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48章 血战赐支河首(二)

第348章 血战赐支河首(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诸葛均随着唐蹏走了。

    在离开营地之前,诸葛均已派人前往张掖,恳请马超出兵相助。

    自冀州之战结束之后,刘闯和曹cāo之间的博弈,也开始从中原向关中转移。

    在七月末,曹cāo向关中增兵三万,拜夏侯惇为京兆尹,全权主持关中战局……同时,曹cāo又把夏侯渊从泰山郡招来,屯兵河洛。短短月余时间,河洛司隶聚集大军五万,来势汹汹。

    而刘闯也不甘落后。

    伴随着百万黑山众的迁徙已经全面拉开序幕,张燕从上党前往真定拜见刘闯之后,率三万大军自上党进驻西河。高顺所部,自太原进驻上党,扼守壶关,领奋威将军,假上党太守。

    而之前镇守西河郡的大将黄忠,统八千铁骑,向凉州进发……

    如此一来,徐庶手中可用兵马也在增加,对河湟之战似已成竹在胸。

    赵云留在了唐蹏部落,他听从诸葛均的吩咐,保持着和伊健ji妾之间的往来,同时更暗中留意白虎文的一举一动。唐蹏离开营地三天,白虎文表现的都非常平静。大部分时间,他都呆在小营之中,安抚他那些族人,很少走出营地。可不知为什么,赵云总觉得有些不正常。

    诸葛均不会是无的放矢,他既然让赵云提防白虎文,必有其中道理。

    可是白虎文却没有任何异常举动,也让赵云感觉到,不知该如何是好……按道理说,白虎文表现正常,赵云应该高兴才是。可白虎文越平静,他心里的不安就越发强烈。但是,他又找不到证据,自然无法和伊健ji妾说明。无奈之下,赵云只能下令,矢锋骑马不卸鞍,人不卸甲。

    转眼间,唐蹏离开营地,有十天了!

    从诸葛均传送回来的消息看,他们的成果颇丰……

    位于赐支河南岸的俄何羌已同意和唐蹏合作,并且派出三千大军与唐蹏合兵一处。除此之外,卢水胡治元多同样同意出兵。唐蹏还派出使者前往岷山白马羌,与白马羌大帅杨腾联络。据说,唐蹏和杨腾的关系非常密切,若是白马羌愿意出兵相助,胜算也就能增加一分。

    赵云这心里,也算是渐渐稳定下来。

    入八月初,气温越来越低。

    入夜后一场瓢泼大雨,使得河湟温度骤降。

    赵云陪着伊健ji妾巡视了一下营地之后,便返回自家营帐。

    为了表示对汉家的尊敬,唐蹏命人在赐支河首上游建造了一座营地,专门供赵云的矢锋骑居住。

    河湟谷地,水草丰美,战马更不需要为草料发愁。

    赵云回到营帐后已经天黑,于是在巡视一圈之后,便回到军帐里歇息。

    帐篷里,点着松明。

    他从榻椅上拿起一卷公羊传,有些心不在焉的翻了翻,便和衣而卧。

    大帐外,雨声淅淅沥沥。

    赵云翻来覆去难以入睡,于是披衣而起,走出大帐。

    冰凉的秋雨打在脸上,赵云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他站在大帐门前,向远处眺望。唐蹏部落营地里的灯火闪动,想来还不到休息的时候。这场秋雨过后,想必河湟就要冷下来了。也不知道还要在这里待多久?家中娇妻,想来已望穿秋水……想起妻子,赵云心里陡然生出一丝甜蜜的感觉。压在心头的那份沉重,也好像一下子减轻不少,心情顿感愉悦。

    就在这时,从远处唐蹏部落的营地中,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赵云心里一颤,原本已经准备转身回军帐,此刻也停下脚步,举目观瞧。

    可是,那惨叫声过后,却是一片寂静。

    风声呼号,杳无踪迹……

    我听错了吗?

    他侧耳聆听,半晌之后突然脸sè一变,厉声喝道:“矢锋骑,全部上马备战,敌袭,有敌袭!”

    伴随着赵云的喊喝之声,宁静的营地顿时热闹起来。

    灯火闪动,已经准备休息的矢锋骑风一般冲出军帐,纷纷翻身上马,取出兵器。

    赵云也从军帐旁边的栓马桩上解下缰绳,翻身跨坐马背上。爪电飞黄希聿聿长嘶一声,在夜sè中回荡。

    他擎枪跃马,冲出辕门。

    身后矢锋骑紧紧跟随,朝着唐蹏部落的营地冲去。

    远处,喊杀声响起。

    声音是从唐蹏部落中传来,当赵云率人赶到的时候,整个唐蹏营地已经乱作一团。一群羌人身着衣袍,露着膀子,胳膊上还系着红布,手持火把钢刀在营地里飞奔,见人就杀,逢人便砍。

    唐蹏部落的羌民遭遇袭击,也是慌乱不堪。

    他们四处奔走,哭喊不停。

    赵云眉头一蹙,二话不说便冲入营地。

    迎面一队羌贼拦住他的去路,却见赵云挺枪就刺。

    那杆龙鳞枪在夜sè中划出一道如同闪电般的芒影,为首羌贼便被刺落马下。赵云手中这杆大枪,只一个动作,那就是刺。向前刺,向左刺,向右刺,向上刺,向下刺……一枪快似一枪,但见枪影重重。爪电飞黄所过之处,羌贼无不应声落马,竟无一人能够阻拦赵云。

    “伊健ji妾何在?伊健ji妾何在?”

    赵云纵马飞奔,见到那身上缠着红布的人便杀。

    他一边杀,一边大声喊道:“我乃天使使团,尔等休要慌张,随我杀敌。”

    这混乱之中,有一个主心骨出现,顿时令营地里的羌民稳定下来。羌民们开始有组织的进行反击,不少青壮更跨坐马上,跟随在矢锋骑左右,协助赵云等人击杀羌贼。

    “伊健ji妾在哪儿?”

    “不清楚……伊健ji妾大人晚上应邀前往白虎种羌赴宴,哪知道这白虎种羌突然杀入营地。”

    白虎文,果然有问题。

    赵云心知,那伊健ji妾凶多吉少。

    可是他也知道,当务之急是要把白虎文等人除掉,否则唐蹏部落必然大乱。

    这时候,远处火光闪现。

    从赐支河方向火光跳动,蹄声如雷。

    “老羌来了,老羌来了……”

    有人高声叫喊,让刚稳定下来的营地,再次陷入恐慌之中。

    赵云闻听,一把抓住最先跟随他杀敌的一个羌人,“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治无戴!”

    “治无戴,你与我听好,现在是你唐蹏部落生死存亡之际。

    唐蹏大王不在,伊健ji妾下落不明,我要你保护族人迅速撤离……休要慌乱,我自会为你断后。”

    赵云说完,纵马便朝那老羌出现的方向行去。

    治无戴愣了一下,迅速反应过来,大声喊道:“大家不要慌张,有汉家将军为我等断后,都不要慌张。听我命令,能骑马的骑马,能赶牛的赶牛,别在意那些财物,咱们扎陵湖撤退。”

    有人出来组织,效果自然不一样。

    羌民渐渐冷静下来,在治无戴的带领下,朝着扎陵湖方向逃逸。

    雨水,迎面打在赵云的脸上,却无法熄灭赵云心中的怒火。

    诸葛均已经提醒过他,要他小心白虎文,可是……

    赵云感到非常羞愧,心中更杀机涌动。一路上,他不断击杀羌贼,并指引那些四处逃窜的羌民向后撤退。

    “子龙大哥,快来救我!”

    就在这时,忽听有人高声叫喊。

    赵云连忙看去,就见一队羌贼押解着一队俘虏正往外走。

    那叫喊之人,赫然正是伊健ji妾。

    赵云二话不说,催马上前。

    两个胳膊上系着红布,手持大刀的贼将上前阻拦。

    这两人,便是白虎文的亲随,一个名叫白虎星,一个名叫白虎君……也是白虎文手下两员大将。

    白虎文是不想和老羌为敌,因为他觉得,以他们现在的能力,根本不是老羌的对手。

    而白虎种羌之所以遭遇如此大难,便是那些汉家人带来……他有心劝说唐蹏不要和汉人合作,哪知道却被唐蹏一顿呵斥。白虎文恼羞成怒,趁唐蹏带着部落里的jīng锐离开,于是暗中和老羌联络,想要一举将唐蹏部落灭掉。我白虎种羌千年血统近乎灭亡,你唐蹏部落焉能独活?

    况且,他若是灭了唐蹏部落,是大功一件。

    相信柯最那边一定会帮助他重新组建白虎种羌,说不得还能取代唐蹏,成为赐支河首之王。

    白虎文怀着这样的想法,最终决议勾结老羌,偷袭部落。

    白虎星和白虎君两兄弟是白虎文的心腹,自然清楚白虎文的想法。

    他们俘虏了唐蹏的家人,又抓了伊健ji妾,正准备送给老羌。见赵云前来,两人也立刻纵马上前拦住了赵云。白虎星手持一口大刀,而那白虎君则舞动手中长矛,一刀一矛扑向赵云。

    赵云却不慌不忙,龙鳞枪扑棱棱一抖,一道枪影掠过。

    那白虎星举刀想要拦住,哪知道眼前枪影掠过,却拦了个空,赵云大枪凶狠没入白虎星的胸膛,随后他双手一合yīn阳把,啪的把白虎星的尸体甩飞出去,大枪顺势又是一颤,铛的便架住白虎君手中长矛。赵云的枪速,快如闪电……吕布曾说过,单以速度而言,赵云远胜他巅峰之时。而黄忠也说过,赵云出枪的速度世所罕见,虽变化不多,可威力确是惊人。

    吕布、黄忠,也几近宗师。

    他二人都对赵云的枪法赞叹不已,白虎星兄弟虽然悍勇,又岂是他的对手。

    只见赵云架住那白虎君的大枪之后,大枪往下一压,枪势不减,几乎是贴着那矛杆刺过去。

    白虎君虽然是白虎文手下大将,却何曾见过这么快的枪。

    只听他一声惨叫,被赵云一枪刺落马下……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