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51章 辽东乱(三)3/3 感谢盟主风驰云卷飘红!

第251章 辽东乱(三)3/3 感谢盟主风驰云卷飘红!

    当晚,步骘和陈群等人,在襄平城外搭建木栅栏,而后采用诸葛亮所说的冰雪筑城之法,一夜间便筑起高达三米的城墙。

    这也就说明,诸葛亮的冰雪筑城之法,可以实行。

    如今才是初冬,夜间气温就有零下10℃。可以想象,随着进入隆冬,气温一定会越来越低,以冰雪筑城的速度,也会随之加快。只不过,要想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在八百里的道路上修筑十座城池,需要大量人力。好在刘闯现在并不缺少人力,数万辽东俘虏,足以担当重任。

    “单是对公孙康,恐怕还远远不够。

    既然高句丽人和夫余国人都有可能会出兵夹击,也要做好准备。

    我以为,可以命魏延和庞德将军,各领三千人马,在大梁水和小辽水沿岸修筑军寨……既然冰雪筑城可以动摇公孙康的军心,为何不能以此手段,来震慑各县豪强,以及那高句丽人和夫余国人?试想那玄菟郡人一夜醒来,却发现对岸出现两座城池,又将会是什么心情呢?”

    阎柔向刘闯献策,立刻得到了刘闯的赞同。

    冰雪筑城的成本不大,关键就是人力。

    “如此,我们便在候城城外,修筑两座冰城。

    命魏延率部屯驻小辽水,庞德在大梁水上游建造冰城……嗯,若只这样恐怕还有些不足,传我命令,立刻使麋芳前来襄平。伯正,我记得你jīng通夫余语,可愿意为我出使一遭夫余国?”

    阎柔闻听一怔,旋即明白了刘闯的意思。

    相比高句丽,夫余国对辽东的威胁并不算太大。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夫余国对汉室朝廷,心存归附。

    只不过这些年来,汉室朝纲不振,社稷衰颓,以至于夫余国对汉室朝廷,也不似当初那样恭敬。

    可说到底,夫余国国力并不是太强。

    但若想要强攻夫余国,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夫余国的面积很大,其治下包括后世的黑龙江和半个吉林。与其对夫余国征伐,倒不如怀柔为主,徐徐图之。只要解决了夫余国的麻烦,刘闯便可以全力对付高句丽。此时的高句丽,还远远达不到隋唐时期高句丽的强大。

    若不能彻底解决高句丽的威胁,rì后刘闯即便南下中原,也难免会有后顾之忧。

    阎柔是个聪明人,从刘闯对待夫余国的策略,便看出了刘闯下一步的计划。他眼睛顿时一亮,连忙躬身道:“柔愿从皇叔吩咐。”

    这是一个有雄心壮志的主公!

    是不是明主,阎柔虽然还说不清楚,但他觉得,刘闯足以让他效力。

    “皇叔!”

    “嗯?”

    “柔还有一个请求。”

    “讲!”

    “他rì若皇叔对高句丽用兵时,阎柔愿随军入高句丽,夺取国内城。”

    刘闯看了阎柔一眼,轻轻点头。

    “若真有那一rì,我必使伯正为帅。”

    虽然不清楚,阎柔为何对攻取高句丽如此感兴趣,但从他的眼中,刘闯却看到了一丝狂热。

    高句丽必须要消灭掉!

    这是刘闯早在入辽之前,便已经定下来的计划。

    不仅是高句丽,还有三韩……那才是刘闯的真正目标。夺取三韩,便等于有一个稳定的牧场和农场。同时,三韩国力虚弱,将之消灭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到那时候,整个辽东便等于有了一个稳定的大后方,才算是真正的安全。更不要说,刘闯前世对三韩就没什么好感。

    三韩有很多人口。

    三韩更有很多物产……

    而这些,都是刘闯现在最为需要的资源。

    若想要发展壮大辽东,不取三韩,如何能够稳定后方?

    至于夫余国……

    刘闯心中不禁晒然!

    +++++++++++++++++++++++++++++++++++++++++++

    建安四年十月末,刘备于下邳,将袁术击溃。

    袁术在北上之路被封锁的情况下,不得不率部返回寿chūn。次年六月,袁术退至江亭,军中只剩下三十斛粮草。时正值盛暑,袁术想要以蜜浆止渴,却无人为他寻找。坐在床榻之上,袁术叹息许久之后,感叹道:“不想我袁术,也会有今rì。”

    不久后,因愤慨结病,吐血而亡。

    袁术从弟袁胤惧怕曹cāo,不敢再回寿chūn,于是带着袁术的灵柩和妻儿,投奔庐江……

    不过这些事情,对刘闯而言,并不重要。

    他此时需要cāo心的事情实在太多。

    冰雪筑城之策商定以后,刘闯立刻命太史慈兵发新昌。

    随行尚有近八千降卒……刘闯向他们承诺,一俟辽东平靖,他们就可以解甲归田,不必留在军中。

    而且,公孙度的囤粮充足,更保证了这些降卒的粮饷供应。

    东汉时期,军士们很少有什么为国效力的思想,他们从军更多是生活所迫,不得已而为之。

    能吃饱肚子,而且还能获得平民身份,降卒们很快就稳定下来。

    太史慈率部出征后,行军速度并不是很快。

    第一天,汉军仅前进了六十余里。

    待天黑之后,太史慈下令在原地扎营。降卒们则在指挥下,挖雪烧水,搭建营寨。只是这次他们搭建的营寨,和以往有很大不同。营寨的木栅栏高约有三米,栅栏间填充土石,而后把烧沸的雪水浇上去。只一夜功夫,一座城墙约四米高的城池,便拔地而起,出现在辽东旷野之中。

    阳光,照shè在冰城城墙上,折shè出迷幻般的光芒。

    就连这些亲手筑造起这座城池的降卒们,也感到万分惊讶,甚至产生出一种莫名的崇敬之意。

    太史慈率部,登上城头,看着白茫茫的雪原,突然仰天大笑。

    “将军何以发笑?”

    萧凌在一旁,连忙开口发问。

    太史慈摇着头笑道:“以前皇叔曾言,孔明有鬼神莫测之智,我一直都以为,皇叔有些夸大。

    如今看来,小孔明果真如皇叔所说的那样,智几于妖。

    子升,这样的手段,你可曾见过?有这样的城池,不但能使我们粮道通畅,更能使公孙康小儿惶恐不安。我原本以为,此战会极为艰苦。可现在想来,恐怕不等咱们到西安平,那些辽东兵马,就已经溃不成军……传我命令,三军立刻整装,随我继续前进,今rì务必要行进六十里。”

    不管是汉军,亦或者降卒,其实都很疲惫。

    但是在一夜筑城这样的神迹刺激下,军卒们士气高涨,军心振奋。

    第二天行军,竟达八十里。

    随后,太史慈再次下令,原地修筑城池,次rì进行休整。

    就这样,行两rì,休息一rì。

    十天之后,汉军已行进近四百里,修建城池七座。

    七座冰城,在空旷雪原中拔地而起,在阳光照耀下,更透出一种神秘sè彩。

    消息迅速传开,令西安平的公孙康顿时大惊失sè。

    十rì筑七城?

    这怎么可能!

    可是据斥候回报,那七座城池就那么在雪原中一夜出现,活生生,真实无误的矗立于雪原之上。

    莫非,那位刘皇叔有天神相助?

    否则他怎可能在短短七天时间里,修筑起这么多的城池。

    莫说那些辽东军卒感到莫名的惶恐,就连公孙康也不禁胆战心惊。

    不过,就算你刘皇叔有天神相助又能如何?我也不是没有后招,且看你还能够,得意几时!

    ++++++++++++++++++++++++++++++++++++++++

    面对着汉军的逼近,公孙康惶恐不安。

    而在小辽水和大梁水河畔一夜间出现的四座城池,则引发起整个辽东的惶恐和不安。

    候城县令万万不会想到,一夜之间,就在他所辖候城县城以西二十里外,竟然会出现两座规模相近的城池。

    只看那旗号,就知道对方是汉军兵马。

    可候城县令却清楚记得,在昨rì天黑之前,那两座城池本应该是一片雪原,怎会突然间……

    消息传出,候城百姓纷纷出城查看。

    原本他们只以为是一个笑话,可出了城才发现,那两座城池,竟如此真实的出现在眼前。白王叔,飞熊现,踏雪定胡乱。这原本被当做一个笑话的民谣,迅速传遍候城大街小巷里。

    坐落于候城县城中一座气势恢宏的府邸中,一个身披裘袍的中年男子,面露惊喜之sè。

    “驳位居,你真的看清楚,果然有两座城池?”

    在他面前,垂手站立一个青年男子,大约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模样。

    青年神sè激动,挥舞着手臂,大声叫喊道:“父王,我没有看错,真的是两座城池,在一夜间出现。我昨rì还从那边经过,那里只是一个渡口,是一片空地,根本没有人烟。天晓得怎么这一个晚上,就出现了两座城池。父王,我真的不骗你,不止我一人看到,很多人都看到了。”

    “白王叔,飞熊现……”

    中年男子突然站起身,双手高举过头顶,仰天长啸。

    “我早就说过,汉家不可轻辱,偏偏父王不肯相信。

    还有那些高句丽人,也不愿意相信我的话语,偏听信伊夷模胡言乱语,定要与汉家为敌。现在好了,汉家朝廷派来刘皇叔平定辽东。一旦辽东平定,我高句丽必然会有灭顶之灾啊。

    白王叔,白王合在一处,不就是皇吗?

    老天早有jǐng示,刘皇叔乃奉天而来,岂是我等可以抗拒。”

    这中年男子,名叫拔奇,是高句丽王伯固长子。

    按道理说,拔奇身为长子,理应继承王位。可是伯固也好,以及高句丽那些所谓王公大臣也罢,对拔奇却极为不满。说到底,就是因为拔奇心向汉室。拔奇自幼喜好汉文,更仰慕汉室威名,少年时曾游历洛阳。只是,当时洛阳正处于党锢之祸,整个汉室都透出颓然之气。

    拔奇依旧认为,应该归附汉室。

    可高句丽王伯固却认为,汉室已rì薄西山,难以长久。

    伯固屡次袭掠辽东,甚至还抢走乐浪太守的妻子,对汉室全无半点敬意。拔奇一而再,再而三劝谏伯固,也招惹来伯固的不满。数次袭掠辽东乐浪以及玄菟郡,高句丽人收获颇丰。

    加上黄巾之乱的爆发,更进一步证明,汉室衰颓已不可避免。

    时刘虞接掌幽州后,对异族采取了怀柔策略,更是高句丽人认为,汉室软弱可欺。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心仰慕汉室朝廷的拔奇,也就不为高句丽人所喜,甚至许多王公贵族,对其更表达了强烈不满。后来在伯固立嫡的时候,本来应该为王子的拔奇被废掉,改立伯固幼子伊夷模为王子。

    伊夷模和拔奇,更是从小不合。

    拔奇被废掉王子身份之后,一怒之下带着家小离开国内城,来到辽东郡候城安身。

    一开始,公孙度对他倒是很尊敬。

    可随着公孙度与高句丽人结成同盟,在伊夷模的挑唆下,公孙度对待拔奇的态度,也越发恶劣。

    客厅里的青年,名叫驳位居,是拔奇之子。

    他看着有些形容癫狂的拔奇,脸上露出迷茫之sè。

    “父亲,什么白王叔,飞熊现?”

    拔奇深吸一口气,努力是自己平静下来。

    那张略显瘦削的脸上,露出一抹喜悦之sè,“白王叔,飞熊现,踏雪定胡乱……这是今年在辽东流传的一首民谣,此前很多人尚不明白。可现在,相信大家都已经清楚了这首歌谣的意思。白王为皇,白王叔便是‘皇叔’。刘皇叔人号‘飞熊’,这歌谣不就是说,刘皇叔将彻底掌控辽东。胡乱,一指乌丸,二便是指高句丽……我相信,刘皇叔定不会放过高句丽人。”

    驳位居闻听,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父王,那该如何是好?”

    他也是高句丽人,难道说刘皇叔要对付辽东郡的高句丽人吗?

    拔奇在屋中徘徊许久,猛然抬起头道:“要想保全高句丽,就必须要臣服于大汉天子。

    我一直说,汉家不可轻辱,偏你祖父与那伊夷模不信……没错,汉家虽说现在有些颓败,可他再颓败,也是一头不可轻辱的猛虎。此前大汉天子是无暇理睬,现在他派来刘皇叔,便是要讨回公道。汉家人有一句名言: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我当年读书,读到这一句的时候,便知道这汉家的气魄,又岂是咱们一小小高句丽能够抗衡?

    驳位居,这是高句丽人的灾难,却是咱们的机会……你立刻随我前去拜见候城县令,相信他现在,已经做出决断。”(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