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65章 白马之战(一)

第265章 白马之战(一)

    对关平,关羽始终心存愧疚。

    早年他一怒杀人,逃离家乡,丢下妻儿无依无靠,也使得关平从小受尽欺凌。更重要的是,自己一身所学,未能传授给关平。因为等到关平和他重逢的时候,已经过了最好的习武年纪。靠着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学习,勉勉强强进入养气境界,可是这成就,也仅止于此。

    就算关平再能吃苦,再努力,他这辈子都休想触摸武将巅峰。

    这也让关羽,感到非常难过……

    细雨靡靡,将衣袍打湿。

    关平轻声问道:“父亲,接下来你还要去和玄德公汇合?”

    关羽一怔,诧异道:“这是自然,左将军如今下落不明,若能杀出去,自然要找到他才是。”

    “父亲放心,玄德公绝不会有事。”

    关平犹豫一下,轻声道:“但有一句话,孩儿如鲠在喉,不得不说。

    父亲对玄德公忠心耿耿,可玄德公却未必把你看在眼里……他这次兵败小沛,甚至没有联络父亲,孩儿总觉得,他对父亲,恐怕未必似父亲待他那样真心。rì后,还请父亲多小心。”

    关羽闻听,勃然大怒。

    “黄口小儿,休得胡言。”

    “父亲,我知道我年纪小,见识不多,眼界不宽……可我所言,却发自肺腑。玄德公真个就看重父亲吗?若不然,每逢大战,父亲总被排斥在外。这次让父亲驻守下邳,恐怕也是为防止广陵朱灵来袭。我总觉得,玄德公和三将军走的更加亲近,对父亲却心存一丝忌惮。”

    这一句话,令关羽哑口无言。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关羽也觉得,他和刘备之间的隔阂,似乎越来越深。

    想当初,三兄弟一起投军,恩若手足。

    那时候刘备常说,要中兴汉室,光耀门楣,关羽也极为敬佩。

    可现在,当年的豪言壮语。似乎已经不复存在。去年许田围猎,明明是皇室和曹cāo之间的一场争锋,刘备身为汉室宗亲,却不愿意出手相助。若非刘闯力搏二熊,为天子挽回颜面。恐怕整个汉室都将蒙羞。关羽当时,曾有意刺杀曹cāo,却被刘备阻拦,劝说他不可妄动。

    “天子尚在,若误伤了天子岂不是罪该万死?”

    这是当时刘备的解释,可过后细想,总觉得让人无法释怀。

    也就是从那一次。关羽对刘备产生出了不满。相信刘备也觉察到了关羽的不满,一方面继续拉拢,另一方面却有意无意的疏远。两人之间的情谊,也似乎较之当年。减弱了许多……

    相比之下,刘备似乎和张飞更加亲密。

    关羽此前不愿去想这些事情,可现在关平当着他的面提出来,却让他不得不去认真的考虑。

    “坦之。这些话你以后休要再说。

    左将军待我恩若兄弟,我绝不会负他而去。不过。眼下还不是谈论这些事情的时候,咱们还是先杀出重围再说。”

    看着土山下,密密麻麻的曹军,关羽心里一阵发冷。

    不得不说,昨夜曹军表现出来的悍勇,让关羽也有些心惊。

    他一向倨傲,但也必须承认,昨夜曹军的凶狠,出乎他的意料。特别是曹cāo新组建起来的虎豹骑,更展现出非同一般的战斗力。关羽心里也做了比较,若虎豹骑和陈到的白眊相遇,白眊jīng兵恐怕不是对手。而且,他很奇怪,曹cāo是如何练出这一支骑军?要知道,东汉时期的骑军,大多是以轻骑为主。可虎豹骑的战斗力,却格外惊人,竟然可以在马上轻而易举的发力。

    似关羽这种等级的武将,依靠两腿和腰腹的力量,发力变招并非难事。

    但对于那些普通的骑军而言,这无疑非常困难……即便是当年驰骋天下的白马义从,亦或者是吕布手下的西凉飞熊铁甲军,似乎都无法做到这一点。可是曹cāo的虎豹骑居然轻易做到。

    这也让关羽对虎豹骑,不得不另眼看待。

    哪知道,关平却笑了!

    “父亲放心,我看曹cāo并不想取父亲xìng命。”

    “哦?”

    “你看曹军,虽然在山下围得水泄不通,却并未发动攻势。

    孩儿觉得,曹cāo对父亲一直存有善意,所以才不忍强攻。我以为,曹cāo一定会派人来劝降,希望父亲能为他效力。”

    “是吗?”

    “父亲,若曹cāo真要劝降,你当如何?”

    关羽想了想,“自当死战。”

    “父亲若真如此,虽全了玄德公的情谊,但是于大局却无甚补益。”

    “那你的意思是……”

    “父亲,大丈夫生于世上,当存有用之身,报效国家。

    今汉室衰颓,正是我辈博取前程的时候。若父亲这时候丢了xìng命,岂不是辜负一身所学?孩儿以为,若曹cāo真要劝降父亲,父亲不妨假意归附。如果真过意不去,不妨为他做些事,偿还了这份情意。他rì若知道玄德公下落,父亲再去也不算迟,总好过白白在此丢了xìng命。”

    一番话,令关羽眉头紧蹙。

    他诧异的看着关平,沉吟不语。

    关羽发现,关平长大了……比之从前,似乎更多了几分dú lì思考的能力。

    心里非常欢喜,但同时又感到有些不满。

    归降曹cāo?

    关羽虽然对曹cāo也颇有好感,可自从许田围猎之后,他对曹cāo就有些敌意。关羽和刘备张飞这样的人不一样,他就是一个平民出身,对汉室始终存有几分忠心。曹cāo当rì作为,让关羽感到很不舒服。归降曹cāo虽然可以暂时保住xìng命,可是一想到曹cāo的野心,关羽又有些犹豫。

    “父亲,如若身死,即便为汉室忠臣,又能如何?

    天子所需者。非是慨然赴死者,而是能为汉室效力之人……这一点,玄德公很清楚,三将军也明白。甚至包括刘皇叔,更心知肚明。你看刘皇叔,为了能保存实力,不惜抛弃根基,前往辽东那荒僻之地。等闲人或许觉得刘皇叔是无胆和曹cāo对抗,可其实……刘皇叔所为。何尝不是为天子保全实力?个人荣辱,又算得甚事。若为大汉故,便粉身碎骨又何妨?”

    关平说的大义凛然,关羽也不禁怦然心动。

    就在这时,忽听土山下曹军一阵sāo乱。紧跟着一群人簇拥着曹cāo来到土山下,查看情况。

    山上的下邳军,顿时露出惊慌之sè。

    关羽左右看了一眼,也觉察到,军卒们已士气全无。

    曹cāo围而不攻,也使得山上军卒的士气渐渐消磨殆尽。

    最初,大家可以抱着决死之心。愿意同关羽一起赴死。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再加上这绵绵细雨,人困马乏,饥寒难耐。原先的决心。也就慢慢被磨掉。现在,那股子决死之气已几近于无。

    就在这时,一匹战马冲上土山。

    马上大将远远便高声喊喝道:“我乃夏侯惇,云长何在?我有话说。”

    关羽和夏侯惇也算是老相识。

    当年刘备和夏侯惇联手攻打吕布的时候。关羽驻地和夏侯惇的军营相隔不远,所以也有些交情。

    后来在许都的时候。夏侯惇生病,关羽也曾探访过夏侯惇。

    所以见夏侯惇前来,关羽诧异看了关平一眼,却见关平看着他,一言不发。

    心里,叹息一声。

    关羽起身,迈步向夏侯惇走去。

    也就是在这电光火石间,关羽已做出了决定:坦之所言,倒也有一些道理……

    ++++++++++++++++++++++++++++++++++++++++++++

    建安五年三月,刘备兵败小沛。

    徐州起事,更像是一场闹剧,曹cāo甫一出兵,所有的一切便随之烟消云散。

    刘备在乱军中,与张飞、陈到失散。

    他带着徐宣,狼狈而逃。

    眼见徐州局势已无可挽回,他索xìng和徐宣一同投奔袁绍。

    袁谭在青州接到刘备后,待若上宾,并迅速通禀袁绍知晓……按道理说,徐宣随刘备逃走,海西徐氏将遭受灭顶之灾。好在这时候徐宣的族叔,也就是袁术手下的九江太守徐璆,偷走了袁术手中的传国玉玺,辗转来到曹cāo营寨,将玉玺献于曹cāo,令曹cāo为之大喜。

    曹cāo奉天子以令诸侯,看似权势惊人,可是却少了一件足以证明他正统地位的物品。

    袁绍持大将军印号令河北,可是曹cāo却没有能够与之抗衡的玉玺。这就好像后世许多洪荒小说中描写的镇压气运之物。袁绍的大将军印就是一件可以镇压气运的宝物,而今曹cāo得了玉玺,不禁可以对抗袁绍的大将军印,同时还可以将袁绍所谓的气运分掉,化为己用。

    徐璆献上玉玺之后,海西徐氏便获得了保障。

    曹cāo也知道,徐宣所作所为,更多是一种个人的选择,很难牵累整个家族。

    于是,他拜徐璆为徐州刺史,携大胜办事还朝。

    此一战,曹cāo不禁是战胜了刘备,解决了徐州之乱,更震慑了江东孙策。这也使得他在短期之内,不必再有后顾之忧。而且,劝降了关羽,也使得曹cāo极为欣喜。他一直很欣赏关羽,无奈关羽对刘备一直是忠心耿耿。这次关羽归降,也有条件……若他rì得知刘备的下落,他还是要前去寻找。对此,曹cāo虽然不太高兴,可是并没有放在心上,反而更加欣赏关羽。

    关羽之所以对刘备忠心,无非是刘备待他甚厚。

    我若对他更好,他早晚能回心转意……

    甚至在返回许都的路上,曹cāo已经想好了,该如何劝说关羽归附!

    只是,当曹cāo回到许都之后,却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

    当他出兵徐州的时候,滞留在许都的陈珪陈登父子,趁袁绍兵进黎阳,许都混乱之时逃离。

    当时,荀彧正在稳定局势,安抚人心。

    故而对陈珪父子的也就没有提防。直到陈珪父子逃离许都的第三天。陈家的家仆才觉察到不妙,禀报于荀彧知晓。荀彧连忙派人追捕,可是陈珪父子却好像消失一样,下落不明。

    这也使得曹cāo心中,顿感到有些不快。

    陈氏父子之所以这样作为,也不是没有原因。

    历史上,陈氏根基犹在,始终扎根于徐州。而如今,刘闯把陈氏的根基。从徐州连根拔起,也造成了陈珪父子,如无根飘萍。陈登来就对刘备心存仰慕,最终选择逃离,也不足为奇。

    曹cāo是觉得。我待你陈氏父子不薄,可你们却这样背叛我,实在是太过可恨。

    不过,曹cāo很快便把这件事抛在脑后。

    陈珪父子虽然能力出众,但就目前而言,尚不足为虑。

    失去徐州基业,他父子二人短时间里很难对曹cāo造成威胁……曹cāo当务之急。还是要对付袁绍。

    与此同时,刘晔自辽东返回。

    他向曹cāo汇报了出使辽东的经过,并且告诉曹cāo,刘闯愿意和他联姻。

    曹cāo顿时大喜。忙询问道:“刘皇叔而今,又在做何事?”

    刘晔恭声回禀道:“卑下离开辽东的时候,辽东正忙于chūn耕。

    据说刘皇叔自去年开始,从交州引入一种农作物。并经过改良后,决意在辽东推广……除此之外。他在辽东还是以蜀黍、小麦和大豆为主,并进行大规模开荒垦田。

    上月末,刘皇叔又下令清查户籍,并且在辽东地区开设了大量的手工作坊……”

    刘晔把他在辽东所见所闻,一一禀报。

    最后又道:“我离开辽东的时候,刘皇叔正在对高句丽用兵,目前是什么战况,臣下并不清楚。

    但刘皇叔说过,司空与袁绍用兵之时,便是他攻取辽西之rì。

    只是辽东人口稀少,他更不好大规模征召兵马,所以夺取辽西,牵制幽州兵马,已是他的极限。”

    曹cāo认真听完了刘晔的汇报,点头表示赞赏。

    刘闯对高句丽用兵,倒是在情理中……根据刘晔的汇报,那高句丽人的确是个麻烦。若不能解决了高句丽,只怕刘闯也无法腾出手来,全力对付袁绍。不过这样一来,自己前期必须要承受巨大的压力。

    必须要让刘闯尽快行动起来,这个联盟对曹cāo目前而言,的确是不可或缺。

    曹cāo很快就下定了决心,“子扬此次出使辽东,的确是辛苦了。

    不妨回去好生休养几rì……过些时候,恐怕还要再麻烦子扬前往辽东一趟,还望子扬勿推辞。”

    要安抚住刘闯,拉拢住刘闯,这联姻就必须要尽快达成。

    曹cāo深知,他和袁绍之间的战争,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关键时刻。若不能尽快把刘闯拉拢过来,让他出兵幽州,分担一部分压力,自己在河南就要承受袁绍全部的力量,的确是有些麻烦。

    那么下次刘晔再去辽东,便要担负起送曹宪前去完婚的重任。

    只有让刘闯拿到实实在在的好处,他才会尽心做事……嗯,看起来可以再给他增加一些责任。

    刘闯,如今已是辽东太守,护乌丸校尉,假节四郡军事。

    可仅凭这些职务,还不足以让刘闯威慑幽州……而且,刘闯属于那种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若没有足够的好处,他也未必会尽心做事。可该给他什么样的好处,才能使他更加尽心呢?

    这个好处不能太大,却要有足够的名头。

    在这种情况下,曹cāo思来想去,最终下定决心。

    刘闯如今坐拥三郡,已经有雄霸辽东的态势。比之当初在青州的时候,实力已增强不少……

    若没有一个大名头,恐怕也难满足他的野心。

    既然如此,那索xìng给你一个征北将军之名,让你总摄并幽军事。

    以刘闯的xìng子,他既然得了这些好处,若不把好处死死攥在手中,恐怕是不会甘心……

    刘闯在辽东的声势越大,自己的压力也就会越小!

    只要你肯卖命,我又何惜一个官职呢?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