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72章 黄须儿

    临渝县城,刘府后宅。

    两头半大的棕熊,在草地上滚在一起。

    “大黑,加油!”

    赵琰吕蓝荀旦三女为大黑助威,而在另一边,麋缳和诸葛玲则陪着曹宪,为小黑呐喊加油。

    曹宪在十天前,于石臼坨登陆,抵达辽西。

    最初,他们是打算在沓氏登陆,没想到在海上遇到甘宁海军。

    “皇叔已对辽西用兵,估计短期之内,不会返回辽东。

    子杨先生不如在辽西登陆,而后直接前往临渝……相信不出半月,皇叔必然能夺取辽西,与先生在临渝相见。”

    刘晔乍听这消息的时候,大吃一惊。

    这皇叔还真是干脆,前脚刚和司空联合,后脚便出兵辽西?

    只是这样做,是不是太过仓促?辽东战火方息,整个辽东都处于休养生息的阶段。这个时候冒然对辽西开战……要知道,辽西人口虽然稀少,可是有乌丸数十万人口的存在,也非易与之辈。半月攻克辽西,口气未免太大了些!就算那几十万乌丸人站在那里被你杀,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解决。

    刘晔不太相信,但是看甘宁自信满满的模样,也不好开口询问。

    当下,海船改道,在甘宁海军的护卫下,前往石臼坨。没想到,在石臼坨,刘晔却看到了一桩新事物。

    一艘新式海船,停泊在港口。

    与东汉末年流行的楼船想必,新式海船的横断面成V字形状,而且体积巨大。

    刘晔未能登上这海船查看,却能够看得出来,这艘新式海船,与楼船的不同之处。

    “此皇叔旗舰,名飞熊号。

    自去年开始研制,这个月才建造完毕,尚未试航。”

    看着这艘新式舰船,甘宁眼中闪烁jīng光。他向刘晔解释道:“这艘舰船的xìng能,尚未得出结果。不过,若能成功的话,rì后我大汉海军,将全部配备这种舰船,某心中也极是好奇啊。”

    “兴霸难道也未曾登船?”

    看着这艘新式舰船,从体积上,恐怕是楼船的两倍还多。

    刘晔不免好奇,扭头向甘宁发问。

    甘宁摇头道:“这艘船目前还在测试,即便是皇叔,也不得登船。

    黄先生说,这艘船要真正投入使用,至少也要在年末才能进行试航,所以除船坞工匠,任何人不得靠近。

    真有些期待啊,也不知这新式海船,会是什么xìng能。”

    刘晔心中更感惊讶,只是甘宁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他也清楚,想要登船查探,会很困难。

    在石臼坨登陆之后,刘晔更发现,那新式海船码头周围,守卫森严。

    而且进出之人,皆要凭号牌方能zì yóu通行,寻常人莫说进去,就算是靠近,都可能会有危险。

    “皇叔有命,无号牌而擅自靠近者,格杀勿论。”

    一句话,熄了刘晔前去打探的心思,只是这心里面,却有一种莫名的好奇。

    他隐隐觉察到,这新式舰船一旦成功,很有可能会改变这个时代水战的模式。这将是一种跨时代的产物,刘皇叔造出这样的舰船出来,可见其雄心勃勃,绝非池中之物。莫非,我大汉江山,还有中兴的可能吗?刘皇叔,真的能是我汉室重新崛起,再一次雄立于中原大地?

    刘晔,是汉室宗亲。

    他对汉室的感情,同样深厚。

    只是如今汉室颓废,已rì薄西山,他才会感到心灰意冷。

    可如果汉室还有希望……

    刘晔深藏于内心深处的那根弦轻轻一动,眼中顿时闪现出一抹复杂之sè。

    ++++++++++++++++++++++++++++++++++++++++++++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本以为辽西之战,会极为惨烈。

    却不想刘闯几乎是兵不刃血,便取得胜利。淳于琼等人被拿下之后,便被扣押在临渝县城。

    整个辽西,几乎是在一夜间改天换地,其变故让所有人感到惊讶。

    曹宪抵达临渝之后,受到了麋缳等人的招待。

    对于她可能下嫁给刘闯的事情,麋缳诸葛玲等人已经得到了刘闯的书信通知。对于这件事情,麋缳诸葛玲也都能够理解。政治联姻,往往是身不由己。在这个时代,男人三妻四妾,也是极为普通的事。麋缳诸葛玲早在刘闯成为一方诸侯之后,便预料到这样的一个结果。

    所以,她们对此事,也大都报以理解。

    只是吕蓝和荀旦,却不太高兴。

    在她们看来,刘闯可以增加妻妾,但首先应该娶了赵琰才是。

    毕竟赵琰在辽西和她们一起生活,已近一载。一年来,她们和赵琰朝夕相处,对赵琰也颇为喜爱。现在赵琰姐姐尚未嫁过来,却来了一个曹宪。吕蓝和荀旦,自然会为赵琰感到不公。

    可她们却没想到,曹宪身边居然还跟着一头小棕熊。

    小黑和大黑,原本就是兄弟,分别近一载之后又重新聚一起,似乎已预示着什么。

    而曹宪也表现的非常懂事,并没有因为她老子是曹cāo,便高人一等。因为这两头小熊,她迅速和赵琰成为好朋友,也使得吕蓝荀旦两人对她虽存有一丝敌意,但并非想像中那么强烈。

    “二姐,曹娘子倒也不是那种心高气傲,仗势欺人之辈。

    依我看,这件事还是要请义父出面做主,干脆趁着一次机会,把赵娘子的事情一并了结了,总好过现在这样拖拖拉拉的,没个干脆。”

    诸葛玲闻听一笑,柔声道:“若三姐你同意,我当然没有意见。

    只是……曹娘子毕竟是曹cāo之女,夫君和曹司空之间,如今虽要联合,可将来却难免会有对决之时。到时候,只怕要苦了曹娘子,咱们还是要为夫君谋划一下,莫要rì后家中生变。”

    后宅中,诸葛玲年纪最大,却不喜管事。

    一应事情都是由麋缳做主,也是她对麋缳的一种尊重。

    毕竟,麋缳和刘闯青梅竹马,更一起经历了许多磨难……诸葛玲甚至,若论感情,谁也无法比得过麋缳,又何必去争个大小?也正是因为她这种xìng格,两人的关系,情同姐妹一般。

    诸葛玲虽然不管事,可一旦她提出建议,麋缳也会非常重视。

    听罢诸葛玲这一番话后,麋缳也不禁点了点头,“二姐若是不说,我险些忘了这件事……嗯,倒是要好好筹谋一番。”

    就在这时候,忽听花园外传来一声怒喝:“你是谁,竟敢擅闯后宅!”

    “是黄须儿!”

    曹宪立刻听出是谁在叫喊,脸上露出惊怒之sè,“他又在招惹是非?”

    黄须儿,便是曹彰。

    当刘晔得知曹彰也在船上的时候,也大惊失sè。

    只是当时已在海上,刘晔也没办法把曹彰送走,只好带着曹彰一同来到临渝。

    曹彰年纪不大,却天生神力,喜欢舞枪弄棒。来到临渝之后,整rì里寻人切磋,rì子过得倒也轻松。别看他年纪不大,却已经快突破养气境界。同龄人当中,能超过他的人,倒也不多。

    “哪里来得小子,竟敢在此放肆!”

    伴随着一声沉喝,赵琰蓦地一惊,连忙道:“不好,是我哥哥来了!”

    赵琰的兄长,便是赵云。

    一听赵云来了,麋缳等人立刻反应过来,恐怕是刘闯回来了。

    早就听说,刘闯已抵达六股河。只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回来,麋缳诸葛玲吕蓝荀旦等人,顿时露出兴奋之sè。

    “曹娘子,是皇叔回来了,咱们快去相迎。”

    麋缳上前拉住曹宪的手要往外走,哪知道曹宪却微微一挣扎,似乎不太情愿。

    吼!

    小黑见麋缳拉扯曹宪,顿时发出一声低沉咆哮。

    哪知道没等它起来,大黑抬手一巴掌把它拍翻在地,呲牙咆哮两声,小黑便顿时没了动静。

    大黑的年纪和小黑相差不多,可是体型却大许多。

    它这一吼,也使得小黑立刻闭上了嘴巴,不敢再朝着麋缳呲牙咧嘴。

    “曹娘子,怎么了?”

    “三姐姐,你说皇叔是否会厌烦我?”

    “怎么会!”

    麋缳微笑道:“不管将来皇叔和曹司空是什么关系,都和你无关。

    既然你要嫁给皇叔,便是皇叔的亲人。他若是厌恶你,便不会同意这桩婚事,你千万别怕。”

    曹宪内心里,有些羞涩,又有些惶恐不安。

    不过在麋缳的劝说下,她渐渐平静下来,随着麋缳往外走。

    两头棕熊跟在后面,摇摇晃晃的走着。一行人来到花园外,就看到曹彰被一个青年极为轻松的摔倒在地上。曹彰怒吼一声,翻身爬起来再次扑向那青年。却见青年一脸轻松之sè,眼见曹彰扑过来,他抬手抓住曹彰的手臂向前一带,脚底下使了个绊子,噗通便把曹彰摔倒在地。

    一旁,一个体态雄魁的青年,正笑呵呵看着两人。

    在他身后,跟着一男一女和一位老者。

    男的相貌清秀,看上去好像一个女人;那女子却是衣着朴素,身负双剑。

    老者怀抱巨阙剑,和青年有说有笑,并对着曹彰指指点点,神sè间似乎颇有些兴趣。

    “妾身,见过皇叔。”

    麋缳带着诸葛玲等人上前,与青年行礼。

    青年那张胖乎乎的圆脸上露出一抹憨厚笑容,“缳缳,这小子是谁?”

    “此曹司空三子,曹彰。”

    刘闯一怔,脱口而出道:“此莫非是曹家黄须儿?何以在此?”

    “是随曹娘子前来。”

    这时候,曹宪怯生生走上前,看刘闯的眼神中,透着一抹惊喜之sè,“曹宪,拜见刘皇叔。”

    看到曹宪,刘闯脑海中顿时浮现出,当rì那个被他救下的玉娃儿。

    心中不由得叹息一声,忙拱手笑道:“曹娘子,别来无恙……辽西苦寒,在这里住的可还好。”

    “嗯!”

    面对着刘闯,曹宪似乎有些畏惧。

    也难怪,一个十二岁的女娃儿,面对刘闯的时候,又怎能没有压力。

    一旁赵琰却怒道:“二哥,你有意思吗?和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简直丢死个人了。”

    赵云本在兴致勃勃和曹彰嬉闹,并没有当真。

    听到赵琰的叫喊声,他脸一红,忙闪身退到一旁,却不想曹彰爬起来,好像一头小老虎般,再次向他扑来。赵云刚要闪躲,站在刘闯身旁的老者,却闪身来到他跟前,伸手一把抓住曹彰的手臂。

    “你放开我!”

    曹彰怒声喝道,想要挣脱老人的手。

    可那老人的手却好像抹了胶水一样,任他如何挣扎,却无法甩脱。

    曹宪刚要上前阻止,却被刘闯拦下,“玉娃莫担心,王师并无恶意,只是有些事要问黄须儿。”

    “王师?”

    曹宪一怔,向那老人看去。

    老人相貌清癯,浑身上下不带半点烟火气,一只手抱剑,一只手抓着曹彰,笑眯眯看着他在手中挣扎。

    片刻之后,曹彰气喘吁吁,放弃了挣扎。

    “小子,史阿是你什么人?”

    “啊?”

    曹彰愣了一下,看着老人眼中透着一丝疑惑之sè,“史阿先生,教过我剑术,你又是什么人?”

    “黄须儿,还不拜见你师祖。”

    刘闯一声沉喝,却让曹彰更感疑惑。

    这时候,他已经大体上明白这些人的来历,特别是刘闯那体型,早在许都时,他就听人说过。

    咽了口唾沫,曹彰疑惑看着老人道:“甚师祖?”

    “此当年洛阳第一剑手王越王先生,曾为帝师,传授过天子剑术。

    史阿当初,便在王越先生门下学剑……你既然得史阿先生传授,焉能不知王越王先生大名?”

    “你,是王越?”

    曹彰眼中,露出惊讶之sè,脱口而出道。

    王越微笑着点头,“看样子,史阿倒是对你,颇为喜爱,居然传了你养气之法。

    不过,你xìng情暴烈,乃征伐之将,难成剑手……我有养气三诀,当年只传授史阿头两诀。你可愿意拜我为师?我将养气三诀传授于你。虽说无法助你学剑,却能让你打熬气力,打好基础。”

    曹彰听了先是一怔,旋即大喜。

    “曹彰,拜见老师。”

    刘闯在一旁看着,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

    “缳缳,待会儿让贞娘吩咐伙上多做些菜,今rì王师前来,且不可怠慢了,以免被人耻笑。”

    贞娘,便是杜贞。

    她一直跟随刘闯,虽然没有什么名份,但实际上便如同刘闯侍妾一般,协助麋缳处理家务。

    没办法,诸葛玲不喜欢管事,甘娘子xìng子偏柔弱。

    至于吕蓝荀旦,都还是小孩子xìng情,根本不可能让她们管事。

    相比之下,杜贞jīng明能干,也读过书,能识文断字,倒是帮着麋缳把家里的事情,打理妥帖。

    麋缳笑道:“夫君有客来,不妨在后院说话。

    妾身这就去安排……昨rì小豆子还派人送来了一些卢龙塞野味,正好烹了,为夫君和王师助兴。”(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