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57章 冀州之战第三弹 十二 5/5

第357章 冀州之战第三弹 十二 5/5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是夜,田绍传回来了消息。

    “昨夜在辽水畔,有天雷巨响,浓烟滚滚,人喊马嘶。

    辽水对岸的人,都听到了巨响声……我派人前去打探,发现刘闯所部兵马,正在往襄平返回。”

    “你怎知道是闯贼兵马?”

    田绍嘿嘿一笑,轻声道:“那个深得刘闯所喜的黑大个,也在队伍之中。

    我的人打听了一下,昨夜的确是发生了爆炸,死了不少人。辽水畔已经被兵马包围,任何人不得靠近。此外,管亥好像也昏迷过去,我的人看到他已经返回城中,情况看上去不是很好。”

    “那闯贼呢?”

    田绍苦笑道:“朋公子,非是我不愿打探,实在是……

    我的人如果去打听这种事,说不得便要引起怀疑。即便是这样,我的人也差点被人发现。”

    “友学,不得无礼。

    田翁此次前去打探,已经是冒了极大的风险。”

    曹朋摸了摸鼻子,向田绍微微一欠身,以表示道歉。

    田绍连忙表示不必道歉,而后轻声问道:“朋公子不必担心,我已派人继续打探消息。

    这几年来,我田绍虽屡受打压,可也算得上是辽东的人物。太守府中有我的人,相信用不得太久,就会有消息传来。另外,新昌那边最迟明早就会传来消息,到时候真真假假,自然清楚。”

    贾诩微笑道:“那就有劳田翁!”

    这一晚,襄平城中戒严,两座城门皆有重兵把守,城中更彻夜有兵马巡视。

    襄平百姓敏锐的觉察到了气氛不太正常,许多人更因此而惶恐不安。

    到第二天早上。田绍再次前来西跨院拜见贾诩。不过这一次,他看上去很高兴,jīng神也略显亢奋。

    “刘闯昨晚,回来了!”

    “哦?”

    “虽然没有看得清楚相貌,不过他那匹马。还有他那体型能一眼辨认出来。他是昨晚深夜送抵襄平,如今便在太守府中。而今太守府守卫森严,我的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消息传出。

    那刘闯似乎是昏迷不醒,而管亥也因此再次病倒。

    太守府中现在完全是常胜做主,我听说他已经派人前往燕京送信。估计很快会有兵马前来。

    另外,新昌那边也有了消息。

    大约在三天前,从天雷火工坊送出了十车火药,大约在百石左右。

    若百石火药爆炸,的确是威力惊人……文和先生,这可是大好的机会。闯贼重伤昏迷不醒。管亥也卧床不起。府衙中只有常胜一人,此外就是一个黄口小儿,还有刘闯身边那傻小子。

    若文和先生同意,正好可以伺机而起。

    我已经联络了一些朋友,两天之内可以聚集三万大军……城中,差不多有六千余人,足以改变辽东局势。”

    田绍目光灼灼。看着贾诩,眼中透出一抹期待之sè。

    可是贾诩却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似地,久久不语……

    “我记得,田翁你说过,管亥的妻子,是你田氏族人?”

    田绍一愣,旋即明白了贾诩的意思,连忙点头道:“文和先生所言不差,我那族妹本是个寡妇。却不知怎地被管亥看中,便嫁去了太守府,而今还怀了身子。她那一房,而今只有一个族侄,恰恰在我手下效力。若文和先生不放心。我便让他去打探一下消息,你看如何?”

    “嗯,田先生可否也辛苦一遭,再去一趟太守府?”

    田绍愕然看着贾诩,有些迷糊。

    “你那族侄要去,你也要去……这件事非同小可,若不能确保万无一失,最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田绍的脸sè,顿时变了!

    他当然听得懂贾诩的意思。

    如果刘闯重伤,如果管亥病重,那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可如果刘闯没有重伤,亦或者管亥装病,那事情一定是有蹊跷。弄个不好,自己很可能依旧露出了破绽,人家是想要对付自己。

    可如果是假的,自己过去,岂不是送上门吗?

    田绍看着贾诩,脸上露出了苦sè。

    贾诩依旧是一脸的和煦笑容,可是在田绍眼中,却变得极为yīn森。

    这老东西也不是什么好人,这么危险的事情,居然让我去做?可是,自己已经上了贼船,现在就算是想要下船,也不太可能。田绍犹豫半晌,最终下定了决心:也罢,希望那刘闯是真的受伤。

    他前脚走,贾诩就立刻让曹朋准备,收拾行囊。

    “先生,这不是还没有确定吗?”

    “若是确定了,那就晚了!”

    贾诩沉声道:“我们还需未雨绸缪,提前做好准备。

    这样,友学你立刻动身前往那营口镇,让人准备好船只……三天,如果三天后我没有回去,你二话不说,立刻启航,千万不要滞留。”

    “那先生岂不是有危险?”

    贾诩哈哈大笑,“我能有什么危险,你道我辛辛苦苦着史阿训练出来的狐剑士便是摆着让人看得吗?放心,我自有办法脱身。当然了,如果这边能够取胜,则我会派人找你。你立刻带着人,抢先一步夺取险渎,给我堵住辽东大门。不过,若真是这样,你定要面临一场血战。

    那昌黎郡、辽西的兵马一定会前来平定叛乱,我要你在险渎至少坚守十天,到时候才能撤退。”

    贾诩说着说着,表情渐渐凝重起来。

    曹朋看着他,犹豫了一下,躬身领命。

    “如此,我这就动身。”

    “本来我打算让子泰随你走,可是他现在还有一场实验,至少需要一天的时间。

    等实验结束之后,不管他是否成功,我都会送他前往营口镇。友学。到时候你务必要保护他安全撤离。”

    “朋绝不辜负先生厚望!”

    ++++++++++++++++++++++++++++++++++++++

    傍晚,田绍回来了。

    只不过看上去,他是一脸的轻松。

    “情况如何?”

    “说来,真是吓了我一条!”田绍坐下来,咕嘟咕嘟喝了一通水。而后一抹嘴回答道:“那管亥居然见我了!”

    “哦?”

    “不过他装的是一副无事的样子,可我却看得出来,他身子并不是很好。”

    “何以见得?”

    “管亥这个人,嗜酒如命。

    以前让我陪他吃饭的时候,一定会与我畅饮。可是今天,他只吃了两爵。便露出醉意……我那族侄方才告诉我,管亥午饭的时候,只吃了一碗肉羹。他平rì里的饭量惊人,如今只食一碗肉羹,更说明他身体不甚康健。另外,我那族妹告诉他。府中今天的守卫很严。”

    贾诩想了想,突然道:“你现在手里有多少人?”

    “大约可以凑来四千人。”

    “那城外……”

    “嘿嘿,不瞒先生,我昨夜听说闯贼重伤的消息,便联络了一批人。

    他们已经调集了两万余人在我城外的田庄,只要我发动,他们就会立刻响应。绝无半点问题。”

    贾诩看着田绍,目光里透出一抹柔和。

    “既然如此,那就事不宜迟,咱们今晚行动。”

    “啊?”

    田绍听了一怔,诧异看着贾诩。

    贾诩之前还反对他冒然行事,怎么突然间又要发动起来?

    “田翁不必疑虑,我之前之所以不同意,也是因为不清楚具体的情况。

    现在看来,那闯贼重伤必然不假。闯贼重伤,而管亥的身体又不太好。说明这件事确凿无疑。有道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闯贼重伤昏迷不醒,你到那昌黎、乐浪和玄菟郡,甚至高句丽郡的人马会没有反应?我知道,田翁是想要等那五十万斛粮草来了。一把火烧掉……

    那样一来,闯贼的损失会更加严重。

    可问题是,万一明rì闯贼援兵抵达,又当如何?

    田翁的忠心我不怀疑,可是其他人……万一走漏了风声,到时候便是田翁你,也会有危险。”

    田绍听了贾诩这番解释,的确是合情合理,不禁连连点头。

    “还是文和先生智谋过人,考虑周详。

    这样,我这就去进行安排,子时动手,里应外合。”

    “不单单是要里应外合……闯贼不是说过,shè人先shè马,擒贼先擒王吗?

    田翁带一支人马强攻府衙。想必现在闯贼重伤,管亥又重病在身,襄平城内定然是群龙无首。我领一支人马,则负责打开城门,里应外合。唯有这样,才可以在尽快结束战斗,掌控襄平。”

    说着话,贾诩嘴角一翘,轻声道:“我已经让友学在外面做好了准备。”

    本来,田绍对贾诩还有些怀疑。

    可听了贾诩这番话,疑虑顿消……贾诩不愧是曹司空所看重的人,深谋远虑,部署周详啊!

    想到这里,田绍忍不住笑了。

    “既然如此,就请先生先休息,我这就下去准备。”

    +++++++++++++++++++++++++++++

    夜,深了!

    辽东的天气,更是格外寒冷。

    一场大雪过后,使得气温极具降低,几若滴水成冰。

    襄平城中更安静异常……虽则许多人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从rì间城中严密的守卫,和频繁进出的兵卒可以看出端倪,一定是发生了大事情。所以天一黑,襄平百姓纷纷回到家中,关门闭闩。到了戌时,长街上几乎不见一个人影,空荡荡的,令人心中陡然发寒。

    田绍在庭院中,顶盔贯甲,手持一口大刀。

    他跨坐马上,目光炯炯扫视众人。

    “大家都听好了,光宗耀祖,只在今夜!

    若能够攻破府衙,咱们便是这辽东的主人……什么大将军,什么管亥,从今以后,便是咱们做主!”(未完待续。m.阅读。)RT

    ,请。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