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60章 斩将(三)3/3

第360章 斩将(三)3/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卢毓乍听马超点了他的名字,也是吓了一大跳。

    他疑惑的向马超看去,有点想不太明白,马超怎么会想着让他前去帮忙?不过,卢毓心中更多是一种紧张的情绪。他很害怕刘闯会因此产生一些不太好的想法,那对他而言可不是一件好事。

    自卢植死后,卢家败落。

    卢毓勉力维持,才算是保住卢家门楣不坠。

    幸亏刘闯攻占了幽州,把他招募过去。在那之后,卢家逐渐开始恢复元气,而且随着刘闯对卢毓日益看重,卢家的地位也渐渐在提升。卢毓而今拜大将军掾,说起来手中没有任何权力。可他这个大将军掾,就如同后世领导的贴身秘书一样,地位可是丝毫不比别人差……

    除了那些个老人家,比如荀谌、钟繇这样的人物之外,同辈人当中,哪怕是诸葛亮见到卢毓也要客客气气。

    可如果刘闯因此而产生猜忌,那卢毓的日子恐怕就要难过了!

    刘闯也有些诧异,朝卢毓看了一眼。

    “子家乃卢中郎之后,才能卓绝,心思细腻。

    他在我身边一直没有太多的表现机会,既然兄长点名要他相助,也是子家的机会,这可是一件好事。”

    说着话,刘闯向卢毓看去。

    却见卢毓一脸的紧张之色……

    “子家,那就烦劳你辛苦一遭,随我兄长出征。”

    卢毓心里万分纠结,答应不是。不答应不是,苦着脸不知该如何是好。

    许攸一旁笑道:“子家家学渊源,得卢中郎真传,乃最为合适的人选。

    孟起。我在路上只是这么一提,你居然记在了心里,而且还跑来挖主公的墙角,胆子确是不小啊。”

    卢毓闻听,顿感如释重负。

    马超先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他方才向刘闯要人,似乎有些犯了忌讳。

    也难怪,马超常年在西凉,虽横扫天山六国。后又为西凉之主。对这官场上的一些问题并不是非常清楚。他秉承羌人直爽性格。与刘闯也没什么客套。在来高城的路上,马超无意间听到许攸夸赞卢毓,在得知卢毓是卢植之子以后。更生出敬佩之心,所以便开口去讨要。

    可是看卢毓的脸色,马超也知道办了坏事。

    他连忙起身想要解释,却见刘闯一摆手,“子家的才干本就不俗。

    别人不清楚,可是我却非常了解。子家在我身边的时候,我从来都不必为那些琐事而费心,处理事情也是井然有序,极为得体。可惜他一直在我身边,没有机会真正施展才华……也是我私心太重。实在不想放子家离开。兄长是不知道,方才看到子家,我顿感轻松许多。”

    卢毓的眼睛顿时红了,连忙上前匍匐在地,哽咽道:“主公待我恩重如山,待此次青州之战结束,我还是愿意回到主公身边做事。主公整日操劳,若换一个人,我这心里也不放心。”

    一句话,把此前的尴尬尽数消去。

    许攸看了一眼刘闯,不由得在心里暗自感叹,刘闯的手段高明!

    有今日这一番话,卢毓岂能不死心塌地为刘闯效力?

    而马超也没了此前的尴尬,不无羡慕道:“皇叔得子家这等俊才归心,怪不得能有如此成就。”

    心里也有些感慨:我在西凉的时候,为何从未留意这些人才?

    不过,也不是马超不懂得招揽人才……事实上,历史上的马超在凉州时,对人才也极为留意。

    只不过他的出身和地位注定了他不可能得到士人的认可,更不要说他啊的手段简单而粗暴,特别是在对待赵昂的问题上,先把赵昂之子赵月作为人质,而后又杀了韦康,以至于赵昂到最后也没有归心,甚至还让他的妻子,也就是历史上颇有名气的烈女王异欺骗马超妻子杨氏,而后将马超妻儿诛杀。

    他身上流淌着羌人血脉,不管马超如何努力,始终无法为士人接受。

    而刘闯的情况不同,汉室呈国祚五百年,天下早已经归心。

    刘闯身为汉室宗亲,是天子亲口承认的大汉皇叔,并且又是中陵侯刘陶的儿子。哪怕他幼年历经磨难,这出身始终无法改变。于那些士人来说,接受刘闯,远比接受马超更加容易。

    卢毓的父亲卢植便是汉室忠臣,卢毓对刘闯自然容易接受!

    若不然,在卢毓为刘闯效力不久后,便收到了荀彧的书信,邀请他前往许都,准备举荐给曹操。

    说来,卢毓当时有些心动。

    不过后来又一想,他就算去了许都,有荀彧推荐,也未必能够立刻得到重用。要知道,当时卢毓才十八岁。刘闯本就是一个年轻人,重用卢毓毫无压力。可是曹操奉天子以令诸侯,又怎可能轻易重用一个刚刚弱冠的青年?事实上,历史上的卢毓在官渡之后的确是去了许都。不过……直到曹操拜丞相,命曹丕为五官中郎将的时候,卢毓才被曹丕征召过去,为门下贼曹。再后来,卢毓又得了崔琰的推荐成为冀州主簿,一步一步的发展,直到他三十多岁才正式入朝廷为官,当上了吏部郎。

    相比之下,去许都远不如在刘闯帐下效力更为适合。

    而今,卢毓二十二岁,已经是大将军掾。

    将来若刘闯打败了曹操,入主朝堂之后,卢毓做个两千石大员绝非难事。

    哪怕卢毓年轻,也不会有人敢跳出来反对。一来他老子的面子摆在那里;二来他是跟随刘闯一步步走上朝堂,论资历论功勋,估计到时候除少数人能超过他之外,无人能与之相比。

    刘闯见卢毓不再紧张。也就没有就这件事继续讨论下去。

    相信接下来,马超会和卢毓进行更深层次的交流,这也就不是刘闯需要费心的事情。

    只是,卢毓一走。刘闯身边终究还是缺了一个顶替的人。

    许攸犹豫一下,轻声道:“主公而今独揽四州军政,事务会越来越多。

    到时候就算是子家回来,估计也忙不过来……我想向主公推荐三个人,说不得能为主公分忧。”

    刘闯眉毛一挑,饶有兴趣问道:“不知子远推举何人?”

    “我荐清河崔林,可谓大将军府主簿。”

    “崔林?”

    “此人乃清河东武崔琰崔季珪之少弟,表字德儒。”

    刘闯闻听,顿时露出讶然之色,“那他年纪可不小了吧。”

    许攸哈哈大笑。“主公如此想便错了。德儒而今还不到而立之年。”

    清河崔琰。那是在后世也颇有名气的一位名士,而且清河崔氏更是后来五姓七大家之一。刘闯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崔琰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年过四旬,四十有三。按照刘闯的想法,崔林是崔琰的弟弟,至少也要三十多岁。他又是出身名门,未必会来刘闯帐下做主簿。

    可实际上,崔林和崔琰的年纪,整整相差了近二十岁。

    这要拜崔琰和崔林的老爹,老来纳妾,五十才有了崔林……

    见刘闯闹了个大红脸,许攸连忙话锋一转。“德儒才学不俗,且有过目不忘之能。

    只不过,他是庶子,加之平日里低调,从不与人相争,故而族中知者不多,唯有崔季珪知晓,对他一直很照顾。这次我来渤海,得元皓所托,想来是崔季珪找到了元皓,请他举荐。

    可主公你也知道,田丰老儿好颜面。

    他一直喊着绝不会为主公效力,也就不好意思向主公举荐,于是便找到了我……

    德儒读书万卷,心思细腻,且能过目不忘。若有此人相助,至少能够分担子家一半的事务。”

    刘闯闻听,非常惊讶。

    崔琰他是知道的,而且在他占领了清河国之后,得郑玄举荐,征辟了崔琰。

    而今,崔琰为并州刺史,可谓刘闯的一员干将……按道理说,崔林由崔琰推荐最为合适。可是崔琰却担心他开了这个头以后,族人会寻他的麻烦。也是为了清静,崔琰才找了田丰。

    因为崔琰知道,只要田丰开口,刘闯肯定会卖田丰的面子。

    至于崔林,刘闯是真的没有印象。

    试想,连崔氏族人都不知道崔林,刘闯又怎可能知晓?而在后世,知道崔林的人也不甚多,刘闯也就没什么印象。不过,在历史上,崔林确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崔琰最终不得好死,而崔林却得以善终。他在曹魏历任大鸿胪,司徒等职务,位列三公,是曹魏一位重臣。

    刘闯当下道:“既然如此,便使他为大将军府主簿。

    子远先生说推荐三人,却不知剩下两位,又是什么来历?”

    “呵呵,我举荐的第二位,名叫孟康,表字公休。

    孟公休是安平国人,曾求学于公与门下,年方而立。此人遇事冷静,做事颇有章法,反应也非常机敏,有机变之能。只是公与不好意思开口,所以才找我举荐。此人可为大将军府掾属。”

    掾属,也就是卢毓的手下。

    如果说卢毓是大将军府的秘书长,那掾属便是机要秘书的类型。

    “沮先生也忒好面子,不过既然是他所荐,便应下就是。”

    “这第三个人……名叫韩宣,字景然。

    此人便是渤海郡人,说来主公可能不信,他而今就在高城,乃高城主簿。

    我之所以举荐此人,是因为当年他的父亲对我有恩……只可惜我一直未能给予关照,后来还险些让他受了牵累。景然精通礼仪,更通晓典籍,熟读大汉典章,做事也非常的认真。

    此人,可谓大将军府掾属……”

    许攸说着话,露出一丝赧然之色。

    而刘闯却哈哈大笑,“既然如此,子远先生何不早与我知?此人,我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