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76章 衣带诏泄密

第276章 衣带诏泄密

    建安四年,孙策跨江征讨广陵,为朱灵所阻。

    后又西征黄祖,但是在中途与周瑜汇合,偷袭皖城。

    随后,又大败刘表从子刘虎,刘表部将韩晞,败严白虎等人,一统江东六郡,割据东南……

    至建安五年时,孙策在江东的威名,已无人可比,丝毫不逊sè当年江东猛虎孙坚。

    时值六月,江东好风景。

    孙策邀周瑜张昭等人,泛舟于震泽。

    只是,他看上去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愉悦,眉头紧蹙,似有心事。

    周瑜觉察到孙策的情绪,便从舱中走出,来到孙策身旁站定。

    “伯符,似有心事?”

    孙策深吸一口气,扭头看是周瑜,便微微一笑道:“我就知道,瞒不过公瑾这一双眼睛。”

    周瑜忍不住笑了,“大家都在饮酒高歌,唯有伯符你,一个人在这里沉思,若非有心事,岂能如此?”

    周瑜和孙策,可谓交情极深。

    所以说话的时候,也就没有那许多的顾虑。

    两人不但是好友,更是连襟。仅凭这关系,其他人便无法相比。所以,哪怕是张昭等人看出了端倪,也会让周瑜出面询问。孙策倒也没有在意,他和周瑜随便惯了,说话便没有顾忌。

    “昨rì我得到探子传来的消息……

    公瑾可还记得当初那刘闯刘孟彦?而今他已夺取辽东四郡,被封为征北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周瑜听了一怔,旋即就明白了孙策的想法。

    “是啊,说起来这厮倒是好运气……想当年神亭岭下和他第一次相遇,这家伙尚惶惶如丧家之犬,连个落脚之地都没有,还被人诬为背主家奴。可这一眨眼,却变成了大汉皇叔,如今更割据辽东,为一方诸侯,还做到了征北将军……想来确有些可笑,只能说他运道太好。

    不过,这也说明一件事。

    秦失其鹿,群雄共逐之……今天下大乱,正是我辈奋勇争先,建立功业的大好时机。那刘闯不过是走了好运,才有今rì的成就。伯符而今坐拥江东六郡,这根基更胜于那刘孟彦。”

    孙策身子一颤,猛然抬头,向周瑜看去。

    “公瑾的意思是……”

    周瑜笑而不语,只点点头,便转身离去。

    话到七分便已足,若说得再多,只怕会适得其反。

    自有汉以来,朝廷对江东地区的控制力,一直比不得中原。江东多山民,固然是一个原因,江东士族的排外xìng,以及长江天堑而形成的地域封锁,使得外来力量很难在江东立足。

    孙氏立足江东多年,声望极高。

    而孙策自建安元年杀入江东,更甚得江东百姓所爱,故而人称江东小霸王。

    这‘霸王’二字,从某种程度上也表明了江东人的一种理念,他们对昔rì楚霸王项羽的尊崇。

    周瑜相信,以孙策之聪明,一定明白他的意思。

    秦失其鹿,群雄共逐之,而后汉室鼎立。如今这局势,与当年秦失其鹿何其相似。同样是诸侯崛起,同样是战乱不止。孙策若能凭借其江东的根基,未必不能成就一番事业。若说此前孙策和周瑜都只是有一个模糊的念头,而今刘闯的迅速崛起,让他们意识到机会已经来临。

    刘闯,一个起于市井之中的小子,凭借一个汉室宗亲的名号,就可以在短短数年间崛起。

    而孙策的根底,可是比刘闯强横百倍。

    刘闯可以成一方诸侯,他孙策为何就不能成就大事?

    想到这里,孙策的心神,有些乱了……

    从内心而言,孙策一直有些看不起刘闯,认为这家伙只是凭着运气,才有了今rì的成就。想当初他纵横江东的时候,刘闯什么都算不上。可现在,这家伙的地位已经超过了孙策。

    孙策内心里,不免产生出一丝嫉妒。

    “主公,袁绍遣使,在府中等候。”

    就在孙策刚拿定主意的时候,忽有小校前来通禀,说是袁绍派人前来。

    孙策闻听一怔,连忙唤上张昭和周瑜,登上一艘小舟,返回府衙。

    在回去的路上,他突然问道:“袁绍遣使来江东,子布公瑾以为,是何用意?”

    周瑜和张昭相视一眼,同时笑了。

    “主公,此事不难猜测。

    袁绍而今正在和曹cāo开战,突然遣使而来,必然是邀请主公出兵,夹击曹cāo。想那袁绍,四世三公,雄踞河北,钱粮广盛。这次他和曹cāo开战,也是主公最好的机会。若趁此能够夺取徐州,则主公便可以把江东与两淮连为一体。这对主公而言,是大好机会,且不可错过。”

    张昭顿时兴致勃勃,向孙策建议。

    “公瑾以为如何?”

    “子布所言极是,瑜亦以为袁绍遣使来,定是邀请主公出兵。

    只是,而今中原战局尚不明朗,袁绍白马延津两次战败,士气低落。这个时候出兵,未必是最好的时机。我以为,还是再看一看情况,待袁曹真正开战以后,再伺机出兵也不为迟。”

    “莫非公瑾以为,袁绍不得获胜吗?”

    张昭何等人物,哪能听不出来周瑜话里有话。

    周瑜笑了笑,没有回答。

    因为他也无法解释,总觉得袁绍未必能够胜得了曹cāo。而今孙策方定江东六郡,尚未得喘息之机。而孙策xìng情暴烈刚愎,与江东士族之间的关系,也算不得太融洽。此前他攻克庐江,干掉了陆康,与华亭陆氏结怨。后在吴郡是,接连得罪了当地豪强,令许多人感到不满。

    没错,你孙策虽然是我江东子弟,可若你影响我的利益,那便是敌人。

    孙策原本有很多种方法来解决他和江东士族之间的矛盾,偏他连战连捷,自信满满。一遇到与他意见相左的事情,便用强硬手段解决。这样一来,自然会引得不少豪强士绅的不满。

    当然,周瑜也认为,江东士族的力量,过于强横,甚至可以和孙策抗衡。

    但问题是,你用那么激烈的手段,江东士族又岂能低头?

    当务之急,是应该缓解孙策和江东士族之间的矛盾,而不是前去徐州,与曹cāo开战。那袁绍虽然实力强大,却未必能够真能战胜曹cāo。对于袁曹之战,周瑜似乎更看好曹cāo一些……

    “我并不是说,袁绍不能获胜。”

    周瑜沉吟片刻后,微微一笑道:“只是现在参战,未免有些急切。

    我觉得,还是再等等看,待他二人处于僵持时,咱们再做出决断,也许能够获得更大利益。”

    “公瑾,未免太过谨慎。”

    舟船,靠岸之后,孙策三人弃船上马。

    他摆摆手道:“公瑾之策,虽然稳妥,却非我所愿。

    若袁绍得势之后,我等参战不过锦上添花。与其到时候被人耻笑,不如趁此机会,跨江而战。

    去年那朱灵靠着诡计取胜,不过是一时运道。

    这一次,我亲率大军,坐镇丹徒,倒要看看那朱灵如何胜我。”

    周瑜眉头一蹙,有心再劝说,可是看孙策坚定的表情,便知道他主意已定。

    当下,他便开口道:“既然主公决意夺取广陵,又何必亲自出征。

    不如我提水师东进,定可将广陵拿下。”

    “公瑾在担心我吗?”

    孙策哈哈大笑,“区区朱灵,还劳不得公瑾的水师出征。况且公瑾水师,还要防范荆州兵马,切不可轻动。

    嗯,这次广陵之战,便由我来指挥……”

    看起来,孙策已经做出了决断。

    周瑜心里轻叹一声,总觉得有些不太稳妥。

    回到府中,他在书房中独处,许久后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唤来一名家臣:“你立刻持我令箭出城,前往庐陵拜见二公子,就说主公要对曹cāo用兵,请他设法尽快返回吴郡,阻止主公。”

    二公子,便是孙权。

    算起来的话,孙权而今也已经十八岁。

    自建安三年被孙策派去豫章之后,至今已有两载。

    孙策派孙权去豫章,是想要他主持对交州的战事。可谁想到,孙权到了豫章之后,并没有急于对交州用兵,反而派人前往交州,与士燮结好。同时他屯兵庐陵,把所有jīng力都投注在请教豫章山越蛮族。两年来,孙权屡战屡胜,掳掠山民,为豫章增添了近二十万人口,更把庐陵地区,打造成为一个人口繁茂之地,更成为豫章南部,抵御交州兵马的一道防线。

    对孙权的这种做法,孙策并不太赞同。

    但周瑜却认为,孙权的做法,最为稳妥……

    特别是他在豫章结交当地豪强,更甚得豫章本地士族的认同。

    虽然孙策已经决意出兵,但周瑜却始终认为,现在还不到出兵的时候,故而想要找孙权来,劝说孙策。

    站在门廊下,周瑜剑眉紧锁。

    许久,他幽幽叹了口气,又转身回到屋中……

    建安五年六月,孙策提兵北上,屯驻丹徒。

    朱灵立刻派人传报许都,把军情迅速禀报于曹cāo。

    曹cāo得知后,也不禁有些忧虑。

    他连忙派人把郭嘉找来,向他询问对策。

    哪知道,郭嘉却冷笑一声,“孙策若留在吴郡,我却不好下手。

    既然他去了丹徒,那就休想再活着回去……原以为,狮儿变得谨慎小心,不想还如此暴躁。

    主公放心,不出一月,我定要那孙伯符命丧黄泉!”

    曹cāo闻听,顿时松了口气。

    他对郭嘉可说是极为信任,既然郭嘉这么说,想必已经布置完毕。

    想当初,曹cāo要攻伐徐州的时候,却被郭嘉阻止,认为时机尚不成熟。而后来,当郭嘉认为可以攻取徐州的时候,一举策反了臧霸,甚至险些把刘闯和吕布,都留在徐州。郭嘉虽然年轻,却素来老辣沉稳。不出手则已,既然出手,必然是直指软肋,令对手防不胜防……

    “既然如此,江东孙郎便交给奉孝。

    我明rì便出征前往官渡,与那袁绍决战。”

    曹cāo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一下。

    “而今那闯儿已夺取辽东,不知何时会出兵幽州?”

    听到刘闯的名字,郭嘉眼中闪过一抹冷芒。

    “主公放心,想来那闯儿比主公更加心急,他很清楚,若此战结束之前他不得拿下幽州的话,势必要受到袁绍惨烈报复。此儿用兵,一向谋后而动……说不得此时此刻,他已有动作。”

    曹cāo的脸sè,顿时沉下来。

    在屋中略显不安的徘徊,良久之后苦笑道:“闯儿选辽东为根基,倒是走了一步妙着。

    他的眼光和谋略,让我非常不安。我现在很担心,他rì我就算战胜袁绍,弄不好便是为他做了嫁衣。偏我现在是骑虎难下,与本初一战,势在必行。他当初选择辽东,想来便是看出我与袁绍早晚有一战,故而才甘愿让出青州……说实话,我不惧本初,却对闯儿更加忌惮。”

    郭嘉听罢,也是苦笑连连。

    千般算计,弄不好最后真的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主公,此次对袁绍之战,务必要速战速决。

    拖得越久,只怕与主公越不利,那闯儿必然会得到更多机会……所以此战之后,还需以雷霆之势,进军河北。绝不可给袁绍喘息之机。只要主公能尽快解决袁绍,则闯儿便不足为虑。”

    曹cāo点头赞同,可是心里却有些发苦。

    郭嘉说的,只是一个大方针,他心里也非常清楚。

    可问题是,他又如何速战速决,将袁绍拿下,占领河北?

    此事,还要尽早谋划,说不得从现在开始,就要做好兵进河北的准备……

    就在这时,忽闻书房外有家臣道:“主公,都亭候贾诩求见,说是紧要事情,向主公禀报。”

    曹cāo闻听一怔,看了郭嘉一眼后,眼中露出疑惑之sè。

    他立刻起身,“请都亭候来书房说话。”

    贾诩自归降曹cāo之后,一直表现得极为低调,不显山漏水。今天这么晚了,他突然来求见曹cāo,想来定然是有大事。

    不一会儿的功夫,贾诩步履匆匆走进书房。

    看到郭嘉也在,他先愣了一下,旋即露出释然之sè。

    曹cāo对郭嘉的宠信,贾诩当然心知肚明。想来郭嘉正在和曹cāo商议事情,在这里也不足为奇。

    “奉孝,还未休息?”

    郭嘉点头道:“方与主公商议事情,正要告辞。”

    “文和,这么晚求见,有何要事?”

    贾诩深吸一口气,从袖中取出一纸供状,递到了曹cāo面前。

    “傍晚时,有车骑将军府家奴秦庆童密报与我,言车骑将军yù谋害主公,故而特来呈报主公。”

    曹cāo一怔,脸上顿时流露出一抹惊sè。

    “文和,那秦庆童何以告密?”

    “这个……那秦庆童言,董承近来常面露喜sè,与种辑吴资等人往来密切。

    昨rì他酒醉回府后,曾酒后失言道:早晚yù取cāo贼首级。秦庆童当时便在他身边,担心董承会加害他,所以才向我告密。不过,我以为此人话语中,颇有不实之处,但董承yù加害主公之事,想来不会有错。”

    贾诩一遍解说,曹cāo则飞快把供状看完。

    片刻后,他突然起身,“奉孝,你且去处理江东之事,文和可愿随我,一同去拜访那董承老儿?”

    “愿从主公之命!”

    贾诩连忙躬身领命,郭嘉便知道,曹cāo不想他参与这件事情。

    于是,他连忙起身告辞,匆匆离开。

    而曹cāo则点起府中兵马,使武卫校尉许定率领,直奔车骑将军府。

    这武卫校尉许定,便是许褚的兄长。年初,曹cāo讨伐刘备,许定率八百许家庄子弟前来相投。

    得知这许定是刘闯帐下大将许褚兄长之后,曹cāo不禁对他高看许多。

    而许定的武艺,或许略逊sè于许褚,但也是炼神武将,不容小觑。曹cāo得许定之后,立刻拜许定为都尉,并依为宿卫。这也是典韦死后,曹cāo第一次任命宿卫统领,可见他对许定的重视。

    许定带来的八百子弟,皆为虎士,便宿卫司空府。

    得曹cāo之命,许定带着八百虎士,把车骑将军府团团包围。

    曹cāo带着许定和贾诩闯入董承家中,二话不说,便将董承拿下。

    初时,董承还不停喊冤,更拒不承认秦庆童所说之事。他告诉曹cāo,秦庆童之所以诬陷他,是因为被他发现此人与家中侍妾有染。秦庆童害怕董承报复他,故而才跑去向曹cāo告密。

    这听上去,似乎合情合理。

    可曹cāo是什么人,又怎可能听董承的狡辩。

    很快,贾诩带人在董承书房中找到衣带诏,呈于曹cāo面前。

    曹cāo看罢之后,勃然大怒。

    特别是当他看到那衣带诏上的签名后,更怒不可遏。在那一排签名,刘闯的名字赫然在其中。

    这也让曹cāo更感恼怒,他两月前才把女儿送去辽东,嫁给刘闯结盟。

    却不想,这刘闯竟然是早有反意,yù取他xìng命……

    早知如此,曹cāo便不会把曹宪嫁给刘闯。可现在,不但女儿嫁给了刘闯,连他的黄须儿,也在刘闯之手。

    打脸!

    曹cāo感到被刘闯狠狠的打了脸,心中顿时涌动杀意。

    董承见证据确凿,也知道今rì难以幸免,于是对曹cāo破口大骂。

    曹cāo恼羞成怒,拔剑当场将董承刺杀,而后下令将董承满门抄斩,夷灭三族。

    杀了董承后,曹cāo犹无法止住心中的怒火,又连夜带人闯入皇城,当着汉帝的面把董贵人拿下。

    时,董贵人已怀了身孕。

    汉帝向曹cāo求情,恳请曹cāo让董贵人诞下皇子之后,再做处置。

    可曹cāo有怎肯答应,命人将董贵人勒死于宫中,同时更换皇城羽林军,将汉帝软禁在宫中。

    “闯儿辱我太甚,我誓杀此獠!”レレ梦レ岛レ小说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