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97章 关关睢鸠

第297章 关关睢鸠

    建安五年十月,曹**接受许攸的计策,奇袭乌巢。

    历史上,镇守乌巢的守将是淳于琼。三国演义当中,罗贯中吧淳于琼描写成为一个酒囊饭袋,曹**几乎是轻而易举便攻克袁军大营。可事实上,曹**偷袭乌巢的时候并不轻松。时淳于琼死守乌巢,曹**身后又有袁军逼近,令曹军局势危急。曹**命曹军强攻袁军大营,几乎是在袁军的援军抵达前一刻攻破乌巢,纵火焚烧粮草,令袁军军心大乱,最终使得一战功成。

    而今,淳于琼已死于辽西。

    接替淳于琼镇守乌巢的守将名叫吕威璜,许攸对他有知遇之恩。

    所以,当许攸一封书信送抵大营,吕威璜在认真考虑后,便起兵响应。不但献出乌巢,更联络了故市守将赵叡,与曹**合兵一处,在延津伏击韩莒子,大获全胜。乌巢和故市告破,袁军军心大乱。曹**趁机向袁军发动攻击,和于禁乐进荀攸前后夹击,令袁绍大败而走……

    袁绍十余万大军,几乎尽没于官渡。

    好在袁尚反应及时,率部接应。袁绍在八百大戟士的保护之下杀出重围,与袁尚汇合一处之后,退至酸枣。

    官渡之战,也随之进入尾声!

    袁绍大败之后,在酸枣招拢残部。

    他在黎阳尚有数万大军,只是败局已定,袁绍已无力发动反扑。

    这等情况下,袁绍只能下令收兵,命人退到黄河北岸,再次和曹军形成相峙的局面。

    ++++++++++++++++++++++++++++++++++++++++++++++++++++++++

    田释站在大门口,耳边似乎还回响着刘闯的声音。

    “巨言,我刚收到消息,袁绍在官渡大败。

    令尊当初反对袁绍出兵,被收入大牢。现在看来,令尊果然有先见之明,到头来一语成谶……你别高兴的太早。依我看,袁绍战败,对令尊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以我对袁绍的了解,如果他官渡大胜,令尊尚有一线生机……呵呵,胜利了嘛,总要展露一些胜利者的姿态。可现在他输了,而且输得很惨!十万大军尽没,以他的秉xìng,恐怕不一定能放过令尊。”

    “巨言不必担心,今袁绍大败,声势已不似先前。

    而我坐拥幽州,可以南联曹**,足以抵抗住袁绍的反扑。袁本初虽然糊涂,却并非愚蠢之辈。他必然能看出而今的局势,我坐领幽州之局面,已难以改变,所以早晚会与我谈和。

    我可以救出元皓先生……你别看我,我知道元皓先生对我不满,甚至更多有忌惮之心。

    但我相信,经此一事他已能够看出来那袁本初非成大事之人,我也相信,他能够做出正确选择。”

    “帮我一个忙吧,让甄家归附于我……”

    “告诉他们,我可以让他们的家族更加兴旺。

    中山不大,容不得三家豪强……告诉他们,只要他们肯来幽州,十年之内我定让他们成为幽州第一大豪。”

    直到抵达毋极县城的时候,田释仍旧有些浑浑噩噩。

    辽西一战,他被吕布俘虏成为阶下之囚,而后与沮鹄一起被关押在临渝,转眼便半载有余。

    说是关押,倒不如说是软禁。

    刘闯把田释和沮鹄扔到一个dú lì的院落中,周围有重兵看守。

    一应吃穿用度,刘闯丝毫没有克扣。甚至在在某些方面的安排,刘闯几乎是依照着两人的习惯。

    比如沮鹄好鹅,所以刘闯给他安排的住所里便有一个池塘,每rì都会有白鹅出没。而田释喜食羊舌,他认为rǔ羊舌头最为鲜嫩,刘闯在他的饮食安排中,便专门找了善烹羊舌的厨子。

    由此可以看出,自己和沮鹄的情况,刘闯了若指掌。

    只是被俘后,刘闯一直没有劝降,也没有安排人前来劝说他二人,令田释和沮鹄格外诧异。

    半月前,刘闯突然命人把田释带来涿县。

    就在前rì,他召见了田释,并给他安排了一个任务。

    田释本来并不想听从,可是当他听说,刘闯愿意帮他救出田丰,不由得为之心动。

    之后他便晕晕乎乎的来到毋极,一直到让人通禀之后,他才算清醒过来……田释的机智不俗,就在他等候消息的时候,便想明白了刘闯的用意。刘闯这是想要图谋中山,故而劝降甄氏?

    甄氏,是袁熙的钱粮所依。

    如果甄氏不在支持袁熙,想来袁熙根本无法在中山立足。

    这样一来,他便可以顺势推进,谋取中山国。而公与叔父在河间久战不下,若中山有失,必然回兵援救,则易县的压力随之会减轻。到时候,公与叔父此前的种种安排,便要付之东流。

    刘闯身边,有能人啊!

    这一招釜底抽薪,的确是厉害至极……

    田释想到这里,心中也不禁有些动摇。

    他隐隐觉得,正如刘闯所言,袁绍难成大事。

    若刘闯坐稳了幽州,将来必为一方诸侯。自家在袁绍帐下已难立足,又何必再为袁绍效忠?

    就在这时候,一名管事从甄府大门内行出。

    “先生,我家夫人有请。”

    田释当下抖擞jīng神,朝那老管事一笑,“还请前面带路。”

    沿着小径,直奔后宅。

    只是当田释走进后宅的时候,却发现院子里支起了一口大鼎,鼎下堆着柴火,火势正旺。

    空气中,飘渺着青烟……

    看到这场面,田释便明白了甄氏的用意,当下晒然一笑,浑然不惧的走进明堂。

    在这一刻,他似乎有恢复了当初策士的本sè。

    “在下田释,冀州巨鹿人氏,拜见老夫人。”

    田释走进明堂,便拱手报出了名字。

    甄氏闻听不由得一怔,眼中旋即闪过一抹疑惑之sè。

    “田释?莫非是元皓先生公子?”

    “正是不才。”

    这一下,甄老夫人本聚集的气势,一下子消散不少,就连先前站在甄老夫人身后,一脸杀气的甄尧,也露出讶然之sè。

    “田公子何以来此,又怎会与掳走我家小宓的贼人走在一处。”

    甄老夫人脸上浮现出一抹怒气,可是言语之间,却依旧保持几分克制。

    这就是富商和名士的区别!别看甄氏在中山国声名响亮,乃毋极豪强。可是在田丰这等名士面前,却不足为提。田家同样是冀州名门,或许家产不似甄氏丰厚,但其影响力远非甄氏可比。哪怕田丰被袁绍打入大牢,他的名头依旧不容小觑。田释为田丰之子,甄老夫人即便是心中恼怒,也不得不按耐住心头火气,对田释保持几分尊敬。这,就是名门的力量!

    田释道:“甄娘子的事情,我不清楚。

    我来,是受人所托,给老夫人带一个话。”

    老夫人脸sè稍霁,深吸一口气问道:“不知公子是受何人所托,带什么话语?”

    “我受刘皇叔所托,前来劝说老夫人。”

    刘皇叔?

    老夫人心里一咯噔,眼中闪过一抹光毫。

    能被称之为刘皇叔的人,天底下能有几个?而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田释所言‘刘皇叔’并不难猜测。

    不等老夫人开口,甄尧已勃然大怒。

    “好你田巨言,也为名士之后,竟敢做此等事情?

    今rì,你若不交出我小妹,就休怪我将你碎尸万段。”

    田释是什么人?

    那是敢跑去游说吕布的家伙!

    甄尧面目狰狞,杀气腾腾,可是在田释看来,却不足为惧。

    这小子没见过吕温侯,更没有见过刘皇叔。想当初我在虓虎面前能侃侃而谈,便是在飞熊帐下,也没有半分畏惧。你以为做出这副狰狞模样,便能把我吓住?若真怕了,我便不是田巨言。

    田释哈哈大笑,“碎尸万段又如何能够解气?

    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看门外有一口大鼎,何不将我投入其中,烹杀了岂不更能让三公子愉快?只是如此一来,只怕你甄家大祸临头。到时候满门被杀,毋极甄氏百年豪强便灰飞烟灭。”

    “我杀了你!”

    甄尧气得拔剑就要上前,可是田释站在那里,却巍然不动。

    “小尧,退下。”

    “母亲……”

    “我要你立刻向巨言公子道歉,这般模样成何体统,简直是辱了我甄氏门风。”

    甄尧脸sè铁青,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退到一旁。

    老夫人则打量着田释,半晌后突然哈哈大笑,“巨言公子不愧名门之后,老身竟恍若见到元皓先生。

    好吧,刘皇叔有什么指教?”

    老夫人未曾询问田释为何会辅佐刘闯。这种事情没什么值得询问,田释既然是受刘闯所差,那必然是已经投到了刘闯帐下。而今,她已知晓掳走甄宓的便是刘闯,这事情也就好办了。

    田释从容不迫坐下,沉声道:“老夫人放心,据我所知甄娘子虽然被掳,却无大碍。

    皇叔将她安排在临渝将军府,由几位夫人照拂,并未动她分毫。倒是我听人说,老夫人这边有些麻烦。所以我此来一方面是想要向老夫人报个平安,另一方面,则是为老夫人排忧解难而来。”

    “你只要交出小妹,忧难自解。”

    “三公子,果真如此吗?”

    “你……”

    田释笑道:“据我所知,甄氏之忧难,绝非皇叔带来,实甄氏投效错误,才有了今rì之难。”

    老夫人怒视甄尧一眼,让他不要开口。

    “还请田公子指点迷津。”

    “何需我来指点,老夫人难道真个不晓?”

    甄老夫人面颊抽搐一下,半晌后苦笑一声,站起身来,招手示意甄常过来,命他把外面的大鼎撤走。

    “田公子果然有乃父之风,老身佩服。

    既然如此,便明人不做暗事。田公子以为,当如何解得我甄家忧难?若甄家能渡过此次难关,老身必感激不尽。”

    “老夫人可知,袁公在官渡战败?”

    “啊?”

    甄氏虽然是望族,却毕竟不似刘闯那般信息通畅。

    此时,袁绍仍在酸枣,尚未退回黎阳。而甄氏又忙着为袁熙筹措钱粮,所以也就没有去留意官渡的战况。事实上,河北各大豪强,大都以为袁绍此战必胜。即便是此前和刘闯合作的苏氏,也只是想趁着刘闯在幽州的时候,狠狠赚上一笔。他们并不认为,刘闯能坐拥幽州。

    这也是苏氏在履行盟约的时候,阳奉yīn违的主要原因。

    甄老夫人听闻袁绍战败的消息后,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而甄尧,则脸sè大变。

    “甄家此前,曾帮助袁二公子多次与皇叔为敌,致使皇叔损失惨重。

    皇叔对这件事情,也颇为着恼,故而才掳走甄娘子,给甄家一点教训。刘皇叔心胸广阔,器局宏大,绝非等闲之辈可比。今他已坐拥幽州,麾下猛将如云,贤良无数,其势已大成。

    此等人物,甄家果然要与之为敌吗?”

    一席话,使得甄老夫人脸sèyīn晴不定。

    半晌后她苦笑道:“老身女流之辈,甄家不过商贾之家,凭心而论又怎敢与皇叔为敌。实不得已而为之,绝非甄家本意。为此,甄家已受了不少的教训,刘皇叔又何苦再为难我孤儿寡母?”

    这句话一出口,便是认怂了!

    田释却冷笑一声,“甄家便真的认错了吗?”

    “当然!”

    “可据我所知,甄家依旧在向袁熙输送钱粮……前些rì阎乡一战,甄家便给了袁熙五千万钱粮。而现在,我听说甄家还要继续为袁熙输送钱粮。老夫人,你以为刘皇叔果然好欺骗吗?”

    甄老夫人的脸sè大变,连连摆手,“田公子,老身绝无此意。”

    一旁甄尧却忍耐不住,跳出来大声吼道:“你道我甄家愿意吗?

    那袁熙毕竟是袁公之子,他向我们索要,我甄家又怎能拒绝?若真拒绝了,反而会有祸事临头。”

    “所以说,这就是你甄家忧难症结所在。”

    “小尧,住口。”

    老夫人喝止了甄尧,眯着眼去打量田释,片刻后突然道:“还请田公子明言。”

    “我说,是你甄家无识人之能。

    尔等只看到袁熙为袁公之子,乃河北之主。却不知,那袁熙并不得袁公所重,不过一庶子耳。你们以为攀附袁氏,便可以雄立中山?呵呵,却不知,那袁熙也正看上了甄家钱粮。

    今袁熙索求无度,甄家不堪重负。

    袁熙已难得重用,尔等想要背靠袁氏,恐怕是一场奢求。

    就算皇叔把甄娘子放回来,你道袁氏便真个会放过你甄家吗?到时候,袁熙估计是不会再提出索求,但袁公必不会善罢甘休。袁公官渡大败,定要重整旗鼓。皇叔坐拥幽州,必然会再有一场战事。中山,乃幽州之战前线,到时候你堂堂毋极大豪,难道不该予以一些表示?

    今袁二公子,你们便拿了五千万钱粮出来。

    到时候袁公亲率大军前来,甄氏怎地也要拿出一亿钱粮表示……老夫人,阖甄氏上下,又有几多钱粮?”

    甄老夫人听完了田释这一番话,久久不语。

    而甄尧则低着头,不再言语。

    他眼珠子滴溜溜的一个劲儿打转,也不知道在心里考虑些什么。

    “还请田公子教我!”

    老夫人叹了口气,一脸苦涩。

    “我曾听人说,商事论眼光,关键是要找对人。

    你们此前投错了人,但不要紧!而今你们只要能找对人,便可以扭转过来。刘皇叔在我出发之前,曾让我转告老夫人:中山太小,容不得三个大富之家。既然如此,何不另寻他处?”

    “哦?”

    田释道:“今刘皇叔坐拥幽州,已成就大势。

    袁绍虽强,但有南方曹**牵制,恐怕也难以对刘皇叔形成威胁。

    甄家在中山难有立足之地,何不前往幽州?我听说,刘皇叔在幽州大兴土木,正需各方人士前往相助。以甄家之实力,在幽州大可以另起炉灶。凭刘皇叔的关照,以甄家百年行商的门路,何愁不能中兴?刘皇叔说,若甄氏愿投效,不出三载,必不负幽州第一豪强之名。”

    甄老夫人闻听,倒吸一口凉气。

    “刘皇叔,果然这么说?”

    “这等事情,我有怎会欺骗?”

    老夫人心里不禁有些意动,不管怎样,刘闯现在是一方诸侯,坐拥幽州。

    袁绍呢?

    天晓得官渡一败之后,还能支撑多久……听人说,那曹**奉天子以令诸侯,也非等闲之辈。这两人联手夹攻,袁绍真的可以支撑住吗?虽然说袁绍根基深厚,可现在连田丰的儿子都在为刘闯效力,岂不说明袁绍真的已开始没落,而刘闯将来,必然能够成就一番大事……

    之前,苏家靠着和刘闯的关系,打通了辽东商路,抢走了甄氏的生意,大赚其利。

    他苏家能背靠刘皇叔,我甄家便靠不得刘皇叔?

    老夫人越想,就越觉得田释说的有道理。虽然说田释的意思,要甄家抛弃在中山的祖业……这或许有些困难,可是我主家现在为分房逼迫,只能勉力而为。既然如此,何不另起炉灶?

    左右也就是些田产房屋,便给了分房就是。

    甄氏的商路,却掌控在主家的手里,有这么一个资本,便可以保证甄氏在幽州立足……

    “刘皇叔,真的不计较我们之前与他为敌?”

    “当然不会计较!”

    老夫人吞了口唾沫,犹豫半晌后又问道:“可是,刘皇叔又何以对我甄家,如此的看重?”

    这个问题很关键,若不能有合理解释,之前的口舌就全都白费了。

    田释眼珠子一转,笑道:“关关雉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老夫人,莫非心中还存有疑问不成?”(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