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16章 兵戎将起(上)1/2

第316章 兵戎将起(上)1/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夫君,那匈奴单于,果然会放蔡大家归汉吗?”

    是夜,孩子们已经睡下,刘闯和麋缳诸葛玲三人围聚在屋中。

    诸葛玲取出刘勇从岭南送来的茶叶,用刘闯设计出来的茶具冲泡,屋中弥漫着淡淡的茶香。

    重生前,刘闯便酷爱饮茶。

    他喜欢茶道,甚至跑去杭州找那炒茶的师父学习炒制茶叶的方法。

    只可惜在东汉末年,人们似乎还没有饮茶的习惯。虽然不少地方生产茶叶,但并不为人重视。随着刘闯的势力扩张,手下麋、甄、苏、张四大商贾为他奔走,获取茶叶并非一桩难事。再后来,刘闯着人炒制茶叶,在经过反复试验后,孤竹城终于成功的研制出炒茶之法。

    这也让刘闯万分欣喜,闲来无事的时候,便会品尝一番……

    诸葛玲也染上了饮茶的习惯,甚至比之刘闯更加痴迷。

    为此,刘闯专门找工匠打造出百套茶具,除了用以赠送他人之外,更多是留在家中供诸葛玲把玩。

    刘闯品了一口茶汤,便笑道:“夫人不必担心。

    呼厨泉虽掌了南匈奴大权,可由于此前刘豹等人被杀,令他也有些焦头烂额。他现在正需我支持,断然不会为一女子与我反目。更何况,蔡大家是刘豹妻室,刘豹已死,与他何干?”

    麋缳对蔡琰不甚了解,但诸葛玲却对蔡琰敬佩有加。

    想当年,诸葛玲还是个小女孩儿的时候,蔡琰便是闻名天下的才女,为许多名士所称赞。诸葛玲的叔父诸葛玄在琅琊郡也是小有名气,对蔡琰更是赞不绝口,使得诸葛玲留下深刻印象。

    听闻刘闯要迎回蔡文姬,诸葛玲自然万分高兴。

    那模样,活脱脱好像后世的追星族,着实让刘闯好一番调笑。

    不过,诸葛玲却不在意,反而嗔怪道:“蔡大家才学过人,夫君便是救她回来,绝不可怠慢。

    只是,你真要送蔡大家去江东吗?”

    “这个……我倒是还没有想好。”

    刘闯印象中,历史上的蔡文姬,似乎和顾雍一直没有什么交集。哪怕后来顾雍为东吴丞相,蔡文姬也是留在了北方。若不是顾雍托陆逊转告,刘闯甚至不清楚,两人之间还有关系。

    所以,对于是否送蔡文姬去江东,刘闯也没有主意。

    诸葛玲突然提起此事,倒是让刘闯心中一动,忙开口问道:“夫人以为,是否当送蔡娘子去江东呢?”

    “此事,夫君最好是和义父商议。”

    刘闯顿时一拍额头:是啊,这件事最好还是先与郑玄商议,再做决定。

    蔡邕是和郑玄齐名的人物,更是同时代的俊杰。刘闯并不清楚二人之间的关系,但想必还是有些交集。想想看,而今和郑玄同一时代的人物,已所剩无几。即便是管宁胡昭等人,与郑玄始终错了时代。蔡文姬既然是蔡邕之女,把她从异域迎回,自然要和郑玄商讨一回。

    “对了,这件事夫君别忘了告诉文举先生。”

    “嗯?”

    刘闯愕然看着诸葛玲,心中更是不解。

    我迎回蔡文姬,通禀郑玄是因为郑玄和蔡邕为同时代的人物,也在情理之中;可是孔融……好像没听说孔融和蔡邕有什么关系吧。

    诸葛玲忍不住笑道:“夫君难道不知,蔡大家尚有一妹,便嫁给了平阳羊衜。

    而羊衜的前妻,则是文举先生的女儿,并且和羊衜诞下一子。只是后来孔娘子病故,羊衜才去了蔡大家的妹妹……说起来,蔡娘子是蔡大家而今世上唯一的亲人,而文举先生更视羊衜为己出。两家关系很密切,蔡娘子归汉,文举先生定会关心,你又怎能不与他知晓呢?”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

    刘闯听得有些迷糊,但大体上还是明白,孔融恐怕也很关心蔡文姬。

    他想了想,轻轻拍打额头,“羊衜何人?”

    他是真不太清楚这羊衜的身份和来历,印象中更毫无此人的记忆。

    诸葛玲道:“说起这羊衜,也是名门之后。

    羊家在泰山平阳县,乃累世望族。羊衜表字子路,他的父亲羊续,曾为南阳太守,在当地享有声名。只是羊续死后,羊家有些没落。不过在泰山郡,特别是平阳县,依旧享有盛名。”

    “夫人,你怎知道这些?”

    诸葛玲露出黯然之sè,“夫君莫非忘了,家父曾为泰山郡丞。”

    “哦!”

    刘闯顿时醒悟过来,诸葛玲的父亲诸葛珪曾经是泰山郡丞,而羊家是泰山郡的名门望族,羊续更是当朝两千石大员,诸葛玲知道羊家的事情,倒也在情理之中。

    “若是这样,的确是应该告之文举先生。”

    说到这里,刘闯突然扭头道:“缳缳,我黄昏时在花园中偶遇甄家娘子。

    我之前已经说过,可以让甄娘子回去。为何她还在家中?而且我遇到她的时候,她似乎闷闷不乐。

    若没什么事,便让她回家吧。”

    哪知道,麋缳却给了他一个白眼。

    “夫君你说的好轻松,你可想过没有,当初公台先生把甄娘子掳来,所有人都以为她**于你。你让她回去,她又当如何自处?更不要说,甄家之所以投效,也有甄娘子的原因在里面。你怎不想想,若是让甄娘子回去的话,甄家颜面何存?我若不收留她,她能去何处?”

    “这个……”

    刘闯脑海中,又不禁浮现出那雪地中的红衣jīng灵,心神一颤。

    麋缳道:“夫君你若真可怜她,便娶她过门就是,给她一个名份,远胜于这般心中挂念。”

    “我没有!”

    哪知道这话出口,却引来麋缳和诸葛玲两人的白眼。

    就算是刘闯自己,也觉得这话出口,似乎略有些亏心……

    “左右已经成这样子,夫君而今贵为皇叔,又为一方诸侯,便娶了甄娘子也算不得过分。”

    “可是……”

    “反正这件事,妾身开不得口。

    如果真要让甄娘子回去,怕最后会是一场惨剧。”

    刘闯不禁,默然……

    刘闯不开口,却不代表他不同意。

    事实上面对甄宓这样一个有‘落shen’美誉的女人,是男人就无法抵挡她的风情。

    不过这件事他却不适宜出面,自有麋缳和诸葛玲负责打理。说起来,荀旦和曹宪都是平妻,但毕竟她二人年纪太小,特别是荀旦,基本上还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所以家中事务基本上是麋缳一手掌控,诸葛玲一旁辅佐。还别说,这两个女人倒是把家中打理的井井有条。

    刘闯接下来要处理的事情,是蔡文姬的安排。

    “昭姬绝不可往江东!”

    哪知道,刘闯刚一提出,想要把蔡文姬送去江东,就惹来郑玄和孔融的激烈反对。

    “孟彦,我并非古板之人,也不是说,昭姬不能嫁人。

    只是这件事,绝不可由你来做,若不然只能平白得罪了人……不管怎样,昭姬曾嫁于河东卫仲道,是卫家的媳妇。哪怕她后来反出卫家,但名义上依旧和卫家有不同寻常的关联。

    卫家乃河东望族,孟彦将来说不得需卫家诸多帮衬。

    若你把昭姬送去江东,弄个不好便会惹来卫家的仇视,甚至会与你为敌……而今你坐拥幽州,雄踞塞北,看似强大,实则根基仍不稳固。似这些名门望族,还是尽量交好为上,切不可轻易得罪。你迎昭姬归汉是一件好事,但除此之外,你最好不要有动作,且看情况再定。

    另外,你迎回昭姬的事情,我派人通知伯儒,让他卫家也好承你这份情谊……但不管怎样,此事和顾雍无关。”

    刘闯那想到,这里面还有如此多的周折。

    在他的印象当中,历史上蔡文姬归汉之后,曹cāo也把她许配了人家,好像卫家并没有跳出来反对。

    可世上,曹cāo迎回蔡文姬的时候,他已贵为丞相。

    手中大权在握,根基已稳。

    当时卫家的家主卫觊,也在曹cāo手底下讨生活。在那种情况下,卫家人自然不可能有怨言……

    但刘闯不一样,他的威望远比不得曹cāo,更不要说根基更不够稳固。

    这种情况治下得罪了河东望族,对他绝无任何好处。

    刘闯哪知道这其中的奥妙,只是郑玄这么说,他自然也不好再开口。倒是一旁的孔融,突然间眼珠子一转,“昭姬才思敏捷,博览群书。

    伯喈在世时,曾藏书万卷,不泛孤本和珍本。可惜长安动荡,伯喈身亡,以至于许多典籍损毁。昭姬归汉,若没有其他的去处,不如先搬来孤竹城,也能够帮衬一下我们这些老朽。”

    孔融这建议,立刻得到郑玄的赞同。

    对此,刘闯倒是不甚在意,若蔡文姬能够留在孤竹城,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对了,昭姬归汉,孤苦无依。

    她这世上只有一个妹妹,而今嫁于子路,居于平阳。

    依我看,不如我书信一封与子路,让他带着贞姬来幽州……子路颇有才干,与其在家中虚度光yīn,倒不如让他前来幽州,也能为皇叔分担一些忧虑。康成公,你以为这样安排,如何?”

    郑玄闻听大笑,指着孔融连连摇头。

    “你这老货,心疼女婿,与为他筹谋便是了,哪儿来这许多的周章?”

    孔融被郑玄识破了用意,却毫无羞愧之sè,反而昂着头嘿嘿直笑,显得格外得意。

    羊衜是谁?

    刘闯并不是很在意。

    不过想来孔融如此推崇,而郑玄也没有阻止,应该是有些本事。刘闯现在,可说是急需人才。顶级谋士有诸葛亮司马懿徐庶等人足矣,可是基层人才,却屈指可数。若非手中无人,刘闯说不定早就把步骘给调回身边。毕竟跟随刘闯最久,很多事情配合起来更加的轻松。

    若还是不成,就让羊衜去南山书院做个教谕,总不至于薄了孔融的颜面……

    直到后来,刘闯从郑玄口中才知道了孔融为何如此热情推荐羊衜的真实原因。

    孔融的女儿嫁给羊衜之后,生下一子名叫羊发。孔融女儿过世后,羊衜续弦娶了蔡贞姬,也就是蔡文姬的妹妹,蔡邕的二女儿。蔡贞姬嫁给羊衜不久后,也生下一子,名叫羊承。建安五年,泰山郡发生疫情,羊发和羊承一病不起。时羊家破败,家道没落,颇有些贫寒。

    蔡贞姬无力照顾两个孩子,无奈之下选择了羊发为主。

    结果,羊发的病好了,羊承却因为年幼体弱而亡。从这个时代的现实情况来看,蔡贞姬的选择并无错误。羊发年纪大,身体的抗疫能力比羊承强。如果蔡贞姬分散jīng力,很可能是两个孩子都无法活下来。所以她选择了照顾羊发,而忽视了年幼体弱的羊承,也在情理中。

    只是,羊承毕竟是蔡贞姬的亲生骨肉。

    羊承一死,蔡贞姬有些恍惚,魂不守舍……

    加之大疫过后,平阳破败,人心惶惶。羊衜此时的名声尚不显赫,家道有中落,以至于生活艰难。

    他倒是没有其他想法,只是在信中与孔融诉说了一番心中苦闷。

    在羊衜看来,幽州苦寒,孔融在辽西的rì子怕也不太好过。可他又怎知道,刘闯对南山书院的支持力度?别的不说,有郑玄坐镇孤竹城,足以保证南山书院的生活,不会太过艰苦。

    哪怕刘闯对外鏖战不止,整个幽州倾力支持的时候,南山书院的物资和生活始终未受影响。

    孔融对这个女婿,非常喜爱。

    哪怕女儿早已经过世,却依旧不改他对羊衜的关怀。

    得知平阳疫情余波未平,羊衜生活艰难的消息之后,孔融就动了心思,想要帮衬羊衜一把。不为别的,羊发是孔融的亲外孙。蔡贞姬为照顾他的外孙,而失去了自己的亲生骨肉,这份情意孔融牢记在心。蔡贞姬留在平阳,睹物思人会更加痛苦,倒不如离开平阳散散心……

    只是,孔融这个想法,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与刘闯说明。

    也是刘闯太过忙碌,出兵幽州以来战事不止,让孔融实在不好意思再去麻烦刘闯。当然了,这其中还有一个意思:幽州战事未止的时候,刘闯前途未卜。那时候把羊衜找来,未必是一个最佳选择。自己已经搭上刘闯这艘船,万一发生意外,很可能会把女婿一家也搭进去。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