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62章 狼子野心

第262章 狼子野心

    “刘晔刘子扬?”

    刘闯脱口而出问道。

    很显然,陈群对刘闯知道刘晔的名字,并不感到陌生。

    毕竟刘晔也是汉室宗亲,而刘闯作为大汉皇叔知道刘晔的存在,似乎并不是一件很值得奇怪的事情。

    可事实上,刘闯知道刘晔,还是因为三国演义里,官渡之战时刘晔献发石车对抗袁绍情节。当然了,刘闯后来也知道,所谓刘晔造发石车,似乎并无依据。刘晔的确是为曹cāo效力,一直为司空仓曹掾。直到曹cāo死后,曹丕登基,刘晔才得以为侍中,有了施展才华的舞台。

    在刘闯印象里,刘晔最为出名的一件事,就是判断孟达魏讽必反。

    至于其他事,他印象就有些不太清楚了。

    不过,在后世一个三国论坛里,一位id名叫‘勇敢的芯’的三国发烧友说,刘晔属于一个非常另类的谋士,不同于诸葛亮郭嘉荀彧那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谋士,但论及才干,并不逊sè这些人。

    而在史书中也有评价刘晔,有‘佐世之才’,有胆智,言之皆有形。

    只可惜这样一个人物,在当时的曹魏集团中,地位一直很尴尬。即便是后来得到重用,却已垂垂老矣。

    刘闯没想到,居然是刘晔前来出使。

    按道理说,刘闯以皇叔的身份,刘晔作为一个仓曹掾似乎并不对等。

    可刘晔是汉室宗亲,似乎又非常对称。

    “曹cāo把刘子扬派来,是何用意?”

    话音未落,诸葛亮便开口道:“无非想与主公联合。”

    “哦?”

    诸葛亮道:“袁曹开战在即,曹cāo又逢刘备反叛,难免会感到压力。

    而且,曹cāo四面环敌,比不得袁绍可以集中力量,所以想要对抗袁绍,恐怕是兵力悬殊……这时候曹cāo派遣使者来,无非是看主公占领了辽东,想要请辽东出兵牵制袁绍一些兵力。”

    刘闯听罢,也不禁赞同。

    “既然如此,那就请子仲出面接待,如何?”

    “喏!”

    麋竺欣然领命,这件事也就算是暂时告以段落。

    刘晔是从东莱走海路来,所以麋竺必须马上做准备,启程前往沓氏……出兵牵制袁绍?这本就是刘闯的意思。官渡之战,虽然明知道曹cāo会获得胜利,可刘闯这心里,始终有些担心。

    他不知道,历史会不会发生改变。

    万一曹cāo输了呢?

    所以出兵牵制袁绍,对刘闯而言,也不是一桩坏事。

    此外,刘闯心里非常清楚,官渡之战,袁绍输了!但官渡之战的失败,对于坐拥四州的袁绍而言,虽元气大伤,可是根基犹存。有道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刘闯并不认为,袁绍在官渡之战失败后就可以任人宰割。事实上,官渡之战后整整八年,曹cāo才算统一了北方。

    袁氏在河北的力量,可见一斑。

    想要对付袁绍,还要依靠曹cāo……曹cāo攻的越狠,刘闯的机会就越多。

    从目前来说,北方之战的主角依旧是曹cāo和袁绍。

    刘闯现在,只能浑水摸鱼,从中谋取好处,积攒力量。真要dú lì抗衡袁绍?刘闯自认,短期内不太现实。

    所以,刘闯非常冷静。

    他需要曹cāo这样一个盟友,虽然这个盟友rì后很可能会成为敌人,但就目前而言,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那就是袁绍。

    +++++++++++++++++++++++++++++++++++++++++++++++++

    伴随着辽东之战的结束,辽东似乎,进入了一个平静时期。

    chūn雷炸响,惊蛰到来。

    高句丽使团在太史慈的护送下,抵达襄平。

    负责接待高句丽使团的人,便是陈群。他同时还担负着和高句丽使团谈判的重任,刘闯命陈群为正使,陈矫为副使。这两人都是辩才无双,而且才学出众的人,最适合接受这样的事务。

    刘闯,并不准备和高句丽人做太多接触。

    他是获胜方,又怎可能随随便便,和战败一方接触?

    无非是等到最后和高句丽人谈判结束,刘闯才会出面召见。但在此之前,刘闯并不打算出面。

    这也是胜利者的权力!

    同时,阎柔出使夫余国,满载而归。

    夫余国主简位居,派遣夫余王子麻余随同阎柔前来拜见刘闯,同时递交国书,充分表达了善意。

    此次阎柔出使夫余国,可谓收获颇丰。

    夫余国在前任国主尉仇台死后,便有简位居接掌。

    和尉仇台不同,简位居对汉室心存仰慕,一直试图改变和汉室之间的关系。可他毕竟才刚登上王位,面对当年尉仇台留下来的一干贵族,也不敢大张旗鼓的做出改变。尉仇台对汉室,可谓敌意颇深。数次入辽掳掠汉家人口,更协助过高句丽和东部鲜卑,与汉室为敌……

    尉仇台的态度,自然也影响到很大一批人。

    夫余国内的贵族们,对汉家的财富垂涎三尺,怎可能同意简位居做出改变?

    不过,这一切随着刘闯在辽东大获全胜,便发生了巨大变化。

    刘闯以雷霆之势,抢占辽东三郡,更夺取高句丽的纥升骨城,展现出非同寻常的强硬手段。

    夫余国只是一个小国,地处偏荒,环境恶劣。

    很多物资,他们都是依靠与中原贸易获得。此前公孙度对他们放任不管,他们当然能为所yù为。可现在,辽东之主已变成了刘闯,而刘闯的凶狠和强硬,也让他们清楚,再想似以前那样为所yù为,绝非一桩易事。

    简位居在晓风的引荐下,和阎柔数次秘密接触。

    最终,依照着刘闯的嘱托,双方决意在高显设立一个商业集镇,以便于双方展开贸易。

    夫余国的皮毛,马匹,药材等物资,皆可以通过高显输入中原;而夫余国所需的食盐,军械等物资,以及贵族们最为喜欢的丝绸,陶瓷以及各种产自中原的奢侈品,则由此运往夫余国。

    盐铁论,不赞同将武器卖给异族。

    可问题是,这些东西根本无法禁止。

    这世上有大批的商人,通过走私的途径把军械贩卖到域外,你想要阻止,也不太可能……

    刘闯觉得,我把这些军械卖给你没问题。

    但贩卖什么样的军械,却必须由我来做决定。

    那些劣质的,甚至说是从军中淘汰出来的军械,可以高价卖给异族……这样一来,你就不会自己去研究或者改进铸造工艺,自行生产军械。久而久之,你的武器就要完全依靠我的输出。一旦双方交战,你夫余国的铁匠只能修修补补,甚至只能打造农具,而我只要封锁了军械的输出,便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你击败……你夫余国对我的依赖越重,威胁也就越小。

    对此,陈群等人一开始表示了强烈的反对。

    但随着刘闯把他的想法与众人说明后,大家便不再坚持。

    如果真的可以控制住夫余国的军械物资生产,那么从此以后,整个夫余国就很难再构成威胁。

    只是,刘闯的这个想法,简位居不可能知晓。

    在得知刘闯愿意开放市场,加大对夫余国的贸易之后,简位居立刻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双方最终决定,夫余国将分批将早年间掳掠到夫余国,同时又愿意返回家乡的汉民释放……初步估算,大约有三万多汉人可以返回玄菟郡。若真能够执行下来,可以极大程度缓解玄菟郡的人口问题。

    夫余国生产马匹,夫余国人,骑shèjīng湛。

    阎柔请简位居组织八千人的夫余国武士进入辽东。

    当然,这支兵马并非摆在明处,而是作为一支雇佣军的形式出现。为此,刘闯会以食盐、军械和夫余国进行交换。

    总之,阎柔这次在夫余国的收获极为惊人,所以简位居也派出麻余,来进行确认。

    刘闯在襄平召见了夫余国的使者,更与麻余和颜悦sè,令麻余感激涕零……

    +++++++++++++++++++++++++++++++++++++++

    “刘晔,拜见皇叔。”

    就在刘闯先后接待了夫余国使者和高句丽使者的时候,曹cāo的使团在麋竺陪同下,抵达襄平。

    刘晔,身高八尺,体态修长,相貌清癯。

    在他的印象中,辽东是苦寒之地,应该是一派荒凉景sè。

    可是当他到达襄平之后,却发现这襄平极为繁华,颇有些出人意料。

    由于夫余国和高句丽的使团抵达,襄平城中充斥着身着各sè服侍的胡人。这些人或沿街摆摊贩卖物品,或是三五成群,在街市里游玩。二月的襄平,还带着一丝丝寒冬的气息,但天气已逐渐在回暖,人们不用在担心似寒冬时节的酷寒。而这,也为襄平平添几分勃勃生机。

    乍一看,刘晔根本看不出来,这襄平方经历一场动荡。

    心中对刘闯这个同宗,不由得又多了几分重视。

    他见过刘闯!

    去年祭拜太庙的时候,刘晔也作为宗室参与。只是他的位置比较靠后,刘闯并未觉察到他的存在。

    “曹公遣子扬前来,不知有何指教?”

    在双方寒暄过后,刘闯便开门见山问道。

    刘晔笑道:“晔今rì,特来恭喜皇叔,贺喜皇叔。”

    “嗯?”

    “皇叔横扫辽东,夺取三郡,更大败高句丽,可谓自陛下登基以来,从未有过之大捷。

    曹公得知以后,也非常开心。

    他命晔前来向皇叔道贺,同时还有一桩喜事与皇叔。”

    “喜事?”

    刘闯已经得到麋竺的通报,曹cāo这次来,的确是存了和刘闯联合的心思,所以也没什么恶意。

    联盟?

    刘闯当然愿意。

    联曹抗袁,也是刘闯早就制定下来的策略。

    只是,他有些不明白,刘晔三番两次提到喜事,究竟是什么意思。

    刘晔道:“皇叔勇武,如今更扬威域外,天子亦极为欢心。

    曹公对皇叔素来敬重,他膝下有爱女名宪,年方十四,生的花容月貌,气质极高。曹公有意将爱女许配皇叔,以结秦晋之好。此非一桩天大的喜事吗?”

    曹cāo的女儿?

    不知为何,刘闯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曹cāo那五短身材,细眉阔口的相貌。

    他的闺女……莫非和曹cāo长得一样?

    不等刘闯开口,刘晔又道:“说起来,曹公爱女与皇叔早已相识。

    去年许田围猎时,皇叔力搏二熊,曾救下曹公爱女。后来还将一头老罴赠与宪娘子,不知皇叔可还记得?”

    “你是说……”

    刘闯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儿。

    刘晔连连点头,“此天作之合,望皇叔切勿推辞。”

    我的个天……那女娃,好像才十一二岁吧。刘闯只觉有些发懵,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他也清楚,这是这个时代的陋习。

    可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我就算再禽兽,你让我怎能下得去手啊!

    刘闯有种哭笑不得的感受,同时又在心中盘桓推拒这桩婚事,所产生的后果。曹cāoxìng情多疑,若他拒绝,难保他不会生出其他的想法。哪怕两人心里都清楚,rì后要成为对手。可是在目前,要合作,要成为盟友,单凭一纸文书肯定不成,还需要有更为亲密的关系做保证。

    万一曹cāo产生疑心,岂不是给联盟蒙上一层yīn影?

    刘闯看着刘晔,沉吟片刻后轻声道:“子扬,不瞒你说,这件事情实在是有些突然,我一时间无法做出决断。

    你也知道,我已经有了妻室。

    宪娘子……这件事,容我三思可否?”

    刘晔也知道,这种事情不可以一蹴而就……刘闯没有立刻拒绝,也就说明他对这桩婚事,并不是非常抗拒。想到这里,刘晔便不再就这个话题谈论下去,话锋一转,便扯到了正题。

    两人谈论很久,直至天黑时,才算告以段落。

    刘晔在麋竺的陪同下,返回驿馆游戏。

    而刘闯呢?则有些头晕,便走出房间,沿着长廊缓步而行。

    就在这时,忽见从长廊一头匆匆走来一人。

    “仲达,行sè匆匆,所为何事?”

    来人正是司马懿,他脸上带着凝重之sè,快步来到了刘闯身边,在刘闯耳边低语起来。

    刘闯一开始,面sè如常。

    可渐渐的,却蒙上了一层yīn霾……待司马懿言罢,刘闯负手站在栏杆旁边,眼中透出一股冷意。

    “仲达所言,可当真?”

    “表兄,我已经确定过了,绝对不假。”

    刘闯闭上眼,深吸一口气,“不做死就不会死,既然他想寻死,便送他上路吧……”(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