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73章 大战再起(一)

第273章 大战再起(一)

    曹刘对决两次对决,刘闯之所以能够保持胜利,原因有很多。

    其中,除了刘闯掌握海上优势和坐拥天雷火这种利器之外,也有曹cāo轻敌的因素。当然了,刘闯每次先发制人,掌握住先机的战略部署,让曹cāo颇为头疼。靠着曹cāo的防御线过长,刘闯四处出击。曹cāo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能疲于奔命,被动的防御,也让刘闯占了不少便宜。

    可现在,这些因素正慢慢消失。

    曹cāo在屡次失败之后,终于把刘闯视为生平最大的敌人,也使得刘闯的压力倍增。

    天sè已晚,可是大堂之上仍灯火通明。

    沮授等人已经离去,只留下刘闯一个人站在沙盘前,沉思不语。

    麋缳几次派人叫他回去吃饭,他都没有理睬,依旧留在大堂之中,看着那沙盘怔怔的出神……

    “主公,孔明军师求见。”

    “啊,让他进来。”

    刘闯蓦地清醒过来,转身看去。

    “这么晚了,孔明和孝直前来,有什么事吗?”

    诸葛亮和法正联袂走进大堂,躬身与刘闯一揖。

    “主公,rì间闻公与先生之言,我与孝直回去后,也仔细的商讨了一番。

    今曹cāo不断向黎阳增兵,可是却迟迟不发动攻击,其中必有蹊跷。我和孝直以为,此必是曹cāo声东击西之计。”

    刘闯微微一笑,打量了诸葛亮和法正一眼,突然道:“是你姐姐派人通知你们的吧……”

    “这个……”

    诸葛亮脸一红,露出赧然之sè。

    刘闯猜得不错,他的确是接到诸葛玲的传信,才和法正一起赶来大将军府。

    法正来到大将军府,一晃也有半年时间。他身为从事郎中,很快和诸葛亮成为无话不说的朋友。左右法正还没有成家,于是便每天跑去诸葛亮家中蹭饭。而诸葛亮呢?对法正的才学也极为赞赏。两个同样才学出众的年轻人,就变成了莫逆之交,让刘闯也不禁为之感慨。

    司马懿同样有才华,但是和诸葛亮始终不对付。

    谁料想到来了个法正,居然和诸葛亮变成了朋友?

    他笑了笑,示意两人坐下。

    “rì间公与先生的话,与我也有很大启发。

    曹cāo而今抢占了先机,使得是阳谋,即便我知道他使计,也不能不地方黎阳的曹军。

    刚才我得到消息,曹cāo向黎阳再次增兵三万……如此态势下,不管他是声东击西,还是要和我在黎阳决战,我都必须要向魏郡增兵。这种情况之下,要想夺回先机……也要出奇制胜。”

    诸葛亮道:“主公所言不错,我和孝直也是这么认为。”

    “可是,该如何出奇制胜?”

    诸葛亮看了法正一眼,朝他点了点头。

    法正知道,诸葛亮这是把机会让给他了……

    而今的诸葛亮,已不需要再去抢风头。但是对于法正来说,他还要用自己的才华,来加强刘闯对他的重视。

    法正站起身,走到刘闯身边,“晚饭时我和孔明也讨论过,既然是要出奇制胜,主公便不必理睬曹cāo要从何处渡河。”

    “哦?”

    “主公只需要找到自己渡河之处即可。”

    刘闯一怔,旋即露出恍然之sè。

    他明白法正的意思:不管曹cāo想要从何处渡河,刘闯只要找到他渡河之处即可。

    曹cāo想要把战火烧到河北,那刘闯就可以把战火烧到河南……你渡河,我也渡河,只看谁先撑不住。

    以我为主,任他曹cāo千般计策,刘闯只要能打过黄河,则曹cāo便首尾难顾。

    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奥妙,刘闯的目光蓦地便落在了沙盘之上。他沉吟良久,突然伸手指着沙盘上的一座城市,轻声道:“孝直的意思,可是要我由此渡河吗?”

    法正一见,顿时笑逐颜开,连连点头。

    ++++++++++++++++++++++++++++++

    建安九年七月,就在曹cāo源源不断向黎阳增兵,天下人都认为曹cāo是准备在黎阳和刘闯决一死战的时候,曹cāo却亲率两万曹军jīng锐,以曹纯虎豹骑为先锋,突然自苍亭渡河,向清河发动了攻击。

    清河国……不对,应该说是清河郡。

    清河太守史涣发现曹军自苍亭渡河之后,立刻派人急报邺城,同时调兵遣将,迅速向渎水集结。

    按照史涣的想法,是准备以渎水为天堑,阻拦曹军进击。

    哪知道,虎豹骑进击神速,未等史涣布置妥当,曹纯的虎豹骑已经越过毒水,向汉军发动了攻击。史涣仓促应战,却损失惨重。虎豹骑自建安四年开始组建,而今已有五年。曹纯更善于练兵。五年来,他几乎是吃住和虎豹骑士兵一起,将虎豹骑已经锤炼成为一支劲旅。

    此次渡河作战,曹纯更从曹cāo手中讨要来越兮和曹彭两员悍将,更使虎豹骑如虎添翼。

    史涣也jīng于练兵,却毕竟接手清河时rì不多。

    以至于双方在渎水甫一交锋,汉军甚至连一个时辰都为坚持住,便溃不成军。

    三千虎豹骑对决五千汉军,结果却是汉军大败而逃。曹军在渡过渎水之后,曹纯立刻下令继续追击。

    史涣从渎水才退至贝丘,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稳住阵脚,虎豹骑再次杀到。

    在渎水时,汉军有兵力优势,也非虎豹骑对手。如今到了贝丘,兵力优势已荡然无存……

    “如今之计,唯死战耳!”

    史涣眼见虎豹骑来势汹汹,心中不免绝望。

    他自从建安元年,得许褚举荐投效刘闯以来,东征西讨,建立无数功勋。

    论声名,他或许比不得太史慈等人。可是论能力,他未必逊sè其他人。从一个江湖游侠儿,到如今一郡太守。史涣深知刘闯如今基业来之不易。他不能再退了……再退的话,便是甘陵。

    一旦曹军夺取了甘陵,整个清河都将为之震动。

    清河若乱,则河间、巨鹿、安定都将受到影响……

    唯有死战!

    希望能够拖延一下曹军的进击速度,让甘陵得以坚守吧。

    想到这里,史涣眼中透出绝然之sè,他厉声喝道:“主公待我有知遇之恩,今rì便是我为主公尽忠之时。儿郎们,随我一同出击,务必要拦住曹军兵马。若不然,甘陵必将陷入危险。”

    说完,史涣挺枪跃马,迎着曹军冲去。

    在他身后,一千多溃兵齐声呐喊,跟随着史涣向虎豹骑发起了冲锋。

    曹纯显然没想到,汉军在这种情况之下,竟然还敢反击。双方在贝丘城外展开了一场惨烈厮杀。汉军在史涣的带领下,死战不退。战事从辰时持续到午时,史涣凭借一千溃兵竟死死拖住了虎豹骑的前进步伐。但最终,汉军兵力不足,史涣在乱军之中斩杀数十名曹军后,被越兮所害。史涣战死,汉军再也抵挡不住,四散奔逃……曹纯旋即下令,进驻贝丘县城。

    不过,被史涣这一阻挡,虎豹骑损失也颇为惨重。

    三千虎豹骑在渎水死伤不过百人,可是在贝丘城下,却折了近三百人。

    而且连续攻击之后,虎豹骑也疲惫不堪。在这种情况下,曹纯只得下令停止攻击,并派人把史涣的尸首,送抵曹cāo手中。

    曹cāo这时候,才刚渡过渎水。

    听闻战况,曹cāo不禁仰天一声感叹:“闯儿帐下,烈士何其多也!”

    旋即,他下令将史涣的尸体装入棺椁,并派人葬于渎水……

    “传我命令,三军加快速度,务必要在明rì正午之前抵达甘陵。”

    贝丘失守,也预示着清河郡门户大开。

    曹cāo可率部长驱直入,兵抵甘陵。

    而此时,史涣战死的消息也传到了甘陵城……甘陵城内,顿时人心惶惶。所有人都显得无比紧张,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今曹公兵临城下,当如何是好?”

    清河郡尉孙伉着急甘陵缙绅,在清河郡府之中,商议对策。

    这孙伉,本是巨鹿大豪。此前沮鹄为清河国相的时候,征辟此人前来甘陵,拜郡尉之职。

    此刻,孙伉神sè慌张。

    “连史将军都战死贝丘,我等又如何与曹公抗衡。

    史将军此前有五千兵马尚不是曹公对手,如今曹公大军即将到来,恐怕我们也难以抵挡吧。”

    “郡尉之意……”

    孙伉目光一扫,沉声道:“曹公在黎阳陈兵十数万,刘皇叔根本抽调不出兵马前来救援。以我之见,待曹公兵临城下时,我等便开城献降,说不得还能保全xìng命。今甘陵城内,兵不过两千,若曹公攻破城池时,大家都难逃一死。诸公在城里皆有家产,难不成便甘心受死?”

    一时间,这大堂之上缙绅议论纷纷。

    刘闯得冀州时rì毕竟不长,对清河的掌控力度,远比不上他对中山河间等地的掌控。

    虽说占领魏郡的时间,比之清河还要短,可毕竟有荀谌坐镇。荀谌是名士,与冀州各家豪强都有交情,所以能够迅速稳定住魏郡的局势。但清河……刘闯对清河的控制,一直不是太高。

    从最初的沮鹄,到如今的史涣,都不足以真正震慑清河缙绅。

    也正是这个原因,曹cāo在和荀彧商议良久之后,决意以清河为突破口。

    只要攻占了清河,则冀州的局势必然会出现巨大的变化……到那时候,他侧击魏郡,与黎阳相互呼应,便彻底抢占了先机。也正如荀彧猜测的那样,史涣战死之后,甘陵便乱了套。

    “既然大家没有意见,便这么说定。

    我这就派人前去贝丘与曹公联系,到时候曹公兵抵甘陵,咱们便开城献降,说不得是大功一件。”(未完待续。)

    亅wWw, “梦”“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