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59章 千军万马入中原(三)3/3

第359章 千军万马入中原(三)3/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建安三年,曹操征伐徐州。

    刘闯为了驰援自家老丈人吕布,带着黄劭徐盛和许褚赶奔徐州救援。

    那一次,也是他败得最为凄惨的一回。

    由于臧霸的倒戈,刘闯退路被断,更折了一个黄劭在徐州。

    当时若非麋竺帮忙,刘闯甚至有可能死在东海郡。这件事情,刘闯一直念念不忘。特别是黄劭的死,也是他始终无法释怀的一件事情。黄劭,是他重生以后见到的第一个人,此后归降刘闯,更说降了薛州。虽然说他的才能也许不似诸葛亮这些人惊艳,但对刘闯忠心耿耿。

    那一次,黄劭看出了臧霸的破绽,并提醒刘闯。

    可惜刘闯却小觑了黄劭,没有把他的警告放在心上,以至于后来有了被迫前往许都的事情……

    一晃,五年!

    而今已是建安八年末,距离黄劭故去,整整五年。

    此前刘闯荀谌诸葛亮还有许攸四个人聚在一起商讨冀州之战的对策时,许攸献计,何不偷袭青州?

    在这之前,刘闯的目光只集中在凉州和冀州两处。

    可是伴随着许攸的这一次提议,却使得他的眼界一下放宽许多。

    是啊,天下人都以为他会攻取关中,夺取冀州,统一河北……但恐怕没有人会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偷袭青州。没错,偷袭青州的结果,会使得战场扩大,局面变得更加混乱。

    但若是成功了。只怕曹操会更手忙脚乱。

    要知道,若刘闯能够占领青州,就等于他的触角向河南延伸过去。最重要的是,对青州开战之后。会极大程度上接应东莱的陆逊,缓解他目前所面临的压力。要知道,哪怕刘闯此前和曹操已经议和,双方小冲突却依然不止……特别是随着凉州之战刘闯和曹操的正面对决,也使得东莱的冲突随之加剧。幸亏陆逊背后有一支强大的海军,也幸亏甘宁可以冲锋陷阵。

    但时间长了,陆逊未必能够抵挡住曹军的正面进击……

    是时候缓解一东莱的压力了!

    同时,对青州开战的话,刘闯压力固然会很大,但是曹操的压力会更大。

    可以想象。一旦刘闯攻入青州。打过黄河。孙权、刘表乃至于刘璋会是怎样一种想法?曹操的根基比刘闯身后,这是他的优势。但同样的,他占居中原。四面环敌,更不要说他挟天子以令诸侯,为诸侯所忌惮;而刘闯呢?伴随着百万黑山入并州,北疆的局势渐渐趋于稳定。

    哪怕有匈奴、有鲜卑、有丁零这些异族的存在,可是在短时间内,这些异族都无法给刘闯带来威胁。

    这样一来,刘闯便只有一个对手:曹操!

    而曹操呢?

    则需要面对更多的敌人!

    此消彼长,曹操的压力未必会比刘闯小,甚至会更大。

    大将军府在对青州之战的事情上,争论很大。荀谌和钟繇认为不适合冒然用兵;而许攸和诸葛亮则认为。现在是最佳的用兵时机。最后,还是田丰和沮授说了一句:战事延绵,生灵涂炭。皇叔固然要承受压力,曹操便轻松许多?这种事都是双方的,只看谁能抢占住先机。

    从战略眼光上来说,田丰沮授的眼界比之荀谌高明。

    这两位老先生至今不肯投效刘闯,可是为了他们的儿子,还是站出来发表了意见……

    刘闯当即决定,偷袭青州。

    左右大战已经拉开序幕,他和曹操同样要承受巨大压力。就看谁能坚持到最后,谁就能获得胜利!

    刘闯做出决定之后,立刻秘密调太史慈和许褚所部前往渤海郡集结。

    这一切行动,都进行的非常隐秘。

    太史慈和许褚都是刘闯身边的元从老将,特别是太史慈,本身又是青州人。当年他从东莱撤到了辽西,是不得已而为之。如今有机会杀回老家去,太史慈自然是表现的格外踊跃。

    至于许褚,他和他的老罴营早耐不住寂寞,跃跃欲试。

    +++++++++++++++++++++++++++++++++++

    釜水河畔,曹休在经过一整日长途跋涉,历经重重险阻,终于渡河成功。

    不是说这道路有多么远,而是这一路上着实太难行进。官道之上,陷马坑多不胜数,许多地方还有断木阻隔。甚至有一段路上,足足六里地布满铁蒺藜,使得曹军防不胜防。可以说,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以至于原本只要半天就可以走完的路程,足足走了一天。

    曹军一路上折损战马百余匹,伤亡兵卒数百人……

    可是,曹军连敌人的踪影都没有发现。

    这也让曹休心中格外恼怒,几次破口大骂汉军无耻。

    但是,汉军越如此,就越说明他们底气不足。曹休不敢迟疑,强行急进,终于在夜幕时分渡过釜水。

    到釜水之后,曹军也是筋疲力尽。

    曹休见此情况,也知道若继续急进,恐怕得不偿失。

    无奈之下,他只好下令下寨扎营,准备休息一晚再出发。白天光线充足,还折损了这么多的兵马。晚上视线阻隔,万一汉军伏击偷袭,曹军恐怕是很难防备,到时候也会损失更大。

    所以,在下寨之后,曹休一面派人去通知程昱,一面带人加强巡视。

    在确定周围没有什么敌军踪迹之后,曹休总算是松了口气。他回到中军大帐,让人烧了一桶热水,好好的洗了洗脚,这才上床休息。

    只不过,曹休喜欢读书。

    即便是在行军打仗的时候,也会手不释卷。

    他上床后。便拿起一部孟德新书翻阅,直至夜半,困意涌来,他才和衣倒下。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睡了多久,一阵喊杀声,使得曹休突然惊醒。

    他连忙翻身坐起来,大声道:“外面何事喧哗?”

    “少将军,大事不好……贼军偷营。”

    有亲军连忙禀报,曹休心里一惊,连忙下榻,命人为他披挂盔甲,而后抄起大枪便走出大帐。

    闯贼若真以为我好欺负,那可就错了!

    我知你好用偷袭。焉能没有防备?

    曹休冲出大帐之后。翻身上马。

    却见一队汉军。一个个清一色身披白袍,头上插着一根火红色稚鸡翎,在一员大将的带领下冲入曹军大营。

    那员汉将。胯下马手中枪,杀法骁勇。

    曹军将领上前阻拦,却无一人是他对手……

    这员将在营中横冲直撞,直奔中军而来。

    眼见着就要到中军大门,却又突然折返,率部向外冲杀。

    曹休一见,不禁勃然大怒,于是带着催马便追赶上去……汉军偷营的人并不多,估计也就在百余人。可是这百余汉军,却一个个如猛虎下山。跟着那员将杀到辕门口的时候,蓦地又调转马头,再次杀入营中……

    “狗贼,焉敢欺我!”

    曹休火冒三丈,这帮子汉军实在是太过猖狂,简直就不把曹军上下放在眼中。

    他纵马上前,拦住那汉军大将,拧枪就刺。却见对方那员将,在马上不慌不忙,举枪向外一崩,只听铛的一声响,两厢战马同时发出希聿聿长嘶。曹休心里一颤,大声喝问道:“来将何人?”

    “某家,雁门张文远!”

    话音未落,张辽便复又挺枪杀过来。

    这一次,张辽却是打起了精神,一杆大枪翻飞舞动,犹如怪蟒出洞。

    曹休在曹二代当中,论枪马武艺,可说是少有人能够抵挡。除了曹朋那个家伙之外,便只有夏侯尚、夏侯霸这几人能胜过他。除此之外,还有曹操那个三儿子曹彰,也不知是个什么怪物,年纪小小便已到了养气巅峰,枪马功夫少有人能敌。曹休的武艺,也在养气巅峰境界,但是面对张辽,显然是力不从心。只六七个回合下去,曹休便被张辽杀得盔歪甲斜,无力招架。

    眼看着曹休抵挡不住,曹军将领蜂拥而上,合力抵挡张辽。

    面对十余对手,张辽却毫无惧色。

    大枪呼呼作响,枪芒翻飞,只杀得曹军将领纷纷败退……

    曹休见此情况,也不敢再去和张辽单打独斗。他一声令下,曹军士兵蜂拥而上,便把张辽困在中央。

    张辽见此情形,也不恋战,拨马便突围。

    “儿郎们,休得恋战,随我杀出去!”

    他一马当先,手中大枪颤动,杀得曹军士兵狼狈而走。

    不一会儿的功夫,张辽便杀到辕门口……他回头看,却发现有几十名部曲被困在曹营之中,于是复又杀将回来。那一身白袍,早就被鲜血浸透。张辽犹如一个血人一样在曹军大营中横冲直撞,与那几十名部曲汇合后,一声招呼,再向外冲杀。

    曹休在远处观战,也不禁胆战心惊。

    怪不得人言张辽乃世之虎将,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也就在他这一愣神的功夫,张辽带着那百名勇士便冲出曹营,扬长而去。

    曹休连忙喝止兵马追击,“而今正是夜半,外面情况谁也不知道,冒然追击的话,只怕会中了闯贼伏击。”

    他深吸一口气,轻声道:“传令下去,人不卸甲,马不卸鞍,全军加强戒备,以免闯贼再来偷袭。”

    曹军将士见曹休这么说,也不敢追击下去。

    曹休说的没错,外面一片漆黑,而这里又距离邯郸不远,万一有贼人埋伏,岂不是正中了诡计?

    张辽带领众人杀出曹营之后,一直跑了二十多里,见身后没有追兵,这才算停下来。

    “这曹休,倒是个谨慎之人!”

    他突然笑着对左右道:“不过这样正好,今夜偷营,曹休必然会更加紧张。

    待明日出发的时候,速度不会太快,我等也不必强行阻拦,见机行事就好……估计邯郸现在,已经做好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