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20章 阿丑不哭(下)

第320章 阿丑不哭(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皇叔,娘怎么了?”

    董俷有些茫然的看着刘闯,却让刘闯心中一痛。

    他深吸一口气,轻声道:“阿丑,你阿娘累了,睡着了。”

    “嗯嗯嗯,阿娘累了,让她好好睡。”

    就在这时,门外又传来一阵叫骂声。

    刘闯只觉心烦意乱,猛然抬头道:“阿丑,外面有人再打搅你阿娘休息,还不让他们闭嘴。”

    “可是阿娘不让我打架。”

    “你阿娘说了,让你听我的,只管动手就是。”

    老妇人之所以会故去,恐怕和那陶家人有莫大关系。

    董俷听了,二话不说便站起身来,走到门口是从墙角拎起一对铁槌。

    这对铁槌,形似捣衣棒,一头粗,一头细,细的部分足有碗口一般,粗的部分活脱脱近四十公分直径。捣衣棒长越一米,沉甸甸,黑漆漆,每支至少在百斤靠上。那董俷冲出房门,大声吼道:“你们不要吵,我阿娘在休息……再吵,我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

    一连串的惨叫声传入屋中,刘闯深吸一口气,伸手合上了老妇人的眼皮。

    “夫人放心,以后我会照顾好阿丑,为他找一房媳妇,绝不会让任何人再欺负他。”

    说完,他伸手把老夫人抱起来,而后迈步走出房屋。

    “伯言,把屋中物品收拢一下,一起带走。”

    门前,横七竖八倒着三十余人,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在空中,合着那恶臭之气,直让人作呕。

    地面上,水沟里,鲜血流淌。

    庞德和那十个飞熊卫,都面sè苍白。

    刘闯看到了十几具死尸,每一具尸体都不chéng rén样。

    看死状,就知道是董俷那对铁槌所致,遍地碎肉,鲜血混合在浊白事物,流淌了一地。

    在街口外,一队人拦住去路,和董俷对峙。

    刘闯抱着老妇人往外走,董俷呆傻傻问道:“皇叔,你要带我阿娘去哪儿?”

    “阿丑,跟着我就是。”

    “哦。”

    刘闯走到街口,看了一眼对面的人马,突然一声巨吼:“我乃大汉皇叔刘闯,叫陶升滚过来。”

    声如巨雷,仿佛晴天霹雳。

    对方那十几匹战马希聿聿惊嘶不停,而那些家丁奴仆,更面sè惨白。

    “令明,却雇一辆车来。”

    “喏!”

    刘闯示意董俷上前,让董俷抱住老妇人,而后从他手中接过铁槌。

    如果只是普通人,陶家这些家丁说不得便要一拥而上。可而今刘闯表明身份,再冲上去,那就是送死。家丁们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不敢轻举妄动。刘闯之名,邺城谁人不晓?

    更不要说,刘闯而今与袁尚合作,真要冲上去,死也是白死。

    不一会儿的功夫,两个飞熊卫赶一辆车过来。

    刘闯示意董俷把老妇人的尸体放在马车上……而此时,这个浑浑噩噩的少年仍没有意识到,他最亲的,也是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已经离他而去。相反,他小心翼翼的护着老妇人,好像老妇人真的睡着了一样。刘闯一直以为,自己是铁石心肠。自从前世他杀了那两家人之后,世上已再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触动他……可是现在,刘闯内心中那根弦,却在轻轻的颤动。

    “皇叔,你这是做什么!”

    袁尚得到消息,匆匆赶来。

    随同他一起来的,还有那位陶升陶大老爷。

    “显思,咱们到一旁说话。”

    刘闯没有理睬陶升,而是径自把袁尚拉到了旁边,在他耳边低声细语几句。

    袁尚的脸sè,顿时变了。

    袁绍可以不在乎谁是天子,可以无视朝廷,那是他多年累积下来的资本,足以让他这么去做。可袁尚不行!袁绍一死,袁尚便感受到了莫名的压力。他开始意识到所谓师出有名的重要xìng。这天下的确是乱了,每个人都野心勃勃。但不管怎样,江山仍是汉室江山,天下仍是刘姓天下。五百年统治,使得老百姓对汉室始终存有几分归属感,绝非短时间内能消除。

    曹cāo,果真不想要篡夺皇位吗?

    若真如此,他大可以还政天子,更不会独揽朝政。

    可是曹cāo不敢!

    他挟天子以令诸侯已有些大逆不道,若真敢篡位,势必受天下人唾骂。

    所以,曹cāo选择了拖……从他迎奉天子,到他魂归黄泉,在整整二十五年的时间当中,曹cāo成功抹消了汉家天子对臣民的影响。当然,这里面也有刘备和孙权的功劳。刘备建立蜀汉,为汉昭烈帝,实则已经无视天子。而孙权建立吴国,也进一步打击了汉室仅存的威望。

    于是,在曹cāo死后,曹丕几乎没有受到任何阻挠,便成功篡夺皇位,建立了魏国。

    刘闯把老妇人的来历告诉了袁尚,不过他没有说老妇人是奴婢,只说这老妇人是董俷主母。

    “显思,我知你想要笼络一些人,稳定局势。

    可是也要看清楚对象才是……你可知道,陶升背着你横行邺城,欺男霸女。他明知道老夫人是太后一脉,却不通报与你,反而强取豪夺,致使老夫人丧命。若为天子知晓,又当如何处之?天子不管怎样,是天下共主。太后对天子有养育之恩,天子又岂能善摆干休呢?

    这,不是让曹cāo有多出一个讨伐你的借口吗?”

    袁尚脸sèyīn沉,朝着一旁陶升看了一眼。

    半晌后,他深吸一口气,“皇叔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刘闯点点头,便转身走到马车旁,示意飞熊卫驱车离开。

    “三公子,就这么放他走……”

    陶升见刘闯等人离开,有些急了,连忙开口对袁尚道。

    哪知道,素来对他和颜悦sè的袁尚,突然抬手一巴掌抽在陶升脸上,打得陶升脑袋一阵发懵。

    “我瞎了眼睛,险些被你坏了大事!”

    袁尚咬牙切齿看着陶升,而后怒声喝道:“来人,把这该死的东西给我拿下。”

    没等陶升反应过来,大戟士蜂拥而上,便把陶升绳捆索绑。

    逢纪站在一旁,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古怪的笑容。

    他快步走到袁尚身边,在袁尚耳边低语几句。

    袁尚犹豫一下,旋即点点头,“既然如此,就依元图所言。”

    他不再理睬嘶声喊叫的陶升,上马匆匆离去。而逢纪则慢慢走到了陶升面前,突然嘿然笑了。

    “子凌,休怪我心狠手辣。

    若不如此,又怎能消除皇叔心头之恨,若不委屈你,袁刘联合抗曹,又怎可能顺利进行呢?”

    “逢元图,你yù如何?”

    “呵呵,子凌休紧张,我自不会奈何与你。

    只是要看一看,皇叔要怎样才能消除心中不满……”

    这一句话,让陶升顿时面如纸sè,半晌说不出话来。

    +++++++++++++++++++++++++++++++++++++++++++++++++

    董俷,终于明白过来,老妇人已经过世。

    刘闯没有告诉他老妇人只是他生母的婢女,虽然老妇人希望如此,可是刘闯最终没有说出来。

    董俷的生母,从未关心过他。

    这一点从他的名字就可以看出端倪:俷,本身就有抛弃的意思。也就是说,当老妇人从董俷生母手中接过这个呆呆傻傻的孩子之时,他的父母就已经不再要他。不过也幸亏如此,董俷才算幸免于难。如果不是这样,恐怕董家遇难之时,何进那些人也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

    董俷失声痛哭,好像一个无助的孩子。

    他抱着老妇人的尸体,死活不肯松开……

    那哭声凄然,即便是如庞德这样的硬汉也不禁为之动容。

    刘闯叹了口气,走到董俷的身边,把他搂在怀中,任由这个好像雄狮一般的大小子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抹在他的身上。

    “阿丑不哭,你如此,你娘亲又怎能安心离去?

    她为你已吃尽了苦,受尽了折磨……难不成,你要她离去也不安心,也要为你牵肠挂肚吗?”

    董俷抬起头,那张凶恶的脸上,布满泪水。

    “叔叔,若我不哭,娘亲就不会难过了吗?”

    叔叔?

    刘闯哑然,不知如何解释。

    不过算起辈分来,董俷唤他一声叔叔倒也不为过。

    只是这感觉,怎地有些怪异?

    刘闯搂着董俷,“这是自然,你娘亲生前最挂念的就是你。

    你以后能快快乐乐,每天高高兴兴,相信她一定不会再难过,甚至会在天上看着你,为你祝福。”

    “真的?”

    “嗯!”

    “那阿丑以后,再也不哭了!”

    傻子的世界,总是很单纯。

    董俷咧开大嘴,呵呵笑了,对着老妇人的尸体道:“娘,阿丑以后一定会快快乐乐,高高兴兴,不让叔叔生气。娘亲上天以后,不用为阿丑担心,不过阿丑还是会想念娘亲的……”

    听着那近乎天真的言语,刘闯心里难受的紧,鼻子发酸。

    而一旁卢毓和陆逊,更是红着眼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主公,营外有逢纪先生绑了陶升,前来求见。”

    刘闯闻听一怔,站起身来,示意卢毓和陆逊照顾好董俷,而后大步走出营帐,直奔中军大帐。

    在中军大帐外,刘闯看到了陶升。

    不过此时的陶升,全无之前的模样,披头散发,衣衫凌乱。

    “皇叔饶命,皇叔饶命!”

    刘闯只漠然的看了陶升一眼,“憨牛儿!”

    “喏!”

    “把此人送去后营,交给阿丑……就说这是害死他娘亲的罪魁祸首,要怎么处置,随他去。”

    李逸风躬身一礼,上前推开押送陶升的大戟士,拖着陶升就走。

    “皇叔饶命啊……”

    陶升大声叫喊,只是声音却越来越弱。

    刘闯迈步走进了中军大帐,就见逢纪正负手立于大帐中,见刘闯进来,他连忙上前施礼。

    “元图先生,何必多礼?”

    刘闯深吸一口气,请逢纪落座,“那陶升,我已带走。

    先生这份情意,刘闯记下了……只是方才怒火中烧,故而失了礼数,还请先生勿怪。”

    “诶,皇叔此言差矣。

    今袁刘联合抗曹是大事,怎能容这等小人坏了你我两家情意?

    对了,季弼和长文可好?说起来,自建安三年以来,便未与他二人再见,如今思来也极为想念。”

    刘闯笑道:“长文而今身在辽东,季弼也坐镇右北平……先生的问候,待我回去后自会转告他二人。”

    刘闯知道,逢纪不会无缘无故的提起陈群和陈矫。

    他亲自把陶升送来,必然是有目的。

    只是,刘闯不清楚逢纪到底是什么意思……要知道,昨rì他在酒席宴上,还对刘闯颇多言语攻击。

    他微微欠身,算是应了逢纪的问候。

    两人就这么坐在大帐中,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久久不语。

    半晌后,逢纪突然开口:“不瞒皇叔,我对皇叔素无好感,从一开始我就知道,皇叔必非久居人下之辈,早晚会成心腹之患。只是我不明白,当初皇叔选了辽西栖身,莫非就已经预料到,袁公与cāo贼必有一战?”

    刘闯沉吟片刻,“天无二rì,民无二主。

    袁公出身四世三公之家,雄踞河北;曹cāo奉天子以令诸侯,坐拥河南。天下大势,便在他二人之间角逐,不管他二人是什么目的,到头来必然要先统一北方,而后才可能逐鹿天下。

    北方,就这么大。

    元图先生以为,袁公和cāo贼真能够齐心协力吗?”

    逢纪闻听,哑然而笑,“倒是我问的有些愚蠢了。”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低谷后,逢纪一直在考虑袁绍的失败,和刘闯的崛起。

    在这段时间里,他想了很多,也收获了很多。

    若是在以前,他必不会心平气和的与刘闯坐在一处讨论事情。

    “可皇叔又如何断定,袁公会败于曹cāo之手?要知道,当时袁公的实力,可是远胜于曹cāo。”

    “若我告诉你,我是在赌,先生可信?”

    逢纪一怔,旋即笑道:“自然相信。”

    “我来辽西之前,曾困于许都。

    在当时,我和cāo贼有诸多接触,对此人了解颇深。cāo贼虽为汉贼,却是汉室少有的栋梁之才。我听说,当年许绍月旦评时,曾评价cāo贼‘治世之能臣,乱世之jiān雄’,并不是无的放矢。

    袁公势大,却失于高傲。

    曹cāo势弱,却能审时度势……在当时的情况之下,我似乎别无选择。

    要么归附袁公,不过袁公未必能够容我;要么选择曹cāo,若他获胜,则我便有一线生机……”

    刘闯神sè自然,两手一摊。

    “其实,我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能赌cāo贼获胜。”

    逢纪闻听,哈哈大笑。

    “皇叔所言,倒是有理。”

    至于他是否相信,刘闯并不在意。

    他知道,逢纪这次来的目的,并非是为了探究这件事情。

    果然,逢纪在沉默片刻后,再次开口道:“今袁公过世,曹cāo奉天子以令诸侯,天下无人敢触其锋芒。虽袁刘联合抗曹,却不知皇叔以为,两位公子加上皇叔,能够有几分胜算?”(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