语:亲不亲,故乡人!我虽长在徐州,却生在颍川……可惜家父过世的早,不然可以早些认识将军。”

    淳于琼闻听,顿时沉默了。

    半晌后,他也颇有些感慨道:“子奇公风采,我至今仍记忆深刻。

    当年中陵侯对我,也有提点之恩,每每思及,仍难以忘怀……可是,皇叔如今,却让我难做。”

    这就是乡党的力量!

    李肃和吕布是同乡,甚至彼此不认识,却能说降吕布。

    刘闯和淳于琼也不认识,而且年纪相差甚多。可他有个老爹,却给他留下来无尽的财富。颍川人,又受过刘陶的提携和指点……只凭借这两点,淳于琼的态度,就发生了很大变化。

    陈群笑道:“仲简将军,有什么误会,咱们不妨摊开了说。

    舞刀弄枪,实在不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伤了同乡的情分不说,若真伤了谁,都不是一桩好事。”

    淳于琼的脸sè,顿时柔和许多。

    他点点头,看着刘闯。

    那意思是在问:咱们是继续斗下去,还是好好谈?

    至于蹋顿的事情,在这一刻已经变成了一桩误会,淳于琼倒不太在意。

    刘闯笑道:“我自不愿与仲简将军难做,只是有些事情,确是不得已而为之,还请将军见谅。

    衡若,且先与仲简将军道个不是。

    不管怎么说,此前你不声不响的走了,都有些不妥。现在去向仲简将军陪个不是,想必仲简将军,也不会与他计较。”

    夏侯兰犹豫一下,上前躬身一揖。

    “以前是兰不晓事,冲撞了将军,还望将军恕罪。”

    淳于琼的脸sè顿时好看许多,轻轻点头道:“皇叔已经发话了,若我再计较,岂不是没了肚量?未曾想衡若这几年越发的俊朗,而且这剑术,也到了出神入化地步,的确是很出我意料。

    以后,当好好做事,切不可再骄横了。”

    这看似是夏侯兰赔罪,实则是刘闯与淳于琼退了一步。

    只是到他这种身份和地位,断然不可能自己站出来与淳于琼低头,所以借夏侯兰之口,退让一步。淳于琼也接受了刘闯的退让,毕竟大家乡里乡亲,同出于颍川,何必闹得太过紧张?

    哪怕袁绍对刘闯忌惮,作为乡亲,在没有真正反目之前,还是可以把酒言欢。

    刘闯突然道:“这位壮士。剑术绝伦。不知高姓大名?”

    他目光落在袁朝年身上。似乎颇有兴趣。

    淳于琼也顿时觉得面上有光彩,毕竟和刘闯的手下交锋碰撞,他没有落下风……

    “此我亲卫,名叫袁朝年。”

    淳于琼从袁熙手中把袁朝年讨要过来,袁朝年也就成了他的部曲。

    只是这一路上行sè匆匆,淳于琼还没有来得及对袁朝年下手,表面上待袁朝年,极为亲切。

    袁朝年并不是很清楚淳于琼的心思。

    他只是个下人。对这些上层人物的毛病,又怎能知晓。

    袁熙对他说,要他跟随淳于琼建功立业,听淳于琼的吩咐……

    袁朝年自然没有多想,他也希望自己可以建功立业,将来也能为袁熙争一些颜面回来,故而便跟随在淳于琼左右。当然,淳于琼对他的喜爱和亲切,袁朝年也能感受的到。但是在袁朝年看来,淳于琼之所以对他如此。是看重他一身武艺,有爱才之心。自然不会去多想。

    刘闯笑道:“朝年好剑术,却不知师从何人?”

    袁朝年一怔,连忙躬身回道:“朝年幼年时,曾从二公子,拜在王越王先生门下,学了五年剑术。”

    二公子?

    刘闯眼睛一眯,立刻意识到,这袁朝年恐怕并非淳于琼所说的那样,是他的亲卫。

    二公子何人?

    刘闯并不是很在意!

    他在意的是,听到了一个颇为熟悉的名字:王越!

    虎贲王越……当年号称京师第一剑客,乃一代宗师。

    三国演义里面,似乎没有关于王越的记载。而三国志里面,对王越的介绍,似乎也非常简单:为虎贲,善剑术,称于京师。

    短短十个字,似乎并不足以把王越介绍清楚。

    但根据野史记载,此人曾为帝师,而刘闯此前遇到的史阿,便是王越的弟子。

    只是董卓西迁,洛阳动乱后,王越便不知所踪……没想到,这袁朝年竟然随王越学了五年剑术。这可是实打实的名师传授,怪不得能够和夏侯兰斗的旗鼓相当。此前和史阿交手,让刘闯受益颇深。而今又见到袁朝年如此高明的剑术,也使得刘闯对王越,生出强烈好奇。

    “朝年,敢问王师,今在何方?”

    刘闯没有去问那二公子何人,但基本上能够猜测出来。

    东汉时期,单名为贵,双名为贱。

    就一般而言,取双名者,多为家中奴仆杂役,或者家生子之类的人。

    也就是说,这袁朝年是个贱民,而他又姓袁……身世也就呼之yù出。姓袁,二公子,莫非袁熙?

    不过,刘闯对此不是很在意,他对王越的兴趣,远远大过对袁朝年的来历。

    袁朝年道:“这个却不是很清楚……初平二年时,王师说要年老体衰,不愿继续在外漂泊,故而决定返乡。当时大将军还赠了王师许多钱帛,送王师离去,之后,便再也没听到他消息。”

    “那王师祖籍何方?”

    袁朝年想了想回答说:“依稀记得王师曾提过,他祖籍辽东郡西安平。

    但具体的地址,我虽询问过,但王师却没有回答,故而也不是特别清楚……”

    辽东,西安平?

    刘闯一怔,没想到王越,居然是辽东郡人。

    那岂不是说,他现在就在辽东?至于西安平县,大体上就是后世的丹东市境内。只要知道他住在何处,待拿下辽东之后,便不难寻找。刘闯在经历过数次刺杀之后,决意组建黄阁。

    黄阁承担着一个极为重要的职能,就是刺杀。

    如今,张超已经在黄阁任职,负责训练刺客……但张超的水平,却不足以让刘闯放心。他需要更高明的人参与其中。说实话,在黄阁构想出现之初,刘闯曾想过,去拉拢史阿过来。可后来又一想,还是算了……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曾提过:他少年时,曾随史阿学过剑术。

    也就是说,如今的史阿,很可能在教导曹丕。

    若果真这样的话,他又怎可能来投奔刘闯?

    史阿不可能过来,可如果把史阿的老师找出来,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想到这里,刘闯心里已经有了谋划。

    这时候,淳于琼开口道:“皇叔,按理说,咱们都是颍川人,我当年也曾受过中陵侯教诲,本不应为难于你。可是……你必须要立刻停止对乌丸的攻击,否则的话,我当禀报大将军,请大将军定夺。”

    淳于琼,这也是退让了一大步。

    你现在立刻停战,我可以当作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若非同乡,淳于琼绝不会这样决定。不过他也算是想明白了,大将军对刘闯心怀猜忌不假,可刘闯毕竟是皇叔。如果逼迫的太狠了,传扬出去,对大将军袁绍的名声而言,没有好处。

    所以,淳于琼决定退让一步,先尽快平息了辽西战事再说。

    刘闯脸上笑容顿时不见,他朝陈群看了一眼,陈群立刻就明白了刘闯的意思。

    “仲简将军,此次辽西开启战端,绝非皇叔本意,盖因那蹋顿太过骄横,目中无人。

    我等奉大将军之名,借辽西以休整。可蹋顿竟无视大将军之名,出兵袭击我营地,掳掠我百姓。这件事若传扬出去,皇叔固然会声望有损,可是于大将军,恐怕也没什么益处,弄不好反而会受人指责。”

    淳于琼闻听,顿感头疼。

    他一摆手,“长文,咱们别这么拐弯抹角,不妨有话直说。

    其实,你我心里都很清楚是怎么回事……我只问皇叔你一句话,愿不愿意停战?”

    刘闯轻声道:“反正现在已经打完了,若那蹋顿有意,大家不妨坐下来谈一谈。

    谈得拢,咱们就停战,谈不拢,就接着打……什么时候大家能谈拢了,什么时候算是了结。

    仲简将军,以为如何?”(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