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17章 锦囊(下)2/2

第317章 锦囊(下)2/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是啊,有道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主公前往邺城,面对的环境颇为复杂。

    子家和伯言,还是有些稚嫩。老虎哥与令明的勇武,我们非常放心,只是主公若要前去邺城,还需再带一人方可。孔明要留下来处理政务,不如由我随同主公前往,也能出谋划策。”

    司马懿神sè激动,却让刘闯忍不住笑了。

    “仲达,就不怕被曹cāo觉察?”

    “这个……”

    司马懿协助刘闯,是奉了司马防的嘱托。而司马防如今在许都,可谓是深居简出,也正是为了给司马懿做掩饰。如果司马懿这时候暴露,那司马家族就难免会有麻烦。最重要的是,司马懿执掌黄阁,责任重大。就目前的情况来说,的确是有些不太适合出来,抛头露面。

    刘闯道:“伯言的才干,我最清楚。

    别看他在子龙帐下表现的不温不火,可是论手段,却未必会逊sè于孔明和仲达。有他跟随,足以应付一切,再有子家拾遗补缺,我相信若前往邺城,便是那袁家兄弟联手也奈何不得。”

    他还有一句话没说:这次他不能带司马懿过去,可是司马懿的黄阁,将成为他在邺城的耳目。

    司马懿和诸葛亮相视一眼,见刘闯态度坚决,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刘闯笑道:“孔明,仲达,你们也别小看了我。

    想当初,孔明随我在徐州与曹cāo对决,便是我无一兵一卒,也没有怕了曹cāo。更不要说,我如今文有子家伯言,武有仲康令明……呵呵,除非袁显思脑袋坏了,否则定不敢对我不利。

    不过,仲康随我前往邺城,句注山还需有人驻守。

    正好孝恭现在左右无事,他统兵之能,无人出其左右,而且为人沉稳干练,可留守于句注山。”

    那太原,毕竟还有一个焦触。

    虽然刘闯并不把焦触放在眼里,却也要防备着,那焦触突然偷袭。

    “那……”

    “此事就这么决定,我估计这几rì,袁尚就会派人前来。

    到时候,便由孔明出面招待,具体的事情便交给你来负责,我会在这段时间整备兵马,而后出征。”

    刘闯一锤定音,诸葛亮也知道这时候再劝说的话,反而适得其反。

    算一算,他跟随刘闯也有五六年的时间了……对刘闯的xìng子,诸葛亮也非常清楚。虽则刘闯在大多数时候,是个极好说话的人,也能虚心纳谏,听取别人的劝说。可如果他决定了的事情,八头牛也拉不回来。就比如当初在徐州时,刘闯决定前往许都,谁也无法劝说他。

    和司马懿相视一眼,诸葛亮躬身领命。

    他会尽量把事情安排妥当,也会尽量为刘闯创造方便。

    刘闯此去邺城,是为将来谋划。身为臣子,主公要身涉险境,而他却无法相助已是极为羞愧的事情。既然无法改变这种情况,那他作为刘闯身边最为信任的谋主,更是刘闯视若兄弟的人,诸葛亮发誓,不管这次袁刘合作抗曹的结果如何,他都必须要保刘闯安全的返回。

    同时,司马懿也暗自拿定主意,定要使黄阁为刘闯铺平道路……

    是夜,刘闯独自在书房里,翻看黄阁搜集来的情报。

    司马懿这一次的确是尽心尽力,把他这一年来的种种努力,都呈报到了刘闯面前。

    邺城的情况,并不容乐观。

    袁绍两次和曹cāo决战,几乎抽调了袁军三分之二的jīng锐。而袁尚和袁谭分家,更使得双方手中的力量更加虚弱。也幸亏袁绍给袁家二子留的家底厚,冀州人口充足,也使得袁尚手中兵力,不至于捉襟见肘。自十二月以来,袁尚就开始在邺城征召兵马,而今有大军五万。

    五万人?

    听上去很不错。

    可这五万人大都是没上过战场,没经过训练的乌合之众。

    官渡之战,苍亭之战,袁绍先后投入二十万兵马,可是留下来的,不过五分之一……

    这么一帮新兵蛋子,如何是曹cāo虎狼之师的对手?

    而邺城目前粮草匮乏,军械陈旧。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尽显袁氏的疲态,想要挡住曹cāo,确不容易。

    刘闯把卷宗合上,闭上眼睛。

    他靠着大椅仰面朝天,努力回忆着历史上二袁是如何对抗曹cāo。

    在历史上,袁绍死后……袁家兄弟可是对抗了曹cāo四五年的时间,曹cāo才得一统一河北,同时还丧失了郭嘉这样一个谋主。

    慢着,郭嘉?

    刘闯突然激灵灵一个寒蝉,顿时睁开了眼睛。

    郭嘉近来,未免太过于低调了吧……

    刘闯对于郭嘉的忌惮,是发自于肺腑。他生平吃得最大一次亏,便是郭嘉的手笔。那一次,刘闯失去了黄劭黄公美,至今仍是刘闯心中的痛。曹cāo兵进河北,郭嘉又岂能没有动作?

    要知道,曹cāo帐下而今可不止一个郭嘉。

    他有运筹帷幄的荀彧,有智计百出的荀攸,有谋略过人的程昱,有狡诈多端的郭嘉,更有一个习惯隐藏于幕后,却算无遗策的贾诩贾文和。一个鬼才,一个毒士,这二人竟没有半点动作?这似乎不太科学……越是这样,刘闯就越要jǐng惕!要知道,他而今面对的可是一个已经达到巅峰状态的曹cāo。当初一个郭嘉,就险些把刘闯害死。而今又有一个毒士……

    “来人!”

    “喏!”

    在书房外当值的是李逸风,听闻刘闯呼唤,立刻走进书房。

    “你立刻去找仲达前来,我有要事与他商议。”

    “喏!”

    李逸风领命而去,而刘闯则坐在书房里,拿起卷宗继续翻阅。

    就在这时候,门外响起悉嗦之声。

    “谁在屋外。”

    刘闯抬起头,一声沉喝。

    屋外,一阵安静,片刻后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夫君,是我!”

    刘闯一蹙眉头,起身走到门旁,把房门拉开。

    外面的气温很低,却见曹宪站在门外,小脸冻得通红。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

    刘闯看曹宪衣衫单薄,不禁心中一颤,连忙把她拉进房间。

    “这么冷的天,穿这么单薄怎么可以?”

    他拉着曹宪的小手,只觉曹宪小手冰凉,于是放在手心朝着曹宪的手哈了一口热气,而后轻轻搓揉。

    曹宪的小脸,更红了。

    不过,不是之前因为冻得发红,而是因为害羞所致。

    “丫头,这么晚找我来,有事吗?”

    曹宪垂下头,半晌后轻声道:“妾身听说,夫君准备与袁家联手,对抗父亲?”

    “这个……”

    刘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向曹宪解释……而且这件事,根本不可能瞒得过曹宪。他和曹cāo之间,已无缓和余地。若刘闯如今孤身一人,双方倒是可能缓和。可现在,刘闯身系众多人的希望,也使得他根本没有退路。这一点,曹宪也很清楚,却未想到两人的对抗会这么早。

    “夫君莫误会,妾身并非来劝说夫君。

    你与妾身说过,你与爹爹之间并非私怨,乃公义……妾身又怎可因私而废公?只是,黄须儿随我已有两载,而今已十三岁。夫君和爹爹交锋,黄须儿实不宜继续留在夫君的身边……所以妾身斗胆,想请夫君送黄须儿回去。毕竟他继续留在这里,反而会惹来许多的麻烦。”

    说完,曹宪瞪大眼睛,祈求的看着刘闯。

    此前刘闯和曹cāo虽有恩怨,却毕竟没有正面冲突……

    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和曹cāo还是盟友。可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袁绍死了,曹cāo已成为北方最大诸侯。双方的实力对比发生了变化,这盟友的关系,也随着袁绍之死化作乌有。

    袁绍一死,刘闯和曹cāo便成为了敌人。

    刘闯对此也颇感无奈,昨rì盟友,今rì敌人……只能感慨世事无常。

    可如此一来,曹彰留下来的确是不太合适。

    他毕竟是曹cāo的儿子,哪怕和曹宪再亲,始终都无法像曹宪那样,和曹cāo划清界限。若曹彰继续留在这边,曹cāo不放心,刘闯不放心,曹宪不放心,麋缳不放心,所有人都不会放心。

    所以,曹宪的请求,倒是合情合理。

    刘闯也无意拿曹彰做人质,事实上面对曹cāo这样的枭雄,莫说把曹彰做人质,就算曹cāo老爹死而复生,恐怕曹cāo也不会束手束脚。这是一个枭雄的特质,冷酷无情。历史上刘邦不就因为这种冷酷才得了天下?既然如此,留下曹彰更没有意义,倒不如把曹彰送回许都……

    刘闯很快就做出了决定,轻轻点头道:“此事你不说,我也会做。

    黄须儿留在这边,的确是有些尴尬……这样吧,让他留下来,陪你渡过新年,我就送他回去。”

    曹宪摇摇头,“既然反目,何需留念?

    黄须儿留下来,反而会让妾身更加难做,倒不如让他早些离去。”

    刘闯听罢,犹豫了一下,便点头答应……

    三rì后,刘闯命沮鹄带着曹彰前往辽西,在那里有船只等候,送曹彰离开。

    曹彰和曹宪依依不舍,临行前更是泪流满面。

    他喜欢辽西,更喜欢骑着马,驰骋塞北草原的感觉……可是他更清楚,姐夫和父亲之间已难以回旋,他留下来对刘闯也好,对曹cāo也罢,都不是一件好事。哪怕再舍不得曹宪,他也必须离开幽州。

    内心里,心情极为复杂。

    在和曹宪分开后,曹彰骑着刘闯从大鲜卑山得来的一匹汗血宝马,来到刘闯的马前。

    “你若是敢欺负大姐,我定不饶你。”

    看着曹彰那倔强的模样,刘闯非但不恼,反而笑了。

    说实话,曹cāo的几个孩子里,最使刘闯喜欢的,不是那建立曹魏的雄主曹丕,也不是文采飞扬的曹植。他最喜欢的还是曹彰,因为从曹彰的身上,刘闯感受到了一种豪迈英武气概。

    “黄须儿放心,若我欺负玉娃,他rì疆场上见面时,我定让你扎上一枪。”

    曹彰心里却一酸,眼圈红了。

    他挺喜欢刘闯,因为刘闯从无架子,对他也极为亲切。

    那感觉……就好像兄长一般。

    一边是姐夫,一边是父亲,曹彰也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他深吸一口气,朝刘闯一拱手,“姐夫,他rì若在疆场上见面,我定不会手下留情。”

    “呵呵,若真如此,我却要把你生擒活捉,然后再打你的屁股。”

    “哼!”

    曹彰拨转马头,在沮鹄的陪同下,扬长而去。

    看着曹彰的背影消失在官道尽头,曹宪再也忍耐不住,哇的哭出声来。

    刘闯下了马,走到了曹宪身后,伸出手把她揽在怀中,“玉娃莫哭,黄须儿将来定能成大事。”

    “可我不想要他成大事,我只想……”

    曹宪心中悲苦,伏在刘闯怀中呜咽不止。

    曹彰这一走,她便真的是孤苦伶仃……从此以后她能够依靠的人,也只剩下刘闯,还有小黑。

    这,又让她怎能不哭泣?

    刘闯也只能叹了口气:这是命,谁也无法改变!

    新年的脚步声,在不知不觉间到来。

    建安七年,伴随着一夜chūn雨来袭,降临人间。

    袁尚派遣使者前来,商谈联合抗曹的事情。对此,双方可谓是一拍即合……袁尚需要刘闯的支持,来稳定民心,提升士气;刘闯则需要袁尚挡住曹cāo,给他以充足的喘息时间。双方的目的一致,所以也没有费太多心神。在经过数rì商讨之后,双方便确定了联合抗曹的协议。

    为此,刘闯将停止对并州的征伐,兵马不得越过泒水。

    双方暂时休战,共同对抗曹cāo……刘闯将率一支兵马亲自前往邺城,与袁尚商议合作事宜。

    双方谈妥之后,便立刻行动起来。

    许褚早就带着三千老罴,抵达蒲yīn陉准备与刘闯汇合。

    而刘闯也准备妥当,从温柔乡中脱身出来,带着卢毓、庞德、武安国、李逸风四人并八百飞熊卫,踏上了前往冀州的征程。

    临行之前,诸葛亮拉住了刘闯的手。

    他取出三个锦囊,递给刘闯,“哥哥若是遇到麻烦,可以拆开锦囊,也许能有些帮助……”

    锦囊?

    刘闯看着手中标注着一二三记号的锦囊,忍不住笑了。

    这个孔明,还是喜欢这种调调……锦囊妙计吗?如此倒要看看,诸葛孔明的算计究竟如何。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