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75章 虎牢(五)

第375章 虎牢(五)

    司马孚,司马防三子,表字叔达。

    他而今已二十四岁,若按照古时计算年纪的方法,他的生辰是虚一岁,也就是二十五岁……

    以司马孚的家世,二十五岁却仍未入仕,可说的上是一件怪事。

    这并不是司马孚才华不够,更多是因为司马防刻意的低调,压制着司马孚的发展。建安七年,曹操四子曹植曾有意征辟司马孚为文学掾,却被司马防拒绝。这文学掾,说穿了就是个清选官属,在司马防看来并不重要。更何况,曹植恃才放旷,举止轻浮,更不为司马防所喜。

    在司马防看来,曹植的才学或许冠绝曹氏诸子,但始终不是成就大事之人。

    所以当曹植征辟司马孚的时候,司马防坚决反对,也使得曹植对司马氏一家,产生了很深的怨念。

    而今,司马防要司马孚投效刘闯,又要断去和司马孚之间的关系,就等同于当初对待司马懿的方式。问题是,司马孚的情况可能会比司马懿更差。因为到目前为止,司马懿一直藏于暗处,对外都是宣称他游学江东。而司马孚这次过去,却无法在隐藏身份,也注定了他一旦投效刘闯,便要和司马氏划清界限。换句话说,如果刘闯失败,司马孚便无法再回到家族。

    这也是世家大族最常用的一种方法,多方投资。

    比如荀氏家族,荀彧荀衍都是为曹操效力,偏偏有一个荀谌辅佐袁绍。

    历史上,伴随之袁绍的失利。荀谌也就再无声息;司马孚的情况相同。若刘闯失败。他便没有了复起的机会。

    当然了,如果刘闯取得胜利,司马孚可以衣锦还乡,而司马氏的实力也会因此获得保存。

    司马朗在一旁听得很清楚,父亲这是准备在刘闯这边加大砝码。

    虽然已经有司马懿跟随刘闯,但现在看来,只怕这筹码还不够大,所以便把司马孚推出来。

    他张了张嘴。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而司马孚则沉思片刻,微微一笑,“我也颇为想念二兄,既然表兄兵临虎牢,我自当为他分忧。”

    “你,想好了?”

    “孩儿已经想好了!”

    司马防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你收拾一下,连夜出发。”

    “喏!”

    司马孚躬身领命。旋即退走。

    待司马孚离开之后,司马朗忍不住道:“父亲。如今仲达在表弟那边颇受重用,何必再让叔达前往?”

    司马防微微一笑,“当时让仲达跟随孟彦,我并未想到,孟彦会崛起如此迅速。

    而且,仲达而今的身份,并不好抛头露面,所以我只有让叔达前去,也算是向孟彦表明了态度。不过,河南而今仍是孟德所据,他二人一日为决出胜负,咱们一日不可做出选择。

    司马氏百年望族,每走一步都要小心谨慎,切不可感情用事。

    让叔达过去,是为了帮助孟彦安抚河内,同时也是为仲达增添一个臂助,为我司马氏将来着想。”

    司马朗旋即息声,不再言语。

    世家大族的生存之道,便是左右逢源,夹缝中求生存。

    对于这些手段,他焉能不清楚?只是,一想到司马孚的身份一旦暴露,恐怕司马氏也要受到牵累。他终于明白,父亲这几年来为何如此低调,谨小慎微。甚至从许都迁来洛阳这铜驼巷,只怕也是为日后而谋划。想到这里,司马朗对司马防的敬佩之意,不禁又增添几分。

    “那孩儿这边……”

    司马防闭上眼睛,沉吟良久后道:“你只管做你的事情,仲达和叔达的事情,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与我司马氏也没有关系。而今局势,你只需静观其变,在适当之时做出选择即可。

    孟彦那边有仲达叔达两人,足矣!”

    “孩儿明白!”

    ++++++++++++++++++++++++++++++++++++

    洛阳城中,司马氏开始为日后而谋划。

    许都城里,荀彧也陷入苦恼之中。

    曹操在清河进展并不顺利,汉军死守东武城和界桥,令曹军无法前进。

    同时,整个河北也在迅速进行应对。沮授坐镇大将军府调兵遣将,自幽州、并州抽调八万大军,诈称二十万,不日将南下冀州。也就是说,荀彧和曹操此前定下声东击西之计,基本上已经被破解。荀彧也不得不承认,刘闯当初把王都设立于燕京,的确是一个妙招……

    定都燕京,虽地处苦寒之幽州,却给了刘闯一个极为广阔的战略缓冲。

    从河南渡河河北,根本无法威胁到刘闯的根本,反而可以使刘闯能够从容部署,毫不慌张。

    这也是此次声东击西之计失利的最大原因。

    汉军有足够的空间和时间,来抵御曹操的偷袭……反之,汉军一旦打过黄河,曹军全无缓冲余地。

    这一点,从许都城中的骚动便可以看出端倪。

    伴随着刘闯渡过黄河,兵临虎牢关,许都人心惶惶。

    特别是近两日,许都城外出现了一支盗匪山贼,出没于梅山,更使得百姓惶恐不安。

    至于这支盗匪的来历?

    荀彧心知肚明!

    事实上,他并没有在意这支盗匪,要将之剿灭,不过分分钟的事情。他在意的是这支盗匪背后的人。荀彧非常害怕,万一牵扯太多,甚至有可能会动摇汉室根基,连天子都要受到波及。

    他忠于曹操,更忠于汉室。

    他相信曹操是中兴汉室之主,但如果因此而牵累到天子,却非荀彧所愿。

    如此纠结之中。荀彧也非常痛苦。

    但汉军兵临城下不能无动于衷。城中纷乱惶恐。也不可以等闲视之。他一边命人安抚百姓,另一边又下令对梅山贼进行打击。同时,荀彧命人自黎阳抽调兵马,更派人前往清河通知曹操。

    看起来,主公和刘闯之间的决战,已经迫在眉睫!

    ++++++++++++++++++++++++++

    许都,皇城。

    汉帝兴奋不已,在大殿中来回走动。

    伏皇后看着汉帝那潮红的脸颊。心里也不禁为之一叹。

    她倒是可以理解汉帝此刻的心情,可问题是,刘闯还没有打到许都,你怎可以如此失态?

    最让她感到恐惧的,莫过于汉帝方才话语中流露出来的意思。

    “梓童,刘皇叔已经渡过大河,兵临虎牢,汉室中兴就在眼前。”

    这句话,本没有什么问题,汉帝这两年被曹操压制得的确很凄惨。就如同一个傀儡一般,根本无法做主。如今好不容易看到了曙光。他心情愉悦高兴,也在情理之中,算不得大事。

    可问题是,他后面的一番话,却让伏皇后心惊肉跳。

    “刘皇叔劳苦功高,实乃我大汉栋梁。

    依朕之见,拜他为王爵也在情理之中……这些年他东征西讨,也的确是很辛苦。等他到了许都,朕要留他在身边,也好时时向他请益。有他在朕身边,朕这心里面也能安宁一些。”

    这话乍听,并无大碍。

    可若是往深处想,就能觉察到汉帝的心思。

    我的陛下啊,你居然想要削刘皇叔的兵权吗?且不说他还没有到许都,就算是他到了许都,也不是你能够这样轻易打压。他从居无定所,到而今成为河北之主,又岂是你身边那些妄人可以相提并论?但愿得你不要这么急切,若不然恐怕适得其反,令皇叔与你反目成仇。

    没错,你的确是给予了皇叔名份。

    可是除此之外,刘皇叔的今天是他一手打造出来,又岂是轻易可以打压?

    但这些话,伏皇后又没办法说出来……她看着兴奋不已的汉帝,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打算……

    必须要让父亲设法加强和刘皇叔的联络,这样一来,若天子真激怒了刘皇叔,双方也能有一个缓冲。否则的话,以陛下这样的想法,早晚会逼迫得刘皇叔成为第二个董卓,第二个曹操。

    想到这里,伏皇后心中,满是忧虑……

    ++++++++++++++++++++++++++++++

    伴随着刘闯攻占河内,并且渡河成功。

    河北战事,也突然陷入短暂的平静。

    黎阳曹军停止了疯狂的攻击,迅速退回黎阳……而汉军却也没有迅速出击,而是加强了守备。

    曹操在清河郡进展不利,也使得曹操感受到巨大压力。

    平原郡汉军开始蠢蠢欲动,马超正调兵遣将,似乎有意向清河增兵。

    一旦平原郡出兵,曹操便要陷入腹背受敌的局面……与此同时,利津城修建完毕,刘闯在黄河入海口便增添了一处军港。利津建设妥当之后,甘宁便迅速出击,连番对青州进行袭扰。

    而太史慈则在东莱调兵遣将,似乎也要跨过沽水,兵进北海。

    曹操深知,在清河郡继续拖延下去,只怕让时局越发不利。清河超乎寻常的顽强,也使得曹操之前奇兵之计彻底落空。而今的情况,他留在清河于时局并无益处,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撤离清河……因为照目前的情况看去,清河滞留越久,就越是危险,绝非曹操所愿……

    是夜,曹操与荀攸等人商议撤兵之事。

    就在他们商谈之际,忽听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孟康,何事如此惊慌?”

    “主公,大事不好了……”

    “啊?”

    “刚得到消息,刘璋在成都起兵,兵出葭萌关……张鲁自武都仓促收兵,刘闯兵马攻占武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