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18章 邺城(上)

第318章 邺城(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刘闯没有立刻打开锦囊,而是把锦囊贴身放好。

    不管诸葛亮是为了装逼炫耀,还是为防止万一,这都是他一番心思。刘闯更不会辜负了诸葛亮的好意,若提前知道了这其中的内容,反而无甚意义,不如且保留几分神秘感更好。

    与诸葛亮等人道别后,刘闯便带着庞德等人启程。

    八百飞熊卫,全都是一人三骑。两匹战马轮换,一匹驮马携带物品,浩浩荡荡向中山进发。

    自塞北之战结束,象龙已有数月光景没有驰骋。

    它似乎觉察到,将会有大场面到来,所以非常兴奋,一路上更是极为活跃。

    李逸风、武安国各领一部飞熊卫,分前后在官道上行进。而刘闯与庞德卢毓则不慌不忙,说着话,倒也不至于太过烦闷。

    据探马回报,曹军已休整完毕,预计很快会出兵渡河。

    越是如此,就越是要沉稳下来……若不让袁氏兄弟知道曹cāo的厉害,又怎可能真心与刘闯合作?

    所以,刘闯的行程并不算太快。

    初chūn时节,细雨靡靡。

    隆冬的寒意仍笼罩在幽州上空,但旷野之中已显现出chūn的气息。

    希望这次南下邺城,能够有一个圆满的结果吧!

    虽然没有刻意赶路,但由于是清一sè骑兵,所以速度还是非常惊人。仅五天时间,刘闯便抵达蒲yīn陉。

    许褚和陆逊早就在蒲yīn陉等候多时,见刘闯到来,两人也格外兴奋。

    陆逊自投效刘闯,表现并不是很出众,显得非常低调,所以并不为太多人所知。说实话,许褚是有些看不上陆逊,小白脸一个,何以担得主公如此看重?只不过,许褚不会似三国演义中的莽张飞那样,看不上谁就会摆在脸上。而且他听赵云说过,陆逊虽然并未展现出非凡手段,可是在到了军中以后,所有的事情都处理的井井有条,也使得赵云省了不少心。

    这也说明,这小白脸倒是有些才干……

    刘闯抵达蒲yīn陉的时候,晴空万里。屯驻蒲yīn陉的赵云,陪同许褚和陆逊一起出城相迎。

    赵云是刘闯的大舅子,而许褚更是刘闯心腹。

    所以三人聚在一起的时候,便是庞德等人也不得靠近。

    “子龙,过些时候,老大人将往发鸠山拜会张燕,你当随行。”

    赵云道:“主公放心,云已得到老大人的通知,不rì将前往蓟县拜会老大人,而后一同出发。”

    “如此甚好,到了发鸠山后,你要多小心。

    我估计那张燕绝不会轻易就范,而且以曹cāo的手段,也绝不会坐视张燕不理,说不得暗中早有动作。所以我估计你们到发鸠山后,难免会遇到很多刁难。四个字,不卑不亢!若张燕敢太嚣张,也不必太过隐忍。对这些人,若太过于忍让的话,反而会不美,倒不如硬气一些。”

    赵云笑道:“主公放心,张燕此人,我也听说过。

    说起来这个人倒是有些手段,手下黑山军……我是说他本部黑山军军纪森严,颇有规矩。黑山贼之所以声名狼藉,更多是因为王当之流私下所为。张燕虽统帅黑山军,可毕竟无法做到面面俱到。”

    “总之,小心为上!”

    “喏!”

    刘闯在蒲yīn陉休整一rì之后,便再次动身。

    而今,他的排场也大了……特别是在与蹇曼呼厨泉等人合作之后,刘闯手中并不缺少战马。

    非但不缺,甚至还有很多盈余。

    也正因为此,麋芳与刘闯建议,和交州的商事活动中,可以加上马匹牛羊的贩卖。

    刘闯当然不会拒绝,事实上他现在和交州的合作非常广泛,不仅仅包括粮食物资,还牵扯到各个方面和合作。武器、辎重、盔甲、牛羊……他雄踞塞北,自然不缺乏这些东西。而交州方面,在刘闯的建议下,士燮从天竺引来了棉花种植,从某种程度上更解决了辽东苦寒的问题。

    总之,双方的合作很愉快,就算在加上马匹的项目,也算不得大事。

    更重要的是,刘闯希望借助这频繁的商事往来,与交州加强联络,同时还可以逐渐渗透进交州。

    士燮支持刘闯,没错!

    两人虽然没有见过面,可是刘闯能够感受到,士燮对他的关怀。

    可问题是,士燮而今已近七旬年纪。历史上他活到了九十多岁才故去,可毕竟已经年迈。而他那几个儿子,并不是省油的灯。刘闯希望能够维系住和士燮的关系。但为了防止万一,他还是要加强对交州的渗透。毕竟,刘勇而今身处交州,更娶妻生子……依着刘闯的想法,交州最好是由刘勇掌控,才最为妥当。可刘勇要想掌控交州,需要刘闯更大的投入……

    这,也算是刘闯的布局吧。

    老罴营的军卒,每个人配一骑一骡。

    骡子负责驮物资,也免得再配备民夫运送辎重。

    休整一rì之后,刘闯大军正式开拔。

    庞德为先锋,许褚卢毓和陆逊则跟随刘闯左右……又数rì,大军便离开中山,过下曲阳进入巨鹿。

    依照着刘闯和袁尚的约定,刘闯兵马不得过泒水,而袁氏兵马不得过滹沱河。

    这也就使得泒水、滹沱河之间,形成一片空白区,包括下曲阳、毋极、新市和汉昌四县。这四个县城,就是刘闯和袁尚之间的军事缓冲区。若发生了什么变故,双方也可以进行协商。

    只是,过下曲阳之后,刘闯明显就感受到了不对劲。

    从幽州一路南下,过中山国,刘闯可感受到勃勃生机;可一过了下曲阳,则给人感受莫名压力。

    看起来,袁绍之死的yīn霾还未散去,而曹cāo再次出兵的消息,对河北地区的影响也非常大。

    当晚,刘闯一行人,屯驻滹沱河畔。

    由于天sè已晚,滹沱河渡口已经封闭,刘闯便无法渡河。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虽则刘闯与袁尚已经商议联手抗曹,可实际上,袁尚对刘闯始终存有忌惮之心。哪怕双方划出军事缓冲区,袁尚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他又增设了一个河禁的规矩,就是每rì天黑后,滹沱河渡口关闭,并派有兵马巡逻,以防止刘闯会突然偷袭……

    不过,滹沱河袁军守将倒是颇有眼sè。

    他也知道,袁刘两家如今正在合作,所以也不敢怠慢了刘闯。

    关闭滹沱河渡口是袁尚的命令,他不敢违背。但私下里,他还是为刘闯等人准备好营寨驻地,同时还送来了五十头羊。本来,这滹沱河守将建议刘闯过河休息,但是却被刘闯拒绝。

    刘闯如今,已是身处险地,自然格外小心。

    这不是胆大胆小的问题,而是有没有必要……他可没必要去充那英雄,跑去袁军营寨中逞威风。

    袁军滹沱河守将名叫杨凤,原本是黄巾贼。

    最初,他是和雷公、白波等人齐名的七十二路渠帅之一。

    只是这家伙眼头很活,见黄巾军局势不妙,便归降了朝廷,被封为黑山校尉。这杨凤本就是读书人,在当地也有些名望,在归降朝廷之后,也不知他走了什么门路,居然被举为孝廉。

    黄巾失败后,杨凤投靠韩馥。

    袁绍夺取冀州,他有归降了袁绍……只是,他那黄巾贼的身份,注定了他不可能被袁绍重用,所以一直担当着黑山校尉的职务,十余年来原地踏步。袁绍死后,袁尚任杨凤屯驻滹沱河。

    “看起来,袁三公子对我颇有忌惮啊。”

    刘闯在中军大帐里品着茶,忍不住与陆逊笑道。

    陆逊点头,“若我是袁尚,恐怕也要对皇叔存有几分戒心。”

    他沉吟一下,轻声道:“不过这也说明了而今冀州上下对皇叔的态度,他们对皇叔即存有几分戒心,又希望皇叔能够抵抗曹cāo。逊以为,皇叔到了邺城之后,倒不必急于前往黎阳。”

    “哦?”

    “皇叔应当设法先在邺城稳住阵脚,若不然出兵黎阳,难免会被人在背后襟肘。”

    想来冀州上下,对刘闯的态度也很矛盾。

    刘闯倒是有些心理准备,所以陆逊的这番话,倒也不算突兀。

    “不过,我倒是觉得,那滹沱河的守将杨凤态度颇为暧昧,若我猜测不错,只怕他今晚必有动作?”

    “哦?”

    刘闯刚要说话,一旁许褚就忍不住开口道:“若那杨凤寻死,某便与他一个痛快。”

    陆逊连连摆手,对许褚笑道:“许将军恐怕误会了,我并非是说那杨凤存有敌意,而是说他恐怕另有打算。按道理说,他奉袁尚之命封闭滹沱河渡口,乃情理之中的事情。为我们修建了营寨也就是了,却偏偏又送来五十头羊……呵呵,我觉得,这问题就在那些羊身上。”

    许褚愕然道:“羊有何问题?我觉着味道极好。”

    一旁卢毓突然道:“伯言的意思是,杨凤有意投效?”

    陆逊笑着点头,便不再言语。

    “你这家伙,忒胡说……送几十头羊来便是有投效之心?伯言,你这话说的……呵呵,没有道理。”

    就在这时,帐帘一挑。

    李逸风匆匆走进了大帐,躬身道:“主公,从对岸驶来一艘小船,船上之人说有要事禀报主公。”

    “来了!”

    陆逊,笑了。

    而许褚则有些讪讪然,蹙眉道:“憨牛儿,那船上何人?”

    “那人只说叫做杨明。”

    杨明?

    刘闯没听说过,更没有半点印象。

    不过从名字大致上能看得出,这家伙恐怕和那个杨凤有些关系。

    刘闯看了陆逊一眼,而后对李逸风道:“请他进来。”

    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见李逸风带着一个身着青衫的青年男子走进大帐。青年进来后,便拱手躬身一揖,“杨明拜见皇叔。”

    刘闯朝陆逊看去,示意陆逊开口。

    陆逊也不客气,沉声道:“杨凤是你什么人?”

    他虽cāo着一口官话,可还是带着些许吴越口音。如果不认真听的话,说不得就听不太明白意思。

    杨明一怔,连忙道:“黑山校尉乃家父。”

    “怎么,杨校尉莫非有什么指教?”

    杨明显然犹豫了一下,但旋即一咬牙道:“明今rì来,特向皇叔示jǐng。”

    “哦?”

    “家父虽身在滹沱河驻守,但是在邺城也有些关系。

    前些时rì,听闻三公子与皇叔联合,家父喜不自禁。可家父后来从邺城却听到了一些不好的消息,对于三公子和皇叔联手一事,许多人心存不满。其中尤以大公子最为不高兴,几次派人与三公子争吵……加之三公子身边有小人作祟,故而三公子有些犹豫,似乎想要反悔。”

    刘闯脸sè一沉,双眼微合。

    而许褚却勃然大怒,“当初是袁三派人前来联合,而今又犹豫反悔,莫不成以为我家主公好欺负吗?”

    许褚相貌果毅,这些年来跟随刘闯东征西讨,更为一军主帅,自有一番威严。

    他一发火,杨明激灵灵一个寒蝉,脸sè顿时煞白。

    “许将军暂缓雷霆之怒,此事与杨公子无关,他也是好意前来示jǐng。”

    “仲康,且坐下。”

    刘闯终于开口,而后对杨明道:“杨公子,请坐。”

    杨明颤巍巍坐下,仍觉心惊肉跳。

    人道刘皇叔帐下猛将如云,尤以虎痴许褚杀xìng最大……莫非刚才发火之人,就是那虎痴不成?

    他偷偷打量了许褚一眼,稳了稳心神。

    这时候,刘闯说道:“那你可知道,三公子而今究竟是什么态度?”

    “这个却不甚清楚……家父倒是打听了一下,邺城那边也是争议甚大,有的人赞成皇叔前来,有的人却不太同意。特别是亲近大公子的人反对最为坚决,其中又以华彦最具代表xìng。”

    华彦?

    刘闯一开始觉得这名字好熟悉。

    他沉吟一下,旋即想起来这华彦的来历……

    说起来,他和华彦也算老相识。此人是青州人氏,当初刘闯受袁谭之邀前往临淄的时候,曾与这华彦有过交集。不过那时候,华彦对刘闯就极不友善,甚至多次刁难。刘闯没想到,这次与袁尚合作,这个人居然再次跳出来。由此也能看出,袁谭对刘闯的到来并不欢迎。(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