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39章 矫诏(一)

第339章 矫诏(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许都,司空府。

    曹cāo脸sè铁青,端坐在一张太师椅上,一言不发。

    这太师椅是曹宪派人送来的礼物,在这个还是以跪坐为主的时代,太师椅和八仙桌的出现,的确是引起了不少人的好奇。曹cāo平rì里习惯榻椅,但收到这太师椅后,便感受到了别样的滋味。端坐在太师椅上,会有不同寻常的气派。而且,这是女儿的心意,他自不会拒绝。

    可没想到,在舒坦了一个月,刘闯就有了动作。

    建安八年四月初,刘闯在燕京矫诏,陈曹cāo‘十大罪’,以‘诛jiān党,清君侧’之名出兵讨伐。

    这jiān党,自是指的曹cāo。

    曹cāo素以汉室正统而自诩,如今被称之为jiān党,又怎可能高兴?

    至于刘闯罗织的‘十大罪’,曹cāo并不在意。事实上,他也不是第一次被人罗织罪名。早在建安五年,官渡之战的时候,袁绍就曾经罗织曹cāo‘十大罪’,矫诏讨伐,发动了官渡之战。当时曹cāo还在生病,因为看了那檄文,被吓出一身冷汗之后病愈,而后率众与袁绍对决。

    说实话,他不在意别人怎么说。

    如果在意这些事情的话,曹cāo也就不是曹cāo。

    可问题是,这次出手之人,是他的女婿,让曹cāo颜面无光。

    而更重要的是,刘闯竟然抢先出手,占居了先机。按照曹cāo的计划,最迟入秋,他将发动对刘闯的征伐。对刘闯,曹cāo更加忌惮,甚至远甚于袁绍。因为从谋臣给出的论断,刘闯显然比袁绍更具有威胁xìng。他杀伐果决,同时能虚心纳谏,刚烈果敢。和他相比,袁绍的好谋无断,也就成了鲜明对比。刘闯部下,齐心协力,远不似袁绍帐下那样派系相互倾轧。

    虽然说刘闯的实力比不上袁绍,可是他的威胁,却远胜袁绍。

    开chūn以来,刘闯先后迁三十余万黑山众往朔方,进一步加强了刘闯在边塞地区的防御力量。

    曹cāo也在暗中联络鲜卑人,但从目前来看,步度根轲比能的联军,虽说已经和蹇曼和戴胡阿狼泥的联军休战,却元气大伤。同时,丁零大单于儿禅兵发鲜卑,使得塞北局势越发混乱。如此情况之下,想要依靠鲜卑人牵制刘闯的兵力,已不太可能……如果让刘闯平安渡过今年,必然实力大涨。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抢在刘闯动手之前出兵,以抢占住先机……

    没想到,没等曹cāo动手,刘闯就先行动手。

    这也让曹cāo有种猝不及防的感受,好像被刘闯狠狠打了一记耳光。

    江东方面,他基本上已经安抚住。

    曹cāo和孙权商议妥当,将东陵亭至海陵一带区域让出来,作为江东和中原的一处商业枢纽。

    同时,曹cāo又为孙权加官进爵,好言安抚。

    孙权跨江而击,看似是要对曹cāo用兵。可大家心里都清楚,孙权目前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和曹cāo为敌。他最大的对手是荆州刘表,而不是曹cāo。所以安抚孙权的工作,实际上并不困难。

    只是曹cāo没有想到,刘闯在这个时候会主动发动攻击。

    这次攻击实在是太过突然,整个关中一下子陷入被动之中。河东兵马无法抽调出来,而长安守军则略显薄弱。面对着马超凶猛的攻势,司隶校尉卫觊显得有些狼狈,甚至顾此失彼。

    “未想到闯儿竟如此胆大……”

    程昱看罢了情报,也不禁眉头紧蹙。

    的确,刘闯的胆子的确很大。才拿下了渤海清河常山三郡,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消化;百万黑山众才开始迁徙,按道理说刘闯应该等消化了他手中的这些力量之后在出击。可谁又能想到,这家伙居然选在曹cāo动手前发动攻击,这也使得曹cāo匆忙之中,无法集中兵力抵抗。

    “主公,马超小儿如今攻势虽猛,但我以为,无需太在意。

    可使韩遂出兵相助,牵制马超兵力;而后再命卫觊死守关中,不与马超正面相争……待元常与子和平定了河东之乱以后,自会回兵援救。那时候关中必然可占据上风,马超当不战自退。

    我以为,真正的威胁不在马超,而是那幽州的刘闯……

    若我猜得不错,他必然是想借着关中大乱,主公全力抵抗之时,在冀州发动偷袭。而今冀州,尚未稳定。友学独守安平国,未必能抵挡住闯儿进击。所以,最好向冀州增加兵马,防备刘闯偷袭。”

    程昱这番话的意思,是说马超出击,是声东击西之策,为掩护刘闯在冀州用兵。

    曹cāo闭着眼睛,沉吟片刻后把目光转向其他人。

    贾诩沉默不语,而荀攸似乎有些赞成。

    董昭道:“主公,仲德所言颇有道理,那闯儿喜用诡计,依我看关中未必就是他的目标……主公自去年拿下赵国、巨鹿和安平之后,同样未来得及治理。而刘闯手下,多冀州本地人氏,从他任命张郃与沮鹄镇守清河便可以看出,他有意用这种方式,来获取冀州的支持。

    此外,他偷走大将军印,自领冀州牧,狼子野心昭彰。

    冀州而今人心未定,若他这时候出兵的话,必然可事半功倍……友学虽能,未必是他对手。

    而公明文谦虽勇,亦难抵挡闯儿兵锋……

    主公,我赞成仲德的主张,当向冀州增派兵马,加强冀州防御。”

    曹cāo依旧不语,双目微闭,似乎睡着了一样。

    可众人皆知,他此时正在思考问题,所以也没有人再开口去打搅曹cāo的思绪。

    “文若,你怎么看?”

    半晌后,曹cāo突然睁开眼睛,开口问道。

    程昱荀攸和董昭的目光,一下子转移到了荀彧的身上。贾诩依旧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双手兜在大袖之中,颇为有趣的看向荀彧。这也让荀彧感到有些不太舒服,心里更苦笑连连。

    可以感觉得出来,自郭嘉被刘闯掳走之后,曹cāo对他越发依赖。

    如果是郭嘉在这里,有什么不同意见,会毫不犹豫的提出来,哪怕是曹cāo发怒,郭嘉也敢据理力争。

    可这种事情,荀彧做不来。

    他恪守中庸之道,很少当面驳斥别人。

    就算是有不同的意见,他最多也就是在私下里讨论,绝不会当着别人的面,让人家下不来台。

    只是,郭嘉被掳走后,这种得罪人的事情便由不得他不做。

    曹cāo习惯xìng的询问他的意见,荀彧也是避无可避。

    而今,曹cāo又向他询问,荀彧颇感头疼。

    他不同意程昱的看法,只是……

    沉默片刻后,荀彧道:“仲德所言,并非没有道理。

    刘闯一定会在冀州用兵,但我以为,他的真正目标,也未必就是安平。我一直都在研究此儿的发迹过程,从他用兵来看,极为大气,从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所以,他若是用兵,必然会有一连串的动作。关中之战,他未必真要夺取凉州,占领长安,很可能图谋北地。”

    “文若是说,刘闯想要夺取北地郡?”

    程昱眉头一蹙,沉声问道。

    说起来,程昱并非小气之人。

    但这段时间荀彧有几次反对他的意见,也让他感到颜面无光。

    所以说话的时候,便不自觉的带着些冲劲儿。荀彧哪能听不出他的火气,只是……他苦笑一声,道:“刘闯最重势,自他起兵以来,莫不是蓄势而发。北地辖六县,人口三千二百户,不足两万人,看似荒凉贫瘠,且多胡人出没。然则仲德若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北地出灵武谷,距离朔方不过二百里。同时他连接武威,更占居河西走廊,更是当年丝绸之路必经之地。

    马超虽治下天山六国,又有西凉四郡两属国,但其实力并不足以动摇关中……

    关键是,他并未得到凉州士族所承认,所以他对关中的威胁,几可忽视。可是一旦马超占居北地,便等于把并州和凉州连为一体。到时候他可以直接寇于关中,关中压力必然倍增。

    此外,刘闯携大汉皇叔之名,以大将军印号令关中,关中士族未必会太过抵抗。

    到那个时候,马超便有足够的实力对付韩遂……先前重的说借韩遂兵马,但韩九曲心思素来复杂,未必会愿意出兵相助。”

    “他敢!”

    程昱勃然大怒,虎目圆睁。

    他觉得,荀彧这次驳斥他的意见,有些过分了。

    “他敢不敢我不知道,但我却知道,韩遂此人绝不是那种愿意俯首称臣之人。”

    到了这个时候,荀彧也不会给程昱面子。

    左右已经得罪了程昱,他也没有其他办法。

    “所以,我以为刘闯此次用兵,真实目的不在关中,而在北地,次之河东。”

    “河东?”

    程昱忍不住笑了,“照你这说法,他刘闯的胃口不免太大了些。”

    “可仲德以为,刘闯的胃口真就小吗?”

    荀彧立刻道:“自他在辽东起兵以来,先吞辽东,后取幽州,而后塞北,再取并州……

    这家伙的胃口,何时又曾小过?”

    “哼!”

    程昱冷哼一声,便闭口不言。

    而曹cāo的眉头却紧蹙一起,半晌后又把目光转移向其他人。

    “诸公以为,文若所言可有道理?”(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