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35章 混乱的三国(三)3/6

第335章 混乱的三国(三)3/6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曹朋夺取了安平国,在当时的确是打了刘闯一个措手不及。

    随后,刘闯下令,命司马懿调动黄阁的一切力量,要弄清楚这个曹朋的情况。

    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在刘闯的记忆当中,根本找不到曹朋这么一个人物。倒是在前世偶然间为打发时间看过的一部三国穿越小说里,有那么一点印象。不过刘闯可以肯定,此曹朋绝非彼曹朋。依稀记得那本小说里的曹朋是起于南阳,而这个曹朋却是自幼在沛县长大。

    刘闯可以肯定,历史上曹cāo的手下,绝无曹朋此人。

    他连夏侯恩夏侯杰这样的龙套都能够记得,如果历史上真有曹朋这个人的话,他应该会有印象。

    之所以没有印象,只可能一个原因。

    这个曹朋,就如同原来的刘闯一样,因为某种原因未能出世。

    自刘闯重生以来,历史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刘闯可以重生,为何曹朋就不能够出世?

    曹cāo在徐州数次用兵,所以这个曹朋能够出现,似乎也不足为奇。

    看罢了曹朋的情况,刘闯总算是松了口气。

    有一点他可以确认,这个曹朋绝不是重生者,而是实实在在的土著……

    不是穿越众就好,如果真的是穿越众,刘闯恐怕真的要感到头疼了!

    根据司马懿的分析,曹cāo之所以让曹朋主持安平国战局,也是一个巧合。根据司马懿的情报,曹cāo开始着手启用曹氏二代子弟,以加强人才的培养。这个曹朋,是曹cāo的族子,甚得曹cāo宠信。而且他颇有才华,武力过人,也是曹cāo重点培养的对象,是为曹丕将来做准备。

    历史上曹魏之所以被司马昭篡位,很大程度上有人才凋零的缘故。

    特别是曹氏族人,在三国后期几乎没有什么出sè的人才。

    曹一代威名赫赫,到曹二代便有明显的不如,至曹三代……也就彻底的淡出舞台。当然了,司马氏笼络人心的手段也很高明。曹cāo发布唯才是举令,在很大程度上触动了世族的利益。身为世族子弟的司马氏,在这方面得到了世族豪强的拥戴,于是乎迅速的占居了上风。

    当时,甚至有许多曹三代都站在了司马氏的一边,其中更有早期曹cāo忠实拥趸,夏侯氏族人。

    世族豪强的力量,在这个时代依旧占居了主导地位。

    他们手中拥有太多的资源,会很自然的形成一个巨大的利益集团。

    刘闯把卷宗放下,闭目沉思。

    后世有很多文学作品,特别是穿越小说里提到了启用寒士,来对抗世族的办法。当时刘闯也觉得这个想法不错。可是重生八年,刘闯渐渐融于这个时代,才知道那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

    这年头,能识文断字的人并不多,大部分人都在温饱线上挣扎。

    整个社会的资源,都掌控在少数人的手里,你推广教育,吸纳平民读书,想法很好,但却不太现实。

    连肚子都吃不饱,连命都保不住,普通人哪有心情读书?

    穷文富武,那是后来才产生的局面。

    当物资极度的丰富之后,普通人想要获得更光明的前程,便要往上爬……于是乎,读书也就成为他们唯一的选择。可是在东汉末年,所有资源都掌握在豪门世族手中。他们来规范社会的道德,他们来推行社会的演变。如果你触动了他们的利益,势必要引发他们疯狂的反弹。

    若遇到那种强势的君主,如曹cāo这样的人物,可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可一代强势的君主容易寻找,之后呢?

    曹cāo之后,曹丕也好,曹叡也罢都是强势君主,但也仅止于此。

    至曹髦登基之后,曹氏对朝堂的掌控力,就已经明显的弱化……

    短期之内,豪门世族的利益绝不能够触动。而且,从某种程度而言,刘闯若得了天下,刘氏本身就是世族豪强。动了士族豪强的利益,岂不就是动了自己的利益?就犹如是自毁长城。

    这个道理,哪怕是在后世也不曾改变。

    天朝建立,一大批新兴贵族出现……历经几十年之后,不管是哪个主上登基,都必须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前世的时候,刘闯愤青过,也咒骂过。可他现在却理解了,有些事情,不是说不能改变,而是要看如何改变。不管是哪一位主上执政,都必须维护他们的阶级利益。

    如果真的要大刀阔斧改革,那么……只能是推倒重建。

    刘闯从一个曹朋,想到了很多。

    他站起身来,走出书房,负手站在长廊之上。

    燕京的chūn夜,风有些冷。

    从军都山方向吹来的风,仍带着些许塞北的寒气……想要改变,就要更加小心。

    自己的利益集团,绝不能够触动,否则倒最后,很可能是众叛亲离。人言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话虽不错,但果真如此?

    每一次的舟船倾覆,说穿了就是一个利益集团的变幻罢了。

    +++++++++++++++++++++++++++++++++++++++++++++

    建安八年二月,刘闯领着曹宪离开燕京,前往泉州。

    这个泉州,可不是后世福建省的泉州,而是后世位于天津的武清。东汉末年,这里是易水和泒水的入海口。刘闯带着曹宪,领着一队人马浩浩荡荡抵达泉州。随行者,有陆逊、卢毓和许褚。当然了,董俷也跟随前来……这个大小子也只有刘闯能镇得住,真不敢让他一个人留在燕京。

    诸葛亮在出使江东五个月之后,终于返回幽州。

    五个月来,他在江东舌辩群儒,令江东众谋士无言以对。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孙权对他极为看重,更三番五次让人游说诸葛亮,劝他留在江东……

    诸葛瑾也曾劝说诸葛亮,甚至以兄弟之情来劝说。

    只是,相比诸葛瑾,诸葛亮和刘闯的感情更为深厚。在他最危险的时候,是刘闯救了他一家,而后跟着刘闯南征北战,又是在刘闯的举荐下,拜入郑玄门下,成为郑玄的关门弟子。

    七载朝夕相处积累下来的情义,诸葛亮又怎可能背叛。

    他说服了孙权出兵广陵,而后迅速离开,在黎大隐的接应之下,从海路返回幽州。

    当孙权周瑜等人得知诸葛亮逃离江东的消息之后,也曾派了水军追击……江东水军,在大江上绝对是无人能敌。可到了海上之后,根本不是辽东海军的对手。这里面的差距,不仅仅体现在大海和长江的区别,更有海船的差距。黎大隐当年就是叱诧辽东湾的大海贼,其海战经验,再配合先进的鹞式龙骨海船。双方在东陵岛海域进行了一场短暂的交锋,结果江东水军大败,损失了三艘楼船,不敢继续追击。不过,也因此一战,引起了周瑜的关注……

    这些,对刘闯来说都不重要。

    海防线的重要xìng,迟早会被人知晓。

    可是以目前的经济水准,就算周瑜发现了海防的重要xìng,也无能为力。

    除非,周瑜能建立一支海军,一支可以在海上能够与刘闯相抗衡的海军,否则便没有办法。

    但刘闯又怎可能轻易把龙骨海船的技术,交给江东?

    大家心里都有一本账,早晚都会成为对手……除非,刘闯被曹cāo消灭,否则他和孙权势必会有一场恶战。这龙骨海船,关系到刘闯未来的气运,又怎可能把这技术轻易的交给孙权?

    不过,江东在经此一败后,也开始注意海上的力量。

    据黄阁传信,孙权拜其族兄孙河为靖海将军,并且着手在东陵岛重建水军。

    刘闯知道,那所谓的水军就是海军……为此,孙权已下令招抚江东海贼,希望能够加快海军的建设。

    同时,孙权也意识到,吴郡毗邻海岸线,实在是有些危险。

    所以他在和鲁肃商议之后,有心营造建康,准备迁移治所……

    建康,难道要提前出现了吗?

    刘闯脑海中浮现出黄阁传来的各种消息,嘴角微微翘起,勾勒出一抹颇为诡异的笑容。

    这个时代,似乎越来越有趣了!

    越来越多原本在历史上声名不显的人涌现出来;越来越多未知的因素也在悄然的酝酿之中。

    这,似乎已经不再是他熟悉的三国。

    一个更加混乱的时代,好像要拉开了序幕……

    “主公,孔明的船到了!”

    卢毓轻声提醒,刘闯这才从沉思中醒来。海风吹来,拂动他身上的衣袍猎猎,刘闯站在一块礁岩上举目向大海上眺望,落rì余晖之中,数艘海船出现在海平线上,向岸边慢慢行来。

    “子家,我们迎过去。”

    刘闯转身,从礁岩上下来,大步流星走向泉州码头。

    嗯,历史的确是发生了改变,但那又怎样?

    这不正是他所希望见到的结果?虽然刘闯会因此失去穿越众对历史的前瞻能力,可是在未知中奋斗,岂不是更加有趣?曹cāo、孙权、刘备……相信在未来的rì子里,一定会更有意思。

    泉州码头,是一座新建成的码头。

    当刘闯走到码头上的时候,那三艘鹞式龙骨海船,已经靠岸。

    诸葛亮带着一群人,顺着甲板从海船上下来,远远看到刘闯之后,他顿时露出惊喜之sè,快走两步。

    “亮见过主公。”

    诸葛亮要躬身行礼,却见刘闯上前一步,一把将他拥在怀中。

    说起来,诸葛亮的个头也不算太低,只是在刘闯面前,他那魁梧的身形却略显几分娇小之态。

    “孔明,你总算是回来了!”

    刘闯看着有些手足无措的诸葛亮,强忍着心中的激动,大声说道。

    以前这家伙跟在左右,倒没有感觉着什么……他这次出使江东,行程万里,刘闯这才感觉到一种莫名的牵挂。不管怎么样,这个家伙从小跟着自己,刘闯是看着他一点点的成长起来。

    真的把诸葛亮扔在江东后,刘闯才觉得各种不安和牵挂。

    不仅仅诸葛亮是他的妻弟,更重要的是,在刘闯的潜意识里,已经把诸葛亮当作了自己的家人,他的兄弟。

    说罢,刘闯的眼睛就红了。

    而诸葛亮的眼睛,也红了,甚至在眼中还泛起了一抹晶莹。

    “不知羞,两个大男人居然掉眼泪!”

    就在诸葛亮要开口的时候,却从他身后传来了一个如银铃般悦耳的声音……(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