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25章 飞燕(下)

第325章 飞燕(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郭军师放心,我已按照你的吩咐,命刑猛斩杀张燕。

    若顺利的话,此时张燕应该已成了刑猛刀下之鬼。张燕一死,发鸠山便没有人能够在阻拦于我。我在黑山军中多年,倒也有些势力。今晚我便邀请发鸠三山头领商议此事……呵呵,相信大家早已经厌烦了在山中讨生活。若司空能给予我等一条生路,必不会再有人反对。”

    阳光明媚,发鸠山东山脚下有一座小亭。

    小亭毗邻一眼清泉,不远处还建立者一处寺观。

    这清泉,便是浊漳水的源头之一。泉水流出,一片碧绿,湍流直泄,西流东往……夜宿于这小亭之中,静夜时便可听到山下汩汩泉水的响声,端地妙不可言。在褚凌的面前,坐着一个青年。他正手捧一卷书册,津津有味的品读。当褚凌话音落下,青年把书册放下,撩衣起身。

    “燕贼狡诈,不可不防。

    今刑猛尚未呈报回来,便不能掉以轻心……公休是聪明人,想必也知道‘夜长梦多’的道理。所以我以为,事不宜迟,当尽快将此事确定下来。若有人不同意,还需要快刀斩乱麻。”

    青年脸上带着一抹和煦笑意,只是那眸光却灼灼闪亮,令人不敢直视。

    公休,是褚凌表字。

    虽说他也见过不少大场面,在发鸠山更是地位崇高,但在青年面前,却丝毫不敢有怠慢,战战兢兢。

    “那郭军师的意思……”

    “不管燕贼是否被杀,都拖延不得。

    只要公休你掌控住了局势,就算燕贼没有死,也回天无力……当务之急,还是要拿下整个发鸠山黑山军的军权。若公休你得了兵权,到时候便可以在司空面前更得看重,岂非好事?”

    青年的声音。带着蛊惑之意,令褚凌脸色阴晴不定。

    依照他的想法,并不希望大开杀戒。最好是先确定张燕被杀的消息之后,再劝说其他人听从他的安排。张燕一死,相信黑山军必然会出现动荡。他褚凌在黑山军中威望不低,又是张燕的叔父,资历也足够。到时候他再出面主持大局。相信其他各路小帅也会听从他安排。

    可现在……

    “大丈夫欲成大事,需当机立断,怎可瞻前顾后。

    今司空虽有些麻烦,却不过鳞介之癣。西凉马腾,荆州刘表皆不足为虑。最迟三个月,马腾刘表必将退兵。到时候司空稳定了局势之后,公休你再表明态度……呵呵,怕比不得现在。”

    这同样是一个锦上添花亦或者雪中送炭的选择。

    只不过,这个选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褚凌的态度。

    褚凌猛然抬起头,显然已下定了决心。

    “既然如此,明日我便召集各路小帅。凡不肯听从我调派者,便格杀勿论。”

    “聪明!”

    青年哈哈大笑,“公休有如此魄力,何愁司空不另眼看待?”

    “如此,那凌便告退!”

    褚凌要提前进行安排,于是拱手向青年告辞。

    当他走出小亭时,忍不住长出一口气,感觉整个人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那青年虽说年纪不大。而且看上去文质彬彬,可不知为什么,却给褚凌带来了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褚凌跟随张燕大大小小战事经历了不下百回,更不要说出生入死,也见了不少场面。

    可是在青年面前,总觉得有一丝畏惧感,令他战战兢兢。据说。这郭军师只是司空手下五大谋主之一。一个谋主便有如此气势,想必那曹司空的气派更加不凡……这也让褚凌安心不少。

    褚凌的背影,消失在山路拐角。

    青年复又坐下来,看着周遭满目苍郁。可不知为什么,心里却有一种不安的感受。

    这青年,正是郭嘉。

    他奉曹操之命游说张燕,却意外发现,张燕和幽州也有勾结。

    而且,看张燕的架势,似乎更倾向于投效刘闯。这其中的原委,郭嘉很快便猜出了一个大概。对于张燕的那些想法,郭嘉也不好劝说。这是个极有主张的人,若说的多了,反而适得其反。最重要的是,若表现的太过卑微,只会让张燕看不起曹操,弄不好还会引得张燕反感。

    可若表现的强硬……

    这家伙就好像是一个刺猬,软硬不吃。

    郭嘉敏锐觉察到,如果继续下去,张燕十有**会投效刘闯。

    这对于曹操,绝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郭嘉便起了杀心,拉拢褚凌,除掉张燕。

    只要张燕一死,凭褚凌在黑山军中的地位,想必可以轻而易举夺取兵权。到那时候,这百万黑山众自当落入曹操之手。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顺利,张燕前往隆虑山,想必是九死一生。

    整个计划,是郭嘉一手策划和安排,按道理说是万无一失。

    可不知为什么,郭嘉这两日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这让他很不舒服!郭嘉行事,喜欢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可这一次,他却有种无法掌控全局的感觉,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疏忽了。

    但究竟是哪里疏忽了?

    郭嘉仔仔细细想了一遍,也没有发现漏洞。

    也就是说,没有漏洞!

    既然没有漏洞,那应该是万无一失才对。

    只是……

    郭嘉不想再等下去,哪怕拼着死一些人,也必须要尽快把黑山军的事情解决掉,否则夜长梦多。

    他当然清楚,这屠刀一旦祭起,定要血流成河。

    张燕统帅黑山军多年,手底下肯定会有一帮子心腹。若被人知道张燕死于褚凌之手,肯定会有人跳出来,为张燕报仇雪恨。到那时候,发鸠山难免会有一场血腥屠杀,不晓得会死多少人。

    可比起曹操的大业,这有算得什么?

    想到这里,郭嘉的心情一松。

    这次曹操在冀州玩得一手釜底抽薪的确厉害……郭嘉对筹划和主持此次邺城之变的荀彧贾诩,更是赞叹不已。如果不是马腾造反,如果不是刘表出兵。想来这时候曹操已攻克邯郸。

    不过,不必担心。

    袁尚撑不得太久,只要曹操解决了刘表,便可以腾出手来,全力对付袁氏兄弟。

    至于马腾……郭嘉从不放在眼中。长安有钟繇和卫觊二人坐镇,更有关中豪强支持,马腾虽说在西凉实力不弱。但绝不是钟繇的对手。相信用不得多久,钟繇必然会有捷报传来……

    只是……

    郭嘉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张胖乎乎的圆脸。

    那张脸,带着一抹憨厚笑容,却让郭嘉有种毛骨悚然的感受。

    刘闯!

    这家伙下落不明,始终是心腹之患。

    不过。他就算没死,恐怕也得意不得太久。

    曹操早有后招,想必再过些时日,那后招就会露出獠牙,狠狠咬上刘闯一口,让他自顾不暇。

    郭嘉长出一口气,他嘴角微微一翘。脸上浮现出一抹古怪笑意。

    +++++++++++++++++++++++++++++++++++++++++++

    褚凌觉得,郭军师实在是有些小题大做。

    安排的那么周详,张燕怎可能活命?

    隆虑山一直是褚凌所治,除了隆虑山渠帅朱成之外,底下五大小帅之中有三个都是他褚凌的人。

    没错,张燕是很厉害,又能如何?

    刑猛等人都是能征惯战的猛将,手下有精兵千余人。

    只要张燕到了隆虑山。就休想活着出来!

    只是郭军师既然吩咐下来,褚凌也不可能拒绝。

    他回去后,便立刻命人通知屯驻在发鸠山周遭的黑山军头目。

    既然郭军师有意大开杀戒,那就不要心慈手软了……为此,褚凌在无风台主寨大帐外,安排了三百刀斧手。到时候如果那些个家伙不识好歹,他便一声令下。把那些家伙斩尽杀绝。

    同时,他又命令手下亲信各领兵马。

    他动手的时候,主寨的烽火台也会点亮。他那些亲信看到主寨点燃烽火台,就会率部杀出。将那几个忠于张燕的部众铲除。那样一来,整个黑山军便以他为尊,封侯拜将定不遥远。

    这可是关系到褚凌日后的前程。

    哪怕张燕是他的亲侄子,他这时候也不会有半点心慈手软。

    再者说了,你张燕已经改了姓氏,与我又有何干?你不是我褚家人,那我自不会对你客气。

    褚凌一道道命令发出之后,心中的愧疚感却越来越少。

    既然已经到了这地步,开弓哪有回头箭!

    第二天,天气极为晴朗。

    发鸠山外,仍热浪滚滚,暮夏时节酷暑似乎有些不想离去,一轮骄阳高悬,毒辣的阳光肆虐大地。

    不过,发鸠山中,却极为凉爽。

    正午时分,从各地赶来的黑山军头目纷纷抵达。

    大家已很长时间未有聚会一处,故而相见之后,显得格外亲热。

    “怎不见燕帅?”

    有人发现,整整一个下午,都没有看到张燕的身影,不免感到奇怪。若是在往常,他们赶来聚会,张燕肯定早早出门相迎。可是今日……不仅燕帅没来,就连一些平日里亲近燕帅的人也没有出现。比如羊头山的胡生,比如隆虑山的朱成……这些人以往可都会早早抵达。

    有聪明人,便觉察到了不妙,但又不好说出。

    在这种颇为怪异的气氛当中,酒宴开始,各部头目纷纷走入主寨大帐之中。

    酒菜早已备齐,褚凌端坐中央。

    “凌帅,怎地一下午都不见燕帅踪迹,你却坐在这里?”

    有人站起来大声喝问,大帐中顿时窃窃私语。

    褚凌眼睛一眯,心中闪过一抹杀机,可脸上却露出和煦笑容,“今日请大家前来,并非燕帅主意,乃是我向大家发出邀请……李兄弟,你别着急,先坐下来,我正好有事情与大家说。”

    那李兄弟眉头一蹙,但还是坐了回去。

    大帐中,顿时鸦雀无声,一双双眼睛落在褚凌身上,倒是让褚凌心中,有一丝难言的激动。

    以前,总是看张燕那贼厮在这里耀武扬威,今日终于换成了我!

    他想到这里,脸上笑意更浓,“今日唤大家前来,有一件事要与大家商议。

    想必诸位都知道,曹司空已多次派人前来,商议大家的前程。我思来想去,曹司空奉天子以令诸侯,乃天下人所敬,是汉室重臣。如今他有战败了袁家,更夺取邺城,大有横扫冀州之势。有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曹司空一统北方,乃大势所趋,我等理应顺天而行……”

    褚凌当年也读过书,所以说起话来,自然是滔滔不绝。

    可是酒席宴上,确有几人变了脸色。

    “凌帅,某并无不敬之意。

    不过这件事,燕帅此前已经有过安排,并派人前往朔方打探情况。

    今燕帅不在,凌帅却突然把我等召集过来讨论日后前程,于情理上恐怕不太妥当。而且这种事,自有燕帅做主。凌帅这你这般举动,未免有些不妥。依我看,还是请燕帅前来说明。”

    说话之人,正是先前站出来责问褚凌的李头目。

    褚凌眼中杀机隐现,慢条斯理道:“李兄弟说的不错,本来这件事的确是不该我来做主。只是数日前,隆虑山传来消息,燕帅和成帅遭遇贼人伏击,已经亡故,故而我才不得已主持大局。”

    张燕,死了?

    大帐中众头领一听,顿时无比震惊。

    “燕帅和成帅好端端,怎会被贼人伏击?”

    “这也正是我召集大家前来的另一个原因……燕帅往隆虑山,毕竟黎亭。

    我记得,黎亭乃是李兄弟你屯驻之所,燕帅在黎亭被伏击,定与你脱不开干系,我也想听听你的解释。”

    那李头目勃然大怒,“褚凌,你休得胡说。

    这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燕帅的确是途经黎亭,我当时还亲自送他离开,这许多人都可以作证,你怎敢诬陷于我。”

    “可据我所知,那伏击燕帅之人,就是你黎亭兵马。”

    “你胡说!”

    李头目急了眼,长身而起。

    只是,没等他跳出来,就见褚凌突然厉声喝道:“大胆李玉,你勾结袁家,暗害燕帅,我已查证无误,今日就算你有千般狡辩,也休想逃脱。来人,给我把李玉拿下,拉出去砍了……”

    大帐中几名卫士呼啦啦上前,就把李头目按住。

    李头目面红耳赤,怒目圆睁,“褚凌,狗贼……定然是勾结曹操,暗害了燕帅,与我何干。”

    有几个和李头目关系不错的头领见状想要说话,却被身边人拦住。

    大帐中有几十名卫士,个个长刀出鞘。

    而褚凌面罩寒霜,杀机凛然。

    很明显,这时候谁若是跳出来,褚凌绝不会心慈手软。

    那几个头目咬咬牙,让自己强行冷静下来……看样子,褚凌已经做好了准备,张燕之死与他脱不得干系。

    所谓凶手,不过是栽赃嫁祸。

    亦或者说,褚凌这是杀鸡给猴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