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45章 冀州之战第二弹(十二终)6/6

第345章 冀州之战第二弹(十二终)6/6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那啥,马上周一了,求个推荐票吧!

    +++++++++++++++++++++++

    哪知道,荀谌却哈哈大笑。

    “友若,你这是何意?”

    钟繇一脸不高兴的样子,站起来便要拂袖而去。

    哪知道荀谌一把将他拦住,摇着头笑道:“元常,你我自幼相识,你到了这个时候,怎地想不开呢?向孟彦低一下头,便真的会死吗?你也不想想,你是他舅父不错,可他是大汉皇叔,领大将军印统领四州之地。他若真想把你怎地,又何苦围着你,迟迟不肯动手呢?”

    “我……”

    “你明知道孟彦不会奈何你,我也不可能奈何你。

    孟彦所求者,不过是你向他低头。

    大丈夫能屈能伸,你又有什么不情愿?你是向我大汉皇叔低头,不是与你的外甥低头,难道有错吗?”

    被荀谌一顿数落,钟繇也沉默了。

    他当然清楚,这个时候他除了低头别无选择。

    可他又不想这么平白就掉了面子,rì后与刘闯相见时,会不好看。

    “他也知我是舅父,便不能早些动作?直让我受这些罪?”

    荀谌道:“孟彦也想速战速决,他甚至想明天就打过大河,迎奉天子。

    冀州之战的情况你可知晓?

    孟彦在那边,死死拖住曹**,不能打的狠,也不能输给他……我不动手时,他是绝不会发难。为此,他损失兵马数千,在观津和曹**鏖战近月。直到我败了你,他才向曹**发难。

    你也是知兵的人,怎说出这种没道理的话?”

    钟繇听罢,沉默了。

    半晌后,他叹了口气,苦笑道:“当初曹公与我十五rì,言十五rì过后,我可自行决断。

    今距离十五rì尚有两天。

    我可以归降孟彦,但我必须要坚持十五天才可以向他低头。”

    “不是想要缓兵之计?”

    “这个时候,我便是缓兵之计,难不成就有胜算?

    我告诉你,给我准备好粮食,儿郎们都已经饿得不行了……你要我投降,我可以投降,但你必须要让我能安抚儿郎们两天。而且,我归降之后,那些儿郎若愿为孟彦效力便投入军中,若不愿意的话,你们也不要阻拦。是我自己无能,才使得他们身陷险地,我不能为难他们。”

    荀谌二话不说,便点头答应。

    “孟彦曾对我说过,你是他舅父,也是他这世上为数不多的长辈。

    只要你肯低头,什么都好说……今孟彦声势越来越大,而今更横扫冀州,眼看有统领河北之势。可他现在,却苦于无可用之人。手底下多是些降将,更无与他贴心之人辅佐。我虽竭尽全力,仍时常感力有不逮。你是他舅父,之前看着他苦苦挣扎,而今却不能再偷清闲。”

    钟繇闻听,哼了一声。

    他心里也感到有些惭愧,因为在刘闯最困难的时候,他没有给予刘闯太多支持。

    除了一个郭援,刘闯再没有从他手里得到过什么帮助。

    反倒是他支持曹**力度甚大……官渡之战的时候,钟繇一次便献给曹**两千余匹战马。不管那些马质量如何,两千匹战马依旧是一个惊人的数字。本以为,曹**才是能够辅佐汉室的能臣。却不想自家外甥,竟撑起了一片天空。如今仔细想来,钟繇也觉得有些对不住刘闯。

    当初,当初如果他不是生病,不愿见客,或许就不会有后来那许多的波折。

    若说钟繇心里没愧疚的话,那绝对是违心。

    只不过,和这时代大多数人的选择一样,那个时候,谁又会认为一个连栖身之地都没有的刘闯,能够成为而今霸主?

    想到这里,钟繇又忍不住,发出一声幽幽长叹……

    ++++++++++++++++++++++++++++++++++++

    两天之后,钟繇在白波谷外归降刘闯。

    荀谌旋即命人把钟繇送去真定,因为刘闯这个时候,就屯扎于真定。

    消息传到邯郸,曹**也不禁发出一声叹息……

    程昱当时就勃然大怒,建议曹**抄了钟繇的家。

    可是曹**又怎可能犯这种错误?

    “仲德,此时怪不得元常,相信他也是无奈之举。

    当初,我曾告诉过他,让他坚守河东十五rì。而今,他的确是做到了这一点,内无粮草,外无援军,你要他如何选择?他能够信守承诺,在白波谷坚持了十五rì,已经是仁至义尽。

    我若再去追究他,便有些苛求了……”

    “可是……”

    程昱还想再说什么,却见曹**一摆手,“可是,他是闯儿舅父。

    那又如何?

    当初他选择辅佐我,而且尽心尽力,更为我一手拿下关中,劳苦功高。元常的人品我深信不疑,他断然不会做那种勾结刘闯,私献河东的事情。仲德,说起来我还是那闯儿的丈人……”

    你不能因为钟繇和刘闯是亲戚就妄加指责。

    我是刘闯的丈人,难不成也要追究?

    曹**把话说到了这个程度,程昱虽然依旧不肯释怀,但也不好再说什么。

    说实话,他也没什么好说的……当初荀彧就对他说过:刘闯真正的目的,很可能是拿下河东。

    可当时,谁也没有在意。

    他们不相信刘闯有这么大的胆子,更不相信,刘闯会如此凶残。

    现在……

    程昱知道,曹**这样做,固然是因为钟繇做到了坚守十五天的承诺,同时也是因为钟繇背后,还有一个庞大的颍川世族集团。你真要是抄了钟繇的家,看着吧,那帮颍川世族绝不会善罢甘休。伴随着曹**这次失败,颍川世族的威望必然高涨,荀彧的地位也定将再获提高。

    程昱也只能这么说说,他更知道,如果刚才那话传出去,恐怕迎接他的,将是疾风暴雨般的打击。

    不仅仅是颍川,还包括兖州士族。

    抄家灭族,那可是人神共愤的恶行。

    曹**劝他,其实也是在保护他……

    只是一想到这么就败给了刘闯,程昱心里面总是觉得不太舒服!

    ++++++++++++++++++++++++++++++

    但是,不管程昱心里怎么想,冀州之战已经落下了帷幕。

    刘闯使用天雷火,在某种程度上的确是给了曹**一次沉重的打击。

    受命于天,呼风唤雨……也开始变成了刘闯的一个标签。曹**知道刘闯的天雷火是一种武器,但是普通百姓,却不知道这其中的玄机。各种各样的谣言,开始在各地流传起来。比如说刘闯手中的大将军印,就有人说是刘闯梦中获得,乃是高祖所授,让他辅佐汉室中兴……

    这也让荀彧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连许都都开始出现这样的谣言,可以想象,这件事会给曹**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于是,荀彧急忙派人前往邯郸,把许都的情况告之曹**。

    曹**也知道,这个时候他必须要返回许都。若不然许都的情况会越来越糟糕,他需要在许都坐镇,方可化解这种谣言。

    “确让那闯儿再得意一时吧。”

    站在丛台之上,远眺河北大地,曹**苦笑一声。

    就在他准备离开邯郸,返回许都的时候,却意外收到了一件礼物。

    刘闯派人送来了一个消息:他把海船的制造技术送给了孙权,相信用不得多久,孙权定会向荆州用兵。

    这家伙,居然把造船技术送给了孙权?

    曹**闻听,勃然大怒。

    他对前来送信的卢毓道:“他刘孟彦是不是在向我示威?难不成以为这样,我便会向他低头?”

    卢毓面对曹**的暴怒,却毫不畏惧。

    他嘿然笑道:“皇叔的意思是,若曹公对此有兴趣,他也可以送与曹公?”

    “哦?”

    曹**一怔,眯起双眼打量卢毓。

    “那小子从不做赔本的生意,他送我这造船之术,有何要求?”

    卢毓笑道:“皇叔起于北海,更一手打造了胶东。

    今胶东战乱不止,实非皇叔所愿……若曹公愿意,皇叔可以把这造船之术送给曹公。但求以沽水为界,使胶东不兴战乱。从此以后,皇叔与曹公当尽翁婿之情,岂不成就一段佳话?”

    沽水为界?

    曹**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副东莱地图。

    刘闯这个要求倒是不算过分,沽水以东本就为他所占居。

    如果曹**非要收回东莱的话,恐怕少不得要有一场苦战……据说,刘闯向沽水派遣了一个名叫陆逊的家伙。那小子年纪不算大,不过手段却不弱,迅速稳定了东莱东部的混乱局势。

    如此一来,也使得甘宁可以集中力量,和曹军相争。

    双方在过去一段时间互有争斗,彼此各有伤亡……但整体而言,刘闯并不占据上风,更在短期之内,无法威胁到青州的安全。如果刘闯愿意交出这造船技术的话,倒也是一件好事。

    而且,如果孙权对刘表用兵,那么荆州的威胁,便不复存在。

    曹**突然觉得,刘闯其实挺不错。

    这家伙至少还把我当作是丈人,居然要为我分担压力?

    想到这里,曹**心里不禁有些高兴,忍不住哈哈大笑……

    不对,这个小混蛋怎会有如此好心,帮我分忧解难?按道理说,这小混蛋应该恨不得我焦头烂额才是。

    曹**目光落在卢毓身上,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突然间露出恍然之sè。

    这个混账小子……

    曹**冷哼了一声,脸sè陡然转冷。

    “回去告诉你那皇叔,就说中原在我之手,稳若磐石,不用他来为我**心。”(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