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12章 苏家献礼

第312章 苏家献礼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护鲜卑将军?

    在大汉的官职当中,绝对没有这样一个职务。

    不过,刘闯倒是不在意这些。历史上曹cāo不一样添设了许多职务,似乎也算不得什么事情。

    再说了,他而今拿下大鲜卑山,添置一个护鲜卑将军似乎也无大碍。

    北疆战事结束,再让田豫这样一个大能留守云中,似乎有些大材小用。诸葛亮的这个举荐,倒也没什么出格之处。赵云而今已经做了牙门将军,让田豫做个护鲜卑将军也算不得事情。

    关键在于,这护鲜卑将军要驻守乌侯秦水上游。

    田豫是否愿意跑来这蛮荒之地做一个不被朝廷所认可的将军?刘闯心里面也有些拿捏不定。

    “此事,先派人询问一下国让的口风,再做决定。”

    不管怎么说,田豫的云中太守是朝廷所承认的官职。

    云中虽然荒凉,人口不多,可毕竟是在汉庭治下。而护鲜卑将军却是刘闯自己设立的职务,看上去似乎很风光,可实际上并不得到朝廷的承认。最关键的是,护鲜卑将军的驻地位于乌侯秦水上游,远离汉庭所辖。一旦发生意外,护鲜卑将军便只有依靠自己的能力解决。

    所以,这是一个并不荣光,也很不安全的职务……

    刘闯也不知道,田豫是否愿意抛弃他如今的云中太守之职,前往大鲜卑山就任。

    如果田豫不同意,也在情理之中,刘闯不会对他有任何不满。只是这样一来,他就必须要再找一个合适的人选。

    以刘闯目前的班底而言,一共有三个人适合为护鲜卑将军的职务。

    鲜于辅,已经老迈。

    而今身在昌黎郡。做的也非常出sè,似乎不会来大鲜卑山这蛮荒之地;阎柔,而今身在朝鲜半岛,被刘闯委任为三韩大都督。三韩初定,阎柔根本不可能抽出身来,否则便前功尽弃。

    剩下一个,便是田豫。

    可田豫若不愿意的话,谁可担当这个职务?

    刘闯和诸葛亮陈宫三人商议许久,也没有想出一个合适的人选。

    不过。东部鲜卑的战事已经结束,刘闯可没有太多时间在这里消磨。索xìng派人先前往云中打探田豫的口风,而后又下令征调晓风王贺两人前来大鲜卑山,并开始着手设计护鲜卑将军府。

    塞北草原上,战云密布。

    大鲜卑山的战事已经结束。但塞北草原的战争方拉开序幕。

    蹇曼命素利秘密前往幽州与徐庶进行商谈,表示愿意听从汉室调遣。

    徐庶很清楚,胡人是一群喂不熟的狼,根本不可以相信。但从目前的情况而言,刘闯在经历一连串的大战之后,实不宜继续对鲜卑作战。这对于幽州而言,实在是过于吃力。既然蹇曼愿意归附。哪怕是暂时归附,徐庶也非常高兴。这样一来,蹇曼就可以拖住塞北这些胡人的兵马,而自己则可以从容进行布置。所以在派人询问了刘闯之后。徐庶全权负责此事。

    原则上,徐庶同意支持蹇曼。

    他安排田畴驻扎受降城,在暗地里给予蹇曼武器和粮草上的支持。

    不过,这些支持并非没有代价。蹇曼想要获得大量武器的输出,就必须要用各种物资来交换。

    比如鲜卑人的牛羊。比如动物的皮毛……

    而负责一应商事活动的人,则有甄家指派。甄老夫人也非常痛快,命甄仁和甄义兄弟二人,全权负责。

    有这么一条商路,甄家可以迅速崛起。

    不过,徐庶并没有把所有的商事都交给甄家。

    随着刘闯占领幽州,并攻入中山国,夺取镇平县,卢奴苏氏的态度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原本,苏氏是最早和刘闯建立关系的豪商。

    可由于在履行盟约上拖拖拉拉,彻底激怒了刘闯。按照刘闯和苏氏之间的盟约,苏氏应该在建安五年,为幽州增添十万流民。可是一直到年末,幽州战事停止,苏氏也不过交纳了两万多流民而已。这个数量,远远不能让刘闯满意。所以在得到甄氏归附后,刘闯立刻下令撕毁和苏氏之间的盟约,同时关闭苏氏在辽东的商路,更停止向苏氏继续供应吉普盐……

    刘闯本就手握麋家在两淮的商路,而今又得了甄家的商路,怎会再惧怕苏氏?

    别看甄家在中山国没落,可实际上甄氏根本并未受损……最重要的是,甄氏并不仅仅是dú lì的个体,甄家在冀州生存百年,其关系早就盘根错节。但只是在中山国,甄氏还有唐县张家这样的盟友。而这张家,之前与甄家、苏氏并称中山三大豪强,其底蕴并不逊sè苏氏家族。

    有甄家穿针引线,张家很快便投到刘闯的一方。

    直到这个时候,苏氏才紧张起来……

    刘闯占领幽州,夺取受降城,一下子斩断了苏家和塞北的商路。

    而随着平岗大捷的消息传来,苏氏也更加紧张……刘闯杀死燕荔游,占领大鲜卑山,再断苏氏一条商路。

    幽州商路被斩断;南匈奴和刘闯结盟,也可能会被斩断;受降城被刘闯夺取,中部鲜卑商路受到威胁;而大鲜卑山……苏氏家主开始头疼,如此一来,苏家用百年时间在塞北建立起来的商路,很可能会彻底消亡。打通漠北商路?那可也要建立在塞北商路通畅的前提下。

    “苏双,如今刘皇叔占居幽州,作用云中和受降城,又和呼厨泉达成盟约……我们可还有和刘皇叔缓和的余地?”

    苏氏家主苏平,招来家族心腹,颇为苦恼的询问。

    想当初,苏威为苏家带来刘闯,可是苏平却认为,刘闯难以在幽州立足。

    所以在和刘闯的合作之中,苏平也是采取了糊弄的态度。反正你刘闯在幽州呆不长。我就和你应付着,先设法打通辽东商路再说。甄家和刘闯反目,辽东商路被关闭,苏氏正好取而代之。一旦刘闯被袁氏消灭,苏家在辽东的商路也已经建立起来,更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苏平好算计!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刘闯以小博大,竟然生生吞下幽州,在北疆站稳脚跟。

    非但如此。刘闯更连番大胜,声势越来越强。

    特别是在夺取受降城,占领大鲜卑山之后,半个塞北落入刘闯之手,也大大出乎了苏平意料。

    他现在有些后悔了!

    若之前他老老实实履行和刘闯之间的盟约。哪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可后悔已经晚了,且不说刘闯会不会被袁氏消灭,以目前的情形来看,就算刘闯最终灭亡,也不是短期可以做到。如此一来,在刘闯掌控北疆的这段时间里,苏氏必将受到打压。

    苏平这时候。想要和刘闯修复关系了……

    苏威闭目不语,如老僧入定。

    而苏双则蹙眉沉思,也是一脸愁苦之sè。

    苏双,这个名字对后世人而言。可能并不陌生。

    三国演义中,刘备在涿郡起事,正是这个苏双给予刘备资助,才使得刘备能够得以武装起来。

    可不要以为苏双真就是好心资助刘备。事实上他通过资助刘备,在后来得到公孙瓒的支持。才打通了大鲜卑山的商路。商贾无利不起早,想当初卫兹资助曹cāo,令卫氏成为豫州大豪;麋竺资助刘备,也是想要获得更多的利益……苏双也因此,一跃成为苏氏的大管事。

    只是目前的情况,让苏双也感到头疼。

    苏家没有想到刘闯会如此迅速的崛起,以至于全无半点防备。

    刘闯的崛起,使得苏家在塞北商路尽没……这种情况下,再去投效刘闯,未必能得到谅解。

    以前刘闯重视苏家,是因为他实力单薄。

    可现在的刘闯,坐拥海商航线,沟通了与两淮、江东、乃至交州的商路;又有甄家投效,打开塞北商路。

    此外,还有一个半投效刘闯的唐县张氏……

    这种情况下,苏家的投效已可有可无,除非苏家能够给刘闯带来更大的利益。

    “大力!”

    苏威睁开眼睛,躬身道:“兄长有何吩咐。”

    大力是苏威的表字,他表面上看去很恭敬,可实际上内心中却有诸多不满。

    刘闯这个路子,是他为苏家带来。最初,刘闯对苏家可说是极为看重,偏偏苏家却敷衍应付,令苏威颜面无光。所以一直以来,苏威心里就存了怨气,旁听良久,始终一言不发。

    苏双是苏威的亲哥哥,哪能不知道自家兄弟的心思?

    他微微一笑,“大力,你可有什么主意?”

    “这个……我苏家已经把刘皇叔得罪得狠了,事到如今我又能有什么主意?”

    “大力你休要意气用事,此关系我苏氏死生存亡。

    我知道,你对家族之前的决定心存不满,可你要明白,那时候袁二公子尚坐镇幽州,刘皇叔在辽西困苦不堪,甚至连立足都成麻烦。我等商贾,自当审时度势,谁料想刘皇叔竟崛起神速?

    如今,悔之晚矣,却又不得不设法补救。

    我知道你和麋二老爷一直有书信联系,之前刘皇叔夺取幽州,你还偷偷派人送了礼物过去。

    现在,我们需要你出谋划策,为家族化解眼前的危机。

    你身为苏氏子孙,又怎能置身事外?苏氏若真个灭亡,你也不好过……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苏平也开口道:“大力,你兄长所言不差。

    现如今乃我苏氏死生存亡之时,你若有主意,还请说出来才好。”

    “唉!”

    苏威叹了口气,组织了一下语言后,便沉声道:“大兄,伯父,非是我不愿意为家族出力,实在是……说实话,我虽一直和子方有联系,可是子方对我苏氏,却极为不满。几次书信中,都或多或少表达了怨念。

    今刘皇叔夺取高句丽,更占领三韩。

    辽东商路不知道被扩张了多少倍。其利润足以让人垂涎三尺。

    可如此商路,自甄氏归附以后,便为甄氏和张家联手掌控。我听人说,刘皇叔看中了甄家幼女,甚可能会纳为妾室。这种情况下,即便咱们和刘皇叔修复了关系,刘皇叔也不可能把辽东商路交还给我们。更不要说,现如今刘皇叔占领大鲜卑山,作用丁零和夫余国商路……

    咱们想要获得刘皇叔谅解。若没有大利益付出,恐怕是很难占居优势。”

    苏平和苏双闻听,苦笑连连。

    以前,他们还有些优势,可以和刘闯讨价还价。

    可是现在……

    “大力。你继续说。”

    苏威想了想又道:“刘皇叔而今打下大鲜卑山,以他的习惯,定然会向塞北大规模迁徙流民,以使汉民在人数上占居优势。不过,我听说张世平那边已经着手和刘皇叔合作,他还命他长子张宥出使涿郡,拜见了荀谌将军。并且承担起为刘皇叔收拢流民的任务,预计在明年底,他和甄氏将联手向幽州等地输送五十万流民,而且一应费用。借由他两家来承担。

    这种情况下,想要从他两家手中夺取大鲜卑山和辽东的利益,非常困难。”

    苏威说到这里,突然又一停顿。

    “可是从这一点而言。也看得出来,刘皇叔对流民的迫切需求。”

    “大力。莫非已有对策?”

    苏威伸出一个手指,“第一,咱们不要去想着立刻拿下大鲜卑山和辽东两条商路,甚至不要想着去沾染。

    这第二,刘皇叔平岗大捷,斩杀燕荔游。我估计他很快会停止塞北的战事,从塞北抽身出来。毕竟袁曹之间正鏖战不止,刘皇叔绝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他一定会设法从此次大战中捞取足够的好处。那么刘皇叔若从塞北战事中抽身,他的下一个目标会是在什么地方?”

    苏平苏双两人相视一眼,蓦地激灵灵一个寒蝉。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道:“中山!”

    苏威苦笑道:“叔父,兄长,这就是摆在咱们面前,最大的难题。

    若刘皇叔兵进冀州的话,咱们中山首当其冲。这需要你我做出选择,或者说要搏上一回……若搏错了,咱们苏氏便烟消云散;不过若搏对了的话,说不得苏家便可以从此飞黄腾达。”

    苏双道:“那大力你的意思是……”

    “若选袁氏,不过锦上添花。

    而且以袁公的出身,断然看不上咱们;刘皇叔出身高贵,却其余市井之间。从他占领幽州以来的举措能看得出,他对商贾并无太大偏见,甚至鼓励商事。而今他虽然还不甚强大,可若投效他,定能获得重视。若选择刘皇叔,相信他一定会打开塞北商路,与我苏家一条生路。”

    “塞北商路?”

    苏平和苏双一怔,旋即露出恍然之sè。

    也就是说,刘皇叔并不想塞北的战事过早结束。

    听说他和蹇曼结盟,但刘皇叔未必愿意看到蹇曼一家独大,所以也会暗中支持步度根……

    鲜卑人打得越狠,刘皇叔就可以越发从容。

    苏平能够独掌偌大的苏家,自然也不是无能之辈,立刻便意识到,刘闯这是要坐山观虎斗!

    真若如此,那苏家倒是可以从中渔利。

    但先决条件就是,刘皇叔愿意开放受降城塞北商路给苏家……

    苏威又道:“据我对刘皇叔的了解,他希望通过商事来繁荣幽州。

    而今他手下两大商贾,麋家跟随刘皇叔最久,且麋竺麋芳两人更是刘皇叔的心腹。我听说,麋夫人已有了身子,这也表明,麋家的地位不可动摇。但我相信,刘皇叔未尝愿意让麋家和甄家独揽商事,他一定会设法寻找平衡。麋家的地位动摇不得,可是甄家……我有一计,若能成功,说不得可以使苏家和甄氏比肩。也唯有这样,才最能符合刘皇叔个人所愿。

    麋家掌控全局,两家或三家商贾相争,维系平衡。”

    苏双忙道:“大力计将安出?”

    “刘皇叔最需求者,便是人口。

    甄家和张家联手愿意奉献五十万流民,那么咱们便在这方面着手,设法为刘皇叔取得更多流民。”

    苏平苦笑道:“甄、张两家奉献五十万流民。已是一个极限。

    咱们要想超过这个数字,恐怕不太容易……”

    苏威却笑了,连连摇头,“叔父,这件事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

    咱们眼皮子底下便有一百万流民,只看咱们怎么cāo作……若能得手,定然是大功一件。”

    苏平和苏双愣住了!

    冀州总人口也不过五百万,若说流民。能收拢个二三十万大概不成问题,可一百万流民……

    “大力,你休要乱说,冀州何来百万流民?

    这话说出去容易,可若是做不到。刘皇叔定然会心生不满。”

    “兄长,我没有乱说!”苏威急了,连忙道:“这冀州确有百万流民,只不过要拿下来却要费些周折。”

    见苏威说的如此笃定,苏平和苏双也有些犹豫了。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忽然间,他们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一抹会意。却不约而同的激灵灵打了个寒蝉。

    “大力,你说的百万流民,莫非是那黑山贼?”

    ++++++++++++++++++++++++++++++++++++++++++++++++++++++++

    不知不觉,已进入六月。

    塞北的天气已经开始转凉。而中原腹地,仍就是烈rì炎炎。

    曹cāo又败了数阵,大军不得已退至黄河岸边。而袁绍的兵马,更是步步紧逼。令曹cāo压力甚大。

    好在,随着塞北战事的结束。刘闯返回幽州。

    张南焦触在望都的压力顿时大增,向袁绍发出求援,恳请援兵。

    不仅是张南和焦触感受到了压力,就连并州的高干也是莫名惊恐……

    原因嘛,很简单。

    伴随刘闯抽身回还幽州,田豫更毫不犹豫的答应,愿意出镇大鲜卑山,被刘闯拜为护鲜卑将军。

    如此一来,云中太守一职出缺。

    刘闯在三思之后,决意拜田畴为云中太守。

    可田畴走了,受降城却需要有人出镇。刘闯与诸葛亮和荀谌等人商议过后,并询问了吕布的意见,请吕布坐镇受降城。陈宫则留守平岗,以协助田豫,令其在大鲜卑山站稳脚跟。

    吕布坐镇受降城?

    这消息一传来,立刻引发并州振荡。

    想当初,吕布为并州刺史丁原帐下主簿的时候,便已经享誉并州。而今虓虎回乡,更是让无数人感到心惊肉跳。哪怕是南匈奴王呼厨泉,也对吕布的到来感到恐惧,并主动献上牛羊,为吕布接风。

    吕布的到来,感受最深的莫过于高干。

    要知道,吕布本身就是九原人,他虽坐镇受降城,却可以使汉军兵不刃血,掌控五原郡……

    加之刘闯与呼厨泉结盟,兵锋更直指西河。

    高干求援,张南焦触求援……

    袁绍的进攻节奏,因为刘闯返回幽州,一下子被打乱。

    原本,袁绍想要继续稳扎稳打,一步步推进,把曹cāo赶过黄河。可如今,他再也无法继续保持步步为营的节奏,而是决定以兵力优势,一举击溃曹cāo。这让曹cāo,立刻捕捉到战机。

    “袁绍急于决战,定然会阵脚大乱。

    我今已无退路,yù效仿当年西楚霸王破釜沉舟,与袁绍决一死战。”

    曹cāo招来众将,发出决战信息。

    此前因为连连战败,早就有些羞愧的夏侯渊等人,更举双手赞成。

    兖州刺史程昱赶来平丘,与曹cāo献计:“今袁绍既然急于决战,定不会做太多地方。主公可背依苍亭,命妙才将军出兵引诱袁军出击,而后命徐晃曹洪两位将军在苍亭两侧埋伏,待袁军抵达之后,主公率部出击,而后徐晃曹洪将军从两翼杀出,到时候袁军定然不战自溃。”

    曹cāo欣然同意,而后立刻调兵遣将……

    与此同时,刘闯在结束了大鲜卑山之战后,也兵分两路。

    太史慈、夏侯兰和魏延三人领兵随同吕布前往受降城,做出要进驻五原郡的架势。

    高干得到消息后,更惊慌失措。

    很显然。汉军这次的目标就是并州。高干虽然已派兵部署于西河、上郡两地,可想到汉军自出征以来攻无不克,此次更有吕布亲自督军,高干这心里面,也就显得有些慌乱,没了底气。

    上郡、西河,一马平川,最适合骑军野战。

    高干手中虽然有马军近万,但相比汉军过万骑军。依旧感到难以对抗。

    无奈之下,高干再次派人前往邺城求援,并再三表示,汉军的目标就是并州。而远在邺城的袁尚在得到消息后,也是万分头疼。他一方面命人通禀袁绍。另一方面则听取了逢纪的主意,命大将焦触统兵八千,进驻上党郡,驻守壶关,随时支援高干,同时也可以确保冀州无虞。

    整个冀州,一下子动荡起来。

    留驻河间的辛评连忙派人前往邺城。建议袁尚不要抽调冀州兵马。

    “并州苦寒,地广人稀,且胡祸甚重。

    刘闯虽图谋并州,却并非势在必得。他而今所求者。乃人口……幽州本就地广人稀,再加上他拿下高句丽,占领三韩,夺取大鲜卑山。已无需为地域再去担心。所以刘闯所图者,必为冀州。故而公子当调集兵马。屯驻中山、河间与渤海三郡。若此时抽调冀州兵马,冀州必有祸事。”

    辛评的书信送到袁尚案前,令袁尚不禁犹豫。

    但逢纪却道:“辛仲治乃大公子亲信,岂能信之?

    刘闯连番大战,幽州早已疲惫不堪。而南匈奴如今与刘闯结盟,兵强马壮,又有吕布亲自督战,定是要夺取并州。元才素来亲近公子,若此次公子不救,必心怀怨念。万一他投向大公子,公子势必要少一臂助。再者说,刘闯早就图谋并州,若并州有失,主公定对公子不满。”

    袁尚听罢,也连连点头。

    不得不说逢纪所言颇有道理,那辛评是袁谭的人,又怎可能真心帮助自己?

    所以,在三思过后,袁尚还是下定决心,命焦触出兵驰援并州,但同时又命辛评加强守卫。

    辛评得信后,忍不住扼腕长叹。

    “到如今仍勾心斗角,不肯jīng诚团结,主公大业定丧于子嗣之手。”

    他旋即招来自己的侄儿辛韬,“你立刻前往邺城,将我家眷与佐治家眷秘密从邺城迁出,送来高阳。”

    辛韬愕然道:“叔父此又为何?”

    辛评叹道:“只为我辛氏一门,图谋后事……”

    辛韬跟随辛评多年,听辛评这话,焉能不知辛评的打算,于是立刻点头,领命而去。

    随后,辛评又把自己的亲随心腹招来,写了一封书信,要亲随连夜前往涿郡,交与荀谌之手。

    待安排妥当后,辛评神sè落寞走出书房。

    他看着斜落夕阳,忍不住发出一声幽幽叹息……

    ++++++++++++++++++++++++++++++++++++++++++++++

    蓟县,州牧府。

    燕京仍在修建之中,所以刘闯只好把这州牧府衙,设立于蓟县。

    原本,幽州牧府衙在涿郡,可刘闯却认为,涿郡位置不好,所以将府衙迁至蓟县暂时安置。

    当然了,麋缳怀着身子,眼见快到产期,并未跟来。

    而刘闯则准备处理完事情之后,便赶去涿县等候麋缳生产,却不想他正要启程,却迎来了一位客人。

    “大力怎会来我这边?”

    刘闯和苏威并不陌生,甚至还有些交情。

    想当年刘闯从许都逃亡,若非靠苏威协助,也无法顺利抵达渤海。

    只不过,时过境迁,刘闯已经为一方诸侯,苏威再见到刘闯的时候,更不似当年那边轻松自若。

    看着刘闯,苏威不由得感慨万千。

    算年纪的话,刘闯而今也不过二十三四罢了,却已经打下偌大根基,成为一方诸侯。如果当年家主肯听我一言,与皇叔搞好关系的话,苏家又何至于有今rì之难?实在令人感慨……

    不过,苏威很快收回思绪。

    他恭敬上前施礼,而后道:“威此来,有大礼yù献于皇叔!”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