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72章 枪王登门(二)

第372章 枪王登门(二)

    刘闯的双眸一眯,看着童渊却是面沉似水。

    若是在以前,刘闯听到童渊的名字以后,说不得会兴奋得睡不着觉。

    童渊是谁?

    这个在正史中没有出现,但是在野史中却广为流传的神秘人物,是赵云的师父。野史记载,这童渊一辈子收了三个半徒弟,赵云和夏侯兰是属于那一个半,而另外两个则是张绣和张任。

    张绣,北地枪王。

    张任,西川枪王,落凤坡干死了庞统。

    有这三个半徒弟,童渊绝对可以自傲!

    只是,刘闯现在的身份不同了……他是大汉皇叔,自领汉大将军,雄踞河北,坐拥四州的诸侯。

    而童渊呢?

    说穿了就是一个武师,论社会地位,甚至比不得王越。

    你一个武师来我府中做客,我自然会表示欢迎;可是你跑来我府中撒野,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所以,刘闯即使是知道了童渊的身份,脸上依旧是一派冷漠表情。

    童渊这心里也有些惶恐了!

    他江湖地位再高,但终究是一介白身。

    而他现在面对的则是雄霸河北的一方诸侯……有道是民不与官斗,哪怕童渊再厉害,面对刘闯的时候,本能的便要低上一头。所以看到刘闯yīn沉的脸sè,童渊这心里面也有些忐忑。

    “夫君!”

    赵琰上前,轻轻拉住了刘闯的手。

    而王越也赶过来,躬身一揖道:“主公息怒,子平方才也是一时心急,但绝无冒犯主公之意。”

    童渊也躬身道:“方才见小徒遇到危险,故而心急,所以……

    若早知它是皇叔所养,某也不会如此心急。若有得罪之处,还请皇叔恕罪则个。”

    徒弟?

    刘闯愣了一下,眼中露出一抹若有所思之sè。

    他的目光越过童渊,向藏在童渊身后的孙绍看去。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童渊说的徒弟,恐怕就是孙绍。

    只是,孙绍什么时候成了童渊的徒弟了?

    刘闯心里有些好奇,看着孙绍,半天也不说话。

    他不开口,剑士营的剑士自然不可能退下,而赵琰也好,王越也罢,也都露出了紧张之sè。

    王越在官场上混迹多年,虽然混的不甚得意,但是对一些事情却很清楚。

    他知道,这个时候他最好是闭嘴……说得越多,反而会越麻烦。刘闯是不可能真的对童渊如何,毕竟童渊的一个半徒弟都在刘闯手下做事。夏侯兰是刘闯的心腹,而赵云更是刘闯的大舅子。有这么两个关系在,刘闯就不可能对童渊有什么不利。刘闯之所以不说话,恐怕还是想要从童渊身上获得什么好处吧。

    赵琰本来还想再说,也被王越拦住,示意她不要开口。

    刘闯不说话,也让童渊心里有些忐忑。

    而孙绍更加害怕,紧张的站在童渊身后……刘闯虽然不说话,可身为大汉皇叔,河北之主,也算是久居高位。他哪怕是不说话站在那里,身上也会自然而然产生出一种莫名的威压。

    那种威压即便是诸葛亮等人,也会心惊胆战,更何况孙绍只是个孩子。

    “爸爸,爸爸!”

    这个时候,刘雉也不哭了,晃晃悠悠走到刘闯身边,扯动刘闯的衣襟。刘闯低头看去,脸上的严霜随即消失。他蹲**子,把刘雉脸上的泪痕擦掉,然后将刘雉抱起来,从她手里接过了玩具。

    那是刘闯为刘雉做的一个风筝,做工很粗糙,但却甚得刘雉喜欢。

    “爸爸,坏了!”

    还不到三岁的刘雉,说话也是含含糊糊。

    刘闯轻声道:“雉奴乖,回头爸爸再给你做一个就是。”

    “嗯嗯嗯!”

    雉奴连连点头,小脸上更露出灿烂笑容。

    “童先生。”

    刘闯向童渊看去,沉声道:“你心系徒弟,我可以谅解你先前的莽撞。

    子龙与衡若,更是我之心腹,所以我也不会为难于你。只是,你方才打伤了小黑,却不能不计较。若不然传扬出去,岂不是说我大将军府可以任人张狂?这件事情,你还要给我交代。”

    童渊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他张了张嘴,刚想要开口说话,却见刘闯一摆手道:“我有一个主意,童先生可以听一听。

    你可以留在大将军府,安心传授你的徒弟。

    不过,在传授他的同时,我也想请你做我的枪术教头,不知童先生意下如何?”

    童渊闻听一怔,愕然看着刘闯。

    你刘皇叔号称飞熊,要我传你枪术?

    王越这时候开口道:“子平,不瞒你说,今大将军府设有剑士营,但主公始终认为,枪为兵之王,所以想要再组建一个枪士营。你也知道,我虽然对枪术有些了解,但更jīng于剑术。

    所以我才想到把你请来,请你担任枪术教头。

    这样一来,你便是大将军府的人,也就成了一家人……如此之前的事情,也就不必再放在心上。”

    童渊不禁苦笑!

    而刘闯则诧异看着王越,心中暗自称赞。

    这老家伙果然是人老成jīng……枪士营的事情,刘闯只年初时,和王越随口提过一次,之后便再也没有谈这件事。就连刘闯自己,也没有把这件事太放在心上。他刚才说请童渊为枪术教头,也是临时起意。没想到王越立刻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更把这责任担在了自己身上。

    童渊沉吟良久,又回头看了一眼孙绍。

    他也是在偶然机会里留意到了孙绍,并动了收徒的心思。

    童渊也快七十的人了,再收**便是关门**。孙绍年纪小,若好好打磨一下,说不得未来的成就会更高。也正是因为这样,童渊方才才会急忙出现,甚至忘记了自己所在的地方。

    留在大将军府,相信刘闯也不会亏待他。

    至于那枪士营的事情,童渊倒是不太在意……教授士兵枪法,和传授徒弟武艺是两回事。到时候刘闯肯定会如剑士营那样,为他配备几个帮手。而童渊呢?只需要传授适当的枪术即可。

    想到这里,童渊便拿定了主意。

    他连忙躬身行礼,“能得皇叔看重,乃童渊之幸。

    此事我可以应下,但还请皇叔莫要责怪这个孩子……我已经准备把他当做关门**,请皇叔成全。”

    孙绍居然成了童渊的关门**?

    刘闯嘴角一翘,脸上旋即露出一抹笑容。

    这小子,倒是好大的福分,能够得到童渊调教,相信他rì的成就,也不会太差。至少,不至于似历史上那样默默无闻。

    “爸爸,爸爸……”

    就在这时,刘雉突然开口。

    “你不要责罚他,是雉奴不好,自己摔倒,和小哥哥无关。”

    “嗯?”

    刘闯闻听眉毛一挑,目光重又落在了孙绍的身上。

    孙绍心里面顿时一紧,他这才想起来,自己刚才可是把刘雉推倒了……这要是被刘闯怪罪下来,绝不会是一桩小事。

    刘雉倒是好心,只是小孩子单纯,说出来的谎话,破绽百出。

    这下子,不仅是刘闯知道孙绍欺负了刘雉,就连童渊也是心里暗自叫苦。

    他想要开口为孙绍求情,哪知从远处跑来一名妇人,神sè更显得格外慌张。

    “皇叔,还请恕罪则个。”

    妇人到刘闯面前,二话不说便跪下来,“绍儿少不更事,想必也是无心之过,绝无心加害小娘子。”

    刘闯认得出来,这妇人正是大乔夫人。

    自乔夫人在大将军府安顿之后,一直深居简出。

    除了孙尚香之外,她从不与任何人交集,就算是麋缳等人找她聊天,她也是尽量推脱过去。

    乔夫人心里非常清楚自家的处境!

    她和孙绍,说穿了就是孙权送来幽州的人质,生死早已不再重要。

    在抵达幽州之前,乔夫人可谓是心灰意冷。如果不是她曾答应过孙策,会照顾孙绍长大,说不得早就自尽……她xìng子委婉,不喜欢和人争斗。而在孙策死后,更是闭门不出,每rì在家中默诵黄庭。本想着把孙绍拉扯**,哪料想她竟然被当做人质,从江东来到了幽州。

    若不是有孙尚香相伴,乔夫人真就绝望了。

    刘闯待她倒也还算尊敬,虽说把她安排在大将军府便于监视,但是并没有限制她母子**。

    哪料想……

    乔夫人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而孙绍看到这一幕,也愣住了!

    虽然乔夫人对他照顾有加,可是孙绍对她却从不加以颜sè。

    在孙绍看来,乔夫人就是他老子的一个妾室。也许正是因为她的原因,才造成了孙策对他的冷淡。

    而孙策死后,乔夫人依旧尽心尽力的照顾孙绍,但孙绍还是认为,乔夫人是在做戏。

    可现在,乔夫人却为了他,而跪在刘闯面前求情,也使得孙绍心中颇多感触……

    “娘亲……”

    “绍儿,住嘴。”

    乔夫人害怕孙绍说错话,连忙大声呵斥。

    刘闯抱着刘雉,看了一眼众人,突然叹了口气,摆了摆手。

    剑士营的剑士们,立刻悄然退下,也使得王越童渊等人,都松了一口气。

    “夫人且先起来吧……小孩子争执,算不得什么,夫人也不必放在心上。

    刘某虽然霸道,却也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再说了,我家雉奴都说了是她自己摔倒,与孙大公子并无关系。当然,我也知道孙公子近来的遭遇。说起来也是我的疏忽,没有考虑到小孩子们的想法。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夫人也不必太担心,我更不会因此而怪罪孙公子。”

    刘雉的脸上,顿时笑容绽放。

    而乔夫人也如释重负般,长出了一口气。

    “绍儿,还不过来向皇叔赔罪。”

    若是在以前,孙绍是绝不会听从乔夫人的话。可是今天,他却很听话的走上前,与刘闯道歉。

    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半大小子,刘闯突然笑了。

    “即得了名师,便要好生**。

    对母亲也要尽到孝道,切莫在肆意妄为。我这幽州,或许比不得江东景致动人,但也不算太差。有空了,陪你母亲多出去走走,莫要再让她为你**心。”

    孙绍听罢,忙躬身应诺。(未完待续。)

    亅(梦)(岛)(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