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23章 邺城之变(三)

第323章 邺城之变(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袁熙死后,袁朝年就一直留在邺城。

    如果没什么事情,刘闯很少会动用袁朝年这一颗棋子。之前营救田丰,算是让袁朝年行动了一回。而在那以后,刘闯严令司马懿,没有得到他的允许,绝不可以轻易调动袁朝年……

    这也是袁朝年一直少为人知的原因。

    刘闯让袁朝年留在邺城,为的就是袁绍手里那枚大将军印。

    在没有得到大将军印之前,袁朝年就不能够暴露。刘闯这次来邺城,也没有和袁朝年进行联络。

    可现在,袁朝年却主动上门。

    火光照耀下,袁朝年浑身是血,双手持剑,身上还挂着一个包裹。

    “主公,出事了!”

    刘闯强压着内心中的惶恐,“朝年,慢慢说,发生了什么事?”

    “主公,子时前陈琳沮宗与袁克突然登门,言逢纪和主公勾结意欲谋反,向老夫人请大将军印,诛杀逢纪,除掉主公。老夫人也不知怎地,便听信了他们的话,命沮宗率部诛杀逢纪。我见情况不妙,不得已只好出手,从老夫人手中抢了大将军印,并杀死袁克……”

    “慢着慢着,不是说大将军印在袁尚手中吗?”

    “三公子手里的是大将军行印,自袁绍死后,大将军印一直在老夫人手中保管。”

    刘闯听到这里,那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又是一个十常侍的翻版!

    逢纪当断不断,如那位大将军何进一样,最终引发了一干投降派的反弹。至于那位所谓的刘夫人,就是一个翻版的何皇后。她的纵容,也势必引发整个邺城的暴动,袁氏这一次,完了!

    “主公,怎么办?”

    刘闯脸色阴晴不定,半晌后深吸一口气,沉声喝道:“既然局势已糜烂不可挽回,便杀出邺城,迅速和伯言汇合,而后退回中山。”

    “那袁三公子……”

    刘闯苦笑道:“这个时候,袁尚恐怕已凶多吉少。”

    他自己还身陷险境,那还有工夫去管袁尚?

    刘闯一声令下,飞熊卫纷纷上马。

    “阿丑,跟着我。”

    刘闯大吼一声,董俷立刻跑到了他的跟前。

    武安国和李逸风两人一马当先冲出驿站,那驿站的驿丁还要阻拦,却被两人如砍瓜切菜一样的当场格杀。

    冲出驿站大门,就见邺城城中,已经乱成一团。

    袁军奔走长街之上,显然已经杀红了眼。

    “主公,快看!”

    卢毓突然指向东南方向,刘闯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却见东南方烈焰熊熊,火光冲天……

    “是东南角楼。”

    袁朝年不由得一声惊呼,旋即黯然道:“那是逢纪先生的住所。”

    刘闯闻听一怔,突然笑了。

    历史总是这样,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在原有的历史上,邺城告破,审配纵火东南角楼。

    原以为审配已经死了,却没想到换成了逢纪纵火……不过,刘闯相信逢纪这么做,除了有绝望之意,更有向他示警的意思。想到这里,刘闯精神一振,大声道:“向城东突围,咱们杀出去。”

    三百飞熊卫簇拥着刘闯,在长街上奔行。

    沿途,不时出现袁军的踪迹。

    刘闯这时候也不会在顾虑什么合作盟友的想法,立刻发出‘不必柳青,凡阻拦者格杀勿论’的命令。

    现在再顾虑太多,那就是找死的节奏。

    刘闯可不想死在这该死的邺城,自然不会再留什么情面。

    他让袁朝年保护好卢毓,而后命武安国和李逸风两人押阵断后。刘闯自己则带着董俷,纵马向前。他没有用八音椎,手中捧着那口甲子剑。两人一个马上,一个步下如同两头疯虎一般。沿途倒是有不少袁军出面阻拦,可是在刘闯和董俷两个联手屠杀之下,纷纷溃败而走。

    冲过前面的街口,便是东门。

    就在这时,忽听一阵喊杀声:“休走了闯贼!”

    一队袁军从长街两边呼啦啦涌来,为首一名袁将跨马持刀,遥指刘闯厉声喝道:“刘闯小贼,看你往哪里跑?”

    刘闯勒马看去,却是一张陌生面孔。

    倒是袁朝年上前,在他耳边低声道:“主公,此人便是武城校尉吕翔。”

    吕翔?

    刘闯倒是对这个名字有点印象。

    日间逢纪曾说过,吕翔是袁将之中,最积极响应复夺内黄的人。可现在看来,所谓的响应也只是一句推脱的话。这吕翔出现在这里,想必九候城和污城的守将,也一定到了邺城吧。

    怪不得那些人敢造反,原来已经拉拢了这么多人。

    刘闯突然觉得,自己小看了曹操。

    一直以来,他依照着历史的发展轨迹,总认为曹操河北之战会历时多年,他可以有充足时间来进行发展。可是现在看来,由于自己的出现,不仅仅是造成了袁绍提前死掉,更动摇了袁氏在河北的根基。也正是因为他的出现,使得袁氏部属人心浮动,曹操又怎可能放过这种机会?

    想明白这其中的奥妙,刘闯反而定下心来。

    左右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唯死战耳,杀出一条生路就是!

    “休要呱噪,挡我者,死!”

    刘闯大吼一声,便策马冲出。

    甲子剑拖地而行,火星四溅。

    那吕翔见状,也不再赘言,持刀迎着刘闯便冲过来。

    “休放走一个贼人。”

    吕翔厉声喊喝,袁军更齐声呐喊。

    董俷那双细目突然间睁开,透出一种莫名的兴奋之色。

    他大吼一声,迈开两条大长腿,眨眼间便冲到袁军面前。手中铁槌挂着风声,呼的便砸向一名袁军。那袁军手持刀盾,举盾相迎。却听啪的一声巨响,铁槌落在盾牌上,顿时把那袁军手中盾牌砸的粉碎。铁槌在砸碎了盾牌之后,余势未消,狠狠落在那袁军的头上……

    袁军士卒惨叫一声,被铁槌砸的脑浆迸裂。

    红白*体飞溅,董俷厉声吼道:“哪个敢伤我叔叔。”

    他错步闯入人群,一对铁槌翻飞,所过之处更是人仰马翻。

    “丑鬼,休要猖狂。”

    一名袁军将领纵马挺枪,便扑向董俷。

    刘闯和吕翔战在一处,不过两个回合就把吕翔杀得盔歪甲斜。只是他没想到董俷竟然这么冲动,居然直杀入乱军之中。眼见一名袁将扑向董俷,刘闯也不由得大惊失色,拨马就要上去救援。吕翔趁机松了口气,他刚要退回去,哪知道李逸风轮刀上前,便和他战在一处。

    不得不说,这个吕翔倒是有些本事。

    李逸风手中那口金背砍山刀呼呼作响,立刻把吕翔圈住。

    吕翔虽有些抵挡不住,但还能勉力支持。

    刘闯杀入袁军之中,甲子剑翻飞,无人可以阻拦。不过,他却没想到董俷比他想像中的更为凶悍,那袁将向他扑来,这大小子却毫不慌张,脚下一个滑步,身形猛然一旋。一手铁槌扬起,铛的磕飞了那袁将手中大枪,另一手铁槌顺势横扫千军,只听战马希聿聿一声惨嘶,硕大的马头被董俷一槌砸的脑浆迸裂,便倒在地上。马上的袁将,也被掀翻马下,只是不等他站起来,董俷就已经到了他面前,手起槌落,把这袁将当场击毙……

    “叔叔别怕,阿丑保护你。”

    刘闯闻听,顿时哭笑不得。

    他看得出来,董俷有足够的自保之力。

    不过,他好像没有正经的练过武,方才那一个滑步虽然很漂亮,但下盘并不是太稳,马步虚浮。能使出这么一招,更多是一种本能的应对。如果遇到个狠角色,他方才就会很危险。

    凭董俷那天生的神力,自保问题不大。

    但刘闯还是决定,等杀出去之后,他便要传授董俷龙蛇九变。

    不管他能不能练得成,都要教给他……这乱世之中,能让他多一分自保能力,对他会更安全。

    见董俷没什么大碍,刘闯也就放了心。

    “阿丑,跟着我,不要走开。”

    他冲着董俷大吼一声,而后拨马复又杀入乱军。

    只是这一回,他没有再用甲子剑,而是从兜囊中取出六支小枪,左右开弓。

    在他身前,有武安国保护,可以从容投掷。刘闯这小枪早就练得炉火纯青,以至于每支小枪投出,必有一人倒地身亡。眨眼间,就有十余名袁军士卒被刘闯击杀,也让袁军士卒心惊肉跳。

    但袁军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

    从四面八方源源不断涌来袁军士卒,也使得刘闯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飞熊卫开始出现死伤,而且死伤的速度不断增加。

    李逸风见此情况,一刀逼退吕翔,大声道:“主公,休要顾我们,只管突围。”

    “废话!”

    刘闯提刀把一名袁将斩落马下,怒声喝道:“憨牛儿,带着人压阵,休要和这帮乌合之众纠缠。”

    李逸风连忙领命,弃了吕翔便要返回押阵。

    那吕翔又怎肯放过他,与三名袁将纵马便要缠住李逸风。

    就在这时,忽听弓弦声,一支利箭破空袭来,正中吕翔战马顶门。

    那匹马惨嘶一声,便倒在了地上。吕翔更被摔落马下,他刚站起来,却不想又有一支利箭袭来,正中他哽嗓咽喉。

    顺着利箭袭来的方向看去,却见卢毓正弯弓搭箭。

    卢毓是个读书人不假,可别忘了,他老子卢植不仅仅曾为大儒,更指挥过千军万马厮杀……卢毓是卢植的儿子,又怎可能不识弓马骑射之术?在汉代,儒家六艺之中,射术是每一个读书人都必须要学习的技艺。卢毓的射术精湛,虽比不得古之养由基那种神射,也能百发百中。

    吕翔被杀,可袁军却好像没有丝毫的慌乱。

    这也让刘闯意识到,城中叛军的力量,恐怕比他想象的更加强大。

    虽然对吕翔这个名字非常陌生,但毕竟是一军校尉,也算是中高层级别的将领。可这样一个人战死,袁军却没有半点慌乱。也就是说,袁军背后肯定还有身份更高的将领进行指挥。

    想到这里,刘闯头脑更加清醒。

    “憨牛,元稷,不要和这些人纠缠,向外冲。”

    他大声叫喊,手中甲子剑舞动更急。

    “阿丑,跟在我后面,不要掉队!”

    董俷答应一声,便到了刘闯身后,两人一马,一前一后向外冲杀,武安国和李逸风则带着飞熊卫紧随其后。

    “未曾想,飞熊悍勇如斯!”

    距离街口战场不远处,一座深宅大院的望楼里,一位老者举目眺望,忍不住眉头紧蹙,发出一声感叹。

    在他身后,是一个少年。

    看年岁大约在十七八的模样,容貌俊美。

    而在两人身后,还站立着许多人。其中更有沮宗陈琳这样的袁氏属臣。

    少年眉头微微一蹙,脸上露出一抹不屑笑容,“文和先生不必担心,今邺城四门紧闭,这头飞熊就算是本领再大,也是插翅难飞。”

    老者闻听,倒也颇为赞同的轻轻点头。

    就在他们胜券在握之际,街口的战局却突然发生了变化。

    一队袁军突然从后面杀出来,但目标却非刘闯,而是自家兵马。

    这一队袁军的装束虽然和其他袁军相同,可每个人胳膊上,却系着一根红色绸带。

    “皇叔,随我来!”

    那为首的袁将高声呼喊,刘闯举目看去,一眼认出那人便是昔日他在北海国的部属,岑壁。

    刘闯不由得精神一阵,手中甲子剑舞动更急。

    袁军受此夹击,顿时大乱。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明明是自己人,为何会突然对自己拔刀相向?

    也就是这一乱,刘闯已经和那支袁军汇合一处,两支人马汇合之后也不赘言,岑壁拨转马头大声道:“皇叔,随我来!”

    他在前面开路,刘闯带着人则紧紧跟随。

    望楼上观战众人的脸色突然大变,那老者眉头一蹙,厉声喝道:“朋公子,请立刻率虎豹骑出战。”

    “喏!”

    少年早就等的不耐烦,闻听老者一声令下,二话不说便奔下望楼。

    陈琳等人则面面相觑,他们也未曾想到会有这等变化,刘闯在城中居然还有援兵?

    “孔璋,那人是谁?”

    陈琳摇摇头,“却不识得。”

    “我知道……”一个魁梧壮硕的中年男子站出来,“那厮好像叫岑壁,原本屯驻平阳城……对了,我想起来了,此人当年曾跟随刘闯,后刘闯北上辽东,他却不知怎地留下来,后又得刘平推荐,为袁公所用。不过此人素来低调,刘平死后更不为人知,却不知藏在了何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