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86章 洛神(三)

第286章 洛神(三)

    卢毓而今,居于昌平。

    没错,就是后世dì dū治下的昌平。

    不过此时的昌平,尚归属于广阳郡治下……

    鲜于辅离开后,刘闯便陷入沉思。按照诸葛亮此前的策略,是要稳扎稳打,一步步吃掉幽州。

    按照他的想法,命太史慈占领俿奚,以防范乌丸鲜卑等异族偷袭。

    命赵云田豫驻守雍奴,抵御张郃所部攻击。

    而后在十月末吞下渔阳、上谷、广阳、代郡等四郡之地,同时联络荀谌自五原出兵,夺取云中。

    如此一来,,幽州十郡一属国,共七十八县,便只剩下涿郡一地。

    到那个时候,刘闯便可以以摧枯拉朽之势一举攻克涿郡,不但可以占领幽州,还能够和并州荀谌连为一体,相互呼应。从整体上来说,诸葛亮的方针没有错误。只是在刘闯看来,却好像过于谨慎。也难怪,诸葛一生唯谨慎!此时的诸葛亮虽然还没有到后来那样的谨慎,可是从他的用兵情况来看,其谨慎的xìng情,已初现端倪……对此,刘闯倒也没什么意见。

    “元直,我yù兵行险招!”

    “嗯?”

    刘闯铺开地图,与徐庶道:“幽州十郡一属国,如今已有五郡尽落我手中,而渔阳郡,早晚也会被我攻克。孔明的安排,倒是非常周密。可是以我看来,却未免太过谨慎,我担心夜长梦多。”

    “哦?”

    “曹cāo和袁绍在官渡,目前成焦灼之势。

    但以我观之,恐怕决胜负也就在这一两月间……曹cāo势弱,若与袁绍继续焦灼下去,与他并无益处。所以我猜测,曹cāo用不得多久,必然会出奇兵。一举大败袁绍。而袁绍此战失利,虽有可能损失惨重,但其元气犹在。若让他回兵冀州,必然会出兵征讨,于我等不利。

    所以,幽州之战需速战速决,务必要在官渡之战结束前,夺取整个幽州。

    我yù率轻骑出击,直取昌平。

    若能夺取昌平,则袁熙整个部署就会被彻底打乱。我等方有可能,赶在官渡之战结束前,占领幽州。”

    徐庶听完刘闯的话。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这是什么状况?

    对于袁曹之间的这场战事,其实徐庶的观点与大多数人并不一样。外界盛传,袁绍一定能获得胜利,可是在徐庶看来,袁绍虽占据优势。却未必是曹cāo对手。就如同柳城之战,鲜卑人同样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可结果呢?刘闯心血来cháo的一场大火,便扭转占据,大获全胜。

    他认为,曹cāo可能会获胜!

    但是如刘闯这样,极为jīng确。甚至说出官渡之战结束的时间,徐庶也不禁感到震惊。

    他实在不明白,刘闯何以如此笃定曹cāo会取胜?别说那十胜十败论!虽然。十胜十败论固然有道理,但荀彧也好,郭嘉也罢,更多是出于坚定曹cāo信心说出来的言语。事实上,袁曹之战究竟会是怎样一个结果?袁绍曹cāo究竟谁能获得最终胜利。徐庶也认为是五五之分而已。

    “莫非主公,有未卜先知之能?”

    徐庶虽然不太相信刘闯的话。但也承认,刘闯并非无的放矢。

    如果,如果真的如刘闯所言那样,一旦官渡之战结束时,刘闯仍未能夺取幽州,势必会遭遇袁绍猛烈反扑。到时候战火在幽州燃起,谁又能保证,幽州那些豪强缙绅,不会出现反复?

    只有在官渡之战结束之前完全占领幽州,刘闯才能在接下来的战事中,得到缓冲余地……

    想到这里,徐庶沉吟片刻后道:“主公所言也有道理,只是……如此一来,还需尽快通知孔明。主公yù行险招,则孔明那边的计划势必也要有所更改,否则彼此间恐怕会出现麻烦。”

    刘闯点头道:“既然如此,便请元直辛苦一遭,将我之心意告诉孔明。”

    “喏!”

    徐庶领命而去,刘闯便开始着手准备。

    只是,尚未等到诸葛亮回信时,刘闯却受到了一件极为特殊的礼物。

    这一rì,他正在土垠府衙中与张辽和许褚商议事情,李逸风忽然快步走进来,在刘闯耳边低语了两句。

    “主公,出什么事了?”

    见刘闯脸sè有些古怪,张辽忍不住有些好奇。

    刘闯苦笑一声,“公台这回,却给我惹来了一场麻烦。”

    他没有说明白是什么事情,张辽和许褚自然也不好多问。三人便匆匆散会,刘闯出府衙上马,直奔城外兵营而去。鲜于辅已经离开右北平,前往昌黎郡就任。而陈矫尚未到达,按道理说刘闯住在府衙,似乎也没什么大问题。

    不过出于对陈矫的尊重,刘闯还是决定住在军营里。

    平rì他也就是在府衙处理些公务,有时候甚至会把公务放在军营中解决。

    别小看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对于陈矫而言,这充分表明了刘闯对他的一种尊重。事实上,刘闯一直如此。一旦把任命安排下去,他就不会再插手其中,而是充分的去信任和尊重。

    这也是陈群步骘,愿意为他效力的原因。

    因为刘闯会在最大程度上,让他们来施展才华……

    +++++++++++++++++++++++++++++++++++++++++++++++++++++

    “公台,你这是作甚?”

    在中军大帐里,刘闯见到了陈宫。

    一晃月余不见,陈宫看上去清瘦许多。

    见到刘闯之后,陈宫笑呵呵上前见礼,却惹来刘闯一顿抱怨。

    “主公,若不如此,焉得使甄家就范?”

    “哦?”

    陈宫道:“宫此前只想教训一下甄家,不过在仔细调查之后,却发现拉拢甄氏,远胜对他打压。”

    刘闯闻听。眉头一蹙。

    他对甄氏并无深仇大恨,此前之所以让陈宫对付甄氏,更多是出于削弱袁熙力量的因素。薛州之死,是袁熙一手策划,甄氏更多是处于协助的位置。而且当初杀死薛州的凶手管承,已经被斩了头颅。所以刘闯和甄氏之间,并没有解不开的深仇大恨。另一方面,刘闯对付甄氏,也是应中山国苏氏所请。苏氏和甄氏,同样是中山大豪。双方在商业上的竞争非常激烈。

    苏氏而今倒向了刘闯,那么作为盟友,刘闯收拾甄氏。更在情理之中。

    刘闯一直让陈宫负责此事,哪知道陈宫却临时改变了主意。

    “公台,此话怎讲?”

    陈宫见刘闯并未生气,心里总算是安稳了一些。

    他微微一笑,轻声道:“今苏氏一门为主公臂助。的确可以给予主公很大帮助。

    可是主公便不觉得,只依靠苏氏,是否太过单薄?主公只看入chūn以来,苏氏所做的几件事情,便能看出端倪。主公要苏氏招拢流民,从北疆收拢汉奴。可是苏氏却不断推辞,并不尽力。

    入chūn至今,苏氏送往辽东的流民人口。甚至不足两万,但主公却付出了巨大代价……”

    刘闯眉头紧蹙,一言不发。

    正如陈宫所言,苏氏虽然与刘闯结盟,但却不太尽心。

    特别是在刘闯开设了广鹿岛盐场后。伴随着食盐开始大量产出,苏氏获得了巨大利益。可即便如此。每逢刘闯安排任务,苏氏一门总是推三阻四,寻找各种理由,让刘闯颇有些不快。

    这其中,最让刘闯不高兴的便是流民问题。

    依照最初的协议,苏氏要在今年为辽西增添十万流民。

    可是到现在,苏氏陆陆续续送来的流民,不过两万出头……

    马上就要入冬了,天气一旦转寒,若再增加流民,势必会给刘闯增加许多麻烦。

    事实上,如果刘闯手中能有十万流民的话,他在辽西的压力就会减轻许多,不似现在这样麻烦。

    陈宫的话语,使得刘闯颇以为然。

    “但这与甄氏,有何干系?”

    陈宫道:“主公难道不以为,正因为没有人牵制苏氏,才使得苏氏如此坐大吗?”

    “你的意思是……”

    “主公当尽快扶起一支可以对抗苏氏的力量,才能保证主公利益不受侵犯。若不然,苏氏自以为主公只能靠他成事,自然会越发骄横,甚至有可能会对主公的利益,造成巨大威胁。

    主公常说,要两条腿走路。

    苏氏只是其中的一条腿,如今主公还需要另一条腿,才可以走的更加平稳。”

    “那甄氏便是另一条腿吗?”

    “正是!”

    陈宫深吸一口气,轻声道:“常人看来,甄氏只是因为依附了袁氏,才有如今的风光。可事实上,甄氏立于中山已有百年,此前也多有族人入朝为官,虽算不得风光,也是官宦之家。

    苏氏,靠贩马、倒卖盐铁而发家。

    甄氏则凭借丝绸等物品,在北疆谋取暴利……

    宫仔细打听过,苏氏与鲜卑人的关系最为密切,而甄氏则与匈奴颇有交情。故而,宫以为,对甄氏不能一味打压,而要进行笼络才是。只是甄氏如今背依袁氏,颇为坚定。宫派人数次与之联络,但甄氏都不肯低头。思来想去,唯有釜底抽薪……他甄氏不是靠着女儿得了如今的风光?那我就把那女儿掳走,看那甄氏还能依靠何人?到那时候,不愁甄氏不低头。”

    刘闯瞪大了眼睛,看着陈宫半晌说不出话来。

    良久,他苦笑一声道:“所以,你便把那甄宓,送来这边?”

    陈宫嘿嘿一笑,轻轻点头。

    可刘闯却是一脑门子的官司,指着陈宫气急败坏道:“可你把那甄宓送来,我又该如何安置?”

    PS:  各位,不好意思。

    马上要去赶火车,所以今天的字数少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