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15章 新格局(上)1/2

第315章 新格局(上)1/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屋外下着鹅毛大雪,房间里却温暖如chūn。

    一张烧得暖烘烘的火炕上,麋缳抱着刘胜,正笑盈盈看着诸葛玲和甘夫人。

    诸葛玲和甘夫人也各自怀抱着一个婴儿,是刘闯的两个女儿,一名叫刘婉,另一个唤作刘瑜。

    入冬之后,诸葛玲与甘玉各自诞下一女,也先后成为人母。

    两个女儿的降世,更让刘闯无比欢喜。

    不仅如此,在入冬之后黄月英也诞下一女,使得诸葛亮着实欢喜一场。

    做了父亲之后的诸葛亮,似乎变得更加稳重起来。

    而刘闯倒是和从前一样,好像没什么变化……

    麋缳三人,说着悄悄话,不时会发出愉悦的笑声;而在屋中,一张四四方方的牌桌周围,荀旦、吕蓝、赵琰和曹宪正聚在一起打牌。这牌,自然是刘闯让人制作出来的麻将牌。入冬后,天气越来越冷。户外活动也随之减少,一帮子小丫头无事可做,刘闯便想出来这个游戏。

    很明显,在弄清楚麻将的规则后,这游戏立刻成为女人们最为喜欢的活动。

    不仅仅是女人们最凑在一起打上几圈,便是刘闯那些个手下也受到影响,纷纷投入这项活动。

    刘闯正在堂屋里和荀谌说话,却突然见武安国黑着脸走进来。

    看他这模样,刘闯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元稷,又输光了?”

    “以后再也不和孔明元直他们一起戏耍,打一回麻将,比和人打仗还要吃力。”

    刘闯和荀谌听罢,忍不住哈哈大笑。

    也是,诸葛亮和徐庶两人,绝对属于那种人jīng。打牌的时候各种算计,哪里是武安国可以敌对?

    莫说武安国,就连刘闯在和诸葛亮徐庶打了几次麻将后,便再也不与他们玩耍。

    就如同武安国说的那样,和他们打牌,实在是太累!

    不能露出半点情绪,否则自己手里什么牌,就会被诸葛亮他们猜的清清楚楚。有一次,诸葛亮甚至能猜透刘闯手中所有的牌,让刘闯整整一个晚上,都没能赢一回,险些输光了口袋。

    能够和诸葛亮这帮家伙玩耍的人,也必须是那种心计极深的主儿。

    荀谌偶尔会和他们玩一次,但这玩意太过费神,也容易上瘾,所以荀谌并不经常参与。倒是司马懿时常会跑来加入牌局,每次和诸葛亮等人打得难分难解,到头来是谁也不输,谁也不赢。

    似武安国这种直xìng子,不管什么状况都能从脸上看出来的主儿,实在不适合与诸葛亮那些人一起打牌。

    “孔明倒是心狠手辣,看样子元稷今天又输光了。”

    武安国哭丧着脸道:“这个月的俸禄都没了,那孔明下手的时候,实在是太毒辣了……”

    那委屈的模样,令刘闯开怀大笑。

    他摆摆手,“左右你平rì都在我这边吃饭,全不似憨牛还要养家。

    去把孔明他们找来,我有事情要和他们商量。”

    “喏!”

    武安国转身离去,刘闯脸上的笑意随之淡去。

    建安六年八月,袁绍病逝。

    历史上,袁绍是死于建安七年,可如今他提前一年故去,的确让刘闯感到意外……据说,袁绍是被袁谭袁尚兄弟二人给气死。但实际上,刘闯却非常清楚,那是司马懿密令袁朝年,将辛评反叛的原因告诉袁绍。袁绍在得知真相后,的确是怒不可遏。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在前方与曹cāo决战,自己两个儿子却勾心斗角。一干谋臣,好像全然不顾大局,这如何能成就大事?

    袁绍因此而一病不起,病情也随之变得越发严重。

    入秋之后,袁绍的病情已入膏肓……他曾派人前往南阳寻张仲景治病,却得知张仲景早已举家迁到了辽西。

    袁绍开始感到恐惧!

    他发现,刘闯所做的每一步都是那么恰到好处的踩在他的软肋之上。

    可以说刘闯而今的成就,完全是踩着袁绍而建立……这也使得袁绍大感恐慌,整rì里噩梦不断。

    中秋过后,袁绍便病死于邺城!

    袁绍的提前过世,令刘闯也有些猝不及防。

    事实上,若袁绍还活着的话,曹cāo想要兵进河北,定不是一桩易事。

    可现在袁绍死了,曹cāo再无任何顾忌。袁谭袁尚两人虽在,可又怎是曹cāo那老jiān巨猾之人的对手?

    而且,如历史上的发展一般无二。

    袁绍死后,袁氏兄弟旋即反目……袁尚是袁绍爱子,又有母亲刘氏的帮助,更有逢纪出谋划策,矫诏立袁尚为嗣。袁谭本一门心思想要接替袁绍,却美梦成空。在郭图的建议之下,袁谭一怒领兵从平恩离去,自领车骑将军,屯兵于黎阳。

    袁谭的目的非常简单,他想要战胜曹cāo,来证明他才是真正的继承人。

    只是他这一走,把袁绍生前的部署全部打乱……袁尚匆忙应对,急招大将冯礼驻守平恩,总算是稳住了清河防线。可袁谭私自离开的影响,已无法散去,冀州上下更随之乱成一团。

    “袁绍一死,袁三公子恐非曹cāo对手。”

    刘闯坐在土垆后亲自温酒,为众人满上酒水。

    荀谌、辛评、田释和沮鹄坐在他左手边,而诸葛亮、徐庶、卢毓则坐在他右手畔。

    “我本打算休整一段时间,可现在看来,恐怕时不待我。”

    刘闯的意思,非常明白。

    在座众人,也全都了然于胸。

    袁绍活着的话,说不得能够为刘闯抵挡一下曹cāo的兵锋。而刘闯也可以趁此机会,设法和袁绍修补关系,而后图谋休整。幽州今年的成果不错,虽然说刘闯频频出战,但大都是在域外作战,虽然给幽州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可战火毕竟没有烧到幽州,所以影响并不恶劣。

    似官渡之战,河洛几乎十室九空。

    苍亭之战的时候,即便是青州也遭受到了波及……

    相比曹cāo袁绍在战争中所受到的损失,幽州的损失并不是很大。

    特别是秋收时节,朝鲜半岛的占城稻喜获丰收,也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幽州的压力。同样,自年初便推行各种农耕政策以来,幽州这一年可谓风调雨顺,所以收成也算是不差,足以维持幽州来年的计划。要知道,刘闯计划要在来年为幽州增加五十万到八十万人口,这可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工程。整个幽州都在为此而忙碌,这战略储备粮食的必要xìng也随之增长。

    也就是说,幽州需要休养生息,已承受不起太大的战事。

    从建安五年到建安六年,连番大战结束,刘闯手下的军士,也都感到了疲乏……

    按照刘闯的计划,是希望能在来年秋收过后,再对冀州用兵。但现在看来,时间恐怕不够!

    荀谌抿了一口温酒,突然看着诸葛亮问道:“孔明,你怎么看?”

    不知为什么,听荀谌说出这句话来,刘闯总会有一种莫名的违和感。

    这句话,不正是他之前最喜欢问诸葛亮的话吗?

    诸葛亮倒是没什么感觉,微微一笑道:“老大人已有对策,又何必为难孔明呢?”

    “呵呵,我只是想听听你的想法。”

    一双双眼睛,都停在了诸葛亮的身上。

    这屋中,除了荀谌和辛评两人之外,其他皆青年俊杰。年纪最大的沮鹄,也不过三十而已,年纪最小的卢毓,还不到二十。司马懿也饶有兴趣的看着诸葛亮,想要听听他的见解。

    而今,司马懿执掌黄阁,已初见成效。

    他的心思,也渐渐从和诸葛亮争锋上面转移,全力打造黄阁。司马懿知道,也非常清楚诸葛亮在刘闯心目中的位置。如果说诸葛亮是刘闯的大脑,那么他就要做刘闯的眼睛、耳朵,和爪牙。

    相比之下,司马懿在刘闯心中的份量,未必就逊sè于诸葛亮。

    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下,诸葛亮显得沉稳有度。

    他想了想道:“袁绍一死,天下格局势必随之变化。

    二袁绝非曹cāo对手,而曹cāo此时,想来已经把目光落在主公身上……亮以为,cāo贼接下来必然会加快对河北的征伐,避免主公趁机发展壮大。此前,主公一直是联曹抗袁,但接下来,恐怕要改变一下策略,联袁抗曹,以争取足够更多喘息之机,恢复元气,方能对抗cāo贼。”

    建安四年,刘闯立足辽西,根基不稳。

    当时袁绍气焰嚣张,随时有可能对刘闯产生威胁,所以刘闯制定下了联曹抗袁的对策。

    现在,局势已经发生变化。

    昔rì最为强大的袁绍已经不在,袁尚袁谭非曹cāo对手,更何况兄弟阖墙,勾心斗角……在刘闯的记忆当中,袁谭在黎阳遭遇曹cāo的时候,袁尚念在兄弟之情出兵相救。可是后来,又因为这立嗣之事,主动攻击袁尚,致使兄弟关系彻底破裂,而后又与曹cāo结为亲家,引狼入室。虽则最后袁谭在曹cāo围困邺城的时候再次反叛,却最终被曹cāo诛杀,满门灭绝。

    袁谭此人,不足以与之谋。

    说好听一点,这个人目光短浅,心胸狭窄。要难听一点的话,袁谭反复无常,实乃一小人。

    刘闯和袁谭共过事,对袁谭颇为了解。

    想当初,袁尚被泰山贼围困,袁谭派刘闯去救援袁尚,却不与刘闯兵马。

    最终刘闯偷袭般阳,大败泰山贼。袁谭又因为这件事,对刘闯心生敌意,后来更是百般刁难。

    如此心胸,就算是袁绍把河北交给他,他也休想保住。

    相比之下,刘闯对袁尚的感官,似乎更好一些……

    “联袁抗曹吗?”

    刘闯看了看其他人,见众人纷纷点头。

    毫无疑问,和袁氏合作,共同抗击曹cāo,是刘闯目前最佳选择。

    袁氏兄弟若能抵挡住曹cāo的攻击,哪怕是半年时间,刘闯就能够借此机会恢复元气。可问题是,他和袁氏早已反目,袁氏会愿意和刘闯合作吗?这个问题,才是刘闯要考虑的关键。

    司马懿突然道:“主公不必担心袁氏不从。

    而今的局势,由不得他袁氏选择……cāo贼狼子野心,早有吞并河北之意。袁氏若不与主公联手,必败无疑。相信用不得多久,袁氏就会派人前来邀请主公,到时候主公自可与之相谈。”

    刘闯忍不住笑了!

    司马仲达而今终究还不是后来的冢虎,更没有练成宠辱不惊的本领。

    三国演义中,他和诸葛亮斗法,诸葛亮送了一件女人的衣服给他,司马懿却毫不在意,反而询问诸葛亮的饮食状况,从诸葛亮的一些生活细节,便推测出诸葛亮的身体不好,命不久矣。

    不过现在,他还是年轻气盛。

    虽执掌黄阁,但还是有些看不得诸葛亮出尽风头。

    司马懿如今执掌黄阁,其耳目早已渗透进了邺城,对邺城的风吹草都,都可谓是了若指掌。

    他这么说,相信邺城方面肯定已有了这样的传言。

    司马懿也是在用这种方式,向刘闯展现他这段时间的成果。

    的确,从辽东之战开始,司马懿远不如诸葛亮那样出尽风头。柳城一战,更被司马懿以为耻辱。鲜卑人那么大的动作,他身为黄阁之主,刘闯的耳目,居然事先一点消息都未得到。这绝对是一种失职!司马懿更因此,而感到羞愧不已……也正是因为这件事,两年来司马懿都埋头苦心经营黄阁,而今终于是初见成效。这次刘闯相召,也是他汇报成绩的时候。

    自从为人父之后,刘闯感觉自己的心境与之从前大有不同。

    他当然看得出来司马懿的想法,但也正合了自己的心思……

    刘闯看重诸葛亮,但也需要有人来节制诸葛亮,以免诸葛亮成为历史上那样一个权臣。

    “仲达所言,确有道理。”

    刘闯看了一眼诸葛亮,又朝司马懿点点头,“既然决定与袁氏合作,那咱们便要为此而做好准备。

    不过,袁谭不可与之谋,此人志大才疏,目光短浅,反复无常。

    仲达可加强对袁三公子的打探,设法把咱们的这个意思传到他的耳中,让他主动前来求和。

    这件事,我们绝不可主动!”

    荀谌也微笑道:“主公有孔明和仲达,倒是相得益彰。”

    诸葛亮和司马懿相视一眼,并没有任何交流。(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