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75章 虎牢(六)

第375章 虎牢(六)

    曹操听闻这个消息,并没有露出太过惊讶之色。

    当初荀彧派人前往汉中邀请张鲁出兵的时候,就已经猜到张鲁撑不得太久。这家伙不是没有本事,只可惜把心思都放在了传道上,一门心思发展他那祖传的天师道,对于军政事务并不是太感兴趣。若不是张鲁手下有几个能人,估计他在汉中的位子也做不太稳……这样一个合作伙伴,曹操又怎可能寄予太多希望?他邀请张鲁,更多是希望张鲁能够在汉中牵制汉军,哪知道汉军还没有大动干戈,张鲁就缩了……如此一来,关中的压力必然骤增。

    再加上刘闯攻占河内,清河战局不利,也使得曹操有些心烦意乱。

    继续在清河与汉军僵持显然意义不大,而今这种情况之下,最好的办法就是迅速撤军,驰援虎牢关。

    “公达,张鲁这一退,只怕关中的压力会大涨。

    而马超小儿更是在平原蠢蠢欲动,有子远协助,恐怕也不好对付。

    我欲立刻退兵,返回虎牢,与那闯儿决一死战。只是这一退,还需得力之人断后,不知公达以为谁可胜任?”

    荀攸想了想,沉声道:“可使子和断后,当无后顾之忧。”

    “此亦我之所想。”

    曹操说完,扭头向曹纯看去。

    曹纯见此连忙站起身,躬身一礼道:“纯愿断后,以阻挡贼军追击。”

    见曹纯领命,曹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既然如此,便烦劳子和辛苦一回,明日一早我等退兵。”

    大军撤退,并非易事。

    但曹操颇懂得壮士断腕的道理,迅速撤离。甚至将多余的辎重粮草丢弃。

    因为他很清楚,一旦刘闯的北疆军团南下,诸葛亮必然会毫不犹豫的加以追击。既然要退走,那就不能犹豫。多耽搁一日,便多一分危险。更不要说,那马超已率部自平原西进……一俟汉军形成夹击之势,自己这数万兵马只怕会有危险。所以。曹操走的也非常干脆。诸葛亮甚至未能反应过来,曹操大军已退回甘陵。等到诸葛亮明白过来,立刻出兵追击的时候,曹操大军已退过渎水……曹纯趁汉军主力未至。在贝丘主动出击,将汉军追兵击溃。

    一日后,当诸葛亮亲率大军,以杨维为先锋抵达贝丘的时候,曹纯已安然退过渎水,在聊城凭漯水之险安营扎寨。若诸葛亮继续追击,势必会损兵折将。在探明了曹军的动向之后,诸葛亮也不禁感慨,曹操手下的确是能人辈出。一个曹纯。便使得他诸般算计全部落空。

    建安九年八月。曹操退守河南,拜曹纯为东阿太守,抵御汉军追击。

    与此同时,黎阳曹军也一改之前的攻势,凭借黎阳高墙深壑。与汉军形成对峙……而曹操则亲率大军赶奔白马,和黎阳曹军主力汇合之后,迅速西进,向虎牢关方向紧急驰援而去。

    ++++++++++++++++++++++++++++++++++++++

    刘闯没有想到,他渡河不久,司马孚便赶来虎牢关。

    对司马氏一家,刘闯的感情显然要比钟繇一家来的深厚……因为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司马防使司马懿前来相助。虽则此后司马氏并未出太多的力,可是在暗中的支持,并不算少。

    没有司马氏的支持,司马懿怎可能在河内组建黄阁?

    如果没有司马防暗中帮忙,想必司马懿在许都的耳目,也会颇费周折……至于司马氏一家的谨慎态度,刘闯并不感到奇怪。事实上,对于这种世家大族的处事方法他心知肚明。司马防能够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施以援手,便足以说明了一切问题。在攻占河内之后,刘闯迟迟没有委派人手进行安抚,也就是在等待司马氏的反应。从目前来看,司马氏的反应堪称神速。

    哪怕司马孚告诉刘闯,他此来只是他个人的选择。

    可刘闯心里面却非常清楚,如果没有司马防的首肯,司马孚是绝不可能前来投效。

    “我来之前,家父已经断绝了和我的关系。

    所以我的一言一行,和司马氏都没有关系,请兄长放心。”

    司马孚是个极其聪明的人,他虽然不知道司马懿现在是担当什么事务,可是从司马懿投效刘闯多年,至今仍默默无闻的表现来看,司马懿必然是担负着一个不为人所熟知的使命。

    司马懿可以做这种幕后之人,却不代表司马孚也可以担任。

    刘闯倒是明白司马孚的想法,当下笑道:“叔达不必担心,你来之前,我已经有了打算……”

    对司马孚,刘闯倒是有些印象。

    说实话,司马八达之中,他对司马孚的印象,甚至好过司马懿。

    在历史上,司马孚曾为太子中庶子,是曹丕的辅臣。在曹操死后,司马孚更成为拥护曹丕篡夺帝位支持者,而曹丕对他也是言听计从,除黄门侍郎,宿省内,加骑都尉以示荣宠。

    后来,魏明帝曹叡继位,启用司马孚。

    他曾对左右说:“我有司马兄弟,又有什么可以担心?”

    在魏明帝一朝,司马孚为度支尚书,类似于后世的财政部长。而在司马孚的执掌下,魏国的财政极为健康,更因为司马孚的出谋划策,数次令诸葛亮北伐之谋最终失败,可谓劳苦功高。

    魏明帝死后,曹芳继位。

    时司马懿和大将军曹爽争权,司马孚明哲保身,不理政事。

    而等到司马懿发动高平陵事变之后,司马孚屯兵司马门,控制京师,将曹爽一党诛杀……

    吴将诸葛恪征发二十万人伐魏,又是司马孚督军二十万抵达寿春。

    当时众将想要迅速出击,但是却被司马孚阻止,言:“进攻一方需要耗费大量人力才能成功,暂且使用诈巧。不与之力争。”

    他下令大军停滞一个月才出击,而吴军士兵早已疲惫,加之瘟疫流行,使得魏军不战而胜。

    这个人在三国后期,绝对是一个能文能武的名将。

    而使刘闯记忆最深刻的,莫过于司马昭弑杀曹髦的时候,司马孚不顾众人反对。枕尸痛哭。后西晋代魏。曹奂被贬为陈留王,迁往金镛城。唯有司马孚前去辞别,拉着曹奂的手,泪流满面。“臣至死为魏臣。”

    这是一个忠臣,一个值得刘闯敬佩的忠臣……

    他生性谨慎,遇事沉稳,懂得明哲保身。

    历经曹魏四代帝王而始终为曹魏所重,到司马篡位之后,他更是位极人臣,无人可以相比。

    而今,司马孚看上去还略显有些青涩。

    但刘闯对他却报以极大的期许,“今我将征伐许都。河内之事便托付于贤弟。

    就请贤弟即刻动身。前往怀县……我离开之时,已叮嘱伯侯,只要贤弟一到,便把事务交由贤弟处置。”

    司马孚闻听,颇感惊讶。

    要知道。他和他兄长司马朗的情况不一样。

    司马朗名满天下,享誉十数载,是中原极有名气的士人。而司马孚则由于司马防刻意的压制,知道他才学的人并不多。他才一投到刘闯麾下,刘闯便将河内托付与他,足以看得出刘闯对他的重视。

    这不仅仅是简单的亲情,里面更有一种信任。

    司马孚感动不已,忙躬身道:“愿为兄长效死命,定使河内无虞……”

    +++++++++++++++++++++++++++++

    第二天,司马孚便启程前往河内。

    司马氏身为河内一等一的望族,虽然司马孚只是司马氏三子,但有他出面,很快便稳定了河内的局面。

    当然了,对外刘闯会宣称,他是在攻占了温县之后,司马孚才来投效。

    刘闯和司马氏之间的关系,如今还不是揭开的时候……虎牢关一日不破,刘闯一日就不会揭开他和司马氏之间的关系。若不然,将会给司马氏带来杀身之祸,这并非刘闯愿意看到的结果。

    有司马孚在河内安抚,刘闯也就彻底没有了后顾之忧。

    建安九年八月初,刘闯率大军兵临虎牢关。

    曹朋也早做好了准备,刘闯才一抵达城下,他便率部出城,在城外摆开了阵势。

    曹朋跃马而出,方天画戟戟指刘闯,厉声喝骂:“闯贼张狂,竟敢犯我城关……天子视你为皇叔,你不思为国守御边疆,何以却犯我城关?莫非你有不臣之心,今日就要你在此授首。”

    刘闯面对曹朋,不禁冷笑。

    “黄口小儿,手下败将,也敢嚣张。”

    他冷笑道:“曹朋,天子而今被你曹氏挟持,犹若傀儡。

    我奉天子诏书前来铲除奸妄,若聪明的赶快投降,若不然定将你斩于马下。”

    曹朋大怒,拍马舞戟便冲向刘闯。

    一年前,曹朋便已到了炼神初期的巅峰……而一年之后,刘闯发现,这家伙竟然已经突破了炼神中期。

    那一支方天画戟舞动起来,戟云重重。

    刘闯心里不由得一动,也不敢小觑了此人,打起精神便和曹朋战在一处。

    一年前,刘闯有把握在三十个回合之内将曹朋斩杀。可如今再次对决,刘闯也不禁暗自吃惊。

    这家伙的进境可谓神速,若非刘闯已经达到了炼神中期巅峰状态,还真要有一场苦战。

    二人椎来戟往,战了大约二十多个回合,曹朋渐渐露出败相。

    而在曹军本阵之中,却急坏了夏侯惇……眼见曹朋有些抵挡不住,他心中大急,跃马拧枪便冲过来。

    “友学,休要慌张,我来助你!”