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70章 交趾之乱(二)

第370章 交趾之乱(二)

    孙权可不是个甘于寂寞之人!

    以前,孙策活着的时候,他被诸多打压,但也没有停止招兵买马.

    周泰、凌统这些人,或是被他拉拢,或是与他交好。以至于当孙权登上江东之主的位子时,立刻就聚起来了一个班底。鲁肃、诸葛瑾这些人的出现,极大程度上削弱了周瑜、张昭等人的地位。后来周瑜干脆离开吴郡,跑去柴桑训练水军,如果孙权不召唤,他便不回去。

    如今,孙权已经稳住了江东局势。

    接下来,他也不会固守在江东六郡的地盘上,一定会想着扩大地盘。

    荆州,他暂时无力涉足;而北边更有曹艹盘踞。相比之下,也就只有交州让他垂涎三尺……特别是伴随着刘闯和士燮之间的合作加深,也使得交州的势力不断增长,让孙权感受到了威胁。

    换做刘闯,也不会允许身边有这么一个对手存在。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刘闯明白这个道理,孙权也必然清楚。

    他甚至知道刘闯为什么加强和士燮的合作,只怕也是为了有朝一曰,南北夹击,图谋江东。

    所以,孙权也就想在交州方面做一些文章!

    但他又必须要顾虑到刘闯的感受,因为刘闯的实力也在不断的扩张。更重要的是,刘闯手握新式海船的制造技术,令孙权颇为忌惮。他已经开始留意到大海给他带来的威胁,并且命会稽太守贺齐贺景兄弟二人在钱塘开始筹备海军。

    贺齐,未在演义中登场。

    但是在历史中,确是一个非常了得的人物。

    他而今为会稽太守,又被孙权拜为平东校尉,权柄甚大。

    只不过,贺齐还没有弄清楚海战和水战之间的区别,需要慢慢的琢磨。可他有水战的经验,更兼精通兵法,骁勇善战,相信用不得太久,江东的海军就很有可能出现在东海海面上。

    但,孙权依旧不敢激怒刘闯……

    孙权的心里,刘闯心知肚明,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他看着诸葛亮,半晌后轻声道:“孔明,给我拖住你兄长……带他去走走,四处看看,但是不要太快返回燕京。”

    “兄长,你的意思是……”

    刘闯冷笑一声,“孙仲谋既然想要试探一下我的底线,那我就让他知道一下,什么叫做老虎屁股摸不得。”

    “喏!”

    刘闯没有再返回大堂,而是带着姜冏离开。

    诸葛亮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又回到大堂上。

    “孔明,何以不见皇叔?”

    “哦,刚得到消息,儿禅在塞北有些不太安分。

    主公听说之后,需要立刻赶回燕京处理此事……不过兄长也不必担心,燕京地处北疆,那些塞北的异族每年这个时候都会闹腾一下,出不得什么事情。主公离开之前,要我向兄长道个歉。

    他说兄长既然来了,不妨到处走走……而今春暖花开,幽州景致与江东颇有不同。兄长想来还没有欣赏过,便随我走一走吧。另外,可以让大公子一同随行,二月二之前返回即可。”

    诸葛瑾并不想看什么塞北风情,可是诸葛亮既然这么说,他似乎也没有选择。

    客随主便,刘闯也是因为公事无法招呼他,他就算不情愿,又能如何?左右这次来幽州,也要打探一下幽州的情况。趁此机会看一看,说不得还能看到一些在燕京城里看不到的东西。

    想到这里,诸葛瑾欣然从命。

    而刘闯回到郑府之后,便立刻招来了司马懿

    “仲达,你明曰便陪同世父前往燕京……对我就说,我随同前往。”

    “兄长,你这是……”

    “我要去一趟东莱。”

    “啊?”

    “放心,二月二我一定会返回燕京,主持你的婚事。

    不过你也要做好准备,待你大婚过后,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与你知晓。另外,我这里有一封书信,你回到燕京之后,便交给沮授先生,他会清楚,接下来该如何安排,其他事情你不必过问。”

    毫无疑问,一定是出事了!

    司马懿有心随刘闯一同前往东莱,但是却被刘闯拒绝了。

    他又去拜访了一下郑玄,把他要前往东莱的事情与郑玄知晓。

    郑玄没有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告诉刘闯,要多加小心,切不可掉以轻心。

    “世父放心,我此去东莱,不会有事。”

    告辞了郑玄之后,刘闯便回到住处。曹宪看他收拾行囊,便知道刘闯要出门……她也没有去问刘闯,究竟是什么事,只是在一旁默默的为刘闯收整行礼。

    “我要去一趟东莱!”

    “啊?”

    “放心,我去东莱,与丈人没有关系,而是要处理另外一件事情。”

    曹宪轻轻点头,“夫君,你路上要多小心才是。”

    “嗯,我很快就会回来,只是本想陪你到处走走,这一来怕是不成了……下次,下次我定会陪你再走一回。”

    说句心里话,曹宪对于刘闯突然离开,是有一些失落。

    可她也很清楚,刘闯这么突然间行色匆忙的离开,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出来。

    脸上浮现出一抹灿烂笑容,她用力点点头,“夫君要多小心,奴便在燕京,等候夫君回来。”

    刘闯用力抱了抱曹宪,便拎起行囊匆匆离去。

    太史享和姜冏,早就带好了人马,在郑府外守候。

    刘闯随着他们出了孤竹城,便沉声道:“你们星夜赶回燕京,一路上能制造多大动静,就给我制造多大动静。”

    “啊?”

    太史享诧异问道:“难道主公不随我们同行?”

    “我另有要事,你不必多问。”

    虽然说太史享跟随刘闯多年,可毕竟年轻。比之姜冏,他少了很多经验。姜冏明白了刘闯意思,轻轻扯了太史享一下,而后带着人马风驰电掣般往燕京方向赶去。见他们都走了,刘闯便叫上了董俷,两人骑马直奔碣石山码头。

    碣石山码头,而今已经是辽西一处极为重要的港口。

    黎大隐的船队,常年有船只再次停泊。刘闯找到了黎大隐,让他准备了一艘小型海船,趁着夜色悄然驶出碣石山港口。海风迎面拂来,他站在甲板上,脑海中闪现过无数个念头。也许,这是最好的一个选择。也只有这个人前往交州,才能够迅速解决那些事情。他在自己手下已两三载,说起来早有了独当一面的资格。现在,是时候让他回去,来为自己分担压力。

    海船在海上乘风破浪。

    从碣石山码头到东莱,必须要横跨渤海。

    好在这渤海海域,是刘闯的自留地,到目前为止,曹艹的海军尚没有能力,在海上进行拦截。

    在海上航行了两天半,在第三天,也就是正月十九的那一天,刘闯在黄县码头登陆。

    抵达黄县码头之后,刘闯并没有下船。

    他留在船上,让黎大隐下船,前去县城将太史慈和陆逊找来。

    当两人在船上看到刘闯的一刹那,都惊呆了!

    “主公,何以会来此地?”

    刘闯笑了笑,一摆手示意二人坐下。

    “我这次来非常匆忙,也没有时间下船,之后还要尽快返回燕京。”

    刘闯说完,看了一眼两人,沉声道:“交趾出事了……生番苗蛮作乱,令交趾的情况非常不稳定。我叔父一个人在那边勉力支撑,颇有些辛苦。加之这些生番苗蛮作乱,并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后面必然有孙权在背后作祟……他想要挑战我的底线,确是我无法接受的事情。

    可我现在却不能和孙权反目,所以准备派一得力之人前往交州,助我叔父平定当地的动荡。

    我随后会调派六千人前往交州。

    那边的环境和情况,和这边有很大的不同……虽然说我与士燮士威考是同门师兄弟,可如果让他轻易交出手中的权力,估计也非常困难。呵呵,就算他愿意,估计他那些兄弟还有部曲,也不会同意……所以一直以来,我都在设法用经济的手段来控制交州的民生和政事。

    伯言……”

    刘闯话锋突然一转,向陆逊看去。

    陆逊一怔,抬起头愕然看着刘闯,心里面顿时激动起来。

    “可愿代我走一遭交州?”

    陆逊连忙起身道:“逊早已做好准备,随时听候主公调遣。”

    虽说刘闯让陆逊主持事务,但说起来,他在东莱可以发挥的空间和余地,都实在是太小了。

    所以,陆逊在东莱虽说是尽心尽力,可过的并不愉快。

    而今刘闯要他前往交州,那情况可就不同了……他知道刘勇,也清楚到了交州之后,刘勇为主,他依旧为辅。可是在交州的话,陆逊可以施展才华的空间更大。刘勇骁勇无敌,据说当年在徐州时,就能够和吕布打个平手。如此猛将,正需要一个智谋之士在他的身边辅佐。

    自己作为刘闯的亲信,相信也能够得到刘勇的重视。

    名义上是辅佐,可实际上……陆逊到了交州之后,便等于独当一面,承担起全部的责任……

    而这,也正是陆逊所希望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