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42章 冀州之战第二弹(三)6/6 求月票!

第342章 冀州之战第二弹(三)6/6 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本是一句肺腑之言,哪知道却恼了甘宁。

    只见甘宁拍案而起,指着王修道:“你也知道你对主公不忠,那你有何苦再为难于我?

    曹cāo对你信任有加,莫非主公便对你猜忌不成?你当初家中有变,主公体谅你,甚至在公开场合,也从未怪罪过你。今主公要征伐曹cāo,重振汉室江山。你却拿出一副公正的嘴脸,要主公停止对东莱用兵?王叔治,我真他娘的是看错了你!我本以为你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好汉,所以今天才前来赴宴,吃你这一杯水酒。你觉得对曹cāo不公平,可你阻拦主公大业,难道对主公便公平不成?

    狗屎的东莱郡……

    当初若不是主公,这里不过是一荒凉之地。

    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东莱百姓着想,说穿了不过是为你自己的名声考虑……你背叛不得曹cāo?

    呸,那你又怎能弃主公而去!”

    “我……”

    王修嘴巴张了张,想要辩解。

    可是这话到了嘴边,他又咽了回去。

    因为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甘宁说的有道理,你王修当年得刘闯的赏识,一步步成为东莱太守。可是在刘闯最困难,最危险的时候,你却弃刘闯而去,一个人留在了东莱……

    但,刘闯没有责怪你,反而积极为你开脱。

    如今刘闯要复夺东莱,你非但要阻止,还劝说甘宁休战。

    这也就是甘宁,换个脾气暴躁的人,比如许褚,说不得会立刻动手,暴打王修一顿。

    你说你可以对刘闯不忠,却不能对曹cāo不义……这道理怎么都说不通。刘闯是你的故主,如果没有刘闯,你王修哪儿来的名气?如果没有刘闯,你道那曹cāo,便真的能看重你才能?

    “兴霸……”

    王修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想要开口解释。

    不过,甘宁却站起身来,甩袖往凉亭外走。

    走到凉亭外,他突然停下脚步,回身朝王修看了一眼,目光森冷。

    “叔治,昔rì你我曾为袍泽,故我今rì前来。

    不过从现在开始,你我再无交集,以后再见便是陌路……到时候,你莫要怪我不讲情面。

    话我可以告诉你,主公对东莱势在必得。

    你若是想要为你那曹公尽忠,只管放马过来……甘兴霸别的不成,打仗杀人却远比你擅长!”

    说着话,甘宁仓啷便拔出宝剑。

    衣袍撩起,剑光一闪。

    一片衣襟飘然落地……

    这叫做割破断义,从此以后在相见,便是敌人。

    王修呆愣愣站在凉亭中,他本是一个单纯的人,哪有那么复杂的想法?

    他只是觉得,如果曹cāo和刘闯开战,他多年来好不容易经营的东莱郡,必然会再次陷入动荡。刘闯和曹cāo是翁婿,翁婿之间有什么不可缓和?他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想,却从未想过,刘闯和曹cāo之间的这场对决,实则牵扯了天下大势,更关系到未来汉室江山的走向……

    我让甘宁休战,真的是对皇叔不公吗?

    王修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甚至,连甘宁离去他都没有在意,只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父亲,父亲……”

    王凌的喊声,把王修惊醒。

    他露出颓然之sè,半晌后叹了口气,轻声道:“我们回去吧。”

    “父亲,其实……咱们只要留下甘宁……”

    “住口!”

    王修厉声道:“兴霸之勇,你焉能知晓?

    再说了,就算你留下他,还有魏越和周仓。那周仓或许声名不显,确是刘皇叔身边元从老臣。若真害了兴霸,周仓绝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东莱生灵涂炭,岂不是违背我本来初衷?”

    王凌,立刻闭口不言。

    回到长广城中,王修脑海中却尽是甘宁那森冷的目光。

    他耳边不断回响着甘宁的话:你觉得对曹cāo不公平,可你有没有想过,你的所作所为对皇叔可有公平?

    这话反反复复在他耳边回响,以至于王修整夜无法入睡。

    闭上眼,脑海中就会浮现出甘宁那森冷的目光,和那凌厉的剑芒……

    我只是想要尽我本份,我从没有想过,要对不住皇叔?可是,可是我现在这样做,不就是对皇叔的不公吗?我阻拦甘宁,是对皇叔不忠;我不阻拦甘宁,确是对曹公的不义……

    这忠义二字,在他脑海中不断闪现。

    一会儿是曹cāo的面庞,一会儿是刘闯的脸……

    王修忍不住啊的一声大叫,痛哭失声道:“我这等不忠不义之人,又有何面目活在世上?”

    天亮时,王凌没有似往常那样见到王修处理公务,不禁心中疑惑。

    他来到王修的卧室门前,轻轻叩响门扉。

    “父亲,父亲?”

    可是屋中却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音。

    一种不祥的预感,突然间笼罩在王凌的心头。

    他猛然打开房门,抬头看去,却见王修挂在横梁之上,竟然悬梁自尽。

    “父亲!”

    王凌瞠目yù裂,嘶声喊叫。

    可就在这时候,有小校来报:“甘宁率辽东兵马,已兵临城下。”

    左右撕破了面皮,甘宁也就不再在意和王修的关系。可他哪知道,他昨天那一番话,却使得王修悬梁自尽。

    王凌听闻甘宁兵临城下,不禁咬牙切齿。

    “甘宁,我誓取你狗头!”

    他红着眼睛,厉声喝道:“来人,与我提枪备马,随我出城迎战……”

    +++++++++++++++++++++++++++++++++++

    建安八年四月末,长广城破。

    东莱郡太守王修悬梁自尽,而王凌率部出击,却被甘宁临阵斩杀。

    长广告破之后,挺县守军旋即投降……魏越此时也趁机兵进牟平,驻守于阳丘山的曹军听闻王修战死的消息,立刻溃败而逃。幸亏于禁派出夏侯尚和夏侯衡自即墨出兵,抢占了曲成,总算稳住阵脚。可饶是如此,汉军一举攻克黄县、挺县和长广三县,将胶东东部尽数拿下。

    三国时的黄县,也就是后世的蓬莱。

    这里,有一处天然良港,辽东海军得了黄县之后,便彻底在东莱站稳脚跟。

    于禁有心发动反击,然则手中兵力却出现不足。

    建安八年五月初,渤海郡太守郭援提兵出击,偷袭乐陵成功,在青州成功拿下了一座桥头堡。

    臧霸得知消息后,也是万分惊恐。

    他旋即下令,从平原国调兵遣将,兵进西平昌。

    可如此一来,青州的兵力立刻呈现出空虚之势……

    而甘宁在得到了黄县之后,对青州沿海的袭击更加凶狠,乃至于到了疯狂的地步。最猛烈的时候,甘宁麾下部将,原乐浪郡两大海贼之一的长岑贼首领风驰,在一天时间里袭击的过乡、当利、下密和寿光四县。虽然并未攻入城中,但是对当地的破坏,确是极为惊人。

    乃至于臧霸不得不向夏侯渊求援,从泰山郡借调来八千兵马,分布于青州沿线。

    可这样一来,于禁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无力对东莱用兵。

    当然了,于禁可以向徐州借兵。但问题是,周仓手下的海军,也不是吃素的……为了jǐng告青州地方,周仓跨海攻打琅琊、海西以及东海。特别是在东海,周仓更攻入朐县,斩杀朐县长黄革;而在海西,周仓还袭击了徐家集……当初朐县长黄革曾差点坏了刘闯的xìng命;而海西徐家,更帮助过刘备。刘备是刘闯的死地,身为刘闯元从,周仓又岂能放过那徐家?

    徐州,为之震动。

    徐州刺史徐璆,便是海西徐家集人,听闻海西受创严重,也不禁害怕起来……

    他自顾不暇,哪有余力支援于禁?

    就在甘宁在东莱轰轰烈烈的闹将起来的时候,远在安平国的观津城,更是战况激烈。

    刘闯和曹cāo,都打出了火气。

    双方从最初有节制的斗将斗阵开始,渐渐演变成为大规模的厮杀。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里,曹cāo就损失了十余员大将;而刘闯这边同样有损失,杨凤父子且不说,更折了岑壁,令刘闯心痛不已。不管岑壁当初是否背叛过他,但是在邺城对他有救命之恩。

    归降刘闯以来,也颇为用心,让刘闯非常看重。

    可是……

    刘闯自开战以来,折损校尉级别将领有八人,军司马更多达十数人,而死伤兵士已近千人。

    这种情况下,不管是曹cāo还是刘闯,都有些控制不住了!

    今天我杀你一员大将,明rì我就要斩首你一员将官……曹cāo兵马,损失也达到千人以上。

    特别是曹cāo族侄曹信被杀后,曹cāo能恼怒不已。

    曹信,就是那个shè伤了董俷的人……他shè术无双,和太史享数次斗箭。

    最后一次,太史享从刘闯那边借来象龙,靠着象龙的神骏,于两军阵前将曹信shè杀。这也气坏了曹cāo。在太史享shè杀曹信当天,曹cāo便提兵猛攻观津。本来,刘闯是要出城迎战,可是在诸葛亮等人的劝说之下,最终他改变了主意。

    “主公,我们这次来,不是要和曹cāo决战,而是要拖住曹cāo兵马。

    你一次次硬碰硬和他交手,其实正中了他的下怀……你看那曹cāo好像是恼羞成怒,实则心里清楚的很。主公越是与他对决疆场,他就越是高兴。他兵力占居优势,实非我们可以相比。”

    连续十余天的血战,刘闯终于清醒过来。

    他突然意识到,这样不停的对决,吃亏的其实是自己。

    曹cāo的人多啊……他消耗的起,可自己却消耗不起。当初出兵之前,他便和诸葛亮商议妥当,要凭借观津武邑的城池之险,来消磨曹军士气。可不知是怎地,那rì在雨中和曹cāo谈话之后,刘闯就有些控制不住脾气,一心想要和曹cāo对决。表面上他占光了,可实际上……

    这老家伙,果然是老jiān巨猾。

    刘闯不知不觉中就中了他的jiān计!

    “那以孔明之见,当如何是好?”(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